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天又一天,一個星期,張不凡都還不能下牀,傷口倒是癒合得差不多了。

這周來,劉德凱在班裏囂張了許多,見張不凡不在,作威作福,暗地裏實行着自己的追美計劃。

而許小妹一整天就是這查案,那查案,有點眉目,但是沒有進展,尤其那件重犯被殺案一點眉目都沒有,在過幾天韓忠國就要回來了,那個愁啊上了眉頭啊。

“老大,你今天又是什麼計劃啊,給我個角色唄。”李劍南在劉德凱旁邊講道。

“這幾天張不凡那狗日的不在,老子舒坦啊,這個可是祕密,今晚我就等着消受美人恩吧。”劉德凱在位置上伸了個懶腰道。

很是舒服的樣子,在他看來張不凡就是自己的噩夢,沒有張不凡自己的生活一樣瀟灑自如。

“額,老大,你不會還是那些爛招式吧,下藥,還是英雄救美啊。”魏梭撇了一眼道,很是猥瑣。

劉德凱白了一眼魏梭,心想:“我操,人才啊,居然這都能猜到。”。

“呵呵,兩者都有,這可是我的絕招不是。”劉德凱很得意的說道。

“呵呵,校花可沒那麼容易泡,怕是你看見就腿軟了,嘿嘿到那時,你怕是什麼也都不能做了。”李劍南笑道。

“我去,我可是夜夜擎天啊。”劉德凱拍了拍胸口說道。

別的不敢說,這個女人的事情自己可是很自信的,從初一開始,多少女人胯下求饒啊,想着嘿嘿一笑。

放了學,劉德凱就在陳心涵必經過的地方等着,趁機演上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戲。

“你們準備好了嗎?”劉德凱問了問身旁的幾個自己請來的臨時演員。

那幾演員點頭示意準備好了,搖搖欲試的樣子。

又過了幾分鐘,陳心涵從上邊走了下來。

劉德凱色眯眯的看了一眼,然後示意了一旁的幾個演員。

演員立即就出發了。

那幾個演員裝作流氓,將衣服拉得很高,捲起褲腿,左搖右晃,一臉yin笑的向着陳心涵走去,劉德凱卻躲在暗處。

陳心涵見那幾人不善,冷了冷幾眼。

“哎呀,這不是校花嘛,怎麼一個人啊,走陪哥幾個玩玩去,很好玩哦。”那幾個演員演得還真像,嘴角處口水要流來一樣。


這妞還真是極品,想不到還能調戲這種極品,看來這羣衆演員未來一片光明啊。

“你們是什麼人啊,我不認識你們,給我滾,不要惹我生氣。”陳心涵眉頭一鎖,放大嗓子吼道。

“哎呀,美女,火氣別這麼大嘛,走走我們先去那邊坐坐,我們給你揉揉小腿怎麼樣。”爲首的那個演員淫dang的笑道。

“哎,你不知道,估計人家是害羞的嘛,不好意思,估計心裏啊,是多想多想的啊。”一個張着兩顆虎牙的演員笑道。

“你說什麼,你們這些流氓學生,別當着本小姐的道。”陳心涵冷冷的道。這種情況自己遇見了不少,卻是幾句沒趣就離開了,這次這些傢伙卻是一直攔住自己的路,自己的保鏢被辭退,這下當真爲難了。

所有美女都會有這樣的麻煩,碰上騷擾,都不知道怎麼辦。

“哎呀,美女,你個小妮子,我們不是學生啊,呵呵,走嘛,要不哥請你喝兩杯,然後就從了哥。”演員爲首的不要臉,拉下臉皮說道,心想:“要不是有錢,自己纔不會去說這麼低俗的話。”。

