廣場上還有很多身穿練功服的人。看到有人突然出現,也都見怪不怪,但看到是王爭帶着幾個人出現在廣場上,隨即便都露出嘲諷之色。

“瞧,那個傻逼又出去找那個廢物去了。”

“真不知道他怎麼那麼在意許林那個廢物,都不知道死多久了,還在那找吶。”

“就是啊,四年前聽見許林失蹤了,他就跟瘋了一樣,還有聽說,就是他送給許林的那枚戒指,也在失蹤後喪失了感知。”

“是啊,嘖嘖,別說這些喪氣話了,哎,你說南宮嫣身邊的那個女孩是誰啊,長的很漂亮啊,你說會不會是王爭喪失了對許林的希望而新收的弟子啊。”

“我看有可能。”

幾個人看到王爭往這邊看了過來,立馬停止了討論,專心修煉起來。

王爭回頭看了看許風和那個光頭師兄,還有南宮嫣,輕聲說道。“你們先回去吧,回頭來靜竹林領你們的任務獎勵。”

“是,師叔。”

由於在門派內禁止飛行,所以王爭和許林還有子瞳步行往靜竹林走去。

周圍新奇的建築,許林還好,畢竟都見過,但是子瞳就不一樣了,一路上好奇的東張西望。

“行了,別看了,以後你看的機會多的是。”許林忍不住拉了拉因爲專注於某個東西而停住腳步的子瞳。

“哦,哦,嘻嘻,人家忍不住被吸引了嗎。”子瞳吐了吐舌頭,調皮的笑了笑。

“走吧。”許林沒敢正視子瞳,心裏很不好意思,畢竟自己曾經看過人家洗澡,只是不知道有沒有被認出來。

回到了靜竹林,四周的竹子更粗了,竹林也更密了。只有那個竹屋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破舊了一點。許林記憶中的四周格局一點都沒變,還是那麼溫馨。

回到了自己的小屋,擺設還是那些擺設,一點也沒變。看到這些,許林心中一股家的感覺油然而生。

“收拾收拾,你倆說說話吧。我去掌門那裏。”王爭說完,把東西放下,隨後消失在竹林中。

許林搬了一個凳子坐在了桌子旁,靜靜的給子瞳倒了一杯茶。“師妹,喝茶。”

子瞳並沒有去拿杯中的茶,反而兩眼看着許林,幽怨道:“許林,你難道把我忘了麼?”


“啊,師妹,咱們認識?”許林愣了一下,驚訝道,看了看,他從子瞳身上實在找不出自己熟悉的影子。


聽見許林的回答,子瞳的目光不由的黯淡了一下,嘆了口氣,幽幽道:“看來你是真的不記得我了。真讓人傷心啊。”然後拿起桌上的茶,輕輕喝了一口。

“是不是你的變化太大,讓我認不出來了,不過這麼些年了,我好像只認識谷嫣一個啊,你能和我說說咱們是怎麼認識的麼。”許林在腦子裏想了想自己認識的女生,好像也就當初是錦衣衛的暗蠍一個了,但是她的名字是叫谷嫣,而面前這位卻叫子瞳,完全是兩個人啊,這讓許林實在想不起來自己認識的還有那個女生。

“你仔細看看我,看還能不能想起來。”子瞳猛的站起身來,把臉伸向許林,把額前的頭髮撥到一邊,露出嬌美的臉蛋,嘟着粉嫩的小嘴,看樣子很生氣。

許林被她突然伸過臉嚇了一跳,不過隨後便靜下心仔細打量這張臉來。

子瞳皮膚白皙水嫩,瞪着兩個大眼睛無辜的看着許林,長長地睫毛輕輕顫抖着,許林又往她的一側看去,最終還是沒能找到一點熟悉的感覺。

隨後許林不經意從側臉看了下子瞳的眼睛,沒想到子瞳也在看着他,瞬間兩個人的眼神撞在了一起。許林只感覺心神一震,脫口而出:“谷嫣。”因爲眼神碰撞的感覺居然完全和谷嫣在一起時的一樣。

聽到許林的聲音,子瞳伸出手咬着小虎牙狠狠的在許林的腦袋上拍了一巴掌。“傻瓜,你終於認出人家了麼。”

子瞳下手還挺重, 許林疼的吸了口冷氣,驚訝道:“你是谷嫣?呵呵,別開玩笑了,你和她長的可一點也不像。”

