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人面容嬌俏,如玉*肌膚隱隱泛出一抹嫣紅,這名嬌嬌女就是昨日為了能夠得到一夜休息時間而與葯意爭辯的葯月。

葯月閉眼仰頭向天上明目祈禱,身子微微顫抖,有兩三個少女受他的影響也是閉目祈禱。

葯意走過這幾人,來到一平緩處,拍了拍手,朗聲道:「大家都過來,時間也不早了,現在距離子時只有兩個時辰,從這裡到火雲窟還有一段距離,大家拿出各自的月光石,人手一塊,進了火雲窟后我要你們都變成移動光源。」

所有人聚集在葯意麵前認真的聽著葯意的安排,葯喜則是站在一旁目光慈愛的掃視這二十名少年少女,以往這個時候歷練的葯族子弟都是特別興奮的,有些甚至急不可待。

可是這一次由於情況特殊,二十名少年少女先後經歷了獸潮和魔兵的攻擊,有些受了外傷現在身上的身上還沒有完全復原,但好在葯族的療傷丹藥效果奇佳,僅僅只隔了一天受過外傷的人已經行動如常。

葯意的聲音響徹開來,「想必大家都知道這一次情況是有多麼特殊,火雲窟外出現了魔族。」

葯意頓了頓,目光掃出二十人,所有人面色肅穆,如臨大敵,他又道,「雖然不知道他們到我們的地盤意欲何為,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的任務不會因為有魔族的出現而放棄,這裡是水雲澗,在藥王山脈裡面,是我們葯族的地盤,區區幾個魔兵還嚇不倒我們。大家告訴我,你們是怕還是不怕?」

「不怕!」所有人齊聲聲的道。

葯意微微頷首,眾志成城,只有有服輸的精神,闖過未知難關的機會就會大很多,面對強大的敵人也會更加自信。

「好!」葯意厲聲道,旋即面色微變,轉頭看了葯喜一眼,聲音陡然變得有些揶揄:「接下來就請你們葯喜導師說上兩句。」

葯意平時不是一個害羞的人,此時卻是連連擺手,輕聲道:「我想說的你都說了,如果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我們可以出動了。」

「好,大家還有什麼問題嗎?」葯意朗聲問道,「如果沒有,即刻出發取星光幽火草!」

葯意帶頭轉身向前掠去,葯喜捏緊手中靈器也是挺身跟了上去。

兩個歷練小隊二十人兩人一排跟在葯意葯喜身後向前急行軍。

葯意走在最前面,前行速度不快,他時不時的左顧右看,觀察是否有魔兵埋伏。

葯喜緊跟其後,也和葯意一模一樣,時常探首四處觀望。

不知何故,葯魂和唐絲絲掉在了最後面,兩人對望一眼,葯魂道:「絲絲,你小心一點,這一帶有魔兵活動,那些魔兵有傳送陣,他們構建的傳送陣可以直接讓他們從魔淵傳送到這裡來。」

輕哼一聲,唐絲絲嘴角掀起一抹挑釁之色,輕聲道:「葯魂,我怕什麼,你以為現在的我還是幾天前的我嗎,如果拿你擁有的戰獸來和我的比,你的那一個能比得過它?」

葯魂知道唐絲絲嘴裡說的「它」指的是神獸火翼龍。

細細一想,葯魂發現他所擁有的戰獸最多含有一點神獸血脈,譬如說龍鯉,含有神龍血脈;吞天血脈,含有上古麒麟血脈,蘭博,來歷不詳。


至於說七彩血蛛,上古時不壓於神獸的存在,現在已經沒落成為無極大陸妖獸界中墊底的存在。

而上古五行火屬妖獸嘜嘜,雖然來歷不凡,但也不是神獸,只是極其特殊的存在罷了。

現在看來,雖然他契約下來的戰獸戰力非凡,但還沒有哪一隻能和神獸相提並論。

饒是葯魂,被唐絲絲如此挑釁,心中也難免有氣,道:「也不知道你的命怎麼會這麼好,你那『龍翼鳥』只怕是別人千辛萬苦才弄到手的吧,這種存在,根本就是逆天的,我只是希望——」


「冰蓮教不要發現我們,否則真的不知道後果會是什麼?」葯魂魂力傳音到唐絲絲腦中。

在葯魂和唐絲絲前面的是葯雲和葯曉,兩人聽葯魂和唐絲絲的聊天內容完全處在雲里霧裡的狀態,根本不知道兩人在說些什麼。

龍翼鳥是逆天的存在?龍翼鳥不是有本契約寶典就能契約的淬體境妖獸么?

