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來想去,凌浩上下打量了一番這所謂的聚氣陣,乍一看其實也沒什麼,其實仔細一看的確是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只是一個普通的子陣和一些高品質的聚氣靈石而已,

而所謂子陣則是陣法的稱呼,陣法有總陣和分陣,二者分陣若是足夠強大則會誕生子陣,所以這便子陣的緣來,而那祭壇的巨大的陣法則是百隴學院的護院大陣的分陣,實在是厲害的很,

「這便是武氣灌頂的聚氣陣了,凌浩等下你只需要盤坐到中間,運轉你的功法,然後能吸收多少武氣就吸收多少武氣,盡量使自己的地聖境修為穩固下來,」狂重說道,其實他早就看出來凌浩的實力早已突破,地聖境的實力,而且以他的眼裡又怎能看不出凌浩體內氣息虛浮,所以這武氣灌頂便是最好的穩固修為之法,

聽著中年人所言,凌浩也就坐在了聚氣陣中間,運轉起噬決來,

其實凌浩的這武氣灌頂還是有著不少了解的,其實這就是一個加速武者吸收武氣的東西,一般的武者則是能夠增加三到四倍,而對凌浩來說三四倍怎麼夠,起碼也得十幾倍二十幾倍才可以,

運轉噬決,氣融顯現,一道詭異的空氣屏障硬生生的將狂重和那元明子給轟了出來,只是將凌浩一人放在那空氣屏障之中,

空氣屏障的出現讓狂重和元明子有些始料未及,他們還沒有料想到凌浩運轉功法既然會有如此強大的屏障開啟,這種屏障如果他們沒有猜錯的話那便是傳說中的防禦領域,可以說是一種用於修鍊提防別人偷襲的防禦罩,

當然他們也只是猜出來一部分,凌浩這防禦罩可是連超級強者都打不破的,那種防禦力堪稱變態,

時間過去了許久,那武氣灌頂依舊在繼續著,只是凌浩感覺這吸收武氣的速度有些太慢了,當即他狠狠的咬牙將氣融完全開啟,

頓時,天地變色,整個祭壇震動起來,在凌浩的頭頂凝聚了一個漩渦,那漩渦猶如黑洞,光是看直徑就已經有了數五十米,恐怖之極,給人的視覺衝擊絕對是強大無比,

防禦罩外,狂重盯著這突然出現在凌浩頭頂的黑洞當即下了一大跳還以為是有人在襲擊凌浩,不過他很冷靜,他首先想了想,半響后他才釋然,想通了凌浩恐怕是在修鍊,雖然陣勢有些嚇人,但總歸來說凌浩目前還沒有受傷,

修鍊中的凌浩,那吸收天地武氣速度由於全面開啟的氣融開始變得恐怖起來,天地間彷彿所有的武氣都被抽走了,一樣頓時整個天空黑了起來,尤其是那祭壇上空原本白雲密布的天空,在此刻已經黑壓壓的一片了,

武氣作為這天地間維持生命平衡與運轉的能量,再被凌浩這樣龐大的吸收后也是發動了它的攻勢,一道道黑色的閃電向著凌浩劈了過來,但是始終都是轟不碎凌浩周身一百米範圍的空氣屏障,

狂重在空氣屏障外看的驚心,那黑色閃電若是轟在他身上他肯定是能擋住,但是需要花費大力氣,而這空氣屏障竟然能連抗幾次而且還完好無損,這讓狂重又看著凌浩驚疑起來,

想到凌浩丹堂談判還能安然無恙的回來,想到凌浩的恐怖勢力以及這恐怖的帶著防禦罩的功法,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太過蹊蹺了,狂重現在都感覺自己的呼吸急促了許多,有種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

轉眼間,那黑色閃電已經劈了不知多少次,但是凌浩周身一百米範圍內的空間屏障就是沒有絲毫損耗,這讓天地之間的武氣感到了極大的侮辱,想這天地間的極大基礎能量之一的武氣所擁有的傲氣都是被這空氣屏障給制服了,

那黑色的閃電雷霆突然停止了轟擊,但是凌浩的吸收似乎還不夠,他都覺得自己還沒有吸收足夠的武氣來穩固自己的境界,


其實凌浩早就盤算著如何利用這好機會給自己提升境界,可是卻發現有些問題出現了,地聖境的境界突破似乎需要藉助外物,而凌浩現在唯一能想到的外物便是這天地間少有的靈物,而且凌浩覺得自己的突破很不一般,