“說你傻,你還真傻啊,我不是會易容術麼,現在這纔是我的真容,怎麼?不喜歡啊。”隨後伸出手還要打許林的頭。

許林迅速躲開,哭喪着臉。“大姐,別打了,疼。”

“原以爲你會認出人家的,我聽人說,只要你心裏在乎一個人,不管她變成什麼樣,你都能一眼認出她來,唉,原來你心裏一點也不在乎人家啊,虧我還天天擔心你,嗚嗚。”說着說着,子瞳眼中居然充滿了淚花。

“別呀,你這是咋了。”許林一見子瞳眼中充滿淚花,立馬有些慌了。“我其實老想你了,天天想你,所以我才拼命的想從天崖裏出來,乖,別哭了。”擦了擦她眼角的淚,語氣肯定道。


“真的啊。”子瞳紅着眼看着許林,梨花帶雨的模樣惹人憐,可許林顯然沒有欣賞模樣的心思,聽見子瞳的問話立馬肯定道。

“真的,千真萬確,你看我瘦的,那都是想你想的。”

“這還差不多,好吧,這次就原諒你了,咯咯。”子瞳這丫的居然笑了起來。伸手抓了抓許林的頭髮,將他本來整潔的形象弄亂。“好了,不逗你了,姐姐現在累了,我要去睡覺啦。”

說完便伸了一個懶腰,將她完美的曲線暴露在許林面前,然後進了自己的房間。

許林愣愣的看着子瞳進了屋子,喃喃道:這讓我以後怎麼過啊,我最害怕女人哭了,她還真是個妖精啊,說哭就哭,說笑就笑,還那麼調皮。 隨後許林滿含緬懷的看向窗戶外面的竹林,翠綠的竹林被微風颳過,傳來唰唰的聲音,形成一片片的綠浪。

從竹屋通向外面的石磚小路此時看上去也有些破了,許林靜靜地觀察着這一切,心神漸漸融入整片竹林之中,一股明悟涌上心頭,他從中感受到了玄都山的山魂,也感受到竹林中密密麻麻的竹魂,還有碎石的石魂,小草的草魂,微風的風魂,都散發着自己獨有的魂魄波動,許林發現原來世間的一切都有自己的魂,一股對天地的感悟也更加深刻了。


許林的心神擴散在整個竹林中,他感受到了竹屋的魂,桌子的魂,杯子的魂,竹牀的魂,也感受到了自己的魂,但卻唯獨沒有感受到子瞳的魂魄。

心神所引,許林散佈在竹林內的心神迅速回縮,全部集中在子瞳身上。

在牀上躺着的子瞳似有所覺,眉頭不由的一皺。隨後嘴角便露出一股壞笑。

隨後一股金光從子瞳身上發出,一下子撞擊在許林的心神上。

瞬間許林便猛地睜開眼。“金色的魂魄。。。。”

“不是金色的魂魄。。。”子瞳的聲音在許林的耳邊響起。

“啊。。什麼?”許林猛的看向突然出現的子瞳。

“好啊你,敢探視我,如果不是我關鍵時刻發動祕術,我這身體還不被你給看遍了,色狼。”子瞳雙手掐腰,氣呼呼道。

“誰要看你了。”

“還敢狡辯,別以爲我不知道,我這衣服可是擋不住你的神唸的,不就是想看本姑娘的身子麼,至於這樣嗎,如果你和我說,我未必會拒絕的。”

許林差點沒趴在地上。“啊。”

“啊什麼啊,沒見過美女啊,哼。”子瞳撅起嘴,不滿的看着許林。“還有,你沒感覺出來有人過來了麼,如果不是我用比較溫和的辦法把你叫醒,以後還有很大的機會重新進入頓悟的狀態,如果你被那些人從頓悟狀態中強制驚醒,那麼你恐怕只有重傷,境界倒退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那些人?是誰。”許林頓了一下,然後淡淡的道:“難道是那幾個人麼。”許林看見有幾個人偷偷摸摸的走進了竹林內,看樣子也是天劍門的弟子,只不過每個人臉上彷彿都佈滿了一些邪氣。一看就知道這些人來者不善。

“看樣子,你還不笨啊,居然發現了,哼哼,一會你就等着看好戲吧。”子瞳站在許林的身邊淡淡道。並順手挽起許林的胳膊,許林掙脫了幾下也沒能把手抽出來,只能羞澀的感受着那團柔軟。(媽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小心揍你丫的。)