夜風習習,二十二人雖不是以最快的速度前行,饒是如此,身體素質不是很強的幾個嫡系少女身上泛出寒意,忍不住倒抽冷氣。

葯意在隊伍的最前面,前方五裡外有火花。

火如燈,不停的閃爍著。

葯意停下了腳步,葯喜走了兩步到葯意身邊,「怎麼了?」

「你看前面,火光附近有幾個黑影。」葯意嚴肅的說道。

「是魔族?!」葯喜不太確定的道。

二十名少年少女身形也是定了下來。

「大家原地休息,滅了手中的月光石。」葯意突然出聲道。

二十塊月光石突然熄滅,眾人借著天空微弱的月光能看到附近人那惶恐的臉。

「葯魂,過來。」葯意向葯魂招手,「我和葯魂過去看看,那邊可能是魔鬼的一個據點,你們原地休息,不能離開,如果被伏擊,發葯族煙花信號。」

葯族煙花信號,發射到空中后那些煙花的會變成有火焰燃燒成的葯鼎,不過葯魂除了在葯族書籍里見過煙花信號從未見過真實的煙葯信號。


突然提到煙花信號連葯魂也都有一些緊張起來,畢竟煙花信號是只有緊急時刻才會使用的東西。

葯喜腰間微縮型乾坤袋光芒一閃,白色流光飛至眾人手上。葯魂低頭一看,手中的東西有點像最為普通的保存火的工具火摺子,不過他知道這東西拔開,馬上便有煙花噴上空中。

煙花信號不是說隨時都能帶在身上,這種東西都是外出執行任務時上面發放下來的,只能在關鍵時刻使用,否則,將會以族規論處。

葯魂揣好煙花信號,跟在葯意身後前方傳出火光的地方急掠而去。

破空聲音傳了,留下二十餘人目送兩人離開。

葯喜深深的吸了口氣,見過大場面的她心裡也是有些悸動,對眾人道:「大家原地休息,等著他們歸來。」

唐絲絲知道這一次和上次血色峽谷不同了,那時她還能跟葯魂發發脾氣使使小性子,現在就算她很想和葯魂一起活動也不行了,族令如山,他們二十人都必須執行葯意和葯喜的命令,否則將會有族規處置。

外出歷練回山後被族規處置,無論嫡系還是旁系在別人看來都是一個笑話。

眼中的兩道身影漸漸的消失於黑暗之中,唐絲絲也只能放下心中的追隨之意,等待葯魂和葯意歸來。

兩道白色身影慢慢逼近傳出火光地帶,正是葯意和葯魂。

葯魂這時才看出前方是一個巨大的篝火堆,那附近的「黑點」都是魔兵或者魔獸,在離篝火堆不遠的地方有黑色光華閃爍不止,與周圍的黑暗幾乎融為一體,放眼望去,真的很容易被忽略。

葯魂跟在葯意身後尋找掩體快速前行。

一小片樹林里,葯意和葯魂現出身影。

「葯魂,你看,那個閃爍黑光的圓形區域就是他們用傳送捲軸構建出來的傳送陣,這個傳送陣可以直接將魔淵里的魔兵和魔獸傳送出來。」葯意指著離他們不遠的黑色光影區域,道。

葯魂吸了一口氣,胸腔內悸動的心安穩下來,看到葯意眼中閃爍的點單,「我們要搗毀這個傳送陣嗎?」

「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們唯一的傳送陣,不過讓我們遇見了這個傳送陣就不能再留存下來了。」葯意冷冷的道,話語冷漠,但葯魂能從那冷漠的話語中聽出葯意的殺意。

