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璃族!」看到這些蟲子,柯憶寒秀眉微蹙。

二人與蟲子的距離不斷拉近,很快便到了百丈之內。柯憶寒粉唇翕動,開始吟唱起了法術。片刻之後,一道道炎爆術、 我不可能這么俗

北辰宇也發起了攻擊,在柯憶寒震驚的目光中,北辰宇不斷將兩道荒斬融合丟出,裹挾著場域向那些蟲子落下。

轟!

能夠媲美三級貫通境戰技,一道融合荒斬便將一隻赤甲蟲掀翻。柯憶寒也發動了攻勢,三級法術一道道丟出,一隻只赤甲蟲被二人轟殺。

大概是意識到自己逃不了了,這些蟲子調轉身形,向著二人包圍而來。金甲蟲子有三頭,赤甲蟲也有十頭。

此時的柯憶寒已經不敢小看北辰宇,開口喊道:「近身的蟲子交給你了!」旋即,她為二人各自釋放了一層護罩,開始了法術轟殺。

北辰宇屹立在柯憶寒的身前,一道道融合荒斬轟出,將敢於近身的蟲子轟殺。柯憶寒則是轟擊著遠處的三隻金甲蟲子。

[綜漫]我的心中只想著拯救世界 扁平的嘴巴在開合間釋放出一bobo滾滾的烈焰。好在柯憶寒的護罩相當結實,這些金甲蟲的烈焰都被擋了下來。

這些蟲子最強的便是金甲蟲,一頭達到了下位八重的實力,剩下的兩頭金甲蟲都在下位七重。赤甲蟲有兩頭七重,剩下八頭六重。在一名九重祭祀和戰力隱隱超過九重的荒者面前,如此實力就是被屠殺的命運。

轟!

終於,融合荒斬和一條火龍術同時集中了最後一頭金甲蟲,將之轟殺。

接連戰鬥,雖說是碾壓般的消滅了將近二十頭蟲子,二人也是稍稍有些累。柯憶寒微微嬌喘著,伸手掀開法袍的帽子,甩了甩一頭銀色的長發。

看到露出整個腦袋的柯憶寒,北辰宇呼吸微微一滯。只見柯憶寒一頭銀髮如瀑,兩隻稍稍有些尖的耳朵從銀色的髮絲間鑽了出來,配合那張帶著英氣的俏臉,散發著一股致命的吸引力。脖子上一枚火焰形的項墜,更是平添了幾分動人之色。

「看什麼看。」柯憶寒等了北辰宇一眼,剛才見識到了北辰宇的實力,她對於自己之前的誤解有些不好意思,當即很直接的承認了,「對不起啦,先前還以為你沒什麼實力,是來歷練的。」

「沒關係。」北辰宇也是笑了笑,他對於這個直爽的女子印象不錯,更何況,他也不是斤斤計較的人。

「你實力很強嘛,這次天才戰第幾?我們柯家可是好多次沒有奪得前三了。」柯憶寒很是好奇的問道。

北辰宇露出微笑,淡淡道:「第一。」與此同時,他的目光卻在柯憶寒那頭銀髮和尖耳朵上。要知道,北陵巨城附近的人族很少是這個樣子。

「我猜也是,我是上一屆柯家最強的哦!」柯憶寒攏了攏額頭前的頭髮,迎著北辰宇有些驚奇的目光,她笑了笑,「我母親是買來的妾,銀月精靈一族的。平時也帶上法帽,要不這頭髮太特殊了。」

「怪不得你的施法能力這麼強!」北辰宇釋然,精靈一族的施法能力都很強,盤踞在莽荒密林中。很多人類的強者都喜歡精靈奴僕,導致精靈族很少出現在人族眼中。

休息了一會兒,北辰宇收起一半蟲屍,開口道:「柯統領,我們出發吧。」

「走吧!」柯憶寒收起另一半,「北辰,以後叫我憶寒姐吧!」


「好!憶寒姐。」二人繼續前進,向著礦洞更深處進發。終於,

此時,礦洞盡頭。

這裡已經被挖空了,形成一個巨大的洞窟。

洞窟中央,是一座巨大的蜂巢狀圓球。這個圓球的直徑足有百丈,上面密布著大大小小的洞口,直徑一丈到十丈不等。數不清的蟲子在這些洞口中爬進爬出,其中又以赤甲蟲居多,宛若紅色潮水般。

