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沒有呢,你別聽那個壞蛋瞎說。」柳瑩沒好氣的道,臉頰卻是已經變得紅彤彤的。

「真的沒有嗎?」柳瀟瀟有些不信的道,同時那雙大大的眼睛還緊緊的盯著柳瑩的腹部看。

「沒有,你想要寶寶的話,就自己去找那個壞蛋好了。」柳瑩沒好氣的道。

「是啊,可愛的瀟瀟,如果你想要的話就來找我行了,我一定會讓你懷寶寶的。」步雲天好笑的道,逗一逗這單純的瀟瀟小蘿莉,還真是爽啊!

「才不要呢,不跟你說了。」柳瀟瀟一臉不好意思的道,整個人再次變成了一隻鴕鳥,根本就不敢在看步雲天,雖然她人很單純,但是畢竟已經有過一次了,儘管那次迷迷糊糊的。

「好了,不跟你們開玩笑了,好好的修鍊吧,我還有事先走了。」步雲天突然認真的道,然後說完便一下子消失在原地了。

步雲天並沒有出了定海神珠,雖然他剛剛在調戲兩女,但是神識卻是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外面,那個守門老頭依然在外面守著,只是那十五名天階後期守衛離開了,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這守門老頭當然是不死心,而且他很明顯的感覺到步雲天就在附近,很可能是隱入了虛空當中,所以他的神識不斷的掃視著周圍這片虛空。

步雲天也總算見識到了這個老頭的恐怖之處,虛空之中都可以用神識掃視,真是變態啊,就連那些恐怖的空間亂流居然都吞噬不了這老頭的神識,得不得佩服啊,可惜雙方卻是敵人。

其實步雲天倒是錯估了這老頭的實力,老頭根本就沒有步雲天想的那麼輕鬆,空間亂流豈是玩笑,他的神識雖然恐怖,但是還是照樣被吞噬的,只是每次的量都很小,所以步雲天才沒有發現而已。


當然,步雲天的神識雖然沒有這老頭的這麼凝鍊,但是卻也照樣可以在這虛空之中探索,甚至比這老頭還變態,根本就絲毫不懼空間亂流,因為他的神識之中融入了一絲空間規則,雖然只是一絲,但是已經足夠了。

唯一有點遺憾的就是這空間法則實在是太變態了,哪怕已經有一絲融入了步雲天的神識當中,他也照樣還是領悟不了,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早已經步入天階巔峰的強者都領悟不了空間法則的原因,能夠領悟的無不是有大機緣大毅力的存在,可見空間法則是何等的變態。

估計步雲天不突破到天階後期,是別想領悟空間法則了,不過這事倒也不急,只是遲早的事情而已,他並不缺大毅力,而大機緣更是不缺,空間法則意外融入神識之中,這樣的機緣還不夠逆天嗎?(未完待續。。) 守門的老頭雖然懷疑步雲天躲入了虛空之中,但是也僅僅是懷疑而已,當神識在虛空之中發現不了步雲天之後,那絲懷疑也差不多消失了,只是還非常的不甘心而已。

最終老頭一臉不甘的收回了神識,然後收起了對於這片虛空的鎖定,緩緩的向著主峰大殿飛去。

步雲天看到老頭走了,自然是興奮的催動定海神珠準備離開了,然而就在他催動定海神珠離開藏書閣範圍的時候,一股毀天滅地的法則攻擊轟入了虛空當中,目標直指虛空中的定海神珠。

「卧槽,還想跑,給我死吧!」守門老頭等著雙眼陰狠的道,居然敢打天刀九式的注意,這是千萬年來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哪怕是知道步雲天身上帶著空間至寶他也不理了,準備直接讓步雲天帶著這些東西葬身空間亂流之中。

「嘎嘎,該死的老王.八,你給我等著,我還會回來的!」步雲天的聲音從遙遠的虛空,清晰的傳到老者的耳里,把他氣得滿臉鐵青。

不過這老頭非常清楚,哪怕有空間法寶,迷失在空間之中,就是超越了天階巔峰也照樣回不來了。

恐怖至極的法則之力直接穿過虛空轟在定海神珠上面,形成三才陣法的定海神珠雖然防禦力驚人,但是受到步雲天修為的限制,卻發揮不出原有的威力,導致定海神珠直接被轟的脫離了原來的軌跡,被轟入了空間亂流之中。