別人若是有著這吸收武氣的速度恐怕早就突破,但是凌浩卻覺得自己需要藉助外物,而且還必須是靈物,這讓他徹底犯了難,天地間靈物本就稀少,上哪裡去找靈物,更何況靈物乃是虛無縹緲、強的無比就算找到了自己恐怕也沒有福緣拿來幫助自己突破,

不過凌浩想想也就不想了,其實這也沒什麼好想的,雖然他是必須要靈物突破,但是天無絕人之路,關了一扇門總會留下一扇窗的,就看你拿什麼工具來撬開或者砸開這善牢固的窗子了,

世間總是沒有伸手便能得到的東西,那所謂的衣來伸手也是由於父母的勞動所換取的,

想到這裡,凌浩頓時豁然開朗,但是同樣的他吸收武氣的速度也減緩了下來,他感覺自己的境界正在逐漸穩固,而且體內的武氣還答道了飽和的程度,若是再吸收下去恐怕他會爆體而亡,


正所謂貪多嚼不爛,凌浩也懂得所以也就沒有在吸收武氣,將這吸收給停了下來,

而當他剛剛停下來后,這空氣屏障便消失了,凌浩也是感受到了這股穩固后的地聖境力量的強大,這足足的就是給他增加了一倍的戰鬥力,若是與地聖境四重強者戰鬥恐怕凌浩也能完好無損的鬥上一斗,或者全身而退,

看到空氣屏障消失,狂重和元明子也是來到凌浩身邊,看到凌浩穩固后的境界,狂重頓時一驚,這戰鬥力恐怕能殺死地聖境三重巔峰強者了吧,

眼中充滿驚喜和驚異,在配合剛才的想象,狂重是越來越覺得凌浩的不平凡,心中早已認定凌浩乃是潛淵之龍,一遇風雲絕對是超級強者的架勢崛起,

————————————————————————————————————————————————————– 蕭青山正在猶豫着這妖虎能不能聽懂自己的話語,心中也在上下打鼓地想到:“這要是能聽到懂,那是最好,兩面夾擊,這惡蛟還有的跑?就怕它聽不懂那可就完了,要是這錯失良機,那可就不好辦了。”

陰陽路記 ,他知道,自己這把賭對了!循着這道聲音望去,只見得妖虎怒吼一聲,直撲惡蛟,一雙閃耀着陰冷寒光的利爪,衝着惡蛟身上那被蕭青山轟裂開的地方撕去!

“嘶嘶嘶吼~~~”

惡蛟的這一陣悲痛的嘶吼聲,在蕭青山的耳中聽來,此時則是那麼的悅耳動聽,這倒不是說蕭青山有種變態心理、喜歡這種惡癖,只不過是在戰鬥的時候、想必每個人最願意聽到的那便是敵人悲痛的聲音了吧。

而蕭青山也不例外,所以當他聽到那頭惡蛟發出一陣悲痛的嘶吼時,頓時喜上眉梢,一副我們兩個打你一個,不不死纔怪的表情,眼睛眨也不眨的緊盯着惡蛟,準備隨時發出致命的一擊,務必爭取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勝利。

但是讓蕭青山失望的是,他明顯的低估了這頭惡蛟的實力,當妖虎配合着蕭青山對惡蛟發出猛烈一擊的時候,深受打擊的惡蛟,在一陣的悲痛嘶吼過去之時,被激怒的它明顯是惡向膽邊生,渾然不顧身上被妖虎撕裂的傷口;

瞪着一雙兇狠如銅鈴般的大眼,滿是鱗甲的蛇軀一陣快速的聳動間,只是在眨眼間的功夫,便把還在死咬着它身軀的妖虎盤了個緊,隨着它長有七八米之巨的蛇軀慢慢地蠕動間,被它裹緊在蛇軀當中的妖虎,頓時發出一陣無力的吼叫聲。

“我去!”眼看着這一幕的蕭青山在心中對着一時大意的妖虎暗罵一聲:“這個傢伙怎麼那麼傻啊,還真是個虎子,傻虎子!你咬一口得手就算了,幹嘛死咬住不撒口啊!這不是自己找刺激嗎!”

“哎!”深深嘆了一口氣的蕭青山,在眼見着妖虎被惡蛟越纏越緊,聽着它發出一陣陣悽慘無力的虎嘯聲,那裏還猶豫啊,往前疾奔幾步,一時救虎心急的蕭青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看也不看的,擡手就是十幾掌,猛烈地劈空烈火掌!

