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宮楓無奈了,他想弄出一個和基因鎖效果差不多的體系,但是,好像不行,或者說行不通。

雖然,這一通下來,自己的實力有了一些增長,還開發出一些小技巧,但是對於自身的遠大目標,沒有什麼用處。

這裏面最大的收穫是,世界這個技巧開始破除了限制,能運用在生活中的各個地方,已經不僅僅只是網球相關了。

西宮楓散心一天,什麼都沒有做,就是陪着東方硝子玩。

逛街、聊天、講故事、去遊樂園、。。

玩了整整一天,西宮楓才算是講這種一直沒有頭緒的陰影完全抹去,然後利用空靈境界重新調整回自己的狀態。

這一次,西宮楓將自己知道的知識,全部開始整理出來。

其中包括了一些,前世小說中的理論。

不論是否正確,但是,在這個世界,總有一些東西是通用的。

最後西宮楓發現,自己走進了一個誤區。

自己要的是一個球技,而不是真正的基因鎖,所以,不需要那麼強大,那麼從自己會的資料裏面應該是能夠找到和拼出自己所想要的。

為了能夠創出這一套體系的基礎,西宮楓直接請假了三天。

最後,西宮楓發現到最後,還是難辦。

主要是因為,無論怎麼樣,到最後都是繞不開「氣」這一核心點,然而,西宮楓想要的是,能夠加快初學者快速掌握網球,然後一直能夠走到職業級的技巧。

就像基因鎖一樣,或許對於基因鎖有對應的天賦,但是,任何人都可以開啟基因鎖,也能走到一定的程度。

基因鎖是可以靠修鍊來提升的,只是只依靠修鍊解放基因鎖太慢太慢,哪怕是資源充足,長生不老的情況下,也幾乎需要數千年才能讓普通人成長為基因鎖四階中級的存在。

所以,西宮楓的野心也很大,如果適用性很廣的話,那麼在網球界,也能留名青史了。

只是,太難了。

雖然說是這樣,但是西宮楓還是開創出了一個未完成品。

一直開創到三階。

人的身體本能終究是由大腦掌握的,包括一些信息上的收集。

(以下純屬於虛構,切勿當真。)

西宮楓以高度精神集中來打網球,讓自己的身體和大腦記憶住自己打網球的樣子,將打網球的本能寫入自己的身體中。

其中最重要的是,在身體勞累之後,需要突破極限,繼續打網球。

在那個時候,身體的本能最容易被複寫進一些運動記憶。

同時,在那一刻也盡量保值自己意志的高度集中。

當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兩者相互結合,會進入一種奇妙的狀態,之後就是開始記住這種狀態了。

當能真正保持住這種狀態算是入門了。

在這種狀態下,大腦會和身體出現一種斷層,大腦對於網球的理解會短時間提高,這是因為在高度精神集中的情況下,自身所有的思維都被拿來分析網球了。

然後將結果傳遞給身體,身體會綜合網球相關的記憶和本能,去做到適合當前的回擊方式。

當然這是針對新人的。

這種情況是因為,人在極限的時候,身體機能有一部分會混亂。

因為能量缺少,身體中一些機能會本能去汲取那不多的供應。

當保持精神的高度集中,就是屏蔽掉一些其他的神經信息傳輸,優先完成自己想要的運動神經中樞信息傳輸。

加上之前對於網球的訓練,和自己主觀上的引導,讓自己的潛能和本能發揮出一部分出來,全部用來完成當前網球的運動。

這就是第一階。

如果說基因鎖的第一階是:恢復人類的戰鬥本能以及對危險的感知能力。

那麼這個狀態的第一階是:利用本能來完成所需要的網球運動,和對於網球的理解能力。

可能會疑惑為什麼要用本能,那這樣的話訓練又有什麼意義。

主要是,這個狀態下的本能,會讓自己更加有效的利用自己的肌肉。

一般情況下的回擊會經過思考,然後再去出手,這時候,還需要大腦去主動調用身體肌肉來完成自己想要的動作。

而這種狀態下,那就是身體的本能地去完成自己想要動作,比思考之後再回擊要快一拍。

而且,主動控制身體肌肉去完成某種動作,對於肌肉的利用度很低,但是無意識的情況下,對身體肌肉的利用反而更高。

這樣打出來的球的威力更大,不論是力量、速度,還是角度,都會比思考過後的要高很多。

說的更直接一點就是,普通的身體,發揮出亞久津仁那種一部分的狀態。

這種狀態下,大腦會有一剎那的空白,然後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第三者,對於身體失去了控制。

