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之後,老者緩緩放下了亡靈精華,雙目中滿是激動之色,開口道:「對不起,我…鑒定不出!」這句話落下,年輕人最先驚聲道:「不可能!老師您可是最高能鑒定五級物品的!難道這是六級物品?」

聞言,柯夜雪震驚的看向北辰宇,其他人也充滿期待的看著他。北辰宇搖搖頭,開口道:「我也不知道。」

眾人眼底劃過一抹失望,老者開口道:「稍等!我去把那個老傢伙叫來!他最近突破為高級鑒定師了!」

隨後,老者便走出門去。不多時,門外邊傳來了嚷嚷聲:「不是說沒事不要隨便打擾我睡覺嗎?什麼六級物品,我看是你水平退化了,檢驗不出來了吧?」

「哼!糟老頭子,整天就知道睡覺!我以從事鑒定師這行一百多年的信譽作擔保,這枚亡靈精華肯定超過了五級!」


「……」

終於,剛才的老者帶著一名老頭走了進來。只見這名老頭睡眼朦朧,透露著渾濁之色。白花花的鬍子頭髮亂糟糟的,彷彿鳥窩一般。

看到這名老頭,年輕人急忙恭敬道:「方大師!」

沒有理會年輕人,「方大師」徑直拿起亡靈精華,神念將之籠罩。當神念接觸到接觸到亡靈精華不到三秒后,原本一臉倦色,目光渾濁的方大師陡然睜開雙目,眸中爆發出一抹精光。


看到他這幅樣子,幾人心中一動。還不等他們多說什麼,方大師便再次閉上了雙眼。這一次,他的神態無比嚴肅,使得幾人不敢打擾。

終於,許久之後,方大師緩緩睜開了雙目。那名老者首先得意洋洋的說道:「怎麼樣,老方?我說的沒錯吧?六級亡靈精華!」

難得的,這一次方大師沒有反駁,只是神色凝重的吐出兩個字:「七級!」

「什麼?七級?!」

聞言,眾人齊齊驚呼出聲。就連北辰宇,也露出驚詫之色。旋即,北辰宇開口問道:「估價吧,我要出售。」

「不行!」方大師緩緩搖頭,在幾人錯愕的目光中說道:「底價至少在一千萬荒靈石,成交價怎麼也在一千五百萬。北陵巨城……沒人有能力消化!」

「不過……」方大師又緩緩開口,「這次來的客人中,有一名很是特殊,是從其他地方來的,也只有他會買下這枚亡靈精華。我可以替你賣給他,價格至少一千五百萬!」

「多謝大師!」北辰宇心下一喜,開口道。

方大師點點頭,帶著滿臉震驚的兩名拍賣師離開。看著一直死死盯著自己的柯夜雪,北辰宇撓了撓頭,開口道:「醒來的時候就有的,我也不知道怎麼來的。」

柯夜雪沒有多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也不是不知輕重之人。 “少爺,衣服送來了!”阿福的聲音打破了寂靜,他將衣服從門縫裏送了進來,自己則不敢再次探頭,怕看見自己不該看的東西…

“夢軒,你先去屏風後面將衣服換上!”寂靜被打破,葉銘鬆了口氣,他真怕在這樣下去自己會把持不住。

“嗯!”夢軒應了一聲,她也不知道自己此時是什麼心情,似乎失落更多一些。

等夢軒走到屏風後開始換衣服了,葉銘才跳出澡池迅速將衣服穿戴整齊。

這裏事了,差不多也到吃飯的時間了,兩人一同前往飯廳,一路上尷尬無言。

夢軒雖然先前膽大,但此時回想起來心中又是羞澀難當,一路上都是臉紅心跳,動人不已。

至於葉銘,經過剛纔驚心動魄的事件,此時還沒有緩過神來,所以也未曾注意到夢軒此時的不同…

來到飯廳,今日飯桌上又多了一人,那自然就是帝國第三皇女,拉菲公主殿下!

而葉銘此時也才能得以仔細打量對方…

不得不說拉菲是一位難得一見的美女,肌膚勝雪,眉目如畫用來形容這人十分恰當。而且眉宇間帶着疲憊與虛弱更能激發男人的憐憫,讓人看第一眼就忍不住想要保護這人,希望將其捧在手心中呵護!

不過葉銘卻看出,拉菲表現出的柔弱之態是因爲她身懷隱疾的緣故,這隱疾應該是天生的,從出生那一刻就伴隨着她!日積月累下,拉菲也就自然而然滋生出一股柔弱的氣質。

不過也因爲隱疾的原因,拉菲體質比一般人虛弱很多,不適合練武,此時也還是個沒有絲毫修爲的普通人。

一頓飯下來,葉天十分開懷,他都感覺自己兒子豔福不淺,和兩位角色美女擁有曖昧關係。

不過他心中同樣有着擔憂,畢竟葉家在磐石城算是大家族,但這些都是上不了檯面的事,無論是帝國皇室還是季家,這都不是葉家可以招惹的存在。

而季家的態度,葉家此時都還是不清不楚,而拉菲公主這門婚事也是葉銘母親定的,事前葉天都不知曉。所以葉天心裏也是懸着的,若是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葉家就純粹成爲了一個笑話,天藏帝國內所有勢力的笑話,整個大陸皆知的笑話…

不知爲何,葉銘總感覺夢軒看向拉菲的目光充斥着敵意,像是看見情敵一樣。完全就是妻子看待“第三者插足”的目光!