常言說道,有病亂投醫!但是結果是很嚴重的!像蕭青山現在的這個樣子就是了,雖然他的玄階低級武技、劈空烈火掌,在上次把這頭惡蛟給收拾的一陣悽慘,它卻不會再犯第二次的錯誤。

這不當蕭青山的劈空烈火掌再次擊打在惡蛟身軀上的時候,讓蕭青山驚訝的一幕發生了;脫離了蕭青山掌邊的一個巨大火形手掌,在空中帶起一陣撕裂的茲茲聲響直往惡蛟身軀上劈去,結果、只是在發出了一陣噗噗聲響後,便沒了動靜。

這一下可把蕭青山在怔住了,他不禁在心中想到:“難道這惡蛟,突然晉升?不會吧?我沒有這麼慘吧?!”

心中雖然這樣想着,但是蕭青山卻沒有把這點困難放在心上,在這種關鍵時刻,蕭青山不有自主的想起了蕭無名常常掛在嘴邊上的那句話:“這都不叫事兒!”

正是蕭青山想到的這一句話,讓他緊張的心情、頓時放鬆下來,卻不想正是這一放鬆,也讓他注意到了爲什麼那惡蛟能硬生生的扛住了他的這一連十幾掌猛烈的劈空烈火掌!

原來正是惡蛟身上的那層不起眼的細碎冰碴,保護了它不受蕭青山玄階低級武技、劈空烈火掌的傷害!

找到具體原因的蕭青山,聽着耳旁妖虎已經有聲無力地虎嘯聲,再也不做停留,眼中寒光一閃,玄階中級武技、百步神拳,使出!瞅準機會,對着惡蛟蛇軀上方當時被自己打得爆裂的傷口,一拳連着一拳的兇猛無比地狂砸十幾記!

“嘶嘶嘶嘶嘶嘶~~~~~~~~”

一時間在這寂靜的黑夜中、這惡蛟痛苦的嘶叫聲傳出老遠;震起一片躲在樹上棲息的鳥類。

蕭青山微皺着眉頭,緊緊盯住被惡蛟的蛇軀裹住的妖虎,在見到這惡蛟受到他的一連串打擊後,緊緊裹住妖虎地蛇軀竟然有些鬆動,這讓他稍微的暫時鬆了一口氣,在心中默唸一聲:“安了、最少現在這傻虎子,沒有性命之憂了。”

不過饒是如此,蕭青山也不敢大意,心念一動的,蕭青山在計算了一下妖虎和惡蛟蛇軀上的傷口距離,確定了自己的下一擊將不會傷到妖虎後,一咬牙,眼中寒光再次一閃而過!

擡手對着惡蛟蛇軀上的傷口處,就是連連揮出兩掌兇猛霸道的玄階低級武技、劈空烈火掌!

就在蕭青山揮出這兇猛霸道的玄階低級武技、劈空烈火掌之後,只見在他的身邊周圍,溫度陡然間上升起來,灼熱的掌力瞬時間便把周遭的草木烤的一陣枯黃,帶着呼呼聲響直奔惡蛟蛇身上的傷口而去!

“噗、噗,蓬、蓬!”

兩道兇猛霸道的劈空烈火掌、一前一後的轟打在了惡蛟蛇軀上的傷口處,緊接着便是劇烈的燃燒起來!

劇烈炙熱的火焰頓時把惡蛟,傷害的猛烈嘶叫起來,在一陣劇烈的蛇軀扭動間,原本緊緊纏繞住妖虎身軀的惡蛟,也在這時鬆了開來,但是就在蕭青山心中慶幸一擊得手的時候,讓他驚恐的一幕再次出現了!

順着蕭青山驚恐的目光看去,只見這惡蛟在一陣的劇烈翻滾嘶吼間,竟然一甩如牛首般的巨大頭顱、張開一血盆大口對着妖虎就是一口兇猛地咬了下去!

此時剛剛脫離惡蛟蛇軀緊裹的妖虎,渾身無力、不論是放應還是力量上面都有所欠缺!哪能輕易的躲避開這惡蛟突如其來的一擊?就在蕭青山心中悲憤,想出手救助一時來不及的關鍵時刻;

妖虎也感受到了來自惡蛟、的這股致命威脅!埋藏在妖虎心中兇狠殘暴嗜血的一面、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致命威脅所激發出來!只聽它淒厲的一陣怒吼,妖虎強自託着疲憊的身軀,奮力的往一邊躍起,試圖逃離這惡蛟的致命一擊!

