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並未解除觀想天玄變,所以藤妖王暫時還無法認出他的身份。

青水澤眼角的餘光同樣也朝著葉楓這邊望來,這位妖將的眉頭皺起,難道他也是陣法高手,能夠破解仙陣?

僅僅只是過去了片刻時間,葉楓驀然睜開眼睛,道:「魔尊,跟我來!」

說話間,葉楓腳下的步伐邁出,每一步落下的方向都極其詭異和彆扭,但是金色的劍雨鋪天蓋地,卻都會在臨近他身體的剎那消散。

鐺!

魔尊敲響青銅仙鍾,鍾波跌宕起伏,鳳凰天妖一個不留神,被震蕩的識海翻滾,七暈八素。

上古魔尊趁此機會,一隻大手探伸出去,在鳳凰天妖的身上狠狠的揪了一把。

「唳!」

鳳凰天妖發出一聲唳嘯,身上的一片翎羽被拔走,如火焰般流動的鮮血淌出。

葉楓在仙陣中移動的過程中,雙手不停的打出陣訣影響這座殺陣的陣紋排列,魔尊那邊佔了便宜,立刻抽身而退,來到他的身旁。

轟!

憤怒的鳳凰天妖全力催動仙兵,可怕的仙威幾乎將這座仙級殺陣撕碎。

只聽鏘的一聲,火星迸濺四射,魔尊以青銅仙鍾抵擋住了仙劍的劈殺,與葉楓的身形一起消失不見。

「該死的人族!」陣法空間內,回蕩著鳳凰天妖的嘶吼。

從仙級殺陣中走出后,葉楓和魔尊緊接著又落入了另外一座仙級陣法內。

殺陣之後,竟然又是一座殺陣,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霧涌動,蘊藏著可怕恐怖的殺機。

咔嚓!

葉楓頭頂懸浮的陣台當場便碎裂開來,化成齏粉,飄落在地。

魔尊連忙將青銅仙鍾祭起,青銅鐘變化成十丈大小,倒扣下來,將二人護住。

鐺!鐺!鐺!……

黑霧中涌動的可怕殺機衝擊青銅鐘,傳盪出震耳欲聾的聲響,這座殺陣的檔次,顯然要比先前的殺陣更加厲害的多。

「這應該是一座二級仙陣,威力雖然減弱了,但也要比一級仙陣更強。」

青銅鐘內,葉楓的眉頭皺起,他的陣台檔次太低了,剛進入這座殺陣,便崩潰碎裂。

「真他娘的痛快!」

魔尊在一邊一個勁兒的咧嘴大笑,以前他沒有仙兵,與鳳凰天妖交手時處處受制,這一次有了仙兵,當場就將鳳凰天妖打的節節敗退,讓他感覺前所未有的痛快。

「先別急著高興,我的陣台碎裂了,需要重新祭煉一座。」葉楓開口說道。

他如今修為突破到武帝境,正好又有魔尊在場,可以在他幫助下,祭煉一座檔次更高的陣台。

「沒問題,你小子想要什麼材料,儘管開口!」魔尊很痛快的說道。

但葉楓卻不覺得這個吝嗇的老傢伙有那麼好心,面帶警惕道:「你別想打我這口仙鐘的主意。」

「你小子說的這是什麼話?」魔尊大義凜然道,「老頭子我是那種人嗎?」

葉楓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魔尊頓時泄氣,厚著臉皮,笑道:「我老人家好歹也混了千萬年,天仙境修為沒有個仙兵在手,也太說不過去了,你說是不是?」

「你小子開個價,老頭子我換你這口仙鍾,絕不會讓你吃虧。」


對於一個苦苦尋求仙兵千萬年的天仙來說,青銅仙鐘的確是不可抵擋的誘?惑,而且這口仙鍾還不是一般的仙兵,乃是中品仙兵,完全可以讓天仙境強者將實力發揮的淋漓盡致。

葉楓早就猜到只要自己拿出這隻仙鍾,魔尊肯定會動心,所幸對方雖是魔尊,卻不是心性兇惡之輩,沒有殺人奪寶的意思。

「你想要這口仙鍾也可以,但若是得到噬魂珠,便是我的。」葉楓如此說道。

「這個……」魔尊眼皮一跳,看到葉楓的嘴角掛著一抹笑意,總覺得似乎自己有種被他算計的感覺。

ps:感謝『三界六道朕為尊』的貴賓票,話說我看到很多讀者都沒有收藏,麻煩兄弟們抬一下小手,將本書加入書架吧,這樣以後來看更新,直接點擊我的書架,就能找到本書。 青銅仙鍾是中品仙兵,但噬魂珠卻是妖界的至寶,很可能是一件王者級的仙兵。

