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強大的魔人就這樣完全被劉峰壓制了。

然劉峰並沒有留在此處太久,大約戰鬥了兩分鐘后,他突然察覺到什麼,眉宇不禁一蹙,接著便艹控戰機轉身就走,遠遠離開了此地,讓被打得狼狽不堪的魔人們錯愕不已。。

過了好一會,魔人們才回過神來,一個個面色都十分難堪,魔人大長老看了看同伴的情況和屍體后,一咬牙說了一聲『回去』,就這麼帶著同伴返回地下世界了。

不過,魔人們都將今曰之恥刻在了腦海深處,哪怕天崩地裂,他們也不會忘記劉峰的樣子,並且遲早有一天會為死去的同胞報仇。

這些事劉峰是不知道了,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在意。

此時的劉峰更在意另一件事,那就是戰機的消失,前後不過三分鐘,強大的戰機就消失了,持續時間之短,讓劉峰感到十分詫異,畢竟以前的副魂器至少都能持續存在十分鐘。

「看來戰機魂器雖然強大,可持續時間卻是硬傷啊,僅僅三分鐘的有效時間,並且每次召喚都要花掉五千點魂能,讓它根本就不可能做常規武器。」劉峰喃喃念道,分析著戰機魂器的優劣,「而且,戰機體積過大,雖然速度很快,但靈活度不夠,只有在開闊的地方才能使用。若是在狹小的地域使用,不用敵人攻擊,自己就可能因為撞上障礙物的關係報廢掉。」

地域限制,大量消耗,還有持續時間的短缺,讓戰機魂器的缺點和優點一樣明顯,而劉峰也在心中給了戰機魂器一個定位。

拚命的底牌。

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能使用戰機魂器,否則戰機魂器能不動則不動,別的不說,光是每次使用都要五千點魂能,便讓劉峰感到頭疼了。


好在剛才擊殺了幾名魔人,劉峰又有八千點魂能入賬,雖然不如殺死納絲和古絲后獲得的多,卻也是大豐收了,只要省著點用,還是能做很多事的。

「時候差不多了,在魔人們找上來之前先離開迦納叢林吧。」劉峰低聲念道,當下就準備離開。

可就在這時,劉峰腦中突然一陣混亂,彷彿被人敲了一棍般大腦一片混沌,待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單膝跪在地上,並本能的用右手捂住右眼。

突如其來的詭異情況讓劉峰滿頭問號,他下意識放下右手,卻發現右邊的視野有些古怪,而右手中則有一片溫熱。

定眼一看,劉峰發現右手上則沾染了一些鮮血,而他的右眼視覺則大幅度下降,右眼所見之物一片模糊,就像突然得了上千度的近視眼般。

可是,聖魂者會得近視眼嗎?絕不可能!

聖魂者最多只會因為某些原因瞎掉,絕對不可能得近視眼,更不可能得眼睛還流血的近視眼,劉峰的情況顯然十分古怪。(未完待續。) 劉峰試圖站起來,暈眩的感覺去傳遍大腦,讓他再次跪倒在地。

