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你,夢幻世界,好一個夢幻世界!」陰森的聲音從臉色難看的**李麟口中說出,然後下方墳冢一陣顫抖,強悍霸道的力量從裂縫和下方通道之中重來,瞬間向著**李麟衝去。

本尊李麟根本就沒有打算給對方機會,手中凶戟一伸,一股恐怖的吸力傳來,這股**力量竟然被凶戟一口吞噬掉,原本呈現淡淡灰色的凶戟竟然慢慢變成了烏黑之色。

「該死,吞噬靈寶。你手中的這桿神兵叫什麼名字?」**李麟沉聲問道。吞噬靈寶本就不多見,能夠吞噬他所發出的**力量的靈寶也就更少了據他所知也就上古十大神兵中的那一兩件才可以辦到。現在猛然蹦出一個極為陌生卻有可以極大克制他的神兵,**李麟體內的意識自然極為關注。

「滅魔神戟!」李麟想也不想的說道。

「滅魔神戟?沒聽說過,難道是在本尊前來這個世界之前存在的神兵?」**李麟臉上露出一抹迷惑之色。

不得不說,凶戟的吞噬能力帶來了極大的驚喜,本體被困,只能分出一部分神魂活動的**李麟顯然被凶戟全面克制。

轟隆一聲,本尊李麟轟然將凶戟插在墳冢裂縫之上,切斷了對方**之氣的來源。

**李麟一聲厲嘯,瘋狂催動白虎劍攻伐李麟。

李麟轟然出拳,霸道的拳意轟碎了所有劍氣。同時本尊李麟再次結印,對著**李麟轟出了第二記夢幻世界法則。

彷彿時間倒流一般,**李麟身上的**之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整個人眼中的意識也慢慢褪去。

「別以為這樣就能股對付我!」**李麟最後說道,緊接著下方衝出一道道**之氣,這些**之氣在半空之中凝聚出一尊尊實力恐怖的魔物,瘋狂向著本尊李麟圍攻。

本尊李麟一聲厲嘯,轟然招手,凶戟在手看,**之氣被瘋狂吞噬。

戰鬥中的李麟沒有注意,墳冢上的裂縫越來越大,從其中轟然伸出一隻烏黑色的大手,一變將變得茫然的**李麟抓入其中。

「哪裡走!」本尊李麟一聲大喝,轟然隨著**李麟所進入的裂縫沖入墳冢之中。

墳冢之中另成一片天地,空間不大,也就一個籃球場大,虛空中滿是濃郁的**黑氣。在小空間中央有一個祭壇,祭壇之上有一枚石化的腦袋。

「這裡早已經被本尊吞噬,進了這裡就等於進了本尊的內世界,不管你是上古那個混蛋轉世,還是那個討厭的人類小子,今天都是你們的死期。」詭異的聲音響徹子在整個小空間之中。

「哼,只怕你沒有這個本事。」李麟沉聲說道。手中擎著凶戟,一步一步走進中央祭壇。

**李麟發出低沉的咆哮的,但是他卻無力出手,因為之前本尊李麟發出的夢幻世界依然作用在他的體內,這股可以將一切現實變成夢幻的神通讓他迅速變得虛弱。

本尊李麟走到祭壇前,猛然打出一擊夢幻世界作用在石質的腦袋上。

「沒用的,你的法則透不過這層層封印,我雖然……怎麼可能,你的神通怎麼可能通過所有禁製作用在本尊身上?」一道震驚的聲音傳來。他的實力比李麟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能夠將李麟透過封印釋放出去耗費了他無數年的時間,但是現在外界的李麟憑藉上古神通夢幻世界輕鬆傷害到他,這種結果讓他感到實在難以接受。

本尊李麟沒有答話,他的雙手再次結印。

「老夫的壽命無數,實力無窮,你就算累死也無法將本尊所有的實力化去。」石化腦袋的聲音回蕩在整個小空間中。這是一種無上強者的驕傲,到了他這種層次,天地都不容易將其磨滅。夢幻世界雖然恐怖,但以李麟的實力為造成的傷害就有限的多了。


「你的話沒錯,可惜你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就像現在神通逆轉!」本尊李麟神色無比嚴肅的說道。其雙手結印順序和之前的夢幻世界截然相反。

一股隱喻之氣瞬間作用到石頭腦袋上。

「沒用的,都沒用的。」石頭腦袋的的聲音在小空間回蕩。

本尊李麟神色凝重,雙眸之中神色複雜多變,一會兒精明強幹,一忽兒茫然無措。

最終李麟的雙眸閉上了,掌心貼著石頭腦袋的眉心,就這樣一動不動了。

半個時辰眨眼就過去了。本尊李麟豁然睜開眼睛,一聲大喝,恐怖的力量轟然沿著石頭腦袋的眉心灌注進去。

「沒用的,你輸入的真氣本尊就笑納了。」

「哼!一塊兒希望你還能笑的出來。」

「神通逆轉,徒做嫁衣!」隨著李麟的話,之前那股沖入石頭腦內眉心的氤氳之力沖了出來,其內部裹挾著一些星星點點的碎片沒入李麟的體內。

緊接著李麟身上轟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然後一道神魂從李麟體內沖了出來。其原本獃滯的雙眸多了一分神采。