兩者之間的價值,完全是天差地別。

但是噬魂珠能不能得到還要另說,這青銅仙鍾卻近在眼前。

與葉楓接觸過這麼多次,魔尊對於這個年輕的小子也算頗為了解,只要他點頭,葉楓肯定會把這件青銅仙鍾送給自己。

「你跟老頭子我說實話,噬魂珠你有把握得到嗎?」

捫心自問,魔尊還是更想得到噬魂珠,畢竟仙兵的檔次越高,威力也就越強,噬魂珠的力量籠罩十萬里禁區便讓無數仙境強者望而卻步,足可見其威力。

「把握不大,這才不過是第四個陣法,我祭煉的陣台便承受不住而碎裂了,想要登臨葬仙崖頂,肯定還有檔次威力更強的仙陣。」葉楓如此說道。


他雖掌握有最頂尖的陣訣,但卻受到自身修為的限制,破解二級仙陣便已困難重重,若是出現三級仙陣,他還真沒什麼把握。

魔尊沉吟起來,手指捻著白須,若是放棄青銅仙鍾,說不定連噬魂珠也得不到,但若是要了這青銅鐘,萬一葉楓真把噬魂珠給弄出來了,到時候他可沒那麼厚的臉皮討要。

葉楓突然笑起來,道:「前輩也不用這麼難以決斷,這樣吧,若是得到噬魂珠,便給前輩,倘若沒能得到噬魂珠,這件青銅仙鍾,便送給前輩。」

「你小子此話當真?」魔尊眼珠子瞪的滾圓。

「當然是真的,但是晚輩也有條件。」葉楓說道。

「你且說來聽聽。」魔尊道。

「我要前輩幫我奪來先天寶葫蘆。」葉楓笑道。

魔尊之前收集七寶葫蘆,是為了將七隻先天葫蘆合一,得到一件先天仙兵。

然而七寶葫蘆合一終究只是傳說,是否真的能夠道兵成仙,還有待考究。

「沒問題。」魔尊想也未想便答應了下來,若有仙兵在手,那鳳凰天妖便不是他的對手,搶奪七寶葫蘆並非難事。

魔尊手中有三隻寶葫蘆,剩下四隻都在藤妖王手中。

隨後魔尊拿出來一些材料,葉楓也將當初從火陽絕地中得到的赤火金精拿了出來,準備重新祭煉一座陣台。

與此同時,在鳳凰天妖的庇護下,青水澤也在推衍著破陣之法。

有魔尊這位天仙境的大高手相助,葉楓重新祭煉的陣台,通體都是以九級材料煉製而成,在品級檔次上,足可與上品道兵相媲美。

身處於青銅鐘內,葉楓將陣台祭出,勾動充滿恐怖殺機的黑霧中的陣紋。

片刻后,黑霧逐漸的散開,在葉楓的示意下,魔尊操控青銅鐘,護著二人向陣法的深處行去。

沒過多久,在葉楓和魔尊原本所處的位置,一個空間通道顯現,鳳凰天妖帶著藤妖王和三位妖將也來到了這座黑霧涌動的殺陣中。

很顯然,鳳凰天妖和妖界妖將並未因此放棄噬魂珠,若是一路破陣到達妖王的行宮所在,到時候勢必還會有一場大戰廝殺。

在離開這座仙陣之前,葉楓改動了這處仙陣內的幾道陣紋。

「你小子笑那麼陰險做什麼?」魔尊注意到了他的小動作。

「如果到時候青水澤和鳳凰天妖破陣時,這座殺陣的威能陡然間全面爆發,你說會是一個怎樣的場景?」葉楓壞笑道。

魔尊神色一愣,笑道:「小子你還真是夠蔫壞蔫壞的,不過老頭子我喜歡!」

一老一少的嘴角都泛起一抹邪惡的笑容,這座殺陣的威能倘若全面爆發,即便弄不死鳳凰天妖,也絕對可以造成很大的麻煩,若是一個不留神,說不定還會死傷幾個妖將,或者是那實力最弱的藤妖王殞落在這裡也有可能。

