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唐小芯心裡猶豫了一下,磨磨蹭蹭:「大表哥關於你和麗瓊的事,大表姐可能聽到了,然後她現在不店裡,已經回去了,你可能……」

聞言,方海軍苦笑,揉了揉眉頭,「小芯,事情怎麼一件接一件。」

他都還沒想著怎麼跟他媽坦白他和席麗瓊之間的事,結果又突然讓他媽給知道了。

嘆氣,「算了,他們知道也好,我也不用開口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大表哥,你是好了,可我不好。」唐小芯忍不住心煩。「現在我都不知道怎麼面對舅媽了。」

方海軍就跟小時候伸手安慰摸了摸她腦袋,「不用擔心,我回去跟我媽說,都是我的事,不關你的事。」

「如果要是在舅媽不知情的情況,你這麼跟她說,她會信,但是現在大表姐回去跟她這麼一說,你覺得她會信這裡面沒我什麼事嗎?」

「……」

唐小芯心煩歸心煩,但是讓他先回家一趟把行李放下,再好好跟舅媽談談。

看著方海軍離去背影,唐小芯做了一個『阿門』的手勢,「希望情況沒有我想的那麼糟糕吧!」

……

方海軍一到家,李香蘭正要氣沖衝出門逮人,剛好見到他回來了,便急忙上去揪住方海軍的手,「你跟媽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聽你清寧說你跟席麗瓊在一起是嗎?你姐還說這裡頭還是小芯牽了線的。」

方海軍冷眼瞥了一眼方清寧,語氣有些疏離,「這件事跟小芯沒關係。」

一聽到這話,方清寧可不管剛才方海軍投向自己那個冰冷的眼神,當即就反駁,「怎麼沒關係?我親耳聽到她讓你去看看席麗瓊,還讓你先不要跟媽說你和席麗瓊的事,海軍你從小就是很聽話的人,也比疼小芯,小芯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她肯定是想把席麗瓊這種女人推給你,你就是拒絕不了小芯,你才這樣這麼說的,對不對?」

說到最後,方清寧開始給方海軍找了借口,把事情都推給了唐小芯頭上。

「沒有的事。」

「怎麼沒有!」

「我說了沒有就是沒有。」方海軍一板著臉,渾身冷肅霸氣,都可以直接把手下的兵給嚇到腳軟,更別說方清寧畏懼他,退站到了李香蘭身後去,小聲拉著李香蘭說,「媽你看他,都偏向小芯,我還是她姐呢!親姐!」

「海軍你跟你姐道歉!」

祕密戀人:總裁的天價前妻 「沒有的事,就不要無中生有。」方海軍並沒有聽李香蘭的話,跟方清寧道歉,反而眼神帶著警告看向方清寧。

左邊的幸福 「你這話是說我無中生有了?我這都是為了誰呀!你長年在部隊里,沒怎麼接觸其他女孩子,你可不要隨隨便便就上了小芯的當了,她這是想把席麗瓊這個拖油瓶給推出去,她也就好了這個責任,我們家是什麼家庭,像席麗瓊那樣的女孩子,想都別想進。」

「我同意你姐說的話,你以後在部隊里前途無量,要是娶了這樣的媳婦,這是一生的污點,你以後還想著往上升,那是不可能的事,人家都還會在背地裡笑話你的。」

「媽,你說的這些我都有想過,如果實在不能升,那也就這樣吧!再不然就退下來,做點其他的事。」他在部隊里想過了很多的事,身邊很多的戰友都退下了,新的兵仔進來,每一次的訓練淘汰一些人。

看著來來回回,他也覺得累了。

「方海軍!」李香蘭生氣怒斥:「你這是要把媽的心剜了呀!你是我們家獨苗,也是我們家的希望,你怎麼可以隨隨便便說出這樣的話來,也是幸好你爺爺還有你爸不在家,不然都會讓你氣病了。」

