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就這麼一手,和說出來的這幾句話,就已經讓很多人覺得有點絕望了。 第1個人就是齊寒,因爲齊寒聽出來在他們說的時候,姜浩天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行爲,他們說姜浩天是一個銜接的修爲,按照道理來說,這姜宕應該不敢和顧晨瞎說。

如果要真的是按照姜宕這麼一說的話,那麼姜浩天的修爲是肯定不如他的,而另外一個人就是齊聞天了。

馮奇峯此時看着顧晨那邊的情況,臉上露出來的都是無奈的神色。

他也沒有想到這顧晨實力竟然會這麼強,好像現在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這件事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而這個時候所有人都不知道,已經有一輛悍馬車停在了整個山腳下。

從車上面下來兩個人和一個大猩猩,那兩個人一個人是石傑,另外一個人就是姜浩天,下來的那個一獸不是別的,正是大黑。

現在的時候已經不早了,在這條路上也沒有什麼人了,遠遠的姜浩天就能看到,此時在那上面出現的人爲什麼會有這麼多?

不過這一次姜浩天拍了拍大黑的肩膀,有大黑在這裏就行了,其他的那些人根本就不足爲懼。

而這個時候石傑湊到了姜浩天的身邊,對着姜浩天問道,“老闆,這一次我們爲什麼要給大黑帶過來呀?我們兩個人過來不就行了嗎?”

姜浩天笑了一聲,“這一次讓大黑解決那些人。”

“啊?老闆你的意思是說你不出手嗎?大黑一個人就能解決?”

“按照道理來說應該是可以的,姜宕那些人實力也未見得強到哪裏去。”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師傅你親自跑一趟幹什麼呀?我直接帶着大黑過來,不就把那些人都給平了嗎?”

聽到石傑如此一說後,姜浩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搖了搖頭,“並不是,因爲這一次是一個武者聚會,並不是我們兩個人普通的爭鬥,你明白我的意思?”

姜浩天把眼神看向了石傑。

而聽到姜浩天如此一說之後,石傑點了點頭,他怎麼能不明白姜浩天的意思呢?

搞不好的話就是後面還有着什麼更不一般的人。

如果要是有那樣的人出現的話,那麼就必不可及的需要姜浩天來出手了。

想到這裏的石傑立刻就對着姜浩天點了點頭,表示沒有什麼問題。

他是清楚這些事情的,姜浩天就這樣笑了一聲,然後就向着上面走,臉上露出來的都是微笑。

而這個時候上面的一些人正在對着姜浩天大放厥詞,他們認爲姜浩天的實力不行,這一次恐怕應該是不敢過來的,畢竟他是一個玄界等級的人,要和地階大師姜宕比差的還是有些太多了。

但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時候正有一個人一步一步的向着山上走,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姜浩天。

姜浩天是絲毫不擔心這個事情的,他覺得姜宕的那些實力想要給他怎麼樣差的太多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於是就這樣姜浩天和石傑帶着一隻大黑就這樣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出現在這那個擂臺之上。

衆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有想到姜浩天還真的敢來,他們覺得這姜浩天來了,有點找死的意味了。

而姜浩天看着這雲山山巔之上擠得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人,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對着在那邊的姜宕看了過去,他是一眼就看到了此時姜宕的所在了。

於是姜浩天對了姜宕勾了一下手,“行了,姜宕,來吧,我們可以開始了吧,我的時間很少,你不要來耽誤我的時間。”

姜浩天就這麼說了一句,姜宕皺着眉頭開始穩步向下面走,而邊上那些人,包括之前和姜宕說過話的陳木等人,都開始小聲的說着,姜浩天這究竟是有多囂張啊。

他還說他的時間很重要,然後就在這裏說出來這樣的話,他們甚至都覺得姜浩天這一次恐怕要死在這裏,姜宕可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

如果要真的是給他惹生氣了,可就不好了。

所以想到這裏的衆人臉上露出來的都是一種不太好看的神色,覺得姜浩天這一次未免有些太過於開玩笑了。

而姜宕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姜浩天的身邊,挑起了自己的嘴角,雖然臉上露出來的表情像笑的表情,但是其實也是一種皮笑肉不笑。