那幾個人緩緩靠近了竹屋,隨即便看見竹屋內有兩個人瞪着眼看着自己,隨即愣了一下。不過瞬間臉上便佈滿了笑容。

“你們好,我是李紫,二長老的兒子,你們是王爭師叔的弟子吧。”隨後輕輕瞥了一眼兩人,發現子瞳居然摟着許林的胳膊,一股火氣瞬間從心頭升起,不過被他忍住,沒有發作。

子瞳的聲音適時響起。“你找我師父啊,他不在啊。”

“不是,我是來找你的,只是不知你身邊這位是?看着很面熟啊。”這李紫站直了身子,充滿了陽光的感覺,不過子瞳和許林都沒被他的表象迷惑。

“我又不認識你,找我幹嘛。”子瞳眼中充滿了笑意,但聲音還是冷冷的。隨後抓着許林胳膊的手又不由的緊了緊,許林對那團柔軟的感覺更清晰了。

看到子瞳的柔軟居然靠在許林的胳膊上,李紫眼中一絲冷色閃過。

“唉,既然師妹有了道侶,那我就不打擾了,只是不知可否告知在下,這位仁兄是那位,也好讓我輸的心服口服。”看來他是來追求子瞳的。

“你說許林啊,但是我們可不是道侶哦。”子瞳對着李紫一眨眼,調皮的一笑。

看見子瞳的笑容,李紫立馬感覺有些飄飄然。

隨即愣了一下。“你說他叫什麼?”

“許林啊,怎麼了?”

聽到子瞳的回答,李紫臉上立馬露出狂喜之色。“我說吶,怎麼看着有些熟悉,原來是許林那個廢物,美女,你還是做我的雙修道侶吧,以後就有無數法寶,功法,丹藥,保證讓你修行神速,跟着這個廢物是沒有前途的。哈哈。嚇我一跳啊。”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子瞳聽見他罵許林是個廢物,目光一寒。而許林自己聽見這話倒不是太生氣,誰是廢物到時候就知道了,沒必要爭辯。

李紫聽見子瞳的問話,以爲她對丹藥,功法動心了,隨即朗聲道。“如果你跟着我,你就能修習厲害的功法,還有強力的法寶,充足的丹藥。以後你就是仙女了,青春永駐,怎麼樣,很好吧。”

“好你妹啊。。”子瞳前衝一步,隨即一巴掌扇了過去,力道還挺大,一下將李紫在原地轉了一個圈。

李紫臉上浮現一絲怒色。“你敢打我,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誰讓你說許林吶,你就該打。”

聽見子瞳氣憤的聲音,這李紫反而大笑起來。一股淫邪露出。“一個廢物而已,難道你想給他出頭,哈哈,哥幾個,給我動起來,男的打一頓再說,女的給我帶回去洗腦,等到那時,咱們又有了一個玩物,哈哈。”

聽見李紫狂妄的笑聲,許林眼中一股殺氣閃過,聽他話的意思,恐怕天劍門內不知有多少個女修已經被他糟蹋了,隨後許林氣憤的便要出手。不過被子瞳伸手製止。“許林,讓我來教訓他。”

“你打不過他的。”

“放心,收拾他,小菜一碟。”隨後給了許林一個放心的表情。

許林退後了一步,不過並沒有散去手中的靈元,以防子瞳不支,用來支援他。

不過隨即許林便發現自己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只見子瞳手掌泛起淡淡的金光,迅速衝進這幾個氣勢洶洶的人之中,這隻手掌碰誰誰倒,砸誰誰飛,瞬間李紫還有身邊的這幾個人便身受重傷倒在了地上。

子瞳拍了拍手。“這次先給你一點小小的教訓,如果再來招惹,下次可就沒那麼客氣了。哼。”

“是。沒有下次了。”李紫忍着痛從地上站了起來,低着頭,眼中閃過狠厲和殺氣,什麼時候他如此狼狽過,這小妞自己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行了,你走吧,別讓我再看到你,哼。”子瞳又回到了許林的身邊,把手往許林的身上擦了擦,喃喃的。“真髒,趕緊擦擦。”

許林聽見她的自語,無奈的翻了翻白眼。看李紫幾個人離開了靜竹林,隨後道。“這李紫和那幾個人可都是煉氣後期的修士,你是怎麼打敗他們的。” “你猜。”子瞳調皮的一笑。“其實人家也只是一個弱女子而已。”

許林不由得翻了翻白眼,真受不了她嬌滴滴的樣子。“你還弱女子,那你還讓不讓人活了,你不願說就算了。”