李香蘭狠下心,將他拉回房間,「你剛回來,也累了,沒事就不要出去,好好休息,直到你部隊,你才出來吧!」她必須要將她兒子與席麗瓊之間的事給斷了。

「媽你覺得這樣有用嗎?」

「沒有用,我也要這麼做。」李香蘭說著,就哭了起來,「你知道我跟了你爸吃了多少苦呀!好不容易把你們供讀書,送你當兵,就是希望你能夠有出息,偏偏你為了一個席麗瓊這樣的女孩子,而跟我說退下來,你以後會後悔的,當初我就是瞎了眼,竟然覺得席麗瓊還是不錯的女孩子,她就是一個禍害,是我們家的禍害,就連小芯也實在太傷我心了,她來我們家這麼多年,我待她跟女兒一樣,結果到頭來她是這麼報答我的,讓一個這樣的女孩子,把我最驕傲的兒子給勾走了。」

方海軍看她陷入了歇斯底里狀態,他也不好直接跟她頂撞起來,只是無奈嘆了口氣,「媽,這件事真的跟小芯沒關係,反而小芯在知道我喜歡麗瓊時,她還反對過我們兩個,她說你要是知道我跟麗瓊的事,你一定會很生氣,還會怪罪她,這件事真的跟小芯沒關係,是我自己喜歡麗瓊的。」

「那她明知道我會生氣,那就應該反對到底,也應該把這件事告訴我,而不是隱瞞我,而且今天她明顯是讓你跟麗瓊在一起,你就是在幫小芯說話。」

「我真沒幫小芯說話,是我很堅定跟小芯說,我要跟麗瓊在一起,她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畢竟我還是她哥,也是我讓她先不要說我和麗瓊的事。」方海軍知道他媽在生氣,他盡量用溫和的語氣跟她說,「媽,麗瓊真是個很好的女孩子,她也很可憐,她十七歲就遇到那樣的事,她也不想的,好幾次自殺不成功,後來她父母執意要她嫁給對方,還以死要挾她,她不得不嫁了,嫁了之後,對方天天暴打她,她實在受不了,他們兩個才分開的。」

李香蘭深吸了口氣,眼神極其堅定看著自己兒子,「席麗瓊的遭遇我很同情,但同情歸同情,我是不可能接受一個被人強了,還結過婚的兒媳婦,我接受不了,我相信你爸,你爺爺都不接受不了。」

「如果要是爺爺和爸都接受了呢?」方海軍沉默了片刻,若有所思的反問李香蘭。

「不可能。」

「要是接受了呢!」

李香蘭被他堅定語氣和眼神,心裡開始變得不確定了,眼眸眨了幾下,「你爺爺跟席家老爺子是戰友,或許是同情而接受她,但你爸絕對不會接受她。」

「那如果爸接受了,那媽你是不是也接受麗瓊?」

「我說了,我不會接受這樣的兒媳婦。」

「可我就是喜歡她。」方海軍淡淡的語氣,眼神卻是堅定不移注視著李香蘭。

「她……她就是一個狐狸精!」 「媽你別這樣說她,她不是,她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

李香蘭實在被他這樣溫和而又堅毅的樣子給氣到了,她又拿方海軍沒辦法,索性就生氣對他說,「不管你說她有多好,我都不會接受她。」

說完,李香蘭連頭也不回,退出房間,還特地拿鎖把方海軍房間的門鎖了起來。

方清寧一看見她出來,便上前,「媽你可不要心軟了。」她剛才沒進去,但在外面可是一句不漏聽了。

「我不會心軟。」

方清寧眼珠詭異幽幽一轉,「媽,我覺得這件事說來說去,都是要怪小芯,要不是她把人招惹來我們家,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李香蘭沒出聲,反而在想,自己兒子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席麗瓊的,她怎麼一點都沒察覺到。

方清寧見教唆不成,便悻悻回店裡去。

唐小芯在店裡等著她,「你聽到我和大表哥說的話了?」

「我是聽到了。」方清寧一臉『那又怎樣』的表情回視她。

「你跟舅媽說了。」唐小芯的語氣很肯定。

「我是說了。」方清寧不遮遮掩掩,直接承認了,當她目光對視唐小芯時,眼中充溢了理所當然的神色,訓斥她:「小芯你自己摸摸你的良心,我們家怎麼對你的,你呢,結果把這樣的破事推到我們家頭上來,海軍他是我們家唯一寄有全部的希望,你怎麼可以把他推到了火坑裡去,他不懂這些男女之間的事,難道你不懂嗎?我看你根本就是存心跟我們家過不去的,席家的破事我看你是想找一個替死鬼,好來證明你的能幹。」

