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榮榮驕傲地拍了拍一馬平川的胸脯:「我可以!我一定可以的!」

素雲天微微轉動頭顱,似乎是在盯着寧榮榮看。

但是有墨鏡的遮擋,寧榮榮無法看清素雲天的眼神。

她雖然信誓旦旦,但內心多少是有點虛的。

素雲天保持雙手托著下巴的姿勢,嘴角卻揚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微笑。

寧榮榮見狀,不知為什麼心裏打了個突,莫名地就有些慫了。

她把右腿放了下來。

「我也知道,仙品藥草不是尋常之物,你說吧,要錢,還是用別的寶貝換,我會盡量考慮的。」

表態之後,寧榮榮的心裏十分忐忑。

她非常希望素雲天說的都是真的,她希望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一種可以幫助她晉陞七寶琉璃塔武魂的仙品藥草!

但是,寧榮榮又擔心素雲天不給她。

仙品藥草又不是菜場里的白菜,他自己用,或者是給自己的親信用也是可以的呀。

憑什麼就一定給我七寶琉璃宗呢?

素雲天依然沉默。

寧榮榮告訴自己要有耐心,但是等了許久,不見素雲天有什麼反應,她又開始着急了。

此時,素雲天的身側,忽然亮起一陣淡金色的漣漪,一株散發着馥郁芬芳的鬱金香緩緩出現。

看到它的第一眼,寧榮榮的眼就直了。

這株仙草雍容華貴,根莖和葉子都是藤蘿幔帳,但頂端卻是一朵金燦燦的鬱金香,濃郁的香氣給人一種富麗堂皇的感覺。

素雲天語氣淡然:「這就是能夠讓你武魂進化的東西。仙品藥草,綺羅鬱金香,號稱仙草之王。」

寧榮榮此刻的眼神十分熱忱,幾乎就跟瞅見肉骨頭的二哈一樣。

不等素雲天介紹,她就已經對這株鬱金香垂涎三尺了。

雖然自己對這株仙草並不熟悉,但是寧榮榮的直覺告訴自己,素雲天沒有撒謊。

冥冥之中,寧榮榮覺得這株仙草就應該是自己的,它一定能夠幫助自己突破七寶琉璃塔的魂環限制,帶領七寶琉璃宗走向新的輝煌!

不料就在此時,素雲天忽然又把它放回去了。

「不要!」

寧榮榮的美夢瞬間破滅,頓時抓狂:「拿出來呀!」

素雲天不理會寧榮榮的吵鬧,開始自顧自地講條件:「想要這株鬱金香,很簡單,我提兩個條件,你只要能夠兌現其中之一,這株綺羅鬱金香,我雙手奉上。」

寧榮榮猛地警醒,心想終於談到正題了。

在來找素雲天之前,寧榮榮還沒把這件事告訴父親寧風致。一來是寧榮榮害怕自己被騙,二來是想着能不能先把仙品藥草弄到手,先摸兩下過過手癮。

此時,寧榮榮已經確定,自己這趟天斗城是來對了!

「條件你儘管提,本小姐……」她本想說本小姐答應了,馬上又覺得有些不妥,遂連忙改口,「本小姐盡量滿足你。」

素雲天點了點頭,說出第一個條件:「嫁給我。」

「蛤?」

=====

ps1-感謝書友黑天鵝白天鵝、書友20180826123715606、書友20190127133325240、書友20170109130643383、南辭別、聽風666的打賞! 第206章不重要的女人

蘇穆開著自己黃色的法拉利812一路上還是非常悠閑的。

就當是兜風好了。

蘇穆覺得讓那個李菲羽多等等也是應該的。

誰讓那個女的自作主張地找上門來的?

蘇穆有些納悶了。

當時在蘇氏集團的慶功晚宴上,那個李耀明不是答應了回去會好好管教李菲羽的嗎?

怎麼沒幾天的功夫,那個李菲羽就又跑華東市來了?

難不成李耀明當時是敷衍自己的?