不過葉銘隨後就否定心中這異想天開的想法,夢軒不過是個“小女孩”,她知道什麼是情敵?什麼是第三者?…

吃完飯,葉銘還是和往常一樣前往聚寶閣煉丹,同時大量收購地下城需要的資源!

“銘少爺!”葉銘剛走出門就被一箇中年武者叫住。

後天六階的修爲,在磐石城只能算是中游,中年人臉龐讓葉銘有些熟悉,但記不清在哪裏見過這人!

“你找我有事?”葉銘疑惑開口,他記憶裏,自己似乎並沒有與磐石城的散修有什麼交集纔對,但這人顯然認識自己,而且還專門上門來找自己,不過只是被攔在葉府門外了。

“銘少爺,我這次來是想換取上次那種丹藥!”那人神神祕祕的小聲說道,似乎在述說帝國機密一般。

這輪到葉銘凌亂了,他的當鋪似乎還沒開張吧,怎麼就有人來找自己悅換物品了?而且這人似乎已經和自己交易過了!

“你是?”事出詭異,葉銘不得不問清楚。

那人一鄂,他沒想到葉銘已經將自己忘了,不過想想也是,葉銘是大少爺,怎麼可能記住他這個小人物?

“銘少爺,你難道忘了嗎?我是前幾日賣靈藥的那個小販呀。”這人也有些鬱悶,不過想起葉銘丹藥的神奇功效,他就是一陣激動,所以很熱切的解釋道。


葉銘思索一會,立馬想起來對方是誰了!

前一段時間他的確在這人手中用一枚潤氣丹買了株青藤,此時想起來那件事,葉銘也不由感到莞爾。

這人前幾日擺攤賣靈藥,不過卻被王燦與葉灸兩個紈絝碰到,雙方還引起了爭端,最後還是葉銘出手,打得王燦他們滿地找牙才平息這事。

最後那株青藤是被葉銘用一枚靈品潤氣丹買走了,現在還揣在他的納戒中。不過他記得當時這賣家可是“萬般不願”才賣給自己的,今天怎麼又找上他了?

想起對方是誰後,葉銘也就不在意了,很平靜開口“想要丹藥可以,不過你要拿什麼來換?”

“銘少爺,你看這個!”小販從腰間粗布口袋中拿出一株鮮紅若血草藥,很神祕的開口。

“凝血草?你認爲它值我的丹藥!”葉銘看了一眼,眼中露出失望。

雖然凝血草也是靈藥,可以成爲煉製潤氣丹的主藥,但價值也就比青藤高上一些,和靈丹比起來差得太遠了。

上次葉銘給他靈品潤氣丹有兩個原因,一是他身上只有靈品潤氣丹,其二,也算葉灸欺負他的一個賠禮。而青藤的本身價值,絕對是比不上靈品丹藥的!

小販一愣,隨即看了看手中的靈藥,想到服用葉銘的丹藥擁有直接提升一階實力的恐怖藥效時,小販咬牙又掏出一株靈藥。

葉銘搖頭開口“還是不夠!”

“這…”小販一愣,這兩株靈藥的價值已經遠超上次的青藤了呀。

不過一想到丹藥那恐怖的藥效,他又咬牙拿出一株!

這下葉銘有些驚訝了,不是因爲靈藥,而是因爲這小販居然能拿出這麼多的靈藥!畢竟靈藥在磐石城這裏還是珍稀物品,普通武者能在這帶貧乏地域發現一株就是機緣了…


“還是不夠,至少需要五株纔夠!”葉銘還是搖頭,這三株剛進階的靈藥對他誘惑力實在太低了,他根本提不起興趣!

他說的五株靈藥也不過是“成本價”,若是其他人絕對不會用靈丹去換低級靈藥!

無論是什麼靈丹,它都已經產生質變,引天地靈力入丹,這樣的丹藥對先天強者都有用處,後天武者服用還能提高進階先天的機率。


一枚靈丹至少需要五百年以上的高階靈藥纔有資格換取!

