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那守護天生火靈火蟒的老者已經進行到了融合的最緊要關頭,華炎料定在這個關鍵時刻肯定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離開地球以後直接回到了這裏,就是要看看究竟會發生什麼。

果不其然,那頭火蟒趁着最後時刻發難了。 白府守護火蟒的老者名爲白雲華,五百年前是白府公認的第一天才,而後就是承擔起了收服火蟒的重任。


整整五百年,當年叱吒古星風雲的白雲華整日裏與火蟒相伴,利用祖傳符文剋制火蟒,逐漸將自己轉變成了和火蟒一樣的體質。

目的就是爲了最後和火蟒融爲一體,成爲真正的天生火靈,因爲天生火靈據說是可以長生不死的,若是能夠成爲天生火靈,他白雲華就可以將白府發揚光大,成爲白府的真正王牌。

幾百年的努力,白雲華終於是將自己變得半人半火靈,生命氣息和火蟒幾乎要融爲一體,就差最後的融合了,可是就在最關鍵的時刻,火蟒發難了。

火蟒通過這幾百年的鑽研,對這後山禁地的防護法陣也是已經摸了個透徹,通過白雲華更是得知了不少大祕,隱忍是數百年等的就是這個時刻。

這天,白府上下的高層都在後山靜候,而白府內普通族人則是如往常一樣,並不知道今天很有可能是白府轉運的第一天。

可是,瞬間一道火光從白府後山拔地而起,那滔天的火焰直衝雲霄,將這方圓數十萬裏的天空都照亮了,熾熱的溫度瀰漫開來,白府後山一些普通僕人當場就是被融成了飛灰消散在空氣中,連慘呼都沒有發出來就形神俱滅了。

而白府其他修道有成的子弟雖然沒有當場被高溫融化,但也是身遭火毒,個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火焰範圍越來越大,很快就是將大半個白府給籠罩起來,眨眼間大半個白府就是被火焰覆蓋住,整個白府上下都亂了。

在這動亂之中,華炎帶着海洋巨人呼達直接衝了進來,沒有任何停留,華炎直接就是招手帶走了正在玩耍的白夢瑤,讓海洋巨人呼達包裹起來白夢瑤的身體,讓她免受火毒的傷害。

華炎回頭看看白府後山禁地,卻見的那火焰之中升騰起一頭百丈長的火蟒,火蟒頭頂居然都長出了龍角,儼然有脫身爲龍的架勢。

而隨即就是有數十道身影沖天而起,聯手向那火蟒進攻,其中一道身影也是渾身帶起了火光,卻正是那白雲華。

白雲華頭頂的紅色符文已經破碎,不過他的身體也已經在這麼多年的努力下轉變成了赤紅之色,和那火蟒倒像是一體而出的一樣。

“孽畜!”白雲華化作一頭火焰巨蟒衝向了那火蟒,雖說相差不多,但是白雲華化作的巨蟒明顯要比那真正的天生火靈火蟒要小上不少,只有七十丈長短,而且頭頂無角。

配合着白雲華,整個白府精英盡出,全力壓制那火蟒。

華炎隱身在遠處虛空之中,淡漠的看着這一幕,若是白府制服不了這火蟒,只怕這白府所在的城池都將會在轉瞬間化爲一片火海,到時候可是真正的生靈塗炭了。

兩條火焰巨蟒交織在一起,爆發出熾熱的火焰,而且這兩頭巨蟒居然嘶喊出類似龍吟一樣的聲音,震盪虛空。

整個城池內所有居民都被眼前的一幕鎮住了,有些人甚至還跪伏在地,口中唸誦着什麼,像是在祈禱神靈的原諒一樣,根本不知道這場災難就是白府引來的。

而在白家跟火蟒廝殺的時候,早就關注白家的一些傳統勢力也是紛紛趕來,不多時這城池內就是出現了幾十股勢力範圍。

有些強大的修者隔着億萬裏通過靈識觀察着這裏,其中不乏早就在窺伺這火蟒的大勢力。

華炎隱身在虛空之中,只要他不願意暴露自己的位置,任何人都是發現不了他的,而海洋巨人呼達更是天生適合隱遁,只見他分出一部分身體包裹住白夢瑤,不讓她的氣息外露,而另一部分則是化作一片水霧站在華炎身旁。