他彈了兩下自己的嘴角之後冷冷的對着姜浩天說,“小子,既然如此的話,那便怪不得我了,我們還是先簽訂一個協議吧。”

“簽訂協議太費時間了,我現在沒有那個時間,我們就直接做個君子口頭協定吧,你有什麼想說的。”

姜浩天冷冷的看着姜宕。

而姜宕卻笑了一聲,“大言不慚,這一次真的是死到臨頭也不知悔改,我們這一次籤的正式生死文書,在比武之中如果一旦現。生死傷亡的話那麼一概不論。”

生死文書。

邊上那些看熱鬧的武者小心翼翼的討論了起來,看起來這一次姜宕真的是生氣了,起了殺心要,把面前這小子給殺了。

估計這小子也不敢不答應吧,還不如灰溜溜的就直接下去了,如果要是答應了就是沒命不答應,只是沒面子而已。

可是正當姜宕說完這話,衆人猜想着,姜浩天可能不會同意的時候,卻沒想到姜浩天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不就是生死麼?好,我答應你,出事情了生死一概不論,不過這一點你也要想好啊,別到時候你傷殘了沒有什麼行動能力,你反過來怪我不講道義啊。”

姜浩天就這麼說了一句,姜宕面色不好看,他不知道姜浩天什麼樣的來路,是有什麼樣的能力,竟然在現在這個時候還在說着這樣的話。

而正當這個時候,姜浩天卻擺了擺手,對着姜宕說道,“行了,如果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就開始。”

替身千金:雙面總裁遠離我 ,對着他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斬天神皇 我沒什麼意思,我不打,你和他打。” 姜浩天就把手指向了在邊上的大黑,姜宕此時面色如豬肝一般,他覺得姜浩天是在耍自己,給自己丟下一個黑猩猩之後他自己就轉身走了,“哼,你什麼意思小子?”

“不是什麼意思啊,你還輪不到我出手,你先打贏這個黑猩猩就好了。”

姜宕聽到姜浩天的話站在在那裏,面色雖然是一片豬肝之色,沒什麼太大的變化,表情也是如此,但是在他腦海之中早就已經翻江倒海了。

他給姜浩天的祖宗十八代罵了一個遍,因爲他覺得姜浩天在羞辱着他,在這種情況之下安排一個大猩猩給他來打,這姜宕要是能忍下來就怪了。

而在另外那邊的那些修武者他們眼神之中都是透露出來的差異,因爲他們誰也不知道這姜浩天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來路,而且這一次究竟想要幹什麼,找一個大猩猩和一個地階的武者打,難不成是瘋了?

而在邊上的顧晨也沒有看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正當衆人就這麼想着的時候,姜浩天笑了一下,根本就沒有管姜宕什麼意思,轉身就離開這個臺子,好像要在邊上觀看一樣。

鬼夫欺上癮 ,姜宕想到這裏飄身而出,就想去攔住姜浩天。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半空之中的時候,一個黑影一下就擋在了他的身前,竟然是那個大黑。

他也不知道是大黑猩猩要幹什麼,就死死的像一堵牆一樣攔住了自己的去路。

這也就意味着自己如果要是不跨過大黑的話,就沒有辦法去追得了姜浩天嗎?這大猩猩也想和自己打嗎?

姜宕心中充滿憤怒,看着大猩猩罵了一句,“畜生,不要攔我的路。”

於是就一拳打向了那個大猩猩,因爲他想去直接找姜浩天,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大猩猩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一人一獸就這樣兩隻手碰撞在了一起,在場的衆人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色。

這還搭上一個動物的命,大猩猩和人多像啊,他們就有一種感覺,現在姜宕像殺人了。

可是卻沒有想到雙方在對轟的那一瞬間,姜宕後退了三步,而大黑竟然穩坐當中,絲毫沒有後退。

這一圈打過來之後,姜宕的面色是一變再變,怪不得姜浩天說讓自己和這個大猩猩打。

不得不說這個大猩猩有點東西啊,可是就想憑藉着這個大猩猩贏自己,有些想的太多了吧。

難不成是那小子實力不強,然後才用這個大猩猩來?