蕭青山聽到妖虎的這聲淒厲的怒吼聲之後,也是在心中期望着、期望它在這關鍵時刻能躲避這來自惡蛟的致命一擊!

卻不想這妖虎本身就被惡蛟纏繞住,在它的努力反抗下、早已喪失耗盡了全身的氣力,這奮力的縱身一躍也只是,潛在意識當中生命受到威脅時所做出的臨時反應,怎麼能抵擋的住,惡蛟這暴怒全力的一咬?!

“嗷唔~~~~”


偏不嫁冷情總裁 ,兇狠地一口咬住,發出了一陣悽慘不堪的慘叫吼聲。

這一切只是在眨眼間發生的,突然、太突然了,突然地連蕭青山都來不及有所反應,當他聽着耳畔傳來妖虎的這道悽慘無比地吼叫聲時,在腦中劃過一幕幕當初在那山林間,妖虎日夜和他與小武爲伴的日子。

“啊~~~~~~~!”

蕭青山雙眼彷彿發出一道擇人而噬的目光,緊盯着眼前的惡蛟,擡頭仰天怒吼一聲,在深夜中不斷地迴盪着。

正是蕭青山這一聲暴怒的吼叫聲,引起了惡蛟的注意,這惡蛟晃動着如牛首一般巨大頭顱,一雙銅鈴一樣的眼睛閃現着惡毒的目光,往蕭青山這邊看來,而在它的口中還緊咬着妖虎的脖頸!

蕭青山皺着眉頭、看着惡蛟口中緊咬住的妖虎,心中不禁一陣抽搐,只見順着蕭青山的目光看去,被惡蛟咬在口中的妖虎,那曾經粗壯的脖頸處此時已是血肉模糊,鮮血止不住的往地下流去。

心中惦念妖虎的蕭青山,一甩手,對着妖虎就是狂猛霸道地隔空砸出一記玄階中級武技、百步神拳!而蕭青山甩手砸去的目標正是惡蛟蛇軀上的傷口處!

“嘶嘶吼~~”

受此一記得惡蛟猛地一甩巨大如牛首的頭顱,直接把瀕臨死亡的妖虎甩到了一邊,然而當惡蛟尚未扭轉頭顱時,蕭青山已是疾步如飛的往惡蛟狂衝而來!在他的手中卻多出了一個物件、一把黑色的巨劍!黑鐵!

疾步如飛的蕭青山在心中,默默地計算着距離,在靠近惡蛟身邊的時候,蕭青山突然雙腿快速蹬地,高高躍起!黑鐵巨劍高舉過頭頂對着惡蛟脖頸處的七寸處,兇猛霸道無比的一劍斜斬了下去!

至於爲什麼要斬在這惡蛟的脖頸處,蕭青山也是在小時候經常聽到上山打獵的大人們說起,打蛇就打蛇的七寸處,雖然現在面對的是頭惡蛟,但蕭青山也是抱着試一下的想法,就這樣去兇猛地斜斬了下去。

不管蕭青山是抱着怎樣的目的,但是一直以來他都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炎生所贈予他的黑鐵巨劍!

“噗!骨碌骨碌、、、、”

一聲響起過後,這惡蛟尚且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便被蕭青山一劍斬下了頭顱!隨即那如牛首一般大小的腦袋滾到了地上。

而就在蕭青山一劍斬下這惡蛟的頭顱時,突然從惡蛟的頭顱中爆發出一道耀眼的光團,在空中飄浮了一陣過後,唰的一聲,便直射入蕭青山的腦海中。

蕭青山想要躲避卻一時沒有躲閃過去,只能任由這團光華,進入腦海中,在他靈魂之力的稍微一掃下,沒有發現有什麼危害,便沒有去理會;則是急急忙忙的往妖虎身邊急衝過去。

ps:下一章在17點 由於凌浩取得了第一名,所以這冰雪聖域盛會無疑是凌浩取得了第一名,而這件事也很快便被誒冰雪聖域主辦方在公共場合宣布開來,至於那百隴學院的邀請函那狂重也是交給了凌浩,一共三張,