青水澤的破陣之法,主要是尋找空間節點,然後憑藉鳳凰天妖的強大攻擊力打開空間通道。

但葉楓卻是完全看透這些仙陣中的陣紋,甚至於可以憑藉自身對仙陣的理解,隨意改動一些陣紋。

那青水澤的陣法造詣雖高,但眼界和見識有限,肯定無法看出這些端倪,到時候他自以為找到了空間節點,實際上是葉楓專門給他設下的陷阱。

「二級仙陣的威能全面爆發可殺天仙,不知到時候那鳳凰老鳥會是什麼表情。」想到這裡,葉楓的心中隱隱有些期待起來。

當初在荒蕪之地,他差點被鳳凰天妖的仙威鎮死,以葉楓睚眥必報的性格,一直都耿耿於懷,若有機會陰一下對方,他是非常樂意的。

魔尊只看到葉楓的手指在虛空划動了幾下,不禁捻著鬍鬚問道:「你小子手指頭動彈幾下就能陰到那鳳凰老鳥?」

「陣法之道的奧妙,你又不懂。」葉楓甩給魔尊一個大白眼,旋即便邁步向前走去。

「臭小子!」魔尊吹鬍子瞪眼,身為上古時代第一人,他有天仙境修為,又精通煉丹,卻唯獨不太精通陣法和煉器。

看透了陣紋的排列規則,破解這座黑霧瀰漫的殺陣便是輕而易舉。

這也是因為陣法沒有人主導操控的緣故,確切的說,葬仙崖與火陽絕地的陣法,都如同死物,只要精通陣理,破解起來並不難。

若是有人主導操控的陣法,便不只是需要精通陣理,還需要有足夠強大的修為才能夠破解。

葉楓和魔尊剛剛離開沒有多久,青水澤也很快找到了陣法空間節點的所在,鳳凰天妖祭出仙劍,金色火焰燒塌虛空。

然而這一次卻未能打穿出一條空間通道來,陣法內的黑霧暴動起來,恐怖可怕的殺機如驚濤駭浪,鋪天蓋地的席捲過來。

二級仙陣的威力相當於天仙境強者的攻擊,鳳凰天妖在抵擋殺陣的同時,還要兼顧藤妖王和三位妖將,一時間也是非常的吃力。

一道隱晦的殺機陡然出現,鳳凰天妖本能的閃身躲開,但是他身後的一個妖將卻沒有那麼幸運,哼都沒哼一聲,身體便化成了齏粉。

「鳳翅九天!」

鳳凰天妖開啟了血脈之力,化作一頭金色的鳳凰,雙翼展開,遮天蔽日,猶如一座金色的島嶼。

以血脈之力催動仙兵,殺陣空間被撕裂出一道豁口,它當即運轉妖氣,將藤妖王和剩下的兩個妖將捲起,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這座殺陣。

「該死的人族魔尊,我一定要讓你生不如死!」從殺陣脫離后,從青水澤的口中得知陣紋被改動,所以才會出現剛才的情況,鳳凰天妖頓時氣急敗壞的咒罵起來。

接下來的破陣過程,青水澤愈加的小心翼翼,他的手中掌握有一些關於沐龍妖王的資料信息,知道這位妖王比較擅長的幾種陣法,這便是他有自信來闖葬仙崖的底牌。

但是妖王是何等的存在,他所掌握的信息並不全面,況且妖王殞落在八千多萬年前,很多資料信息多有不完整之處,再加上被那個精通陣法的人族陰了一次后,他不得不更加的小心謹慎起來。

或許是無盡歲月的消磨讓陣法的檔次降低了,也或許是沐龍妖王殞落前身受重創,所以葬仙崖並沒有達到三級的陣法,葉楓所遇到最高檔次的陣法,也是二級中品。

接連又穿過了十幾個仙陣,每一個仙陣中,葉楓都做了一些手腳,他估摸著憑藉青水澤的陣法水平,不死也肯定會被扒一層皮。

眼前所看到的一幕,莫說是葉楓,就連魔尊這位上古時代的第一強者,也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兩人已經踏上了葬仙崖,崖頂的空間很是開闊,一座金碧輝煌的巍峨宮殿坐落在前方,九條龐大的龍屍橫陳在宮殿的附近。

那是九頭金龍,體長數百丈,鱗甲閃爍著刺目的光華,頭角崢嶸,栩栩如生。

只是這九頭金龍都沒有任何的生機流轉,死去了不知多麼久遠的歲月,但即便早已死去,屍體卻完整的保存了下來。

「九頭仙獸級別的金龍,無價之寶啊!」葉楓的眼睛眯起,瞳孔閃爍著妖異的光澤。

「仙獸級的龍屍雖然珍貴,老頭子我倒也沒看在眼裡,你小子若是想要,便讓給你了。」魔尊笑著說道。

這一路能夠順利來到葬仙崖頂,可以說是大部分依靠了葉楓的陣法造詣,魔尊的目標只有噬魂珠,其他的一些寶物即便珍貴,讓給葉楓他也不會有任何的意見。


葉楓以神念感知附近的動靜,並沒有陣紋的痕迹隱匿在虛空,於是便小心翼翼的靠近過去。

仙獸級的金龍雖然死去,仍有仙威瀰漫,葉楓有造化爐可抵擋仙威,有魔尊在場卻是不好動用,於是他便讓魔尊幫忙抵擋仙威,伸手就要將這九頭金龍的屍體收入乾坤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