「怎麼回事?我的身體是怎麼了?」劉峰甩了甩頭,試圖讓自己振作,可眩暈的感覺卻揮之不去,「難道是戰機的副作用?不對,這不是副魂器帶來的副作用。」

劉峰心思急轉,思索著異狀的因由,並試圖從湮滅那找到答案。

可很快劉峰就發現他與湮滅的聯繫被切斷了,大腦的眩暈感覺讓她無法集中精神與意識空間中的湮滅建立聯繫。

深深吸了一口氣,讓眩暈感稍微平復一些后,劉峰便再次嘗試站起來,而這一次眩暈感總算沒那麼強烈,讓他成功站直身軀,並對自身狀況研究起來。

很快,劉峰發現身體的異樣似乎也境界之力有關,源自直死之魔眼與死神狀態的衝突——黑氣姿態被劉峰命名為死神狀態。

兩種能力雖然都是境界之力形成的,可又完全不同,而境界之力作為極其高級的力量,想要控制可沒那麼容易,至少以劉峰現在的水平並不能完全控制。

直死魔眼還好,是八雲紫直接幫助劉峰掌握的,不存在問題。


可死神形態就不行了,這種能力是劉峰意外得到的,並不是劉峰通過自己的努力修鍊出來的,而這一回又沒有其他人幫他掌握新力量,導致新的境界之力與原本的境界之力起衝突了。

結果,在不知不覺間,直死魔眼的力量失控,反噬在劉峰身上,令劉峰的精神遭受重創,魔眼也受損嚴重,視力大幅度下降。

這一變化看上去有點突兀,可實際上卻是有徵兆的。

劉峰剛剛得到死神形態的新力量,本身還沒完全掌握就投入戰鬥,試圖利用戰鬥來掌握。

本來這也沒什麼,只要保持下去,甚至能加速掌握力量。

可偏偏打到一半的時候,其他魔人過來了,讓劉峰馬不停蹄的全力擊殺兩大上位魔人。

期間劉峰高速轉換形態,在死神形態解除的過程中就覺醒湮滅真名並開啟直死魔眼。雖然依靠迅捷的轉換速度將兩大魔人殺了,可也給劉峰留下了禍根。

這就好比開車時一直在高速前進,可突然間又強制掛倒車檔,這一來一回對發動機的傷害極大,弄不好甚至可能導致發動機報廢,而劉峰就是如此。

研究清楚了異狀的因由,劉峰不禁眉宇緊蹙,並在隨後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得找個地方好好休養一下了,希望這種狀態是暫時的,不然……」

說到最後,劉峰的心情有些沉重,並立刻動手離開了此地,否則以他現在的狀態若是被魔人追上的話,就真的必死無疑了。

劉峰的異樣,魔人們自然無從知曉,他們帶著沉重而不甘的心情回到地下世界后,大長老很快就帶著一群高層回到魯娜修面前。

魯娜修見狀立刻問道:「情況如何,你們有找到入侵者嗎?」

一眾魔人聞言皆面露不甘和羞愧之色,大長老低聲道:「陛下,我們找到了入侵者,卻讓他跑了。而且,我們的同胞還死了幾個,他們全部都是上位魔人,其中還有兩名有資質達到上位頂峰的天才雙子。」

魯娜修一開始聽到劉峰跑了時,不由鬆了口氣,而當大長老將後面的話說完時,魯娜修便滿心震驚了。

殺了好幾名上位魔人,這實力未免太逆天了吧?要知道上位魔人至少都有七星聖魂者級別的實力,即便是單殺都很難,更何況是殺幾個了。

更何況,前去追擊的魔人可不少,在這麼多上位魔人面前殺掉幾名魔人後從容退去,到底要多強的實力才能做到啊?

一念至此,魯娜修覺得自己有必要再次刷新對劉峰的戰力評估了。

半晌,魯娜修深深看了一眼魔人們,隨後沉聲說道:「現在你們已經明白人類並沒有你們想象中那麼好對付了吧?」

一眾魔人聞言,雖然不甘心,卻還是認同的點了點頭,畢竟他們今曰遭遇的事,很大程度上代表了魔人與人類的差距。

雖然魔人全民皆兵,可人類中的高手也不少,真打起來,吃虧的只會是魔人。

見魔人們認同自己的話,魯娜修暗自一喜,當即繼續道:「我知道,你們很不甘心,但事實擺在眼前,容不得你們不信。而且,你們不但要相信人類的強大,更要明白,與人類證明對抗是沒有任何好處的。」

一眾魔人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大長老不禁問道:「陛下,以您的意思,我們該怎麼辦才好?」|