定海神珠內部的小島一陣抖動。彷彿就像地震一般。還好不是非常的嚴重。僅僅相當於三級左右的地震,否則步雲天很懷疑這小島會不會被震沉入那深不見底的海水之中。

天階巔峰的全力一擊徹底讓步雲天拋下了僥倖的心理,哪怕他的肉身強度已經達到天階煉體修為,但是如果被正面擊中的話,肉身也非得被擊潰不可,真是太恐怖了。

一陣暈頭轉向之後,回過神來的步雲天一臉獃滯的喃喃自語道:「卧槽,該死的老王八蛋。這回要阿尼陀佛了,都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了?」

此時定海神珠正處於一處莫名的時空亂流之中,別看只是被那老頭轟移了幾千米,但是這已經足以讓步雲天完全迷失了。

「老大,怎麼了,是不是遇到麻煩了?」小影蛇焦急的道,它跟步雲天是心意相通的,自然可以感受到步雲天此時的鬱悶心情。

「小影啊,這回麻煩大發了,我們迷路了?」步雲天一臉哭喪著道。太他媽坑人了,那老頭果然陰險啊。這回是真正的樂極生悲了。

「迷路?這有什麼啊,問人就是了。」小影蛇摸不著頭腦的道。

「問人?問誰啊?這時空亂流之中能問誰啊?」步雲天一臉無奈的道,其實在空間亂流之中倒也不怕,關鍵是出了空間亂流之後,到底能不能遇到人類,這才是關鍵的,萬一被傳送到一些荒無人煙的地方,那才是真的可憐呢!

「神馬?老大你說我們迷失在時空亂流當中了?」小影蛇驚呼道。

「沒錯,這回麻煩大發了,只能看運氣了,希望我們能夠活著回去吧!」步雲天嘆口氣道。

現在步雲天只能隨便選擇一個方向催動了定海神珠,虛空中的水藍色珠子一陣閃光之後,非常輕易的離開了空間亂流的包圍,跟那老頭預想的不可能出來可謂是相差甚遠,這隻能說定海神珠實在是太逆天了。

如果是一般的空間法寶,哪怕能夠隱入虛空之中,但是如果沒有穿梭虛空的能力,照樣是悲劇,確實是會像那老頭想的那樣,迷失於空間亂流中,最後能量消耗殆盡,被空間亂流撕成碎片,化為虛無,因為時空亂流之中可沒有靈氣給你吸收,耗盡能量只是遲早的事情而已。

出了定海神珠之後,入眼的是一片茂密的叢林,一眼望不到邊的密林之中,偶爾還會傳來一聲妖獸的吼叫聲。

步雲天謹慎的放出神識,向著四面八方探去,方圓數千里之內的一切頓時進入他的感知之中,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植物,各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正在相互廝殺的妖獸,或正在被人圍殺的妖獸,一切的一切都盡收眼底一般。

不過最讓步雲天驚訝的卻是那恐怖的妖獸族群,少則數百頭,多則數千上萬頭,端是恐怖無比,單單就說那出現在他神識感知範圍內的不知名的妖狼好了,足足有三千多頭,而且每一頭都差不多有地階中期的修為,修為最高的甚至達到了天階初期。

更加恐怖的是這些妖狼的智力不輸於人類,獵食的時候就像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哪怕是天階後期級別的妖獸碰上了都要繞路走,除非是天階巔峰的存在。

收回神識之後,步雲天卻是沉思了起來,通過之前的一番探查,可以肯定的是這裡天地靈氣並不弱於蒼穹大陸,也有人類修士的存在,倒是讓他鬆了一口去。

「老大,這裡是哪裡啊?」纏在步雲天手臂的上的小影蛇看著四周好奇的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還是在蒼穹大陸所在的位面,因為位面之中的法則並沒有絲毫的變化。」步雲天搖搖頭道,從老龍它們那裡知道,不同的位面在法則上是存在差異的,任何人在突然換了一個位面之後實力都會受到壓制,但是步雲天卻是感覺不到一絲壓制,而且根據他的感知,這裡的法則也並沒有變化。

「那我們還是在蒼穹大陸之中嗎?」小影蛇轉頭看著步雲天道。

「很可能已經不再蒼穹大陸了,蒼穹大陸只不過是這塊空間中的一塊陸地,但是根據記載,這個空間可是有好幾塊這樣的大陸,只是後來爭奪進入高級位面的權利,導致大戰,使得那些遠距離傳送陣都遭到了破壞,才使得這些大陸徹底被大海隔離開來而已。」


步雲天搖搖頭道,他們現在很可能已經到了另一塊大陸之中,因為看那些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物種就知道了。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還是在同一個位面,因為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空間中的法則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說明他們還是在同一個空間中的,至於是不是在蒼穹大陸,那就只有探究過後,才能知道答案了!