姜宕心中是這麼想的,可是卻沒有想到那個大猩猩竟然很人性化的做出了一個動作。

那是一個鄙視的動作,就在鄙視着姜宕,實力並不強。

我靠,這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自己竟然會被這樣的一個東西給鄙視了。

姜宕想到這裏心中充滿了憤恨,而看着那個大猩猩,他的面色也變得越發的扭曲了下來。

他不知道現在究竟該和那個大猩猩說些什麼好了。

而姜浩天就在後面笑着,是不是,這就意味着自己這意思還真得和這個東西打一下呢?

而且邊上的顧晨面色也微微的發生了變化,要知道這個大猩猩現在讓他看起來有點奇怪了,就已經不是鋼筋鐵骨這幾個字能形容得了。

於是想到這裏的姜宕冷哼了一聲,猛地就一拳再一次打向了那個大猩猩。

可是這一次姜宕佔得什麼便宜了嗎?不得不說還是沒有。

姜宕也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太奇怪了,他在一拳打向那個大猩猩的時候,那個大猩猩竟然也揮舞出了一拳。

兩個人的拳頭就這樣在半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大黑的臉上雖然露出一絲嚴肅,但是最後造成的結果還是姜宕沒有打過大黑。

姜宕退了兩步半,大黑半步未退。

媽的,這是個什麼東西?難不成是?姜宕想到這裏面色立刻就變了。



而在邊上的顧晨微微的也站起了身,把眼神看向了姜浩天,姜宕立刻對着姜浩天說,“小子,你這個是靈獸?”

看到姜宕臉上的表情,再加上他所說出來的話之後,姜浩天微笑着點了點頭,“看起來你還不是沒有可取之處啊,這個東西就是靈獸。”

“你的這個靈獸是從哪裏來的?”顧晨是都在上面問了,這可不是簡單的東西,靈獸想要獲得沒有那麼簡單。

除了人之外,世界之間自然是有獸的,而獸一般分爲兩種,第1種就是靈獸,另外一種就是普通的野獸。

野獸並無靈智,而據說是百萬只野獸之中才會出現一隻靈獸,這一隻靈獸實力斐然,而且最重要的是通人性,可以進行修煉。

如果要真的是一個修煉者和修武者得到一個靈獸的幫助的話,那麼對於他們的修煉意圖來說是隻有好處沒有壞處的。


不管是對練又或者是實驗一些東西,那麼靈獸都是在他修煉路途上的好夥伴。

所以有的人看着這個大黑,臉色就開始出現了一些貪婪,因爲他們也想要有大黑這樣的一個靈獸對於他們進行幫助,如果要真的是能獲得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如果要是姜浩天在這裏被打死的話,那這個靈獸是不是就會成爲無主之物了。

想到這裏大部分的人還是把眼神看向了姜宕和另外一邊的顧晨。

這兩個人在這,估計就算是這個靈獸變成了無主之物也輪不到自己吧。

想到這衆人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無奈,那種都是空入寶山而不歸的感覺。

看着這樣的一個寶貝就在自己的面前,但是自己卻沒有辦法獲得,沒有辦法使用,只能遠遠的看着,這種感覺太難受了。

甚至在邊上的陳木都覺得,自己如果要是沒有那麼大的家,也只是自己一個人的話,那麼他都想生搶的意思了。

當然,這是陳木自己的想法,並不代表着他一定要怎麼去做。

而姜宕沒有想這麼多,他是隻把眼神看向大黑的。

猛然之間,姜宕一下子就像大黑撲了過去。

自己這一次對付一個靈獸還能輸了?自己可是人呢。 於是就這樣,他開始和大黑對轟了起來,可以說是拳拳到肉。

但是卻沒想到大黑不僅是力量不如於他,就連速度都不比他弱。

就這麼對轟起來,10餘招之後,這姜宕竟然沒有佔得什麼便宜,大黑是一點傷都沒受。

正當這個時候衆人都把眼神向着顧晨看了過去,因爲他們也不知道姜宕這是怎麼一回事。

因爲地階的大師在他們看來實力就已經很強了,可是竟然好像贏不過這個魔獸一般,也不知這魔獸究竟是什麼來路。

而他們看不清楚,就只能讓顧晨來給他們解答。

看到衆人都在把眼神看向自己,顧晨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對着他們擺了擺手,“你們放心吧,這個靈獸應該不會是姜宕的對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