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有能力賺這個錢也得有命花才行,月輪國這三個字已經成為了所有漁民的禁忌辭彙。

很多年前,有許多人為了尋找月輪國滅國之後留下來的寶藏,紛紛花重金出高價去尋找月輪國。

但是那些去找月輪國的人,要麼沒有回來,要麼回來變得瘋瘋癲癲,從那以後,大陸所有沿海國家就下了封鎖令,嚴禁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和名義去尋找月輪國。

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去尋找過月輪國,以至於人們都逐漸遺忘了,神魔大陸上曾經有這樣一個強大的帝國。

直到姜明的到來,幫所有人回憶起了他們不願提及的往事。

一時間,姜明就像是瘟神一樣,人人避之不及,沒有一個人願意帶他出海。

不光如此,他的言論還引來了沿海王國的的追捕和審訊。

現在還想要去月輪國的,不是瘋子就是腦子有問題。

姜明當然不可能被他們抓住,他還要去月輪國,被他們抓住之後,這輩子都別想出來。

於是乎,在沒有抓到姜明的情況下,沿海王國清雨國對姜明下達了通緝令,直接給他定義成了瘋子和恐怖分子。

要不是姜明不熟悉海域情況和航海路線。哪裏需要別人帶,自己開船就出海了。

被通緝旅館肯定是住不了了,姜明只能躲在巷子或者橋洞底下,看看能不能用加大籌碼的方式,找到人帶他出海。

這天,姜明躲過外面士兵的追擊,藏身到了一個橋洞底下。

這裏的橋洞經常會有一個流浪漢在這裏生活,味道臭烘烘的,一般那些士兵也就是在路口逛一圈就走。

躲開士兵之後,姜明正準備走,忽然外面下起了瓢潑大雨,大雨傾盆就像是倒下來的一樣,沒辦法,他只能在這橋洞底下先躲著,下雨天所有人都躲雨去了,他要是再跑出去,目標太過明顯。

姜明走進橋洞,裏面那個流浪漢還在,光線比較昏暗,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他似乎在牆上塗塗畫畫着什麼東西。

忽然,流浪漢轉過頭,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姜明,彷彿要將他里裏外外看透一樣。

他的目光看的姜明有點不舒服,轉過身靠在橋洞的另一側,等待外面的雨停。

「我可以帶你去月輪國。」

忽然,流浪漢說出了一句姜明意想不到的話。

這幾天,姜明經常會來這裏躲避追捕,和這個流浪漢也沒有任何的交流,每次來這,他不是在睡覺就是神經兮兮的在牆上塗塗畫畫,城裏的人也一直把他當做瘋子。

結果他今天主動和姜明說話了,而且他好像知道姜明碰到了什麼困難,直接開口說道。

姜明微微凝神,洞察之眼觀看之下,驚訝的發現,眼前這個看似瘋瘋癲癲流浪漢,竟然是個綜合數值超過一千四百點的強者。

但是他的身上各處關節和穴道,卻被人用釘子深深的釘住,一身實力根本發揮不出來。

看到眼前這一幕,姜明不得不重新開始審視眼前這個看起來瘋瘋癲癲的流浪漢,感覺他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幫我?」姜明警惕的問道。

流浪漢坐在地上,此刻的他看起來完全不像一個神志不清的瘋子,接着他向姜明講述了自己的來歷,以及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我叫克里斯,是原來清雨國皇家侍衛團的團長,很多年前,清雨國當時的國王重病,命不久矣,但是聽說已經滅亡的月輪國有可以救命的神葯,便命令當時的王子組建一支船隊,前往月輪國尋找神葯。」

「當時的王子年輕氣盛,意氣風發,加上國王的命令,即便有人有心阻攔,也無力回天,我們組建了一支足足十萬人的巨大船隊。」

克里斯說着閉上了眼睛,彷彿回想起了當年出航時的壯觀畫面。

「可是當我們歷經千難萬險,真正踏上月輪國領土的,只有區區一千人左右,其餘九萬多人,有一半死在了海中巨獸的口中,另外一半,中了月輪國的詛咒,不是莫名其妙的病死,就是突然發瘋自殺的都有。」