半空中還懸停著青色甲殼的蟲子,大小有三丈左右。這些青甲蟲有著尖尖的口器,閃爍著寒芒。

此時,蟲巢深處。

一名身披輕紗的黑髮少女在王座之上躺著,曼妙的軀體隱約可見。

少女雙眼中有著蒙蒙水霧,閃爍著迷離之色。此時,這雙美麗的眸子中卻是有著絲絲驚恐之色,不斷地通過意識向那日的雲荒發出求助,「雲荒,雲荒,我有危險!有兩名人族下位九重在逼近!」

「靈荒,我的戰蟲已經來不及到你那裡了!夢荒也在召喚我,請你自行應對!」


就在這時,北辰宇二人終於來到了礦洞盡頭。

踏出眼前洞口的一剎那,北辰宇陷入了深深的震撼當中。百丈直徑的金黃色蟲巢,鋪天蓋地的蟲子,以及被開闢的如此巨大的洞窟。


看到這一幕,北辰宇聯想到了什麼,喃喃自語,「那日刺殺我們的人說不定就是張家!這礦洞中的夢璃蟲族和他們相安無事,明顯是兩者有合作關係。那日刺殺我們的也是夢璃族,而夢璃族與柯家無愁,定是張家在其中作梗!」

看到北辰宇二人,蟲潮向著這邊湧來。北辰宇一眼望過去,這些蟲子怎麼也有上百頭,這還不包括沒鑽出來的。

地面上是金甲蟲和赤甲蟲,天空中也有著青甲蟲盤旋。北辰宇注意到,這些蟲子都在四級到七級,七級的數量有八隻,剩下的則有數百。

奇怪的是,這些蟲子並沒有馬上進攻,而是將二人圍了起來。正在二人奇怪的時候,其中一頭金甲蟲上突然傳出了聲音,「人族,吾乃靈荒,要和你們談判!報上你們的名字。」 第二十四章談判破裂起殺伐

靈荒?北辰宇和柯憶寒相視一眼,他們都知道,這些戰蟲不過是夢璃族人的戰爭工具罷了,真正的夢璃族人並不是這個樣子。這自稱「雲荒」的聲音,應該就是一名真正的夢璃族人發出的了。

「我名北辰宇,她名柯憶寒。」北辰宇上前兩步,將柯憶寒護在身後。祭祀的近身戰鬥能力不如荒者,需要保護。

靈荒的聲音又傳了出來,「北辰宇,在談判之前,吾想要問一個問題。這座秘銀礦不是張家的產業嗎,怎麼到了你們的手上?」

北辰宇雙目微咪,寒光一閃而逝。果然與張家有關,那麼刺殺也就是張家策劃的了!只不過,北辰宇還是開口說道:「張家與柯家打賭,將這座秘銀礦輸了過來。」

此時,蟲巢的中央的地面上,是一個鼓起的半透明肉包,肉包通過很多軟管和蟲巢相連。

此時的肉包正一突一突的,隨時會破開肉膜。肉膜之內,是褪去輕紗的靈荒。靈荒曼妙的光潔軀體上,正在不斷匯聚著能量。

聽到這話,蟲巢內的靈荒冷哼一聲,「雲荒不在與張家合作,那張家竟然這般行事!」壓下心中的怒火,靈荒自語,「拖延時間,等吾凝聚荒身,自然可以滅殺他們!」

念及至此,靈荒又通過金甲蟲開口,「原來如此,接下來我們談判。」

「如何談判?」北辰宇心中好奇,開口問道。

靈荒的聲音響起,「你們二人留下一人作為人質,等我離開了這裡,再放走。」

臉色一冷,柯憶寒寒聲道:「不可能!萬一你失信怎麼辦?」

「我們夢璃一族一向很守信用。」靈荒開口。

超級全能學生 ,淡淡道:「不行,我們不能冒這個險!」

「那你們要如何?」靈荒的聲音傳出。

聞言,北辰宇沉思,開口道:「我們可以讓你們安然離開!但是想要人質絕無可能!」

「我不相信人類!」靈荒開口,「人類是最卑鄙狡猾的生靈,夢璃族祖訓便有決不能相信人類這一條。」

北辰宇眉頭緊皺,一定要戰嗎?這麼多的蟲子,他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不好!」柯憶寒突然驚呼一聲,她突然想到了關於夢璃族的記載。夢璃族人「荒」可以融合戰蟲,凝聚荒身!荒身的戰鬥力強悍無匹,難以匹敵!