接着大概就是,看到網球,瞬間分析出網球的球速、落點等等相關信息,分析出多少看一個人的運動天賦和積累,然後覺得應該是這樣回擊。身體就瞬間做出反應。

之面就是熟悉這種狀態,記住這種狀態,然後保持這種狀態,最後能做到在自己想要的時候,隨時進入這種狀態。

之後的訓練就是熟悉這種狀態下的肌肉運動,然後開始去嘗試控制自己的肌肉。

能夠做到,自己能在主觀意識地完成對於肌肉的控制和利用。

畢竟,利用本能打球,對於旋轉上的控制和控球,會弱上很多。

除非,在第一階段訓練的時候,將這些東西,能夠真正地寫進身體肌肉記憶里。

但是,很難。第一階段主要是為了讓身體熟悉怎麼去打網球而已。

在第一階段中,那種狀態下,能夠讓自己對於身體的肌肉活動有着非常清晰的感受、認知和了解。

然後自己開始慢慢地去影響自己身體的肌肉活動,比如說,這一回擊應該增加旋轉,而想做到這種程度,需要手臂中那一塊肌肉的幫忙。

當完成第一次操作之後,就可以嘗試開始去控制自己身體上的肌肉了。

畢竟能夠做到這種程度,某種意義上來說,對於身體肌肉的理解很不錯了。

那麼就可以開始主動地去控制身體的肌肉運動,去做到怎麼更好地利用肌肉發力。

第一階段的限制是,做不到強行調整肌肉結構去用出自己的極限力氣。

他會保持自身力量、速度、控制力上的一個綜合平衡。

同樣的天賦夠高,將不二周助的蜉蝣籠罩的技巧寫進本能的話,那麼最高可以做到以滅無的九成程度。

因為減去了很大一部分的反應時間,利用本能來完成這種操作。

emmm,不知道有沒有人喜歡 明德殿前,太子弘一身冷意的進了門,看見剛從殿內出來的衡陽公主李襄。

「阿兄回來了,怎麼這副模樣?哼!我就知道,那李令月不識好歹,阿兄以後莫要管她了……」

李襄迎面看見太子弘那不虞的臉色,立即的便有些惱火,其中還夾雜着一絲絲幸災樂禍,她可一點也不希望自己的阿兄親近那個人生的孩子,好在這次阿兄又與她發生了不愉快,正合她意……

因為心中的愉悅,李襄的面上不可避免的開始帶着笑意。

「怎麼?你很高興……」

「非也非也,只是看見阿兄回來了,所以高興……」

「嗯……但願如此。」

沒有多加理會衡陽,李弘板着臉回了寢殿,拿起一卷書冊,思緒飄散,回想起了前一幕……

馬球賽之後,自己在明德殿關禁閉,一邊看摺子一邊出神,一陣歡脫的腳步聲傳來,自己的同胞妹妹衡陽公主李襄行了進來。

「阿兄,阿兄,我聽說李令月前幾日被馬球擊中了頭,好像頗為嚴重,是與不是?」

「是。」

李弘頭也不抬,漠然回道。

「呵……聽說那馬球的速度可快了,李令月的額頭被砸的滿是青紫呢!也不知道是哪位郎君做的,真是合我心意呢!」

衡陽公主李襄可以說是整個永安宮對長寧公主敵意最為明顯之人,雖說太子弘也不喜長寧公主,但不會公然作對,但這位衡陽公主對其的敵意不僅僅是上輩子的恩怨,還有自己本身的緣故,因此一聽說李令月遭了難,立即就來了精神,來自家阿兄這裏打探消息。

看着李襄幸災樂禍的得意模樣,李弘莫名的有些煩躁,他倏的擱下了筆,微微抬首道:「孤擊的球!」

「原來是……什麼?阿兄擊的球……」

「怎麼?不能是我嗎?」

「不是不是,從……從未想過,原來,阿兄也會公報私仇啊……」

李襄心中很是詫異,難道之前的判斷都是錯誤的嗎?阿兄竟然……

一不小心,李襄就將心中的猜測說了出來,李弘聞言立即瞥了她一眼,嚇得李襄立即閉了嘴。

「孤沒有公報私仇,那只是個意外,我被父親罰了禁閉……」

好像在說一個不相干的事,李弘語氣十分平淡。

「阿兄寬心……」

李襄的寬慰顯得有些蒼白無力,但李弘也不甚在意,許久,他看了一眼李襄離去的背影,忽然呢喃了一聲:「真的很嚴重嗎……?」

彷彿在問自己,又彷彿在問一個不在這裏的人……

意識回攏,李弘淡淡的眸光落在跟進來的李襄身上。

「何事?」

「阿兄睿智,什麼也瞞不過阿兄,衡陽想……想去下月的浴佛節,還望阿兄屆時帶着我!」

「宮外雜亂,最好不去……」

「阿耶在旁,應當無事,衡陽會老老實實的,不會添亂,阿兄就帶我去吧,聽說阿耶都要帶那李令月去了,我也要去!」

李襄堅定的站在案前,大有一副你不同意我就不走的架勢。

太子弘將墨筆停下,抬頭瞥了李襄一眼,帶着一絲不悅。

李襄心下其實有些摸不透自己這個阿兄,她與李弘雖為一母同胞的親兄妹,但卻不似平常兄妹那樣親密,甚至還不如四皇子與長寧,要不是有母后在,她甚至覺得阿兄都沒有將她看作親妹……

甩了甩這個古怪的念頭,李襄悄悄攥緊了手指,倔強的站在那,怎麼也沒有要走的意思……

一陣書冊重重落下的聲音傳來,太子弘有些不耐煩的將手中的書卷拋在案上,看了李襄一眼,有些無奈……

「你最好別給我惹麻煩,要不然母親那裏又要怪孤!」

「謝謝阿兄,衡陽一定乖乖的待在你身邊,不會闖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