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歲的樣子,頭髮被剃掉了,亂蓬蓬的打着縷,一臉污漬看不出樣貌,只是一雙眼睛黑洞洞的。

牽着的娃娃搖搖晃晃,應該是剛會走路。

身後背着一個大筐,壓的她直不起身子。

「阿瑤,驚蟄,你們做完活了?」

猶豫了半刻,「能不能幫我帶會弟弟,我實在抽不出手拉着他走。」

阿瑤見驚蟄點了頭,便伸手將她手裏娃牽了過來。

「你去吧,我們就在這等你。」

阿瑤知道驚蟄不記事,便於她解釋起來。

這個女孩叫阿英,阿爺也在外面守邊,她阿娘生弟弟的時候難產沒了。

家裏只有一個瞎了眼的阿奶,耕不了地,也做不了什麼活,只能每日搓些麻繩跟族裏換些口糧。

他弟弟能活到現在都是老天保佑。

驚蟄掏了堅果餵給那娃子吃,待他張口,就聞見一股腥臭。

捏開他的下巴,牙齦紅腫,還長著幾處潰瘍。

顯然是營養不良,缺了很多維生素。

三歲了,才剛會走路,話也說的不利索。

想到以前在福利院的時候,有孩子嘴裏生瘡,院長會弄些偏方來給孩子治病,效果也很好。

翻了翻今天挖的野菜,撿出幾根蒲公英,揉碎了塞進他嘴裏。

驚蟄怕他亂動,一直鉗着他,孩子不舒服,卻也不怎麼哭鬧。

驚蟄塞進去,他便吐出來,講道理他也聽不懂,只好捂住他的嘴。

小傢伙掙扎了幾下,就乖了,這才放開他。

他也不走,就這麼摟着驚蟄睡了。

阿英回來的時候,手裏拿着一把子野蔥。

謝過二人,非要塞給驚蟄阿瑤,阿瑤推脫不要。

驚蟄卻接了過來,她知道,一個人就是在窮再苦,也是有自尊心的。

你可以同情可憐她,但不能看不起她。

她用自己的方式表示感激,開心收下,就是對她最大的鼓舞。

又歇了一會,結伴回家,都不讓驚蟄拿東西,又拗不過她。

只好讓她帶着孩子,各自回家不提。

想着下午還有約,讓小滿去送飯,叮囑他再不要去蘆葦盪里瞎胡鬧,便坐在院子裏等阿瑤。

跟阿瑤一起往村裏去的時候,看見阿奶和幾個婆子往一戶人家裏去。

驚蟄想跟上去看看,卻被阿瑤拉住了。

「那個阿婆昨日沒了,你別往上湊,不吉利。」

驚蟄不懂,「她家裏怎麼沒人守着,人沒了,只有老姐妹來送。」

「媳婦要下地,兩個孫兒都在族學,只等下葬的時候才能去送。」

兩人閑話著往前走,迎面走來一位頭髮銀白的高大老人。

頭髮高高束起,身穿麻布短打,腳踏草鞋。

身形健碩,步伐穩健,方臉闊腮,左半邊臉頰連着眼睛被一大片傷疤覆蓋,並沒用眼罩之類的遮擋。

昂首闊步很是沉穩。 「唔……哥……哥哥。」嘉兒看着眼前的人,正是自己的哥哥。

「呼……嘉兒你沒事了吧?」看到自己的妹妹醒了太一將手放在嘉兒的額頭上,發現燒己經退了……他鬆了一口氣。

「己經沒有事了……」嘉兒發現是自己的房間衣服也換回了睡衣,這讓她有些疑惑,她明明是在。

[剛才的光因該是錯覺吧?]太一這樣想着。

時間回到前幾秒,回來后的太一正在思考數碼世界中的冒險是否是他一場夢時,房間里卻傳出一道光。太一連忙跑進去,什麼也沒有發現。

「哥哥這個是?」嘉兒從床上下來穿好拖鞋后,注意到哥哥懷裏的滾球獸。

「太一她就是你的妹妹啊?」太一還沒有解釋,滾球獸率先說出來了。

「啊!!我不是說了你不要講話了嗎?!」太一急忙捂住滾球獸的嘴,怕嚇到了妹妹。