「詛咒?」

姜明敏銳的捕捉到了這個辭彙,問道「你怎麼可以肯定那就是詛咒,而且那個時候你們根本沒有踏上月輪國的國土範圍,怎麼會中詛咒?」

克里斯凄慘一笑說道「你錯了,並不是踏上了月輪國的國土才會被詛咒,詛咒的力量充斥在整片海洋上,離開安全海域,就會遭到詛咒!」

「你覺得我現在多少歲了?」克里斯突然問道。

姜明一愣,即便他鬍子拉碴渾身髒亂不堪,但也可以判斷一個大概的年齡「四十多歲左右。」

聽到姜明說的歲數,克里斯自嘲一笑說道「我已經七百二十三歲了,詛咒的力量,讓我在六百八百十年前回到這裏的時候,便讓我無法死亡,一直苟延殘喘的活到了現在。」

姜明心中一驚,他以為克里斯在瘋言瘋語,但是仔細看去他的神智很清醒,並不像在發瘋騙人。

七百多歲,綜合數值提升到上萬點的人能活這麼久很正常,但是克里斯在姜明眼中不過一千四百多點綜合數值,怎麼可能活這麼久,唯一能夠解釋的,就是他詭異的詛咒的力量。

克里斯接着說道「我們踏上了月輪國的國土,尋找傳說中的神葯,可是那裏詛咒的力量更加恐怖,短短不到七天的時間,僅剩的一千多人,以各種離奇的方式一個接一個的死去。」

。 「怎麼可能!」

「這傢伙!」

「他怎麼還有這個實力!」

看到了李夜此刻的爆發,村裡眾人已是瞬間驚呆,紛紛的感到了不可思議。

而其中受到衝擊最大的,除了跌倒在田地之中的八神木,便是八神秀,八神方,八神圓三人了。

「沒天理啊!!!」

他們三人一下子此時已是獃滯,怎麼也想不通為何李夜的實力竟然會依舊的這麼恐怖!

而且,這可不單單是實力方面的問題。

如果說對方的實力依舊沒有下降的話,那麼家主之位還輪的到他們么?

嘶!

剎那間,多年來被八神夜壓制的無力感,在此刻一下子又爆發了出來。

而相反的,八神月姬則是臉上露出了喜色來。

不過,還未等她開心多久。

一旁的八神拓海卻是突然的出聲:「這是絕對領域?」

絕對領域!

這四個大字,瞬間的就讓在場眾人驚了起來。

這可是村內長老才能擁有的境界。

這還是老一輩的標準。

如果是年輕一代的話…

那可是能夠競逐家主之位的…

也就是說…

對方的實力並未失去,依舊的有可能當家主???

一想到這裡,周圍的眾人已是臉色不斷變換,或憂或喜。

但毫無疑問的是,他們有一點很相同。

那便是原本朝著李夜那不斷散發的惡意,已是瞬間的消失不見了!

李夜:「……」

卧槽,這樣不行啊!

我還等著你們來挑戰我,給我加戰鬥評價呢!

你們這樣我的藏寶圖獎勵咋辦!!!

他急了。

不過很快的又想到了好辦法。

一巴掌拍到了胸口處那被蒼炎燒焦的衣領處。

然後。

噗!

他假裝吐了一口血,然後看向了遠處栽在泥地里的八神木,露出了『凄慘』的笑容。

「蒼炎之力,果然厲害啊!若不是我通過消耗潛能來激發我身上最後殘餘的這些絕對領域之力,我怕是要被他一擊重傷了吧!」

???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一下子面面相覷了起來。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的意思是你的實力依舊沒有恢復,蒼炎也已失去,剛才用的那道力量是你身上僅剩不多的絕對領域之力?」

下一刻,大長老八神拓海已是率先的明白了過來。

不過他還是不信,因此竟是主動的湊了過來,對著李夜的身子一頓上下摸索,想要檢測一番。

唰!唰!唰!

他的速度極快,幾下就摸完了。

這讓李夜頓時內心神獸奔騰。

尼瑪啊!!!

不過好在,這檢測,倒是過了。

畢竟在沒有大力神臂的加持下,他的身體力量本就虛弱的很,因此確實是和廢了沒什麼區別。

「原來如此,可惜了,我就說你剛才出招抵擋琴月陰的時候為何會動作這麼慢…」

八神拓海摸完,緩緩的點了點頭,又退了回去。

只是嘴上雖說著可惜,但臉上卻是相當的冷漠。

反倒是不遠處的八神陽太在聽到這話后,露出了十分痛惜的表情。

多好的一個天才啊!竟然就這麼沒了!

至於其他村裡的其他人,尤其是八神秀三人則是鬆了一口氣。

沒有蒼炎的八神族人是不可能當上家主的。

歷史上不是沒有過從未覺醒蒼炎,就突破進絕對領域的八神族人,他們也曾想過要競逐家主之位。

但最終他們都失敗了。

因為修習著八神流古武術的他們,實力根本無法和擁有蒼炎之力的其他八神族人相比!

而眼前的李夜,現在顯然就是這中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