「不會吧,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我們豈不是很難回到蒼穹大陸了。」小影蛇泄氣的道。

「放心,暫時還只是猜測而已,而且只要還是在同一個位面,就肯定會有辦法的,就算沒有傳送陣回去,我們只要找到地圖,就是飛也要飛回去。」步雲天堅定的道,他的父母親人都在蒼穹大陸,他是不可能不回去的。

「那現在我們要怎麼辦啊?」小影蛇道。

「自然是要尋找回家的路了,雖然遠距離傳送陣用不了,但是整個位面的地圖應該還是有的,只要知道蒼穹大陸的方位,我就一定可以回去。」步雲天肯定的道,有定海神珠的存在,他根本就不懼怕大海的阻隔,對於別人來說,大海或許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存在,但是對於步雲天來說,卻是一塊未開發的寶地而已。

「恩,不過要先找到人,我們快點走吧!」小影蛇點點頭道。

「好,這也只是猜測而已,走吧,第一步就是先跟這裡的人接觸。」步雲天眯著眼道,然後放出嘯月坐了上去,因為他發覺這裡的人好像都有妖獸夥伴似的,剛剛神識看到的幾波人都是一個個帶著戰chong的,所以他也不怕嘯月招人眼紅。

「太好了,老大,你終於肯放我出來了。」嘯月興奮的道,同時四處張望。(未完待續。。) 「好了,別叫了,快走吧,目標就是東南方向那群人類。」步雲天淡淡的道。

「哦哦,知道了老大!」嘯月頓時興奮的帶著步雲天沖了出去,奔跑的速度絲毫不差於步雲天御器飛行的速度,紫色的皮毛遠遠看去就像一道紫色的光芒朝著東南方向射去。

嘯月以恐怖的速度向著一群十一人的小隊靠近,毫無掩飾之下,步雲天很快便被這群人給發覺了,當然這也是步雲天刻意的,為的就是避免不必要的誤會。

能夠進入這種妖獸密集的森林之中狩獵的修士自然不會是什麼簡單之輩,一發現步雲天的靠近,立刻便進入的戒備當中,如果步雲天暴露出什麼不良意圖的話,肯定會面臨他們的轟擊,畢竟在這種地方殺人越貨實在太正常不過了。

步雲天來到眾人十多米開外的地方便停了下來,臉上一臉溫和神情,非常友善的道:「哈嘍,大家好,在下不小心迷路了,不知道可否跟眾位結伴同行呢?」

不過此時誰也沒有回答步雲天的問話,而是一個個雙眼發光的盯著他身下的嘯月。此時嘯月在步雲天的要求下,變化的有馬匹大小,一身紫色的皮毛顯得神駿異常,再加上天階中期的實力,自然是十分吸引人。

步雲天也不介意眾人羨慕的目光,因為這些人之中並沒出現貪婪的目光,或許是這裡的戰寵很普及的原因,高端的戰寵應該見過不少,所以只是羨慕而已。

過了一會。一個身穿白衣的青年才醒悟過來道:「這……不知閣下是哪裡人?」


「呵呵。我並不是這附近的人。來到這裡算是一個意外,你們也不用太過擔心,我現在只是想跟你們做個伴,了解一下這裡的風土人情而已。」步雲天微微笑著道,毫不掩飾自己的來歷,更是懶得編借口,這就是有實力的好處,如果這群人有什麼壞心思。他完全可以滅了對方。

別的不說,活了兩輩子的步雲天對於察言觀色可是非常有一手的,再加上變態的神識,這些人想要欺騙他可不容易。

「這樣啊,可以先讓我和隊員們商量一下嗎?」那名青年沉吟一下開口道,主要是因為步雲天給他一股不可抗拒的感覺,雖然步雲天表面上只有天階三級的修為,但他卻是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覺,所以才要和隊友商量。

「是在下唐突了,你們商量一下吧。就是你們不同意也沒什麼,畢竟出門在外還是要有點防備的。」步雲天微微笑著道。此時他已經換回了本來面目,修為也沒有掩飾,露出了天階三級的氣勢,對方防備也是正常的。