嘉兒:「滾球獸也和哥哥你回來了啊……」

太一:「誒?嘉兒和滾球獸認識?」

嘉兒:「哥難道你忘了嗎?我們以前和滾球獸認識啊……。」

「是嗎?」

……………………

「嘉兒你一直一個人在家嗎?」客廳里太一看着和滾球獸玩的妹妹道。

「恩!因為我感冒了。」嘉兒並不能確認和拓也哥哥他們的事情是否是夢,只好這樣回答著哥哥。

「難道你和我一樣去過那邊世界?」太一說出了一個奇特的想法。(太一還真的猜對了,但是彼此在不同的世界……兩次打噴嚏都和嘉兒有關。)

太一:「沒有什麼,爸爸媽媽呢?」

嘉兒:「不是去鄉下去探外婆了,哥哥你今天好奇怪哦?」

「對,對啊……」

嘉兒:「哥哥可以告訴我,你們那裏發生的事情嗎?」

「這個……」太一猶豫一會還是說了出來,不過說到一半嘉兒又頭痛了。

「徽章……吸血……迪……夥伴……會犧牲……」

「嘉兒!」

「沒……事……哥……」

「怎麼會沒有事……你不要像以前那樣逞強了,要不我帶你去醫院看一下!」由於太一太着急,並沒有聽清楚嘉兒說的話。

「真的沒事……哥哥……休息下就好……我只是腦海里浮現什麼畫面。」嘉兒搖頭謝絕了哥哥的好意,而且之前又不是沒有去醫院看過。

「好吧……你先休息吧,嘉兒你吃午飯沒有?」太一本來想問是什麼畫面,但一想到剛才妹妹痛苦的樣子他還是放棄了。

「還沒有……」

「那就等我一下……」太一說完便去廚房弄飯。

「我開動了!」弄好飯後,太一和滾球獸完全不顧形象大口吃起來。

嘉兒:「真好吃,哥哥你什麼時候會弄飯的?」

太一:「在那邊阿和教我的,我以前就做的不錯嘛!」

嘉兒:「恩,看來哥哥和大家相處還很好了……」

「滾球獸你還要吃嗎?給!」

「謝謝嘉兒!」滾球獸直接用耳朵搶了過來。

「滾球獸你這傢伙,嘉兒根本沒有吃多少!」看到滾球獸搶了嘉兒的飯,太一不滿了。

滾球獸十分委屈道:「可是……」

「沒關係的哥哥,哥哥那份的心意我領了。」

「好飽,好飽再也吃不下了。」一人一獸直接吃撐了。

「太一……」滾球獸臉色十分難看

「滾球獸,滾球獸!」

「噗卟——」

(以下畫面、談話——省略)

「這個是火焰獸……」一會後沙發上的太一看到了電視上新聞里的數碼獸。

「哥哥你也能看到嗎?」

「誒?嘉兒你能看到他們嗎?」

「一直都可以,但是沒有人相信我。」嘉兒抱着滾球獸道

「嘉兒……」

「哥哥,那個……」突然電視和空調都停了,此時嘉兒注意到電腦的異常。

太一:「光……光子郎!光子郎,是我太一!」

「太一你現在在哪裏?」

「在家裏,我回到原來的世界了,滾球獸也一起。」

「這樣啊,那這裏……不要再回來了……」光子郎說完通迅便斷了。

「光子郎,光子郎!」

「太一……」「哥哥……」嘉兒和滾球獸同時擔憂看着太一。

太一:「發生什麼事了,那邊和這邊都是……哪邊都不是夢,哪邊都是真的,我在這邊……大家在那邊,滾球獸我一個人在這邊快活好嗎?」

「太一,但是……」

嘉兒:「哥哥……這樣的確不好,畢竟素娜姐姐他們需要你!」

太一:「說的也是,也不知道要怎樣回到那裏?」

嘉兒:「哥哥那個你手中的,可以給我看一下嗎?」

「哦……給,有什麼問題嗎?」太一

「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