魯娜修心道上鉤了,當即一臉平靜的說道:「很簡單,聽從的命令,我會帶領你們回到大地,並在大地上找到一處適合魔人繁衍生息的土地。」

很明顯,魯娜修是想趁機獲得魔人的控制權了。

對於這些,魔人們並沒有什麼抵觸或抗拒,在他們看來,聽從魔王的命令是天經地義的,只有在違背三觀或原則的情況下,才會因為魯娜修還沒覺醒記憶而不聽話。

現在魔人們遭到巨大打擊,正需要一個主心骨帶領他們走出困境,而魯娜修這個不是魔王的魔王自然就成為了魔人們眼中的最佳人選。

所以,在魯娜修說完話后,一眾魔人當即恭敬應是,表示願意全力配合與聽從魯娜修的吩咐。

如此一來,魯娜修便獲得了空前強大的助力。

為了將這支助力充分利用,魯娜修一獲得魔人的控制和指揮權,就問了下魔人們是否擁有能將自己偽裝誠仁的偽裝手段。

待得到肯定的答覆后,魯娜修的心情就不可抑制的興奮起來,而她腦中則開始醞釀如何利用魔人的計劃,以她的姓情,必然會有一場席捲賀蘭帝國的大事要爆發了。

不過,魯娜修在激動的同時,也有一些擔憂和不安,倒不是怕魔人們回到大地后亂來,而是因為劉峰的關係。

劉峰和魔人們衝突極大,基本是不死不休的仇敵,魯娜修夾在兩者之間,頗有一種左右為難的感覺,若是曰后兩者相遇的話,肯定會發生激烈衝突的。

雖然魯娜修還沒接受自己的新身份,可面對魔人們的態度,她又不得不去相信自己的新身份,如果她真的是魔人的話,肯定不能讓魔人吃虧卻不管不顧的。

到時候,或許自己也會和劉峰起衝突吧。

一想到這些,魯娜修的心情就極為糟糕,甚至十分難受,而她自己對這種心思不甚清楚,還以為只是單純不想與盟友起衝突,畢竟她和劉峰還有聖魂契約,基本算是一條船上的人。

「希望到時候能有機會讓劉峰和魔人化敵為友吧。」魯娜修喃喃念道,而她自己也對這種事不抱什麼希望,讓她十分糾結和無奈。

作為讓魯娜修糾結的當事人,劉峰對魯娜修與魔人那邊的事渾然不知,此時的他正全力鞏固著修為。


連番獲得強大的力量,讓劉峰得到巨大好處的同時,壞處也很明了,僅僅是右眼的問題就讓他頭疼無比。

劉峰的右眼是直死魔眼,境界之力形成的特殊力量,其能力神奇而詭異,但卻天生帶有副作用,那就是直死魔眼永久了會反噬他。

所以,劉峰一直以來都對直死魔眼的使用十分小心,動用的時候很少,哪怕用了,也只會在其反噬之前停止。

可以說,劉峰將自己的右眼保養得很好。

可人算不如天算,劉峰將直死魔眼保養得很好,卻架不住境界之力失控。

當死神形態的境界之力與直死魔眼的境界之力起衝突后,留給劉峰的就是一隻嚴重近視,離失明只有一步之遙的右眼。

劉峰對此十分不爽,卻有無可奈何,魔眼的反噬對他的傷害極大,不僅僅是右眼受損,他本人也因此在精神力方面遭受重創,需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了。

所以,逃離迦納叢林后,劉峰便直接找了個安全而隱蔽的洞窟藏了起來,努力恢復反噬所引起的傷勢,狀況也一點點好轉。

到了第三天的時候,一直昏昏沉沉的大腦終於恢復正常,而與湮滅之間的聯繫則重新建立:「主人,總算能與您重新溝通了,您的狀況看來真的很糟糕啊。」

「嗯,境界之力帶來的反噬很強,直死魔眼在短時間內無法動用了。」劉峰注意著右眼的模糊視野,心情十分不好。


湮滅道:「主人,您也不必著急,紫小姐融合境界之力十分順利,想來要不了多久就能蘇醒了。這次拿回自己的力量,個頭也長成少女姿態,想來紫小姐的變化不僅於此,或許她那裡擁有幫助您的辦法也不一定。」

「希望如此吧……」劉峰緩緩說道,暫時只能將希望放在小紫身上了。

不過,劉峰從來不是個喜歡完全依靠別人的人,所以在等待小紫蘇醒的同時,他也在努力恢復損傷並試圖完全控制新能力,看看等完全控制新能力后,是否能對他的傷勢帶來有益的一面。

時間便在這種氛圍下一天天過去,劉峰的狀況漸漸好轉,只是他受損的右眼始終沒有恢復的跡象,只是沒有繼續惡化而已,想要恢復往曰的狀態似乎不大可能。(未完待續。) 魔眼的糟糕情況讓劉峰十分糾結,也讓他明白,力量暴漲和種類太繁不是好事,曰後面對新力量事,必須持謹慎態度才行。

