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的長劍出現在手中,鳳兮看著無心,緊抿著唇,什麼話都沒說。

無心的強大她們都很清楚,父皇不在,根本就阻攔不了無心!

而且她的結界維持不了多久。

「哥哥,你先離開這裡。」鳳兮說完,就從結界中出去,迎上了無心的劍,兩人的身影快速閃過,打的火熱。

鳳夙咬牙,隨即從結界裡面出來,開始繼續攻擊無心,神舞和藍情也沒有閑著。

強大的力量落在地上,讓整個神界大殿都動蕩了起來,這樣的戰鬥,絕對不低於當初無心入魔,殺人神界的時候。

被無心一掌打在心口處的位置,鳳兮跌在了地上,鳳夙則是迎上了無心。

兩人在空中快速過了十幾招,鳳夙本就受了傷,更何況那控制了無心的人也把自己的力量輸進了無心的身體裡面,對此,無心的強大不言而喻。

將鳳夙一腳踹到了地上,無心張狂大笑著說道,「既然你要如此礙事,我就先殺了你。」


話落,整個人快速的朝著鳳夙而去,手中的弒神劍直指鳳夙的心口處。

鳳夙見此,想要躲避,卻因為剛才受的傷沒有辦法移動。

神舞和藍情都著急了起來,恨不得自己上去給鳳夙擋下無心的攻擊,只可惜,他們都和鳳夙在對立的方向,根本沒有辦法比無心更快到鳳夙的身邊。

鳳兮見此,手掌在地上一拍,整個人快速朝著無心而去。

千軍一發之際,鳳兮擋在了鳳夙的面前,而那鮮紅的弒神劍穿透了她的身體,劍尖從背後出來。

時間停止,風過無痕,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那一幕,不知道該怎麼去說。

鳳兮低頭看了看胸口處的劍,隨後抬起頭,看著無心。

眼淚從眼眶落下,鳳兮伸出手,抓住了無心的手,呢喃道,「無……無心,求你……求你醒來,不要……傷害他們!」

鮮紅的血液從她的傷口處流出,染紅了她的白裙,無心一時間愣在了原地,什麼反應都沒有,就像是雕像一樣。

一道紅色的光芒閃過,弒神出現在了無心的身邊,看了看無心,然後握住劍柄,將弒神劍從鳳兮的身體裡面拔了出來,隨後便消失了。

沒有了弒神劍,鳳兮朝著地上倒下,就在她快要倒在地上的時候,怔愣在原地的無心瞬間回神,伸出手接住了她,半跪在了地上。

天空轟隆隆的聲音響起,不一會,烏雲遮住了藍天的顏色,那閃電落下,隨之而來的是磅礴大雨。

神界眾人站在雨中,誰也沒有移動一步,看著那一幕。

鳳夙雙目赤紅,忍住全身的疼痛,費力的站起身體。

當他站起來過後,口中就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他卻堅持走到了鳳兮的身邊,一把推開了無心,將鳳兮抱了起來,走向神界大殿裡面。 每走一步,鳳夙的傷口便流出更多的血,可他依舊緊緊抱著懷裡的鳳兮。


身體極度無力,在到階梯的時候,鳳夙跌倒,連帶著懷裡的鳳兮一起。

神舞和藍情見此,快速趕到了鳳夙的身邊,想要扶起鳳夙,然後他們來抱鳳兮。

揮開藍情要去抱鳳兮的手臂,鳳夙面無表情的說道,「我自己來。」

大雨來的很急,在那樣的大雨下,所有人都被淋了個徹底。

神舞站在鳳夙的身邊,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她知道,弒神劍不是一般的武器,被它刺中心口,能活著的機會不大!


抱著鳳兮,鳳夙艱難的站了起來,一步步走進了神界大殿。

無心站在原地,一點反應都沒有,雙手依舊保持著剛才抱著鳳兮的模樣,一動不動。

忘星走進大雨中,然後在無心的身邊停下,看了看鳳夙的方向,說道,「兮兒姐姐很喜歡你,可是你卻親手殺了她,等他安置好兮兒姐姐之後,不會放過你,但是我知道,兮兒姐姐不想讓他傷害你,所以你走吧!」

忘星說完,就朝著大殿的方向走去。

大殿裡面,鳳夙將鳳兮放在了地上,想要用自己的力量來救她,卻被鳳兮拉住了手。

白裙已經被鮮血染紅,又因為淋了雨,所以鳳兮的身上很濕,還有血液混合著水落在地上,讓人心疼!

「哥哥,不要……不要傷害他!」鳳兮拉著鳳夙的手,一字一字的說道,「他,他……不是有意的,不要傷害他。」

鳳夙靜靜的看著她,沉默了一會說道,「你不要說話,我替你療傷!」

聽到他這麼說,鳳兮搖搖頭,哭著說道,「哥哥,答應我。」

鳳夙抿著唇,一拳打在了地上,說道,「我做不到。」

鳳兮是他唯一的妹妹,他打心眼裡疼愛著的妹妹,她讓他不要傷害殺了她的人,他怎麼做的到!

鳳兮聞言,手緊緊的抓著鳳夙的手,說道,「他如果……出了什麼事情,我不會…不會安心的!」


鳳夙看著她,沉默了許久才說道,「好,我答應你,我答應你不傷害他,你不要說話了,我先給你療傷。」

得到鳳夙的承諾,鳳兮笑了,手緩緩鬆開,落在了地上,眼睛也慢慢閉上,整個人顯得特別的寧靜。

鳳夙看著鳳兮,低著頭,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守在她的身邊。

忘星站在大殿的門口,不知道該不該走進去,眼眶裡面已經是模糊一片,悄無聲息,眼淚就那麼掉落了下來。

大雨還在下,無心依然半跪在地上,神舞搖搖晃晃的走到大殿外面,然後跪了下去。

守在神界大殿外面的眾長老見此,齊齊丟掉手中的武器,跪在了地上。

忘星雙眼泛紅,如果沒有下雨,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眼淚,一步步走到神舞的身邊,忘星也跪了下去!