“主人,那火蟒被鎮壓這麼多年還有如此實力,若是主人能夠收服他,必然會帶來極大的好處。”呼達建議道。

華炎鄭重的看着,若是有必要他會出手拯救這滿城的百姓,至於收服火蟒他倒還真沒有想過。

“主人的天寒離火用我的體質來培養非常適合,如今主人的天寒離火也已經突破到了很高的層次,可是那赤陽真火卻是沒有相輔的方法來提升。”呼達繼續道,“若是能收服這火蟒,以其來滋潤赤陽真火,主人的實力定可大幅度提升。”

被呼達一番提議,華炎也是忍不住心動。

看着那火蟒肆意的廝殺,白家人舉足無措的樣子,華炎忍不住道:“這火蟒被白府鎮壓這麼多年,若是我強行出手,怕是於理不合。”

呼達一怔,隨即道:“主人何出此言,這火蟒乃是天地所生,白家哪有資格佔有,如今他們制服不了這火蟒,正是主人大顯身手的時候。”

“你倒是很替我着想。”華炎笑道,“先看看再說吧。”

海洋巨人不再多言,靜靜的退下,化作一道水霧徹底圍攏了白夢瑤。

這個時候那火蟒已然是徹底掙脫了白府的陣法封印,只見它百丈長的身軀陡然又變大到三百丈,一尾巴直接抽飛了那白雲華,白雲華那相對來說更加渺小的身軀直接被抽碎,顯現出了白雲華的本來模樣。

“該死的人類!”火蟒直衝雲霄,如同一條金色長龍一樣盤臥在雲朵之上,只見它張開巨口,噴出一道火焰,當場將三名白府長老燒成了灰燼。

白家老祖帶着幾名長老迅速後退,白向天雖然有意再次衝殺,但是火蟒已經徹底擺脫了控制,哪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我恨啊!”白雲華仰天長嘯,明明到了最後關頭,誰知卻發生了這種事情。

辛辛苦苦五百年,他耗盡了一生最爲寶貴的歲月,甚至連最心愛的女人都拋棄了,可是最終換來的居然是這個結果。

“退!”白家老祖忍不住喝道,事到如今以他白家的力量是控制不住這火蟒了。

不過那白雲華卻是猛然一聲大叫,而後就是化作一道火光崩潰在半空,最後竟是融入了那火蟒的身體之中,徹底的失去了聲息。

最後竟不是他白雲華收服這火蟒,而是火蟒將其融入了自己體內,化爲了它的補給。


“撤退!”白家老祖驚恐的大喝道,因爲他看到那火蟒將目光注意到了他白家剩餘子弟身上,如果火蟒全力攻殺,只怕今天不但不會是他白家的復興之日,甚至會是滅亡之時。

“哪裏逃?!”火蟒擺着尾巴,橫掃過來,將這天空都給灼燒了起來,大片的白家子弟沒有來得及躲避,當場就是火焰焚燒成了灰燼。

白家老祖大怒,如今整個白府都已經被火蟒的火焰給焚燒乾淨了,唯有一些逃得快的子弟躲過一劫,不過看這火蟒的意思,似乎是要毀掉這整個城池。

“全部退下,全部!”白家老祖大吼,而後徑直迎向了那火蟒。

滅世的威壓從白家老祖體內瀰漫而出,這一刻他已然是燃燒起了自己的靈魂,動用了家族祕法意欲抵擋這火蟒,給族人提供充足的時間逃走。

如果白家被滅,那他就是白家的千古罪人,所以這一刻他不惜形神俱滅也要護住白家最後的這點血脈。

眼見老祖衝了上去,其餘白家子弟也是一個個目眥欲裂,但是在火蟒的攻擊下連反抗的餘力都沒有,談何反擊?

