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二人吃過早飯,姜焱就帶着母親出門,買了幾身新衣服之後,又去附近最高檔的浴池,讓裏面的人幫老媽好好的洗了個澡,又換上了新衣服。

清洗乾淨以後,又稍稍梳理了一下亂髮,老媽的神色纔好了一些。

“媽,咱們去橋南派出所吧。”

“恩。”

這時候的老媽,不管兒子說什麼,做什麼,都如同一個小孩子般,乖乖照辦,看的姜焱是心疼不已。

來到派出所,先去做了筆錄,然後纔到戶籍科說明了來意,結果問題就出現了。

因爲在橋南派出所的記錄上,姜焱的確已經死在了爆炸之中。

可現在忽然跳出來一個活生生的人,並且其母親也可以做證明,橋南派出所戶籍科的人可就犯難了。


沒辦法,當初姜焱的屍體,早就不知道去哪兒了。現在想找出來對正一二,也沒有依據。

調指紋和DNA比對吧,鬱悶的是,姜焱在死之前,根本就沒有錄入過相關資料。

無奈之下,他們只好去找所長了。

也幸虧他們找來了所長,姜焱的身份證才能順利辦下來。

“張叔,您調到橋南來了啊。”

張忠一走進戶籍科,姜焱就驚喜的喊了出來,心裏懸着的石頭,也算是落了下來。

“你是……”看着眼前這個帥氣的藍頭髮歪果仁,張忠愣住了。

“我是小焱啊,姜焱!我爸姜青海,您忘了?小時候您總和我爸一起去釣魚。”

姜焱趕緊將自己的身份亮了出來,並且說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

“不可能,姜焱死的時候,我親自去參加的葬禮。而且,他屍體火化的時候,我也去了。”

張忠皺眉搖頭,並不相信姜焱的話。

“那您看到我的骨灰了嗎?”姜焱沒着急,繼續追問着。

張忠被問愣了,細細回憶了一下道:“好……好像還真沒看到……”

“這就對了嗎!”姜焱拍手一笑道:“其實吧,我當時還真差點就被火化了。幸虧在推進去之前,我突然醒了過來。當時還把負責火化的人嚇了一跳呢!不過,那人也是個好人,他假裝把我火化了,實際上卻祕密把我送走了。因爲他們家裏不差錢,他就帶着我去國外來了一個大修!您看,大修之後我就這樣子了。哦對了,小時候,您還偷偷給過我一些錢,讓我去玩遊戲。這事兒啊,我可沒告訴我爸。”

姜焱按照自己早就想好的臺詞,聲情並茂的說着。尤其在最後,他說出了一個只有他和張忠知道的小祕密。

開始的時候,張忠還跟聽天書似的雲裏霧裏,周圍的人也是大爲驚奇。

可到了最後,張忠眼睛一亮,激動的一拍手掌笑道:“對、對對,這件事情我還記得。當時我也沒告訴你爸媽,就是怕你小子捱揍。哈哈,這就沒錯了,你小子還活着就好。行了,你們就給他辦了吧。”

所長都發話了,下面人也就點頭辦理了起來。

“對了張叔,我那個舅媽虐待了我媽一年多,您要是有人的話,可幫我好好辦辦這事兒,改天,我請您吃飯。”

有了這層關係在,姜焱自然不會不用。

“什麼!虐待了我嫂子一年多?我說我去看嫂子的時候,那個胖娘們一直說不方便。媽了個巴子的,行,這事兒交給我了。老哥哥不在了,你們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

張大所長怒了,他上面的確有人,要是沒人,他也不會坐上所長的位置。

到了明年,說不準他就可以去局裏了!要是這點事兒都辦不成,他還真覺得對不起那個老哥哥了。

二人的對話,並沒有避諱周圍戶籍科裏的小民警。人家也就是聽聽,他們可不敢插手所長大人,以及更高層的事情。

再說了,負責辦理戶口的那個美女淨化,可還是張所長的外甥女呢。

那美女警花一得知姜焱與舅舅有這層關係,立即就對眼前這個有着外國長相的帥氣男子,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舅……哦,那個張所長,姜焱的戶口是否也重新打印一份?他的戶口以及身份證,其實都沒有被註銷呢。”

趁此機會,警花微微一笑的開了口。

“打,全打,沒註銷也好,省的麻煩。”說着,張忠似乎看出了外甥女眼神中的意思,恍然一笑的介紹道:“嫂子,小焱,這是我妹妹家的閨女於靜,暫時在戶籍科辦事。以後你們有事來找我,我又不再的話,可以找她,她會聯繫上我的。”

“你好。”姜焱禮貌的朝着於警花點了點頭,並且還適時的開了句玩笑,“以後我想靜靜的時候,是不是直接來找你就行了?”

“呵呵……”都是年輕人,對於這種笑話,於靜並不反感。微微一笑道:“可以啊,那我幫你辦了戶口和身份證,你是不是也該請我吃個飯?”

“如果張叔允許,你又願意的話,我自然不會拒絕請美女吃飯。不過,只是不知道你的男朋友讓不讓。”

姜焱的話說道沒毛病,於美女卻白了他一眼道:“人家還沒有男朋友呢,你可以隨便請。”

這句話說出口,張忠以及於靜頓覺尷尬了。

其中的意味,似乎變得有些曖昧……

戶籍科裏的幾個大姐偷着笑,提醒姜焱坐到照相機前,準備拍照。

身份證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搞定,戶口倒是當時就搞定了。爲了方便姜焱辦事,於警花還貼心的給他辦了個臨時身份證,以及身份證明。

“兒子,我看那個姑娘不錯啊,你是不是考慮考慮,給咱們姜家把香火傳下去?”