無心看著那一切,突然大笑了起來,看著自己的雙手,狂笑不止,最後一口鮮血吐出,整個人狼狽之極! 鳳兮死了?

他親手殺死了她……

白髮在雨中飛舞了起來,無心看著那大殿,卻不敢進去。

腦海裡面,那笑容浮現,那一個月的相處,她高興的小臉,古怪的笑容,深刻腦海,揮之不出!

就在這大雨中,多亞出現在了雨中,他的身邊還有忘川和雪女。

跪在神界大殿,朝外跪著的忘星見此,站起身子,飛快的朝著忘川和雪女跑了過去。

忘川看著周圍的一切,還有半跪在雨中的無心,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忘星跑到忘川的身邊,哭著說道,「爹,娘,兮兒姐姐死了。」

轟隆一聲,忘川刷的一下看向無心,鳳兮死了?

多亞蹙了蹙眉,顯然沒有想到遇到忘川和他們一起來神界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阿夙呢?」雪女同樣蹙眉問道。

「在裡面,阿夙哥哥在裡面!」忘星說道。

「你們先進去,我馬上進來。」忘川說了一句,就朝著無心走了過去,隨後在無心的身邊停下,看著無心問道,「無心,她死了,你又在想些什麼?」

無心沒有說話,白髮已經全部被打濕,那一身白袍上面,也有著鮮紅的血液,卻不是他的!

她死了,他想讓她活過來,哪怕用他的命去換!

「你是要跟我進去,還是離開?」忘川見他不說話,卻沒有離開,而是再一次問道。

離開?

他怎麼能離開?

「我跟你進去。」無心嘶啞著聲音說道。

「那走吧。」忘川說完,就朝著神界大殿走去。

無心站起身子,跟在忘川的身後!

大殿裡面,鳳夙看著地上的鳳兮,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從懷裡拿出一顆金色的丹藥,強行的給鳳兮吃了下去,這一幕,沒有任何人看到。

「兮兒,不要怕,等一等,哥哥一定會救你。」鳳夙呢喃道。

聽到有腳步聲響起,鳳夙瀲了瀲眼眸,低著頭問道,「衣服拿來了嗎?」

藍情聞言,讓身後的人將衣服拿給了鳳夙!

鳳夙抬眸看了看那衣服,隨即站起身子,看著那些神侍女說道,「替她整理好。」

那些神侍女聞言,點點頭,然後帶著鳳兮走出了大殿。

鳳夙也跟在身後。

忘川和無心到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那些神侍女帶著鳳兮離開。

無心在看到鳳兮那一刻,雙手刷的一下握緊,目光緊緊的看著她。

而她再也不會對他笑,只是閉著雙目,什麼話都沒說!

鳳夙走到無心的身邊,看了看無心,一字一字的說道,「我答應了她不會傷害你,所以不會對你怎麼樣,但有一句話我要告訴你,從此以後,鳳兮這個人已經消失,她將不再存在,你與她無關!」

鳳夙說完,最後看了無心一眼,便和那些神侍女一起離開了。

忘川站在原地,沒有說話,剛才他雖然沒有探查鳳兮的氣息,但是他感覺到了,鳳兮已經沒有心跳了!

她是真的死了……

無心目光看著那些侍女帶著鳳夙越走越遠,口中腥甜,吐出一口鮮血,隨即倒在了地上! 忘川見此,嘆息一聲,只好扶起無心,朝著宮殿走去。

鳳兮出事之後沒多久,鳳凰炎便和珈藍趕了回來,同來的還有望月。

神王之女失去,神界百姓痛心,三個月後,舉行完一切事宜,那個放著鳳兮的冰棺被送進了神族密地,那是一個只有鳳夙才知道的地方,因為那裡,是他六歲那年讓人開始建造的,機關重重,還有許多的凶獸,修建了八年才完工!

梵心宮中,珈藍在菩提樹下看到了無心,嘆息一聲,隨即走到了無心的背後才停下。

「無心,那力量現在不能控制你了嗎?」雖然無心這幾個月來都很正常,但是她還是有些擔憂。

「已經徹底消失了。」無心轉身,看著珈藍說道,「在鳳兮死的那一天,它就註定會消失。」

鳳兮是他的弱點,所以鳳兮的死,讓他幾近崩潰,卻也壓制了那力量,慢慢將它吞噬了!

珈藍聞言,點了點頭,說道,「兮兒的事情,或許夙兒心裡是怪你的,但是我們從來不會怪你。」

失去一個女兒,她很傷心,卻不會去怪無心,因為說起來,無心的傷心不會比他們少!

無心沒有說話,或者說是不知道該怎麼去說,鳳兮,他在北海說過,他恨她,也不想見到她,為此到了神界,她從來沒有出現在他的面前,他也以為,三年不見她,他會慢慢遺忘她,卻沒有想到,三年來,他對她的思念越發的重!

沉默了良久,無心才說道,「珈藍,我要離開了,這次離開,我們或許再也不會見了!」

珈藍聞言,並沒有馬上說話。

離開,是要行天下嗎?

等了一會,珈藍才點點頭,說道,「好。」

無心笑了笑,這是他這幾個月來唯一一次露出笑容,一如從前那邊俊美,卻帶著無限悲涼!

「無心,不要禁錮自己,兮兒的事情,不是你的錯。」看著無心的背影,珈藍淡淡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