「大表姐你說話好歹給自己留一點口德,大表哥已經不是三歲小孩子,他是在部隊里當隊長,他自己有決定自己事情的能力,更何況大表哥早就知道麗瓊過去的那一點事,大表哥都不介意,你介意什麼?夫妻倆的生活是外人不懂的,哪怕是你姐姐,你也不能對大表哥的生活指指點點。」

唐小芯冷著白皙的面容,雙眸充盈了清冷,目不轉睛注視方清寧,「對於這件事上,我並沒有要用來證明我能幹,麻煩大表姐說話,能經過大腦想想。」

方清寧冷哼一聲,譏諷說她,「是呀!我說話沒經過大腦,那你呢,你說這些話,是在推卸你的責任嗎?」

「我推卸什麼責任?」唐小芯冷笑看她。

「這件事明明就是你教唆的,現在說成是海軍的事,跟你完全沒關係了。」

「跟我有關係,因為我的緣故麗瓊才來到這裡,但是,大表哥喜歡麗瓊,那就是大表哥的事,我也有阻止過他,是他執意和堅持他的所喜歡的人,這就不是我的錯。」

方清寧嘴角抿著譏諷的意味,一聲不吭,但已經在跟唐小芯發出了抗議,彷彿像是在說,這怎麼可能跟你沒關係。

柳小玉盯著她們兩個起爭執,終於在這個時候插話:「嫂子你剛才不是說要忙其他的事嗎?我們到裡面忙去吧! 逆流2004 這裡先交給清寧看著。」

唐小芯瞥了一眼她,心裡很明白柳小玉這是當和事佬,而她再繼續跟方清寧待在一塊,兩個人又會繼續吵,這對店裡生意也會有影響,於是,她就順著柳小玉,到了裡頭去。

一走遠了,柳小玉就勸她,「算了,你表姐現在不接受,等過後就會好了,這男女之間的事,都不是我們這些外人可以說得清楚的。」

唐小芯嘆氣,她現在心情也不是很美麗,「也不知道我大表哥回去跟我舅媽怎麼說。」

「他們那一點事就讓他們自己處理,你也別想太多了。」

「現在也只能是這樣了。」

……

方家

「海軍呢?」

在吃晚飯的時候,方文強在醫院值班,就剩李香蘭和方鴻維兩人,方鴻維就覺得有些奇怪,「難道海軍在小芯那邊沒回來嗎?」

如果方鴻維不問,李香蘭就不打算吱聲,現在方鴻維問了,她也不能欺騙他,輕輕搖頭,「他回來了,在房間里。」

「那還不趕緊讓他出來吃飯,人多熱鬧一點。」

「爸……」李香蘭心裡有點矛盾,正還在想找什麼借口拒絕方鴻維時,方鴻維就徑自站起,見狀,李香蘭慌忙站了起來,「爸你要去哪?」

「我去叫海軍吃飯。」

「爸,你是長輩,你去喊他吃飯做什麼,我去吧!」

說著,李香蘭連忙去了。

過了一會兒,方海軍跟她一塊出來。

方鴻維察覺到方海軍從坐下,到吃飯,還有李香蘭略顯不太自然,這倆母子發生什麼事了?

