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霸哥!不兇,一點都不兇!”小藤龍渾身就是一個激靈,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江北也是明顯的爲之一愣,咧嘴一笑,拍了拍這三炮弟弟的小腦袋,這纔開口道:“那就行,下回可別亂叫了哦,不然我真是忍不住揍你。”

侯煙嵐本還以爲這王八蛋良心發現呢,結果又這樣,差點倆眼一黑暈過去。

但是現在,所要面對的,還是眼下的形勢,到底該特麼怎麼辦!

就今晚這狀況,別說是上山了,就是住都沒法住!這地界,誰敢在這休息!

終於,江北還是開口了……

“那個,大家都什麼意見,連夜上山還是現在這休息一晚?”

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先說話的倒是江南。

只聽得江南冷哼一聲,神色淡然的說道:“自然是連夜登山,已經耗費了這麼長時間,還不上山,等什麼呢?”

而小藤龍也是拼了命的點頭,上山,會發生什麼事,暫且不知道,但是眼下這個破地方,身後還有那麼個壓的他呼吸都不敢用力的樹林,他能好受嗎?

江北扭頭看向侯煙嵐和林沐雪,侯煙嵐微微點了點頭,很顯然也是贊同。


倒是林沐雪眉頭微皺,輕聲說道:“那這些山洞……”

江北的眉頭也隨之緩緩皺了起來,對啊,想要上山,肯定得越過這些山洞,萬一裏面住了些什麼了不得的東西,那路過的時候,豈不是拉胯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在此休息一晚,哥,我們去那邊先看看。”江北輕聲說道,又指了指山腳下那些詭異的山洞。

對此,江南是沒有任何異議的,微微點了點頭,點上一根菸。

“煙嵐,要不你們先進水元珠裏避一避如何?”江北轉頭問道。

而侯煙嵐卻是想都不想的答了,“不進了,我們跟着你們一起,要是有危險,大家還能幫上點忙,如果實在不行的時候,我再帶着大家進去。”

江北明顯的一愣,卻也沒有再拒絕。

此時。

風又起了,而江北也只能步履艱難的朝着那山腳下走去,一座座樹樁,以及似有似無的的血腥味,和麪前那數不清的山洞,交織在一起,形成了極爲詭異的場面。

而江北離近了才意識到,這裏,八成是那些人登山前的第一站……這些樹,很可能就是被以前登山的人給斬斷的。

那這山裏,到底有什麼?

與此同時,江北下意識的側目向左看去!

江北頓時向後大退兩步,滿臉驚恐的看着西北方,本以爲周圍已經被林地包圍着的他,卻是發現……現實雖然也是如此,只有這一片不大的空地直達山腳下。

但是……爲什麼,剛到這殞神禁地之時便出現的那座不大的黑山,又一次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央!

江北不自覺的瞪大了眼睛,只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如果是一個人,一個怪物這般跟着他,那他真是沒什麼可說的,可能是大家有仇。

但是……一座山!一座足有近千米高的高山,這麼跟着他!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這到底是什麼山!

與之前完全不同的是,以前雖然看到這座山也是一次次的頭皮發麻,但是絕對不可能透過其他的景物看到!

但這次,他卻是透過了西北方的林地看到的!憑什麼啊!

老子!惹你了嗎!

也就是剛來殞神禁地的時候,江北心裏還對這詭異的山有什麼企圖,還想着上去看看,但是現在,江北真是一點興趣都沒有了,他只想跑,跑的越遠越好!


但這詭異的山,和這座登天山,到底有着什麼樣的關係?江北不敢想。

如果此前沒想過這座登天山就是那座詭異的小山,這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們明明已經在山腳下了啊!明明已經在了啊!爲什麼還能看到!

他的神識已經被壓縮到了二十分之一,只有一百米的距離,爲什麼他還是能看到這種看起來萬里之遙的景物!

江北不敢想了,甚至他的腿都有些軟,什麼浩大的場面他沒經歷過?天境的實力,跟老爹同級別的強者對抗,他敢,趁着無盡海域那老鱷魚回不去老家,上他的水牢裏把幽冥偷出來,他也敢。

這世界上,如果真的有需要,不得不去做的事,就沒有他江北不敢的!

但是現在,他是真的慌了。

這被修煉界稱作殞神禁地的地方,隕落的到底是哪個神?那個神到底在哪!難道就在這小山上嗎!

可爲什麼偏偏是我!

江北心亂如麻,想要扭過頭去,但卻覺得脖子,腿,甚至整個身體都像灌了鉛一樣,根本就挪動不了分毫!

他的雙眼暴睜,但是他想要逃離這裏,甚至想找個詭異程度不足這小山百分之一的山洞就鑽進去。

即使有什麼怪物,他忍了,他拼了還不行嗎!

可是這個世界爲什麼要這麼玩他!

江北下意識的想要將目光渙散,向着旁邊瞥去,但是不知爲何,他的視野中央,卻是隻能盯着那座山。

甚至那座山上的每一塊通體漆黑石頭,那山頂之上的石碑,甚至是上面的字,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卻是看不懂那些字到底寫的是什麼,只能看到凌亂的一筆一劃。

“江北,你怎麼了?”一旁的侯煙嵐輕聲問道。 與此同時,江北只覺得額頭上的冷汗嘩的一下就下來了,而他的身體也恢復了原樣。

能動了!