回家的路上,沉默了半晌的老媽終於開口了。

一聽這話,姜焱的心中再次一陣的刺痛。


想想也是,自己回到地球接受考驗,時間也就只有十年。奧斯大陸上,他們姜家倒是已經有後了,可地球上怎麼辦?

“看來,就算我不想當種馬,也應該在走之前,給老媽留下一個念想……”

心裏打定主意,姜焱也就點了點頭道:“行吧,那兒子我就努努力,看能不能拿下那個於警花。其實把,我看她也不錯。”

“這就好,這就好!”

看着老媽那欣慰的笑容,姜焱的心裏也就稍稍好受了一些。

……

“姓名,姜焱,男,23歲,廊橋市橋南區人。去年因爲爆炸應該死亡的他,現在卻換了一副模樣回來了。如此看來,他應該的確是整過容。只不過,他的家庭背景卻很是普通。”

紅色寶馬內,美女對着手機彙報着自己查詢到的資料。

“知道了,他的能力,也許和那次爆炸有關。也許正是因爲激活了能力,他才能活下來。你繼續保持密切關注吧,等有需要的時候,我會派人直接見他。”

“明白!”

掛斷了電話,美女看了看周圍的街道,自語道:“暫時先找個落腳點吧。”

汽車發動,美女便去找酒店入住了。

……


和老媽在外面吃了頓飯,姜焱並沒有帶着老媽返回家中。而是打了個車,前往了之前自己看好的一片小區。

龍翔苑,是龍翔房地產公司去年新完成的小區。由於地段好,價格居高不下,所以也就導致了小區還有許多房沒有賣出去。

姜焱帶着老媽走進售樓處的時候,無精打采的售樓小姐頓時來了精神。

姜焱的形象根本就是外國人,這樣的人來這裏,那必然多半是衝着買樓來的。

“您好,請問您是有意在我們這裏購房嗎?”售樓小姐走過來,禮貌的問了一句。

“嗯,帶我看看房子吧,我要大戶型的。”姜焱點點頭,示意老媽別急,笑着說道。 “好的,您這邊請。”美女心中一喜,趕緊側身擡手,引着姜焱二人走向了一個樓盤模型前。

“這是我們龍翔苑的紫氣東來閣,位於小區的東南方,南北通透,陽光好,有電梯,水暖都有保證。室內高檔裝修……”

售樓小姐開始不遺餘力的推銷起來,她恨不得說的更加誘人、詳細一些,也好讓對方直接買下來了。

姜焱並沒有讓她失望,最終購買了一套兩百平米高檔住房。

讓售樓小姐更加驚喜的是,姜焱竟是非常痛快的付了全款!

兩百多平米的房,那可就是兩百多萬!自己光提成,這一年可就都能輕鬆許多了。這可把那些沒及時湊上來的售樓人員,羨慕的不要不要的。

手續辦理的很順利,姜焱手裏就拿着整件呢。雖然是臨時身份證,但等以後正式的下來了,還是可以補辦一個的。關鍵是有戶口業,只要有了那個就好說了。

辦理完了手續,不動產證還需要明天才能下來。售樓小姐就先找來了鑰匙,帶着姜焱他們去看房了。

躍層的風格,讓姜焱非常滿意。空間足夠大,陽光又好,簡直是在理想不過了。

“媽,以後咱就住這裏了,那個家咱不回去了。告別那裏,告別不愉快的回憶!回頭我再給您娶個好兒媳婦,生個大胖小子,您就在這裏享受天倫之樂怎麼樣。”

老媽其實並不想離開老房,但一聽姜焱的美好憧憬,頓時就心軟了。

看看還有時間,姜焱又打的帶着老媽去了萬達商城。

他現在不差錢,那裏能一口氣搞定家電,傢俱,以及一應日常用品,也算是最好的選擇了。

有了兒子在身邊,老媽的精神顯得格外的好。姜焱擔憂的幾次追問是不是累了,她都微笑着搖搖頭說沒事。

來到萬達,姜焱按照自己喜歡的風格,快速的敲定了樓上樓下的傢俱風格。又購買了一一個家電,以及一體式廚房裝修。

等到他們走出萬達的是時候,天色就已經有些黑了。

萬達本身就是一個綜合廣場,邊上就是大酒店,樓上還有各種飯店,姜焱也就懶得回去了。

在重金之下,那些家電,傢俱什麼的,人家都答應了明天就送。所以,姜焱乾脆就在這吃過飯,帶着老媽入住了酒店之內。

“兒子,你這是哪來的這麼多錢?”


來到酒店內,看着豪華的套房,老媽終於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媽,在國外的時候,我撿到了一塊價值很高的寶石。然後我把它賣了,自己也就有錢了。”

姜焱簡單的解釋了一下,老媽得知不是黑錢,心裏也就舒服了。嘴裏更是時不時念叨着:“多謝老天爺保佑,我兒子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晚上睡覺的時候,姜焱依然坐在牀邊,握着老媽的手,生怕她擔心自己。

即便如此,老媽還是在半夜的時候驚呼起來。

“兒子,兒子,你去哪兒了?兒子……兒子……”

有些迷糊的姜焱嚇了一跳,急忙握緊了老媽的手輕聲喚道:“媽,我在,我在呢,兒子沒走,就在您身邊。”

聽了姜焱的話,老媽終於靜了下來。

姜焱嘆了口氣,目光投向窗口,看着熟悉的月色發起呆來。

他是多麼的希望,自己能夠常伴母親左右。可是,自己畢竟已經不是當初的自己了。十年以後……

“算了,剛回到地球,還有九年多呢,我着急想這些幹嘛?還是先珍惜眼前,應對好未來的危機再說吧。”

清冷的月色,忽然讓姜焱想通了,心情也就隨之好了起來。

……

一週之後,姜焱和老媽終於住進了裝修一新,富有古韻的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