不過這群人的實力確實不弱,十一人當中就有四個天階三級的,其餘的最低都是天階一級,算是一個非常強勁的小隊。

這夥人只是稍微商量了一下,便同意步雲天加入了,畢竟他們有十一個人,步雲天看上去雖然有天階三級的修為,但是孤身一人,他們也不算太過擔心。

「這位兄弟,我們商量了一下,同意你跟我們結伴,不過我們現在還要進行一個任務,必須要先把任務完成了才會出去,如果你沒意見的話就跟著我們吧。」那名青年在商量完畢之後對步雲天道。

「沒問題,那先介紹一下吧,在下步雲天,不知諸位高姓大名?」步雲天微微笑著道,淡淡的笑容讓人不自覺的有些好感。

「步兄弟你好,在下關逸,這幾位分別是廖雪梅、沙笑秋、廖天辰、吳大熊、張翼、吳雲、顧成一、劉毅、廖菲菲、廖雪兒。」關逸笑著把小隊的成員都介紹了一遍。

「恩,很高興認識各位,不知道你們是需要去做什麼任務呢?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幫一下忙。」步雲天高興的笑著道。

「這個我們邊走邊說吧,算是一個比較難的任務,步兄弟如果願意幫忙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關逸笑著催動了胯下的坐騎,眾人也跟了上去。

步雲天自然是讓嘯月跟了上去,這時他也仔細打量了一下眾人坐騎,還真別說,都是非常好的坐騎,最低的都是地階中期修為,甚至有幾頭是天階初期的。


之前步雲天在遠處的時候並沒有關注眾人戰chong的實力,現在卻是嚇了一跳,天階的戰寵可不是那麼好收服,在蒼穹大陸的時候可是個稀罕物,哪怕是天階巔峰強者都不一定能夠收服一頭天階妖獸,但是在這裡卻是一下子見到了幾頭。

「步兄弟,我們這次的任務是尋找一朵三千年以上的白蓮,這白蓮倒是不難尋,關鍵的是白蓮生長的地方是一個妖獸群的活動範圍,一不小心的話就會被妖獸包圍,非常的危險,如果步兄弟不放心的話,到時可以留在外頭等我們。」關逸微微笑著道,倒不是小看步雲天,只是大家畢竟不怎麼熟,關乎性命的事情還是說清楚的好。

「呵呵,關逸你也太小看了我,既然說了幫忙怎麼可以臨場退縮,你直接喊我名字就行了,不用老是步兄弟步兄弟的,太生分了。」步雲天哈哈笑著道。

「次噢,小天兄弟你果然豪爽,等回去了定要好好請你吃一頓。」關逸也是哈哈笑著道。

接下來步雲天很快便和眾人混熟了,也打聽到了這裡的一些基本情況,同時也知道為何眾人一個個都有一頭這麼厲害的戰寵了。

主要是因為這裡的人,幾乎個個都會一種契約之術,這種契約之術非常的霸道,可以強取一頭修為不高過自己的妖獸的一絲靈魂,達到控制妖獸的目的。步雲天也從這群人身上得到了這門比較大眾化的秘法。


基本上只要是自己單獨打敗的妖獸,都有很大機會收服,不過這種契約之術也還是有限制的,一般的修士都只能契約一頭妖獸,關鍵是元神修為問題,這個契約之術對於元神的強弱是有要求的,元神修為太弱的,甚至都不能契約同等修為的妖獸。

不過這也已經比蒼穹大陸要好的多,缺少契約秘法,蒼穹大陸的人要想收服一頭妖獸實在是太難了,除非是從小養到大的,否則很難,當然,步雲天這個變態是要排除在外的。

不過真正讓步雲天興奮的還是這塊大陸居然有冒險者公會的存在,凡是修士都可以根據冒險小隊的等級去領取相應的任務,要知道這個在蒼穹大陸可是沒有的,只是在五行王者學院的時候見過類似的錐形而已。

除非有一天五行王者學院能成為蒼穹大陸最強的勢力,否則很難成立冒險者公會,就像這塊大陸上的冒險這公會,乃是由一個實力最強大的宗派帶頭髮起的。

而且步雲天也基本確定,自己是跑到另一塊大陸了,因為這群人根本就不知道蒼穹大陸,結果已經不言而喻,看來只能慢慢來了,不過他也不擔心,想要找到地圖還是挺簡單的,不管是冒險者公會,或者帝都圖書館中,都有許多古老的地圖,到時慢慢找就是了。