葯魂默默不語,只聽到葯意在他身旁輕輕的數著:「一,二,三……一共有五十二個魔兵和魔獸。噝……」

葯意長長的吸了一口冷氣,轉頭望著葯魂,「怎麼樣,葯魂, 最牛兵王泡總裁 ?」

「一息?」葯魂目光微閃,一息,一個呼吸的時間,一次吸氣和吐氣,他輕喃著,似乎是對葯意說又像是對自己道,「五十二個,我想嘗試一下。」

葯魂心念如同電閃,如果出用黑洞或者劍招加戰獸的組合都能夠在一息之內將這五十二個魔鬼解決,若只是使用劍招就有些難度了。

「沒關係,你現在修為才淬體境八重,短時間對付這五十二個魔鬼會有些難度,如果你和我一同出,應該能瞬殺了他們。」葯意目光炯炯的望著葯魂,他的眼中有殺意浮現。

葯魂知道葯意這次帶隊歷練被魔鬼逼成這樣,心中有強烈的怒火沒有發泄出來,而現在葯意化壓力為殺意,周身散發出讓人心悸的殺伐之氣。

「這裡距離那兒不到一百丈,我數到三,你和我一同衝出去,用最凌厲的手段絞殺他們。」葯意轉頭看向篝火燃燒黑色傳送陣的地方。

最強的手段,葯魂突然想到了海王烏賊,海王烏賊可以陸地行走,它那等高如小山的體形,直接從高空掉下去就能將那五十二個魔鬼壓得粉碎。

但海王烏賊沒有暴露葯魂只能能用吞天血蟒和蘭博,蘭博和吞天血蟒的戰力都達到先天境,對付眼前這幫在葯族地盤上肆無忌憚的魔鬼們綽綽有餘。


葯魂點點頭。

葯意的聲音在黑夜中響了起來。

葯魂感覺他和葯意就似那環伺羚羊躲在草叢后的獵豹,若是飛衝出去,那些驚慌失措的羚羊只有逃跑的份。

「一息,五十二個魔鬼。」葯魂心中喃道,這時他才明白想要成為高手必須精於時間的掌控。


擊殺實力低下的對手原來是可以用時間來考量能力是否很強。

「一,二,三。」

「三」剛飛進葯魂耳中,葯魂幾乎同時和葯意一起暴射而出,刺耳的破空之聲響徹而起。

等那幾十個魔鬼發現異常時,兩人一獸從黑暗中飛出。

吞天血蟒張開血盆大口,瞬間便咬住坐在一起聊天的四人和他們身邊蹲伏著的兩獸,血蟒直立而起,在它口中幾人不停的抖動雙腿,模糊的的慘叫聲隔著吞天血蟒的口腔傳了出來。

其餘魔鬼嘴中哇哇怪叫著愕然的著從黑暗裡衝出來的葯魂和葯意。

葯意手中的紅光乍現,火焰暴龍凝現而出,那火焰暴龍向暴走,直接沖向一群圍坐在巨大篝火旁的魔鬼。

風中傳了劇烈的破空聲響,一個人影處在捲動如同刀刃的白色罡風中向前暴沖,罡風中的人影手中拿著一把接近一人高妖熊手掌般厚的黑色大劍。

罡岡如同眼睛一般只挑有人的地方肆虐而過。

那罡岡卷過時,都會有兩個物體向兩旁飛出,那是被重劍劈成兩半的魔鬼。

疾風踏前斬!

篝火旁火人哇哇叫著四處奔走,罡風過後,血色身影拋飛在空中。

當血蟒再把最後五個魔鬼咬入口中的時候,篝火飛向天空,火花在黑夜中肆意的飄舞,而葯魂變成的的罡風近乎九成的地方都有黑色綠色的血黏附,現在完全可以說那是黑綠色的罡風。

罡風不停的翻卷,那上面噁心腥臭的血液向外飛濺如同落入水中的狗*爬上岸后不停抖動拋飛身上的積水。

一息!

「一息時間。葯意導師,我們做到了。」白色罡風緩緩而逝,出現本相的葯魂臉帶吟吟笑意對葯意道。

葯魂搖搖頭,指著九丈高的血蟒,道:「他嘴裡,還有人哦。」

葯魂朝血蟒看去,果然,兩隻腳還在不停的抖動掙扎著,不過顯然他已逃不出血蟒那如同惡魔有進無出的血口了。 葯魂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瞪了血蟒一眼,「幹嘛動作不快一些?!」

葯意引亮月光石,走到黑色傳送陣旁邊,觀察這個傳送陣。

這是個底基為黑色的傳送陣,長寬約五丈,四面都是盤裡的屏障,看起來是個很簡單的防禦陣。

葯魂重新點燃篝火走了過去。

「葯意導師,怎麼樣?這個傳送陣很複雜嗎?能不能搗毀?」葯魂輕聲問道。他對傳送陣一竅不通。

「呃,」葯意笑了笑,「其實我也不是特別了解傳送陣,既然如此,那就全力進攻吧。」

說完葯意直接退後幾丈,澎湃的元氣從他掌心洶湧而出,元氣向前肆虐,將空氣壓縮出氣爆之聲,瞬間,精純元氣悉數攻打在黑色傳送陣上。

葯魂倒縱幾丈,低喝道:「葯意導師,這麼暴力好嗎?」

「嘿嘿」笑了兩聲,葯意道:「簡單暴力就是我的風格哦。」

葯魂無賴的甩了甩頭,雙手猛然推出,精純的血元氣朝黑色傳送陣上轟去。

被兩人的元氣猛烈的轟擊,黑色傳送陣沒有絲毫動靜,葯魂不由得發出驚咦之聲,這傳送陣看似是很小的一座,沒有想到抵抗力這麼強大。

不過認真想想也不為過,五十個魔鬼在傳送陣這裡守衛,想來這個傳送陣對於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就算把他們全殺了,這個傳送陣也不太好破壞。

傳送陣開始閃爍黑光,葯魂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妙起來。

「葯魂,我們這邊破壞傳送陣,另外一頭的傳送陣也會有感應,現在魔淵那邊想要朝這邊傳送魔鬼過來,我繼續攻擊,你把傳送過來的魔鬼攪滅。」

聞言,一抹驚駭從葯魂眼底滑過,果然魔鬼是殘忍狡猾的,這邊才開始攻擊元氣陣,那邊就要往這邊傳送魔鬼前來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