“人家說還不行嗎,真沒勁。”子瞳臉上隨後浮現一股壞笑。“不過你得先答應我兩件事。”

“說吧,我聽聽具體是什麼事。”

“你就不會先答應嗎,這麼不相信我啊,哼,我不說了。”隨即子瞳一跺腳就要走。

“好啦好啦,怕了你了,你要我答應你什麼事啊。”許林抹了抹眉頭,拉住了她,這丫頭真是太調皮了。

“這可是你說的啊。別反悔的,快點,你坐凳子上我再說。”子瞳一屁股蹲在了凳子上,伸手把許林拉到身邊。悄悄道,“今天我和你說的話,你可不要告訴別人啊,就算是師父也不行。這是我的第一個條件,還有一個條件等我想到了再告訴你。”

“嗯,我答應了,保證不告訴別人,你說吧,搞得這麼神祕幹嘛。”許林瞥了瞥嘴,有些無語。

“哼,看你這麼想知道的份上,我就勉強告訴你吧。你知道那金光是什麼嗎。告訴你吧,其實那是一股很強大的力量,我諒你也沒見到過。”

不過這時辰老的聲音不屑的在許林的腦海中輕輕的響起。“不就是神力嗎,還沒老子的魔力精純吶。”

許林不解的問向辰老。“神力是什麼?”

“小子,這你就不懂了吧,神力。就是神的力量,也不知道這個女娃娃是得到了什麼機緣,居然可以修煉神力,她前途不可限量,不可限量啊,不過就是神力還不太精純,看來在修真界修煉神力影響還是很大的。但是即使如此這神力也比那靈氣強了百倍,還有,你的那個靈元和仙元比估計還差一點,但是也比那些靈氣強大得多,這個噬元靈訣很是特殊,像你以前修煉的劍元,還有魂元,體元,等都只是通過修煉而來,而你修煉噬元靈訣就不同了,你的靈元是你吞噬靈氣而達到更高層次產生的,論強度也就比仙元差一點,如果到時等到你到了仙界,直接吞噬仙氣,那麼你的仙元強度也就比神元差點,嘖嘖,這似乎聽起來是不錯,但是你修煉起來可不容易啊,呵呵。”

許林聽完這些對噬元靈訣的瞭解更深了。其實噬元靈訣是個很霸道的功法,原則上是隻要你的身體能夠承受住靈元的衝擊,並且魂力和境界上達到一定的程度,那麼你就可以無限的提升修爲,完全沒有太大的桎梏。所以許林才能夠在短時間內將修爲提高到魂凝期。

雖然在腦海中和辰老對話,但是對於子瞳說的話卻是一字不漏的聽完。

子瞳她說自己本來就會這個修煉之法,只是一直沒有展現出來,而且還有一個重大的問題,那就是真正的暗蠍並不是她,真正的暗蠍在子瞳第一次見許林之前,那個真正的暗蠍便消失了。她是扮作暗蠍的樣子混在了宰相府,以求玩樂一段時間,沒想到剛混進來便被派來保護許林的任務,所以纔有了後來的一幕。

也就是說,許林看到的一直都是子瞳。具體子瞳她自己是怎麼學會這個神力的,她卻是隻字未提,不管許林怎麼問,她都不說。

“好啦,我講完啦,怎麼樣?是不是很驚訝。當初你消失了之後可是嚇壞人家了,當時我還把越來城城主給打了一頓,最後問了很多人都不知道你去哪了。師父對於你的感應也消失了。怎麼也找不到你。”子瞳皺起鼻子,不爽的看着許林。“你這沒良心的,到底去哪了。”

“對了,那個禁衛軍的副隊長他們回去了沒?”許林猛然想起了一件事,當初自己掉進天崖還是拜那幾人所賜,如果那幾人已經回去的話,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下落啊,難道他們沒回去。

“沒回去,怎麼了,哎哎,別岔開話題,趕緊說你去哪了,害的人家都急死了,還哭了很長時間吶。”子瞳狠狠的瞪了一眼許林,不過看起來許林絲毫沒有把她的威脅放在心裏。

許林臉上浮起一股壞笑,湊近許林,輕聲道。“我好像猛然感覺出了一件事,你爲什麼這麼在意我啊,是不是要對我圖謀不軌啊,告訴你,俺可是很純情的哦。”

“滾蛋,誰要對你圖謀不軌了,我只是出於對朋友的關心。”聽見許林的話,這子瞳居然不好意思起來,伸手打了許林兩巴掌,臉頰浮起兩團紅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