飛快的將這點告訴北辰宇,北辰宇眸中寒光一閃而逝,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的戰意,「那就戰吧!沖入蟲巢,斬殺靈荒!」

「好!」柯憶寒清喝一聲,一條火龍術便呼嘯而出。銜接的很緊密,下一刻便有兩個護罩籠罩在二人身上,伴隨的還有一系列增幅法術。

北辰宇心中暗爽,有如此強大的一名祭祀相伴,戰鬥起來可謂輕鬆許多。

「無恥的人類!」靈荒憤怒的聲音傳出,圍在他們身周的戰蟲向二人涌去。

「喝!」北辰宇暴喝一聲,一記破殺拳便向著一頭下位八重的金甲蟲轟去。

此時的北辰宇在各種法術增幅之下,戰力漲了一大截。一擊之下,九重強者都要避退。這頭八重的金甲蟲承受了這一擊,頓時被絞殺力量所絞碎。

北辰宇發現,對付這些體積龐大的蟲子,使用破殺拳這種絞殺場域的戰技,比使用充滿鋒銳場域的荒斬要好很多。

戰蟲的嘶鳴聲響徹著洞窟,周圍的蟲潮湧動,入眼儘是鋒利反光的蟲腿和大顎。法術護罩上在這些戰蟲的攻擊下盪出陣陣漣漪,一時間卻也難以被攻破。

北辰宇不斷地斬殺著靠近的蟲子,柯憶寒則是頻頻施展法術,轟殺較遠一些的蟲子。初時的配合還很生澀,到了後來,二人的默契程度陡增,蟲子大軍一時間難以靠近二人。

一邊殺戮著戰蟲,二人還不忘收集著蟲子屍體。這些屍體數量眾多,拿出去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這樣不行!」北辰宇看著源源不斷涌過來的蟲子,向柯憶寒喊道:「我們向著蟲巢沖!不能給靈荒融合荒身的時間!」

「好!雷霆鎖鏈!」看著面前密不透風的蟲潮,柯憶寒清喝一聲,一條雷光閃爍的紫色鎖鏈便激射而出,宛若一條電蛇般。

雷系法術堪稱最狂暴的法術,最恐怖的是,柯憶寒將這個雷系法術掌控到了融會貫通境!

狂暴的雷霆場域中充斥著毀滅的氣息,衝出了足足十丈的距離。沿途所過,凡是被直接轟中的戰蟲都被撕碎成渣,留下了一地的殘肢。

「拉著我一起沖!」柯憶寒的臉色有幾分蒼白,顯然施展出這個法術對她的負擔也很大。


「好!」一把拉起了柯憶寒的小手,顧不得體會手心的滑膩,北辰宇向前衝去。左手指掌間一道道融合荒斬激射而出,斬殺著兩側的蟲子,右手破殺拳連連轟出,殺出一條血路。

柯憶寒釋放了一個漂浮術飄在空中,又甩出一道魔力鎖鏈掛在北辰宇身上,徹底解放了自己的雙手。隨後,她的玉指連動,粉唇也不斷地翕合著,密密麻麻的符文流轉而出,通過手中的法杖釋放出一個個威力巨大的法術。

如此多的蟲子,其中還有這幾頭七重的戰蟲不斷騷擾,即使是二人都有著九重的戰力,斬殺起來也頗為廢力。那些七重的戰蟲需要三四下才能滅殺,那些一擊可殺的差些的蟲子也是源源不斷。

「喝!」終於,隨著北辰宇又一個破殺拳落下,二人衝到了蟲巢邊緣。一個直徑有三丈的洞口出現在二人面前,在洞口前守衛者兩隻八重戰蟲。其中一頭是盤桓在空中的青甲蟲,另一頭是赤甲蟲。

此時,二人身後和兩側都湧來了蟲子,不及時將兩頭八重的蟲子斬殺,二人就會陷入腹背受敵的境況。

柯憶寒秀眉微蹙,現在的情況很是危險,一個不慎就會被蟲子圍攻。據她所知,下位蟲巢中一般是有著一頭九重戰蟲的,那頭戰蟲應該是在守衛靈荒。如果讓靈荒融合成功,再加上那頭九重戰蟲,還有著如此多的低級蟲子阻攔,自己二人多半危矣!