方鴻維很自然找話題跟方海軍說話,無意間提到了唐小芯,就問方海軍剛才與唐小芯兩個人神神秘秘在說什麼。

李香蘭神情立即就有些緊張盯著方海軍,她擔心方海軍跟方鴻維談起他和席麗瓊的事,這事先不要說方鴻維支不支持,首先肯定會大發雷霆。

「沒什麼。」方海軍想起李香蘭剛才喊他出來吃飯時,不斷叮囑他不要用他和席麗瓊的事,而讓方鴻維生氣,還叮囑他不能跟方鴻維提起。

「沒什麼,小芯哪需要背著我這個老頭子說呢!」顯然他對小芯這個外孫女,比他們都還要了解。

方海軍對他笑笑,並沒有說話。

李香蘭以為這件事就會這麼過去了,最少也會給她幾天時間想著去怎麼處理,結果方清寧從滷味店回來,她還以為李香蘭早已經跟方鴻維坦白了這件事,於是噼里啪啦跟方鴻維說了很多唐小芯壞話。

等她一說完,李香蘭都還沒來得及阻攔她,膽怯的目光偷偷瞄了一眼方鴻維,只見,他面色陰沉,眉宇間充溢著凌厲與怒氣。

她還沒來得及開口解釋,方鴻維就大怒一拍了茶桌,瞪著李香蘭和方海軍,「要是清寧不跟我說起這件事,你們是打算繼續隱瞞我對不對?」

面對方鴻維的發怒,李香蘭心裡還是有幾分怯意,支支吾吾地說:「我……這不是知道爸你會生氣,所以我才沒敢說。」

「知道我生氣不敢說?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跟我說了?」

「……」李香蘭是啞口無言,如果可以,她想在方鴻維還不知道的情況下了斷了這件事,誰知道現在事情已經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海軍你跟我出來。」

方鴻維的命令方,方海軍不得不聽,就連李香蘭都不敢對方鴻維的話有意見。

「這是怎麼回事?」

方鴻維走了離家裡有一段的距離,再問方海軍。

方海軍不敢隱瞞他,將如何對席麗瓊有好感,以及席麗瓊跟他坦白過去的事,還拒絕過他,還包括唐小芯不認同他們在一起,還有他在執行任務時,席麗瓊受傷的事,一一都說了。

「爺爺,我是真心喜歡她,這次我回來,我也是想獲得你們的同意,我想跟她結婚。」

隔壁家散落的光線,足讓他們爺倆看得到彼此。

方鴻維看著為情傷感黯然的樣子,不禁長吁了口氣,「你從小到大都不讓家裡擔心,都是最懂事的那一個,偏偏……」攤上這樣的事。

說著,方鴻維又嘆了口氣,人都看起來彷彿老了幾十歲一樣。

「爺爺,我從小到大都沒求過人,求你同意我們在一起吧!你跟麗瓊相處過,你也知道她是一個好女孩,只是她的命運坎坷,輪不到她去做很多的選擇……」

「她的事,我都知道,我也知道她是無辜,是個可憐人,唉,她也是個孝順的孩子。」方鴻維覺得有些事真不由他們這些長輩去說了算,「海軍我是擔心你,你娶了她,你知道意味著什麼了嗎?」

「知道。」意味著在拿他的前途來換取。

「你要為了她而放棄你前途嗎?」方鴻維心情很複雜,按道理說為了他們家,他是該拆開他們的,但,席麗瓊真是個太過可憐的人兒,又是他戰友的孫女,人品性格都挺好,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爺爺,那天她受傷,我就在想,如果她真要是死了,那我該怎麼辦?突然覺得對一切都失去了興趣,爺爺我也知道,身為男子漢,尤其是在特殊隊里,什麼都應該以國家安危為重,不應該為男女之間的事而這樣,可是我已經遇到了,我試過了,放不下。」方海軍思量了很久,堅定說:「我想給她幸福。」