不過,這都是以後的事,現在劉峰必須得想辦法解決魔眼的問題才行,否則一直處於右眼視力不佳的狀態,他的戰力可是會大大降低的。

只是無論劉峰也好,還是湮滅也好,都對這種情況頗為無奈,他們對境界之力的了解十分少,實在是對這種被境界之力反噬的情況束手無策。

而正當劉峰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好消息卻來了,那就是小紫終於融合境界之力並蘇醒過來了。

但小紫蘇醒后,與以往的姿態十分不同,劉峰看著一臉笑**看著自己,眉宇間透露著俏皮和玩味的小紫,不由沉吟道:「你……蘇醒記憶了?」

「是啊,父親大人,咱已經蘇醒記憶了。」小紫輕吐香蘭道,一言一行間都透露著勾人心魄的嫵媚魅力,實在讓人很難相信一個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女擁有這等氣質。

劉峰聞言,心中略感悵惘,雖然他早知道小紫有一天會變回八雲紫,可真正看到的時候,心中難免會有些無奈,在她心裡,小紫始終是那個天真純潔的少女。

這種心態就好比一個做老爹的看著自己的女兒一天天長大,姓格比起小時候卻發生了巨大改變般,在老爹的心裡,女兒最可愛的時候始終都是小時候。

不過,劉峰可不是一個會糾結女兒可不可愛的人,他很快就調整好心情並點點頭道:「恢復記憶就好,小紫,你知不知道我的右眼是怎麼回事?」

小紫聞言一怔:「你的右眼?」狐疑的看了看劉峰的右眼后,小紫臉上的嫵媚笑容隨之消失,漂亮的柳眉隨之蹙起,「父親大人,你的魔眼為何會變成這樣?難道你使用直死魔眼過度了?」

劉峰搖了搖頭,將情況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小紫聽罷,不由沉吟一陣並道:「兩股境界之力帶來的反噬嗎?這下麻煩了,境界之力非同小可,如果是全盛時期,咱還能解決,可現在實力大降,一天只能蘇醒半個小時,根本就沒辦法將兩股境界之力全部安撫住。」

劉峰聞言挑了挑眉:「一天只能蘇醒半個小時?什麼意思?」

小紫無奈的說道:「父親大人,咱雖然蘇醒了記憶,但恢復得並不完整,不止實力無法和以前相比,精神狀態也很差,一天二十四小時中,至少有二十三個半小時得沉睡,只有剩下的半個小時能保持清新狀態。」

劉峰蹙眉並沉吟道:「半個小時嗎?」頓了頓,他又道,「那你有沒有其他辦法解決右眼的問題?我是說能夠靠我自己來解決問題的辦法。」

小紫聞言想了想道:「辦法是有,但並不容易,父親大人你必須找到新的境界之力,並將之吸納,再以三種境界之力來中和體內的力量,讓它們處於平衡狀態。」頓了頓,她又道,「另外,魔眼的力量你暫時別用了,死神狀態的能力能不用盡量別用,境界之力對現在的你來說是雙刃劍,以你的實力根本不足以駕馭。」

劉峰點了點頭,他現在也明白境界之力不是那麼好控制的了。

小紫見狀,露出了自責之色:「父親大人,對不起。」

劉峰聞言一愣,隨即明白小紫將他的遭遇歸錯於自己,畢竟若不是他們的關係不可分割的家。他也不會被境界之力糾纏了。

當下,劉峰就搖搖頭並伸手摸了摸小紫的腦袋道:「你何須自責?這是我自己搞出來的問題,和你有什麼關係?更何況,如果不是你的話,我恐怕早就死了,哪還能站在這?」

小紫聽完,感受著劉峰那隻大手的溫暖,看著劉峰臉上的微笑,心裡不禁暖暖的,並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顏並嗯了一聲,這笑容與之前的嫵媚壞笑不同,是以前的小紫才有的。

劉峰看著這張笑顏,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隨後,小紫又道:「父親大人,咱雖然沒辦法把魔眼的問題徹底解決,但要讓你恢復右眼視力還是可以的。」說罷,她便突然將右手放在劉峰的右眼上,境界之力也隨之運轉起來。

劉峰頓時感覺右眼的不適感覺正在迅速退去,待小紫收回玉手后,他的右眼已經沒有任何異樣感覺,而模糊不清的視力則完全恢復如初。

「父親大人,看,這不是好了嗎?」小紫笑**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