說完看了看正躲在牆角處的劉德凱,暗示還要不要繼續。

劉德凱沒暗示什麼,那就是叫他們繼續了。

“嘿嘿,讓哥摸兩把你那軟軟的兇器,好誘惑哦。”爲首的那個演員伸出手,淫笑着,準備對陳心涵下魔爪。

“你流氓,你要做什麼?”陳心涵不停的後退。

無奈的是,這時幾個演員已經將陳心涵包圍住,外人根本不知道是做什麼,更別說摸幾下了,要是淫dang幾下也估計沒人知道。

劉德凱躲在牆角處,見時機成熟,陳心涵要被欺負,嘴角一絲邪笑,雙手搖擺着走了過去。

“哎喲,好大的膽子,你們這是幹嘛呢,耍流氓也不看看這是哪?”劉德凱裝逼的掰開那些演員。

爲首的演員也是裝逼的道:“你他媽誰啊,你怪老子啊,老子高興,想玩誰就玩誰。”。

說完裝作繼續侵犯陳心涵一般。

“尼瑪。”劉德凱沒有多說一句,直接就給那爲首的演員一拳。

這是實實在在的一拳,原本是說好做做戲,下手別那麼重的,劉德凱爲了演得更加逼真一些,直接實打實的給了那演員一拳。

演員嘴角是血,不理解的看了一眼劉德凱,心想:“不是說好的嗎?怎麼出爾反爾。”,不過看在錢的份上,起身指着劉德凱的臉道:“你等着。”。

然後幾人離開。

“心涵你沒事吧,這些流氓,真的是太沒教養,太沒素質了,太沒王法了,我找人教訓他們去。”劉德凱在一旁裝逼的關切的問道。

陳心涵冷冷的看了一眼劉德凱,不知怎麼,就是很討厭這個傢伙。

…………………… 劉德凱見陳心涵心有所動的樣子,不由高興,心想:“看來我這英雄救美的戲還不錯嘛。”,“還好給我碰見了,不然這些流氓還不知道對你做什麼呢。”劉德凱無恥的說道。

說完又看着陳心涵的變化,內心說不出的期待。

“是嗎?你不會告訴我你剛好路過吧。”陳心涵粉嫩的白了一眼劉德凱,冷冷道。


這傢伙,少給我裝了,難道我會說我看見你躲在牆後了嗎?當我是瞎子啊,演戲,本小姐就是陪你玩玩而已。

“嘿嘿,是啊,我就是剛剛路過,這些流氓,我看着就來氣,別怕啊,以後有事都可以找我,保證給你辦得妥妥帖帖的。”劉德凱仰頭自信的道。

心裏那個悸動激動啊,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全校男夜yin的對象,現在居然和自己悠閒的聊着,想着真是那個歉意啊。

“哦,那就這樣啊。”陳心涵纔不想和這個討厭的傢伙多說。

還和我裝,你那點心思我會不知道嗎?

“哎呀,心涵,我請你吃飯好不好。”劉德凱見陳心涵有些冷漠,於是想實行下一招,心想,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了,我看你還不是服服帖帖的,想當初自己上過的女生,一開始還不是不願意,我去,過後甩都甩不掉,還天天想找自己,我嘞過去,這就是男人的魅力之所在。

陳心涵白了一眼,冷冷道:“你能不能別煩,我家沒有吃的嗎?還是沒你們家吃得好,真的是,我狠想和你去吃飯嗎?”。

不想多說,陳心涵甩了甩裙子,向着自己停車的地方走去。

劉德凱原本還想下個藥什麼的,沒想到陳心涵根本就不鳥他。

追了上去,死不要臉的說道:“賞個臉嘛,怎麼說我也解了你的圍不是。”。

換來陳心涵一臉厭惡的表情。

陳心涵纔不管劉德凱在自己身旁嘰嘰喳喳的,向着自己的車子走去。

這美女不上當,你就沒法上,此話一點不假。

劉德凱被汽車泛起的微塵噴得一臉的是,很無奈的搖了搖頭,心裏暗罵:“哼,不就是腰比人家細一點,屁股比人家翹一點,臉蛋比人家好看一點,老爸比人家有錢一點啊,拽什麼啊,等老子上了你,看你得瑟。”。

…………………….