藥草同樣是分等級的,同時隨着生長時間增長他們一樣會不斷進階!不過藥草的進階比修士更爲艱難,大多數藥材都是老死化作黃土,只有極少數藥材能熬過長久的歲月發生蛻變。

不過,只要在靈力比較充裕的地方,普通山藥一般都能生長個百年進階成爲靈藥。

藥達百歲則化靈!這句話一直流傳,意思就是說,藥材活過百年則成爲了靈藥。 第八章天寶閣中起風波(下)

走出七號貴賓室的方大師,徑直向二號貴賓室走去。來到一號貴賓室前,方大師頓了頓,穩了穩心神,做出一副恭敬的樣子。

只不過,如果留心就會發現,方大師看向一號貴賓室的目光更是謹慎,仿若裡面坐著太古凶獸般。

「進來。」幾次敲門聲過後,門內傳出低沉沙啞的聲音,令人頭皮發麻。

微微低著頭,方大師眼底帶有幾分深藏的懼意,推門而入。

將門帶上,只見屋內是一名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生靈,方大師一臉謙卑,恭謹的開口道:「尊敬的亡靈魔導士,我來這裡是向您出手一樣東西。」

這黑袍人竟是一名亡靈魔導士!如果北陵巨城的那些強者聽到方大師的話,一定會驚駭欲絕。

原因無他,亡靈魔導士乃是相當於上位強者的存在!就算是北陵巨城的最強者,也不過在中位「湧泉境」而已。可是亡靈魔導士乃是上位強者!

就算是在郡城,上位也算得上一方強者!

「什麼東西?」沙啞的聲音再度響起,那名亡靈魔導士緩緩轉過身來。只見黑袍籠罩下,他的臉完全是一片黑洞,根本看不清。方大師眼角的餘光掃過,只能看到兩團熊熊燃燒的幽火。

「這個!」方大師從懷中將那枚亡靈精華掏出。看到亡靈魔法師的靈魂之火,方大師感到自己的心神為之一晃。

心中滿是驚懼,亡靈法師根本不應該在月嵐國的地界出現的,這種恐怖的法師,人人都是敬而遠之。只不過,這次的物品也只有這名亡靈魔導士能夠吃下來了。

這名魔導士這次的來意也就是那枚六級的亡靈精華。而出現七級的亡靈精華,方大師很期待看到這名亡靈魔導士震驚的樣子。

亡靈法師對於亡靈精華的感知遠非正常人類可比的,這枚亡靈精華出現的一瞬間,亡靈魔導士的兩團靈魂之火就開始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隨後,亡靈魔導士顫顫巍巍的探出了掩藏在寬大袖袍下的手。看到這隻手,方大師心中又是一驚,只見這隻手赫然是森森的白骨。

「櫱櫱櫱…..」

亡靈魔導士將亡靈精華拾起,靜靜地感受著其中的能量波動。不多時,便發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沙啞笑聲。靈魂之火瘋狂的跳動著,亡靈魔導士看向方大師,開口道:「兩千萬荒靈石!」

聞言,方大師面露喜色,開口道:「可以!尊敬的魔導士,感謝您的慷慨!」

「好了,拿去吧。」一張無主卡片飄出后,亡靈魔導士便無視了方大師,而是輕柔的撫摸著那枚亡靈精華,喃喃自語道:「有了這枚亡靈精華,我很快便可以衝擊第二變!」

「是!」方大師恭敬地行了一禮,向門外退去。輕輕帶上門,方大師向著七號貴賓室趕去。

北辰宇坐在沙發上等待著,知道了那枚亡靈精華竟然是七級物品,心中也不禁有幾分驚喜。不過片刻,貴賓室的門便被敲開。

看著面露喜色的方大師,北辰宇多出了幾分期待。

來到北辰宇面前,方大師將那張卡遞出。只見這是一張玉色的卡片,見到這張卡片,柯夜雪不禁驚訝的輕呼一聲,「貴賓卡!」

方大師皺巴巴的老臉上浮現出笑容,開口道:「這是小兄弟應得的!」

玉色卡片,能夠進入貴賓房,一般都是達到中位的強者和大家族才會有的。北辰宇只是下位,就能夠獲得玉色卡片,難怪柯夜雪會吃驚。

「謝謝。」接過卡片,北辰宇將方大師送走,繼續關注下面的拍賣。

又過了一件拍賣品,終於到了那件天辰戰甲。當天辰戰甲被帶上來的時候,北辰宇臉色大變!

原因無他,他眉心處的天生符文竟然躁動了起來!

迅速壓下自己的異狀,北辰宇看向天辰戰甲的目光已經發生了變化。這件戰甲竟能夠與天生符文共鳴,必須得到!

「接下來的登場的,是天辰戰甲!」

「天辰戰甲,四級物品。這件天辰戰甲為一個小世界中帶出來的,起拍價五萬荒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

此時,令方大師畏之如虎的一號貴賓室內。

這是一名血袍的絕色女子,她有著血紅色的長發,血紅的瞳仁,以及嘴角微微露出的銳利尖牙。

這名女子原本斜斜的躺在沙發上,自從戰甲出現后,她那散漫的目光便陡然凌厲了起來。

看著那副戰甲,女子的美眸竟然浮現出一抹凄迷之色,喃喃自語道:「是他的氣息……是他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