「海軍你有沒有想過,你對麗瓊說不定就是出自於同情呢?說不定你就是在可憐她罷了。」方鴻維心裡仍然想著他會對席麗瓊放手。

「爺爺這個問題我早已經想過了,不是,我並不是在可憐她,我是真心實意想給她幸福。」

看著方海軍如此堅定不移,方鴻維心裡恍然,也明白了什麼。

「對於你們的事,我不反對,也不同意,至於你爸媽那邊,你自己去說,他們要是同意,那就是你們的事,跟我沒關係。」這已經是方鴻維最大的讓步了。

「謝謝爺爺!」他也知道他爺爺這已經是看在老戰友的面子上,不去為難麗瓊,如果是其他人,可就沒這麼好說話了。

家中

李香蘭忐忑不安,在門口來回踱步。

突然看見他們爺孫倆一前一後朝這邊走過來。

她剛要上去,突然想到了他們對話也可能不太愉快,便頓足。

等他們走到家門時,李香蘭跟方鴻維打招呼,「爸!」 賭後老公惹不起 她暗暗揣摩方鴻維的心思,只見方鴻維還是嚴肅板著臉,冷淡「嗯」了一聲,就往裡走。

方海軍剛要跟上去,李香蘭連忙攔下他,瞄了一眼前面的方鴻維,等他走遠了,她才問方海軍,「你到底跟爺爺說了什麼?」

「……」

見他不出聲,李香蘭就徑自揣測:「你跟你爺爺坦白了?還跟爺爺說了渾話?」

方海軍看了她一眼,低眸,沉默。

這一系列舉動,已經是在回答了李香蘭的話。

李香蘭氣惱,伸手就拍打他手臂,「你這個不孝子,你是要氣死我嗎?你是不是打算氣死我了,你好把席麗瓊娶進門呀!」

「媽!」方海軍覺得心累。

「別叫我,我不是你媽,你要是真有把我當是你媽,你就不會這麼對我,你跟席麗瓊那一點事,什麼時候開始的,你也不告訴我。」

方海軍很無辜說道:「我說了,你也不會同意,不是嗎?」

「你知道就好。」李香蘭沒好氣說他。

「……」那就是了,所以他乾脆都不說了。

李香蘭斜睨他,心臟發疼,氣呼呼捂住心臟,「我覺得生了你這個兒子,就是專門來討債的。」

「……」方海軍任由她訓斥,不出聲。

他了解他媽性格,這一生氣,要是不讓她發泄出來,後面會更加生氣,就猶如原子彈一樣在他們家爆發,一旦宣洩出來之後,他媽的火氣就會慢慢沒了,後面就什麼都好了。

但這次是因為他的事,就不知道他媽生的氣,要氣到什麼時候。

「我問你,你爺爺知道你們的事,他怎麼說?」李香蘭問。

方海軍將方鴻維說的話,說給她聽。

聞言,李香蘭覺得自己總算是有自知之明,「哼,就算是你爺爺不反對,那又怎樣?我還反對,你爸還反對。」

「媽你說過的,要是爸不反對……」

「我說過什麼了?方海軍你不要挑我毛病,好歹我也是讀過書的人,你再嘰嘰歪歪都沒用,我……我總之就是不同意你們在一起,想我同意你們在一起,除非就是太陽從西邊升起來。」李香蘭生氣哼了一聲,轉身就往屋裡邁去。

方海軍非常無奈看著他媽背影,頭疼!

第二天,方文強從醫院回來,覺得自己媳婦怪怪的,平日里都是對兒子捧在手心裡寵著,一從特殊隊里回來,什麼好吃的都給做,還頻頻給方海軍夾菜,這次飯桌上沒什麼好菜,還一副啥看方海軍都不順眼的表情。

這是什麼情況?

方文強今天休息,索性就想著等一下問清楚。

吃過飯後,他給李香蘭打水洗碗,就問她,「是不是兒子招惹你生氣了?」

「哼!」李香蘭剜了他一眼,又低下頭繼續洗碗。

看來這次他兒子把他媳婦氣得不輕呀!

等李香蘭把家務活都收拾妥妥噹噹,方文強見她還待在家裡,就隨口問一句:「你今天不過去小芯店裡幫忙嗎?」

這話又把李香蘭給戳了,直接瞪了他,「你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就不會說話。」

方文強懵了,他老婆難道是更年期了?

PS:來了,其實吧!李香蘭為人還是挺好的,氣過就會好了!等著吧!哈哈哈!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竟然在李香蘭這邊問不出什麼話來,那他就去找兒子。

天價契約:慕先生,請溫柔 他剛一轉身,就讓李香蘭喊住。

「你要去哪裡?」

「我當然是去找海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