北辰宇也意識到了這點,看著撲過來的兩隻八重戰蟲,他眉頭一皺,終於決定使出那招。

「喝!」血肉之中符文大亮,一道血手印悍然轟出,裹挾著血腥殺氣向著半空中的青甲蟲轟去。

嘶!

四級戰技連當初強過北辰宇一些的張永明都能夠擊成重傷,更不用說弱上一大截的青甲蟲了。在柯憶寒震驚的目光中,青甲蟲哀鳴一聲,周身被血浪籠罩。頃刻之間,被腐蝕的奄奄一息的青甲蟲便從血浪中掉落而出,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直接斃命。

北辰宇顧不得有些動蕩的氣血,又是一擊血手印轟下,將赤甲蟲轟殺。

身形有些不穩,北辰宇臉色發白,卻也顧不得休息,一把拉起柯憶寒的玉手向著蟲巢內鑽去。

蟲巢中央。

靈荒光潔的身體上已經開始覆蓋上黑色的戰甲,此時的黑色戰甲已經蔓延到了靈荒平坦的小腹。感知到自己控制的兩頭八重戰蟲被殺氣,靈荒臉色大變,近乎夢幻般的臉頰上浮現出驚懼之色,尖利的咆哮著,「該死的!靈!你去把他們攔住!」

在肉包的身邊,是一隻人形的戰蟲。這隻戰蟲身高兩丈,渾身黝黑,覆蓋著一層充滿質感的甲殼。在它的背後,還有著一雙有力的翅膀,邊緣鋒銳。

聽到靈荒的命令,「靈」血紅的雙目一亮,翅膀揮出一道勁風,沿著通道向北辰宇二人衝去。

行進在蟲巢中,北辰宇感受到了深深地震撼。

蟲巢中四通八達,大大小小的通道相互連接。二人腳下的粉紅色的菌毯,濕濕滑滑。周圍的通道壁上都是蠕動著的粉色肉筋,不斷的分泌出粘液。

北辰宇注意到,從四面八方的通道中衝出來的蟲子,在這些粘液的刺激下凶性陡增。不僅如此,只要是沒有被秒殺的蟲子,在吞噬這些粘液后,恢復速度都會加快。

行進了一段路程后,二人面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空洞的直徑有五十丈左右,在空洞的最中央,是一顆十丈大小的肉球,那顆肉球向周圍輻射出不知多少條粗壯的肉筋,肉筋末端也連著一丈到五丈不等的肉球。

此時,這些肉球正不斷地張裂開來,從裡面不斷地爬出渾身濕漉漉的蟲子。這些蟲子在粘液的滋養下,很快便長大了,揮舞著利爪向二人撲來。

顧不上驚嘆夢璃族產生戰蟲方式的奇特,北辰宇看到一隻黝黑的戰蟲向二人激射而來。


「北辰,注意了!」看到這隻戰蟲的樣子,柯憶寒的臉色微變,「這隻戰蟲是這名靈荒的本命戰蟲,實力要比一般的九重強者還強些!」

看到二人,這隻「靈」俯衝而下,一拳向著二人砸來,宛若流星奔月般。

柯憶寒接連放出三個法術護盾,卻都被靈輕易撕碎。北辰宇看到靈,眼中光芒大漲。北辰宇覺醒符文技,肉身強橫,很少有能匹敵的,而夢璃族的肉身也是出了名的強悍,看到一隻靈,北辰宇的心中燃起戰意! 莫凌雪很驚奇,葉銘沒被嚇得寒蟬若噤就很不凡了,此時居然還有勇氣叫住自己!

葉銘看着中年男子無視自己,臉色是要多難看有多難看,他已經不知道自己今晚被輕視與無視多少次了,這種感覺很不好受,而原因…完全是因爲自己實力不夠。

“你實力太弱,沒有你的事!你可以離開了…”葉銘看着留下的莫凌雪不由蹙眉,無奈開口,隨後閉目繼續療傷。

此時葉銘不禁鬱悶,早知道他也該修煉一下“生生不息訣”,不然像這種身體上的創傷也不可能讓他感到如此麻煩。

“你!…”莫凌雪氣節,怒瞪一眼,美眸露出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