不過正當凌浩迫不及待要將這事情告訴神秘人和幽蘭之時,卻發現兩人不見了,這倒是讓他覺得很奇怪,他問過泗璇琪和若雨,可是兩人卻什麼都不知道,直至到第三天後,

遮天,凌浩正在涵雪城內尋找幽蘭和神秘人,而他也得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那涵天勇他們涵家為了獄炎竟然出動了大批高手來追殺凌浩,這其中不乏有地聖境的強者,而這倒是給凌浩除了不小的難題,

雖然凌浩擁有能夠和地聖境三重戰鬥的實力,但是凌浩面對這麼多的地聖境強者他怎麼可能敵得過,於是在涵雪城的荒郊野外逃命,可是逃命是吧,他卻是半路掉進了一個大坑裡,這倒是讓他汗顏無比,

堂堂的地聖境強者盡然就這樣掉進了大坑裡,這讓他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實力,不過這也無怪他的冒失,實在是這大坑之上布滿了一種強大的吸引力,而凌浩就是被這種引力給吸入了大啃之中,

但是好巧不巧,他就這麼的被傳送到了荒蠻王朝的花之海洋,這讓他簡直有些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這些天泗洪俊和若雨他們都走了,司徒盛傑也是在丹堂,那兩個傢伙也無故消失,現在又剩下我自己一人了,」凌浩無奈說道,可是他依舊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那前一刻自己還在涵雪城,這一刻竟然到了荒蠻王朝,

這時,突然有一道火紅的光芒出現在自己眼前,

這時狂重的傳音符,所謂傳音符就是一種便攜的傳音工具,可以在萬里之外傳遞信息,而這種東西凌浩還是第一次見,雖然以前聽說過,但是現在真正見到凌浩不免有些吃驚,

打開傳音符,那裡面是狂重焦急的聲音,

「凌浩你在哪裡,在涵雪城突然消失了你的蹤影……」

話音至此,落下,凌浩立刻用著傳音符給狂重回話道:「我之前步入了一大坑,被傳送到了荒蠻王朝,等下你們自己先前往百隴學院吧,我半年後后就到……」

凌浩話落,傳音符瞬間消失在凌浩面前,像這種傳音符其實可以用兩次的,也就是一個來回,這種傳音符品質高端,很貴,通常也需要通天丹三千枚才能弄到一個,

看著傳音符從消失,凌浩走出了荒蠻王朝,先是去找了駐守在皇宮的白卡奇,去交代一下事情,

見到白卡奇后,凌浩交代了一些事情,又和趙匡胤安頓了一些事情,便告訴他們自己要離開了,這一個月的時間實在是有些倉促,所以容不得凌浩拖沓,所以只能立刻動身,

離開荒蠻王朝,凌浩從神炎皇戒中拿出一張地圖,那是通往百隴學院的地圖,仔細的研究了一下地形,由於空間扭曲,所以這地圖記錄的乃是空間扭曲后的地形,這點凌浩倒是無須擔心,

「要達到百隴學院沿途竟然要經過『黃金草原』和三座城市,最後竟然要翻越『脊柱山』才能到的,真是遙遠,」

凌浩不禁的砸吧一下,這路途的遙遠程度實在是出乎了凌浩的預料,恐怕算下來要過萬里路了,

現在的地域可不同於以往,那地域中心被那巨大物體盤踞著,而百隴學院位居脊柱山後,那脊柱山乃是地域最大的山脈,易守難攻,所以這百隴學院選擇這個地方也是很不錯的,

「脊柱山……聽說穿過那裡便是新世界……」凌浩嚴重充滿了嚮往,那所謂的新世界他可是極為嚮往了,

要前往百隴學院首先要穿過黃金草原,而這所謂的黃金草原此刻正是凌浩眼前這茫茫無際的大草原,一陣陣清風在草原上輕撫而過,到處都是讓人心馳神往的天地,

「哦,我操,這黃金草原看起來就這麼大,這穿過去得到何時,這簡直是那老子開玩笑,」凌浩看到這黃金草原頓時大吼一身,這黃金草原似乎比以前更大了,在他眼裡以前的黃金草原看起來哼美麗,可是現在看起來讓他心驚肉跳,戰戰兢兢,甚至額頭上都出現了汗珠,

要是一尋常人的腳力恐怕三年都走不出去,不過饒是如此凌浩才驚呼的,雖然他不是尋常人但是看到這黃金草原朝陽市無比駭然,

「算了,走吧,百隴學院還等著我去當老大呢,」

凌浩想著到了百隴學院后的幸福生活頓時來了動力,撒丫子就想著黃金草原之中跑了進去,

一個月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