“都撤!”白家族長白向天命令道,而後護着一羣族人就是朝着城外飛去,這千古基業算是毀於一旦了。

可是就在白家衆人剛剛邁出第一步的時候,高空之上就是傳來白家老祖淒厲的喊叫聲。

回頭看去,卻見白家老祖的身體直接被那火蟒一口吞下,當場身隕。

“完了。”白向天心中一涼,老祖居然連一招都沒能抵擋得住,吸收了白雲華以後,火蟒更加強大了…… 白向天此刻真是百感交集,明明是大興之日,卻淪變成滅族之時,這反差未免太大了。

白家老祖被火蟒一口吞下,身上的金色火焰反而更加熾熱了,看樣子他可以通過吸收修者的能量而提升自己的實力。

“白家子弟聽令!”白向天咬着牙說道,“分散逃走,今日我白家不能因此而滅,爲了家族你們也要活下去!”

說完,白向天驀然迴轉過身,獨身面對那囂張的不可一世的火蟒。

火蟒看了白向天一眼,只聽它冷笑道:“就是你,我見過你,嘿嘿,今天我終於逃脫生天了,你白家誰都別想走!”

“殺!”白家族長白向天手持一把長劍,化作一道劍光直接衝向了火蟒的頭顱,這一刻他就像是之前的那白家老祖一樣,完全的捨棄了生死,只求爲家族子弟爭取哪怕一瞬間的逃生希望,如果白家真的因此而滅亡,那他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火蟒見白向天也是衝殺上來,昂着脖子而後猛地一口咬下,又是直接將白向天給吞服腹中,白向天的攻擊對它根本無效。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天際四方突然殺出十幾道光芒,全部劈砍在了火蟒身上。

火蟒大驚,身上火焰四處迸射,這十幾股力量都非常強大,每一道都比那白家老祖還要強。

“誰?!”火蟒迅速扭動身體,直接飛昇到萬里高空,剛纔這十幾人差一點就讓它重傷。

只見半空之上懸浮着十幾道身影,這十幾人盡皆老者,看樣子應該就是這古星的頂尖高手了,而且他們中大多都在聖心境巔峯行列,儼然是這古星的巔峯戰力。

“莫老鬼,你還沒死啊?”人羣中一個枯瘦的老者衝身旁一個紅髮老者笑道。

那紅髮老者哈哈一笑:“你這老東西都還沒死,我怎麼會先死?”

同時間,其餘老者也是紛紛打着招呼,顯然都是舊相識,只是因爲這次火蟒出世才聯手而出。

白家子弟見族長還有老祖都身隕,而家族長老也死了大半,知道這火蟒再也跟他白家沒有任何關係。索性一個個都離開了,偌大的基業就這麼毀了。

不過他們還是希望這些老者能夠擒住那火蟒,若是能保住此城,說不定還有他白家復興之日,只是即便起死回生之後白家也再不是之前的白家了。

火蟒見這十幾個老者一上來就重創了自己,現在居然還好整以暇的在交談,儼然是不把它放在眼裏,就好像它已經是待宰的羔羊一樣。

“吼!”火蟒嘴中噴出一道火焰,橫掃過天際,同時對十幾個老者發起了攻擊。

“差點把這畜生給忘了,各位,誰能擒拿此獸,此獸就歸誰,如何?”一名身穿淡紫色長袍的老者叫道,同時拿出一面八卦鏡將那火焰給擋了下來。

“好!”