“嗯啊嗯啊。”張不凡在牀上叫道,這聲音怎麼聽都有些曖昧。

左千芮正揉着張不凡的大腿,臉色有些粉紅。

“這醫院好無聊啊。”張不凡拿着手裏的遊戲機,這遊戲機所有的遊戲被張不凡兩天就打通關了,真是好無聊,好沒趣啊。

看着左千芮哪粉紅的臉,下身竟然有些反應,嘴角怎麼都那麼多次反應,遲早下去要陽痿。

“醫院就是這樣啊,特別是病人,一整天就是睡,吃,睡。”左千芮偷偷的看了一眼張不凡,笑道。

經過這周的相處,感覺張不凡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人,雖然隨時說點俗話。

“我覺得啊,不是病人在這裏時間呆長了也會發病。”張不凡將遊戲機仍在一旁。

下定決心,道:“我要出院了,我呆不住了,太沒意思了,我閒不住啊。”。

“可是你的腿這不還沒好的嘛?”左千芮關心道。

“是嗎?”其實早就癒合了,張不凡無聊的時候就練習御龍九重天,沒想到會有奇效,幾次之後傷口就癒合了,只是以防萬一,纔多呆了幾天。

張不凡動了動腳,然後笑道:“看吧,沒事了,我今天必須得出院了,這醫院可是太上皇呆的地方,我可住不起。”。

“不是吧,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好,你的傷口可不是假的,別跟我開玩笑了。”左千芮看着張不凡動了動腳,有些驚奇,心想:“這不可能好得這麼快啊。”。

張不凡正要爬起來,門口突然一聲大叫:“別動,別動,別衝動。”。

張不凡看了看門口大叫的女生,居然是陳心涵這個校花,有些驚恐。

“我能動幹嘛不動,這都憋了幾天了,我狠想動的。”張不凡無奈的看着陳心涵,然後動了動。


“額,你這腿一動,你就不怕把傷口動裂開嗎?”陳心涵像個管家婆一樣,大聲的吼道,又有些像個母親。

“哎呀,你來得正好,陪我去辦辦,我要出院。”張不凡也裝得像個孩子一樣,可憐巴巴的衝陳心涵道。

“不是吧,就你這樣,現在,立刻馬上,還想出院,難道是想讓我揹你不成。”陳心涵有些不相信,這怎麼可能就能出院了。

“別動,我過來看看。”陳心涵像個小丑一樣,佝僂着身子,向着張不凡靠過來。

張不凡居然聽見這命令也沒有動,然後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陳心涵。

左千芮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微笑着看着。

陳心涵先是摸了摸張不凡額頭,“你沒有發燒啊。”。

然後又是接着往下看,張不凡啊的一聲叫了起來,雙手矇住下邊,然後說道:“你這是要做什麼啊。”。

左千芮在一旁看着想笑,心裏卻是有些悲傷,看來他是幸福的。

“你想多了吧,我又不是沒看過,大腿,讓我看看,你不會是騙我的吧,怎麼可能就好了。”陳心涵可是不相信,那可是刀傷,傷的是腿,不會那麼快就好。

張不凡很大氣的拍了拍大腿,然後笑道:“這不沒事嘛,早好了。”。

“額,看來還真是好了。”陳心涵瞥了一眼張不凡。

心裏頭居然還有些莫名其妙的高興。

“是啊,快去給我辦手續去,我可是病人,怎麼說你得幫我,這醫院太難住了,還是自己的狗窩舒服。”張不凡還真有些懷念自己的那狹小的空間。

“好吧,看在你是病人,本小姐就幫幫你。”陳心涵可從來沒自己做個任何事情,這次居然爲了這個小子親自動手。

“呵呵。”張不凡呵呵笑着。

半個小時後,陳心涵就搞定所有事情。

張不凡有點小瘸的走出醫院,陳心涵搖了搖頭,心想:“這傢伙真會騙人,這算好了嗎?”。

“啊,真爽啊,好多天都沒有見陽光了。”張不凡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哈,感嘆道。

“怎麼你不想去上學了嗎?”陳心涵見張不凡還不走,有些鬱悶。

…………………. 陳心涵放學後就沒回家而是去看了張不凡,張不凡卻是硬着頭皮出院。

“怎麼可能不上課,那生活多沒意思啊,美女也不能看,一天還不知道幹嘛。” 綜影視之夢凝 ,一副色眯眯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