蘇穆覺得李家除了李老爺子,還真的是沒有人能讓人高看一眼了。

其實李耀明是有些冤枉了。

因為蘇穆的態度,李耀明回去之後確實好好地訓了李菲羽一頓。

並且李耀明已經明令李菲羽不許再纏著蘇穆了。

李耀明知道,依著蘇穆的脾氣,要是真的惹惱了蘇穆。

就算自己家老爺子和蘇老爺子的交情再好,李菲羽也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可惜李菲羽是誰呀?

那可是被李家寵壞的小公主。

就因為爸爸的幾句話,就能把李菲羽的心思壓下去?

李耀明也是太小看自己的女兒了。

對於李菲羽來說,越是不能得到的就越是有挑戰性。

更何況蘇穆完全符合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的形象。

顏值就不要說了,李菲羽知道自己從小到大就沒有見過比蘇穆長得帥氣的男生了。

關鍵蘇穆還是蘇氏集團的小少爺,這一點也是非常重要的。

李菲羽當時和祝鵬談戀愛也不是真心的,完全是沖著氣家裡人的目的去的。

在李菲羽的心裡,真正能配上自己的還得是那些門當戶對的富二代。

自己總不能下嫁不是?

還有一點,李菲羽簡直是給蘇穆打出了附加分了。

那就是蘇穆完美的高爾夫球技。

李菲羽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高爾夫球迷。

可以說,蘇穆在李菲羽眼裡就是完美男神的化身了。

對於這樣一個男神,李菲羽怎麼可能輕易放棄呢?

李菲羽甚至覺得,自己是在老天爺的指引下認識蘇穆的。

爺爺來華東市,誰都不帶,偏偏帶上自己,不就是最好的證明了嗎?

所以說,李菲羽這次來華東市找蘇穆,李家根本是不知道的。

李菲羽是半夜趁著家裡人都睡著了,才偷跑出門的。

蘇穆一路都是以五十碼的速度開著的。

這麼龜速的行使,還真的是一點都配不上法拉利812這輛豪車呢。

但是沒有辦法,誰讓人家蘇穆一點也不想見到李菲羽呢。

如果不是因為老媽顧及李老爺子的面子,蘇穆真的想讓老媽直接叫保安把李菲羽趕出蘇氏集團得了。

這邊蘇穆慢悠悠地開著,何琪瑤那邊的計程車車速倒是正常的很。

因此蘇穆還沒有到達蘇氏集團,何琪瑤乘坐的計程車已經停在了自家的別墅門口。

「一共八十六元,小姐是付現金還是掃碼?」

計程車司機這個時候倒是非常的專業,認真地詢問著坐在後座的何琪瑤。

「掃碼。」

何琪瑤拿出手機,付了款。

這個時代,作為年輕人誰還會身上帶現金啊?

不都是手機支付的嗎?

「好的,小姐,這是你的小票,請拿好。」

計程車司機撕下發票,遞給了何琪瑤。

一路開上來,一直到在這氣勢磅礴的別墅前停下。

計程車司機的心情還是非常激動的。

自己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在這富人區逛上一逛了。

司機表示,富人區還真的是名不虛傳。

就連道路都比別的地方要寬上很多。

司機也是留心注意了一下。

雖然路上來往的車不多,但是道路卻是造成了六條車行道。

來往各三條。

司機覺得,要是城裡也能建造這麼寬敞的道路,也就不會存在那麼嚴重的堵車問題了。

不過這隻能是想想的,畢竟服務對象不一樣,待遇肯定也是不同的。

「瑤瑤,你怎麼是坐計程車回來的?蘇穆沒有送你嗎?」

黃玉琴在陽台上就看到了停在自己家別墅門口的計程車了。

本來黃玉琴還好奇呢,怎麼會有計程車開到自己家門口來的。

直到看到從計程車上下來的何琪瑤,黃玉琴才反應過來。

打車回來的是自己那和蘇穆一起出去玩的女兒。

黃玉琴連忙下樓,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