其餘衆人也是沒有意見,當即亮出了各自的法寶,二話不說直接就是砸向了火蟒。

火蟒的身軀陡然變大到千丈,一個騰身就是捲起大量的火焰,那火焰遮天蔽日,讓這些老者根本不敢靠近,只是各自拿着法器在遠處進攻。

可是這火蟒變大身軀不要緊,它身下的城池可就慘了,漫天的火焰雖然沒有臨近,但是大部分百姓都是被高溫活活蒸熟了,沒有來得及逃出城的百姓當場身死。

“先滅滅它的氣焰!”那被稱作莫老鬼的紅髮老者不再隱藏實力,整個身體瞬間膨脹起來,而後衝向了火蟒,一點都不畏懼火蟒身上的火焰。

火蟒大怒,從未有人敢近身與其搏鬥,只見它猛地一甩尾巴,就是抽向了那紅髮老者。

紅髮老者速度奇快,一個閃身就是出現在另一處,而同一時間,又是有三名老者衝殺過來,顯然他們也有祕法能夠抵擋火焰的攻擊。

十幾個聖心境巔峯老者聯手攻擊,這火蟒之前的囂張頓時被壓制下來,甚至還被一人一道劍光給差點斬掉了尾巴。


這一下火蟒再也不敢大意,全力應對,可是任憑它發揮出十足的威力,在這十幾人的聯手下還是被壓制着擡不起頭來。

當年封困它的就是十幾個聖心境高手,如今它雖然自信實力大進,但沒想到還是敵不過。

爲了避免再被鎮封千年,火蟒當即遁入了虛空,準備逃竄:“等着,我還會回來的!”

“哪裏走?!”一名老者一聲怒吼,只見他從懷中掏出一塔狀法寶,猛地擲了出去。

卻見的那寶塔遍體生輝,而後瞬間變大,生生的砸在了虛空之中,直接將隱入虛空的火蟒給震飛了出來,差點把火蟒的身體都給壓成了肉餅。

十幾人各出底牌,將火蟒完全圍在了中央,這個時候火蟒已經完全喪失了抵抗的餘力,完全就是在捱打。

千丈之軀瞬間縮小,而後化作了丈餘長短,火焰也是隨時有消散的跡象。

“我要死了?”火蟒一驚,自從誕生之日起,雖然它也曾遇到過危險,可從未斷絕過生機,身爲先天火靈,那可是受天地庇護的,可誰成想今天居然有要身隕的跡象。


驀然間,一道聲音在它識海中響起:“若是我可以救你脫困,可否願意做我的寵物?”

火蟒一驚,能夠當着這十幾人的面傳音於它,絕對非等閒之輩,可是一聽到代價是當那人的寵物,火蟒頓時大怒,若不是變成了這副模樣,它早就罵出來了。

而這個時候那十幾個老者也是放棄了進攻,聯手佈下了一道困陣將火蟒圍在了中央,接下來就是商討這火蟒的歸屬問題了。

先前十幾人各出奇招,可謂是將這火蟒打得徹底沒了脾氣,可若論誰纔是最大的功臣,誰都沒有這個底氣。

“各位,如今火蟒已經被擒,該如何處置?”那穿着淡紫色長袍的老者詢問道。

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沒有開口,這火蟒可是先天火靈,天地孕育而生的頂級生命體,若是能收爲己用,絕對有大用。

可是誰也沒有自信能夠在這麼多人的手中搶下這火蟒,如今這火蟒的歸屬還真是一個問題。

紅髮老者莫老鬼嘿嘿一笑:“我主修的是火之道,若是各位將此靈**於我,我定當重謝。”

“哼,這可是先天火靈,你莫老鬼能拿出什麼東西交換?”頓時有人不滿的說道。

而後一名老者從懷中掏出一塊玉色石頭,只聽他解釋道:“在是飛仙石,想必各位也知道它的用途,若是各位肯將這火蟒交於老夫,這飛仙石就是各位的了。”

雖然震驚於老者能拿出飛仙石但是誰都沒有開口,因爲相比之下這火蟒似乎還是更加珍貴。

一時間各人紛紛拿出了自己的寶貝,希望能夠藉此交換火蟒。

而那火蟒見衆人已經將它當作了貨物,用各種籌碼兌換,怒氣頓時燃燒了起來,身上的火焰也是隨之大漲,可是身受重創,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

“小蛇蛇,考慮清楚了沒有?”那聲音繼續傳音問道。

火蟒喉間發出悶哼聲,而後只聽它回答道:“你有什麼能力將我從這裏救出去,就算是我全盛時期都未必能夠逃脫出去,他們這些老不死的可是個個有大神通。”

“不用你擔心,只問你答不答應。”那聲音繼續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