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到最後的應該是張亮。”

衆人心想。

張亮是誰,他們很多人都知道。

蜀都七中的天才,家庭背景也非常了不得。

這種人,底子厚得很,絕對不可能輸給蘇武。

就連在監控裏面看片的張自強也對蘇武不怎麼自信。

張亮真的很優秀。

又過了半個小時。

張亮睜開了雙眼。

他的臉色很痛苦。

顯然,他已經到極限了。

我應該是最後一個人了。

張亮心道。

但是下一刻,他看到了蘇武,瞳孔不由一縮。

又是他!

張亮一狠心,咬牙硬撐着。

又過了大概十五分鐘。

厲勝男說道:“張亮,出來吧,再這樣下去你會傷到自己的身體,反而會適得其反。”

張亮苦笑,離開了藥池。

監控那頭看片的張自強又狂笑起來。

“……”

衆老師。

你就嘚瑟吧。

“這小子到底能堅持多久?我看他一點難受的表情都沒有。”

有個老師不禁問。

唐世傑也很震驚,他當初堅持的時間也就和張亮差不多而已。

他不禁感慨,老爸看人的眼光真他媽毒辣。

蘇武通過武考之後,至少也能成爲一等學員,說不定有機會成爲特等學員。

即便在蜀都武校,特等學員也就那麼幾個而已。

衆人都等待着。

第五個小時。

第六個小時。

從早上11點開始蘇武進入藥池,到現在4點鐘,足足過了六個小時。

張亮他們越等越驚。

這究竟是什麼怪胎?

很快就六點多了。

唐世傑打通厲勝男的電話說道:“好像有些不對嗎。”

厲勝男蹙眉,走近一看,叫道:“蘇武,你沒事吧?”

“啊?”

蘇武揉了揉眼睛,擡頭看着衆人,愣道:“不好意思,我睡着了,幾點了?”

“……”

衆人。

厲勝男好半天才說:“今天的修行就到這裏,都回去吧。”

她心中已是非常震驚。

這種條件下,他居然能睡着?他的身體究竟是什麼做的?

普通人泡這麼長時間,身體早就爆裂了。

蘇武剛想離開,唐世傑找到他,笑道:“給你。”

丟了三張泛黃的紙給蘇武,紙上有鬼畫符似的符號。

“這是?”

“這是能量符。”

唐世傑說道:“只有三境以上的力量武者才能製作,滴血就可以用。”

“法寶?”

蘇武微怔。

唐世傑嘴角抽搐,“少看點修仙小說,沒那麼玄乎,記住,只能使用一次,不要浪費。”


蘇武點頭,“替我謝謝社長。”

…… 魔方KTV,403包間。

蘇武推開門進去,包房裏面已經坐滿了人,全是蜀都八中三年八班的學生。

今天的主角是夏初晨,只見她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長髮披肩,那精緻的瓜子臉配上高挺的鼻樑和大眼睛,那些明星也未必趕得上她。

幾個男生正輪流獻唱,祝夏初晨生日快樂。

與此同時,其他同學也陸續趕來。

其中風頭最盛的是姜義,他拿着麥克風,正凝望着夏初晨,深情的獻唱。

見蘇武推門進來,衆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蘇武。

這幾天蘇武並未去學校,大家知道蘇武爲了武考的事想辦法去了。

估計是打地下黑拳。

對於沒有經濟基礎的寒門家庭來說,只有通過地下拳壇才能磨鍊自己的武術,才能學到點東西。

當然,這是有生命危險的。

不過爲了能通過武考,風險大點也是值得的。

很多人都認爲蘇武應該是去了地下拳壇。

否則,蘇武的臉上怎麼會有淤青?

姜義笑道,“蘇武,你來晚了。”

蘇武瞥了他一眼,笑道:“趕公交車,所以晚了點。”

找了個空位坐下。

“你怎麼不早說,早說我就開我的車去接你了。”

姜義很有風度的笑道。

蘇武沒有理會姜義。

“蘇武,你去地下拳壇了?”

李箐輕笑,“那種地方死個人可沒有人管,你可要小心啊,武考儘管重要,但是自己的小命同樣重要,你的情況我們都清楚,你通過複試已經是僥倖,又何必冒那麼大的險?”


她當然不是關心蘇武。

她是在暗諷蘇武別自不量力。

蘇武兀自在吃水果,壓根就沒有理會這女人。

李箐輕哼,有些不悅。

那天書法展之後,她和姜義打聽過,蘇武並未加入書法協會。

很顯然,蘇武精神能量只有“一”的事情已經被會長知道了。

會長絕對不會看上一個精神能量只有“一”的人,哪怕這人的是書法造詣再好也不會。

姜義本來還有些擔心蘇武會抱上李魚這條粗大的大腿。

但是現在看來,李魚根本鳥都不鳥蘇武。

如此,姜義就放心了。

蘇武依然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威脅。

想到這裏,姜義春風得意,走到夏初晨面前,拿出一個盒子,很有風度的笑道:“初晨,這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哇!”

不少女生驚呼。

鑽石項鍊。

好大一顆鑽石,這得多少錢?

“聽說姜義的爸爸是個真正的武者,每個月單是購買能量液練功就需要花費幾十萬,這條鑽石項鍊儘管貴,但是對他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

“嘖嘖,有個武者老爹就是了不起。”

“據說他爸爸還在市局裏面擔任要職。”

不少女同學低聲議論。

李箐滿臉的醋意,沒有開腔。

夏初晨搖頭,“太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