“沒,沒什麼。”江北趕緊轉過頭去,故作輕鬆的說道,只是臉上這笑容,顯得很僵硬。

江南和王昱涵可能看不出來什麼,但是侯煙嵐和林沐雪當時就發現了不對勁!

只是礙於眼下的情況,並沒有多問。

江北想說的,他早晚會說出來的,只是需要一個恰當的時機而已,就比如魔域的消息。

而眼下,江北卻是直接從隊首的位置磨磨蹭蹭的到了隊尾的,身旁只有侯煙嵐在挽着他,就連小藤龍都在前面跟着江南。

當然了,美其名曰是斷後一下,但是實際上呢?

江北實在是忍不住心中的那個好奇心,想要多看兩眼那座詭異的小山,近千米的山,說成是小山……也不是不可以,跟這登天山比,這就是座小山罷了。

還是小的不能再小的那種。

這次,江北算是徹底的迷醉了,這年頭,被美女跟還覺得很好,被個基佬跟,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噁心點唄也就是,被怪物鬼魅啥的跟着,那就是老實點唄。

但是被個山跟着……

難道還得防着點這座山哪天突然就降落在自己頭上了?

然後再配個什麼音效,“小江北,你是逃不出本座的五指山的!”

想想就恐怖好嗎!

江北三步一回頭,回一次頭,也就不過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吧,但卻也能把他驚得頭皮發麻一次……

誒,你別說,這還挺好玩的。

這山雖然有點有點嚇人,但也就那麼回事了。

就這麼詭異的東西,真要是想對自己做點什麼很過分的事……也沒啥辦法吧?

想到這,江北也釋然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等哪天,哥沒準就把你這山給刨了!

但是江北絕對想不到的是,以後每次想到今天這個想法的時候,那簡直是心都能縮成一個小團了,賊可怕。

當然了,這都是後話。

且先說眼下,江北對這跟了他整整一個月的小山,先是差一點被它那一下給弄崩潰了,但是崩潰之後……要麼就是瘋掉,要麼就是淡然。

很明顯,江北是淡然了的那個。

既然老子現在弄不了你,你也不來弄我,那我還慌什麼呢?等哪天我跑了,回家了,看你還敢不敢來!

想到這,江北也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一隻手點上一根菸,一隻手挽着侯煙嵐。

而侯煙嵐也停住了腳步,滿臉不解的看着江北……


卻是見到江北的額頭上出現了幾滴汗水,然後又把頭給扭回來繼續走了。

慫啊。

是真的慫……也不能完全這麼說,畢竟這種無法用自己的知識解釋的東西,是個人都慌好吧,哪有那麼容易客服?

這段路,雖然不過一百餘米,但是衆人都走的很慢。

江南和小藤龍以及王昱涵是在擔心着那些破山洞裏會不會突然出現什麼了不得的東西,而侯煙嵐和林沐雪則是在擔心江北,今天他總是有點怪怪的。

難不成是他那什麼萬魔宗老魔主的血統的緣故?理解不了,江北也不說。

而江北則是滿心的在考慮那座詭異的小山……

可以肯定的是兩點,不確定的還有一點。

其一,那座山不是什麼會移動的,不然那破山跟着自己滿哪跑?早就特麼造成大面積的恐慌了吧?而且老哥他們第一次說起之後便再也沒見過了。

其二,不管是那座山,還是山上的什麼存在,暫時對自己還沒什麼惡意,不然他們天天這麼欺負人,不管正派弟子還是魔門弟子都要欺負個遍了,還不出來幹翻自己?

剩下的就是那不確定的一點了……

這座山,或者是這座山的主人,對自己很欣賞,自己很可能就是所謂的天選之子,以後人家會給自己一切非常厲害的東西或者什麼傳承啊這這那那的。

當然了,至於這最後一點,江北肯定是抱有僥倖心理的,但是前面兩個確定的方向還是依舊佔據着絕大的……

走吧,先不管它,既然現在沒啥事兒,再在這地方忍上兩個月,就可以走了。

時間緩緩流逝着,江北他們一步一步的朝着登天山走去,終於,到達了江北的神識範圍之內。

而江北也自然沒什麼心情關注後面那詭異的小山了,正事擺在眼前呢!沒被這山給搞死,萬一山洞裏出來什麼東西趁着他們一個不小心給他們搞死了……

神識,透體而出!

江北忍着心中的恐懼,直接散佈到各個洞口處,前有餓狼,後有追兵,也不足以形容江北現在的處境吧?

而那些分散而出的神識,也是直接讓江北搖搖欲墜,這種神識的消耗程度,絕對不亞於尋常時期的兩千米的全方位擴散!

而讓江北更加絕望的是,這些神識,什麼都沒有探查到!

洞內,只是一片片的漆黑,時不時的還能看到雙眼透着綠光的蝙蝠倒立在山洞頂端,時而睜開雙眼,時而又閉上,如同是與這黑夜融爲一體一般。

正當江北準備長出一口氣之時,他的身體卻又猛地一震!

不對!有一個山洞不對勁!

“哥!停下!”江北低聲喝道。


而江南也是瞬間轉過頭來,心中瞭然,肯定是他弟弟探查到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