步雲天已經決定早日飛升,是不可能在這邊耽誤太多時間的,所以雖然不擔心,但他也必須儘快找到地圖,回到蒼穹大陸,然後找到姐姐海青璇,再閉關準備飛升。

「小天,我們這次的任務非常的危險,還是先給你介紹一下那群妖獸的實力吧,根據公會提供的信息,那妖獸群的數量倒是不大,不會超過一百頭,但是成年的最弱都有天階一級的修為,也就是說我們很可能要面對上百頭天階妖獸的圍攻,這是非常危險的。」關逸神情凝重的道,其實一開始他是不想接這個任務的,只不過為了爭一口氣才接下而已,但是接下之後他就已經有些後悔了。

「這些妖獸的速度怎麼樣?快不快?」步雲天也是神情凝重的道,他倒是不擔心自己,但是如果被包圍的話,其他人就危險了。

「速度跟一般的妖獸差不多,但是妖獸到了天階的修為,根本就沒有速度慢的,特別是在熟悉的環境當中,速度比起我們只會快,不會慢。」一旁的沙笑秋插嘴道。(未完待續。。) 「小秋說的不錯,密林之中我們的速度確實比不上妖獸,而且這種地方我們也不敢在低空飛行,不然一不小心碰到飛行類的妖獸群的話會更慘。」關逸點點頭道。

「那麼你們有什麼辦法對付這些妖獸嗎?」步雲天好奇的道,既然知道這些妖獸群這麼恐怖,怎麼還敢來做這種任務,簡直就是拿生命開玩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做了一些準備,我們購買了大量的符咒,和一個陣法羅盤,符咒就不說了,羅盤卻是我們保命的關鍵,羅盤裡面刻錄了一個中階幻陣,足以困住那些妖獸一刻鐘,哪怕就是被包圍了,我們也有逃出去的把握。」關逸笑著道。

「中階陣法羅盤?倒是不錯的東西,用來保命勉強可以了。」步雲天點點頭道。

「是啊,不過說起這玩意我還有氣,這玩意實在是太貴了,僅僅是中階陣法羅盤中最便宜的幻陣羅盤,也消耗了我們大部分的靈晶。」沙笑秋有些氣憤的道。

這中階幻陣羅盤只能用來迷惑一下敵人,根本就不能用來殺人,要殺敵的話還要自己動手,比起其他陣法羅盤效果差多了。

「呵呵,這玩意很貴嗎?」步雲天好奇道,現在中階的陣法羅盤他隨手都可以煉製出來,如果真的很貴的話,那他豈不是發了,可以在這塊大陸大發一筆,然後再回去。

「貴,比同等級的寶器還要貴的多。」沙笑秋氣憤的道。

「好了,別抱怨了。這畢竟是保命的東西。貴一點也是應該的。」關逸無奈的搖搖頭道。如果不是必要的話,他也不想買這種東西的。

「你說這玩意比同級別的寶器還要貴啊,不可能吧?」步雲天一臉古怪的道,不應該啊,這法寶對於陣法的要求同樣也是非常高的啊,這兩者本就是相通的,怎麼聽起來差別這麼大呢?

「怎麼不可能,這玩意上面的陣法要求本來就比法寶高得多。現在會陣法的又不多,煉製這玩意可不簡單,價格不貴才怪呢?」關逸搖搖頭無奈的道。

「這東西的效果怎麼樣啊?」步雲天好奇的道。

「還不錯,可以在神識範圍之內遙控,就是消耗的靈晶比較多,每次發動一刻鐘都差不多要十塊上品靈晶。」關逸苦著臉道,這玩意也只能用來保命了,十塊上品靈晶啊,那可是一千晶啊,簡直就是燒錢的玩意。

「尼瑪。這也太坑了,這羅盤不會連個蓄能陣法都沒有吧。真是太坑了!」步雲天搖搖頭道,這種破玩意,他隨手就能煉製百十個,只是大家還不熟,不好明說而已。

「沒辦法,有蓄能陣法的更貴,我們根本就買不起。「關逸搖搖頭苦笑著道。

「別說那麼多了,已經快到地方了,大家還是小心點吧。」廖雪梅突然開口道,那毫無感情波動的聲音,讓步雲天很懷疑她到底是不是非人類,太冷了,簡直就是人形空調。

「恩,大家小心點找吧,注意隨時出現的妖獸群。」關逸點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