「這是,該死,你竟然從我體內提煉命格碎片和真靈殘片。」石頭腦袋終於發現了本尊李麟的目的,整片空間都因為他的憤怒而顫抖起來。

「夢幻世界!」

吞噬了從石質腦袋體內強行拘禁出來的命格碎片和真靈殘片之後,茫然無知的傻魂竟然多了一絲神采。其主動施展出夢幻世界,在滿是禁制的墳冢之中生生打開一條通道。李麟隱約看到在通道另外一頭也是一個和眼下極為類似的小空間。同樣的**之氣森森,中央同樣有一尊祭台,只是祭台上拜訪的東西不同而已。

嗖——!

戰魂沖入其中,引得石質腦袋憤怒的大叫。(未完待續。) 戰魂的舉動使得祭壇上的石質腦袋發生陣陣不甘的怒吼,無窮**之氣化為一頭頭**巨獸,阻擋其封禁在其他空間中的身體。可惜,只是分散神念控制的凶獸根本就不是戰魂的一合之敵,甚至連稍稍阻攔戰魂前進的速度都辦不到。

事情如同之前一般重演,從神秘存在的第二部分石質化的身體之中取回部分破碎的神識和真靈碎片后。戰魂體內奄奄一息的生命火焰開始熊熊燃燒起來,那盤踞在識海中的不滅靈光也變得愈加璀璨。

李麟默然的站在石質腦袋所在的那座空間之中,全神戒備的和**本體對峙。他知道現在儘可能的擋住對方出手就是對戰魂的最大幫助。

轟隆一聲,**本體內部轟然衝出一股**之氣,伴隨著凄厲的嘯聲,這股力量轟然撞擊在石質腦袋上。

咔嚓一聲,石質腦袋上掉落下一片石質殘片,一道**至極的目光從石質腦袋之上爆發而出。其一只眼睛竟然在這種攻擊之下詭異的解除了石化。

李麟臉色大變,凶戟猛然向著石質腦袋劈去。雖然不清楚只是解封一隻眼睛能夠幹什麼,但是本能的李麟覺得事情已經開始向著玄糟糕的方向發展。

「該死的螻蟻,你讓我徹底生氣了。」神秘存在怒聲說道。一道烏光從其雙眸之中射出,轟然撞擊在凶戟之上,強悍的力量將李麟整個撞飛出去。

嗖——!

李麟的**本體瞬間出現在石質腦袋之前,然後咬破手指,逼出一些精血灑在石質腦袋的肉質化眼中。

然後血光綻放開來,石質腦袋上從眼睛開始竟然在慢慢解開整個腦袋的封禁。

「還原!」

李麟衝上來大喝一聲,自己領悟的神通瞬間作用在了石質腦袋上,時間之力驀然發動,石質腦袋正在解除石化的狀態突然停止,並漸漸的向後倒流。

「時間之力,該死,你這螻蟻般的實力怎麼可能發動真正的時間之力。」神秘存在怒吼。實在是這突然發生的情況讓他難以理解。

李麟臉上都是碩大的汗珠,蓋因為這次的還原神通和之前完全不同,因為時間倒流作用在了一個無比強悍的人身上,相應的李麟所消耗的真氣也是呈現幾何倍數般的增長。幸好李麟有生命之樹的支撐,否則根本就不可能維持這麼長的時間。

在李麟和神秘存在僵持的時候,戰魂連破三個小空間,在其神魂核心之處,一個水滴狀的真靈和圓盤狀的命格已經恢復了五分之四。再有最後一個,神秘戰魂就可以徹底集齊命格和真靈,真正從灰飛煙滅中活過來。

吼——!

戰魂恢復命格和真靈已經難以阻擋,石化的神秘存在發出不甘心的怒吼聲。其將所有的怒火都**到了破壞這一切的李麟身上。

神秘存在那恢復正常的眼珠突然從石化的腦袋之上衝出來,裹挾著無窮力量轟然沒入**本體體內,一股濃郁到了極點的**之氣轟然從**本體身上散發而出。

「小子,我要徹底吞噬你的命格和真靈!讓你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怒吼聲從**本體口中喊出。和之前只是部分神識**控不同,現在的**本體明顯發生了極大的變化,獨屬於**本體的換亂意識被徹底的**下去。

李麟臉色大變,揮舞著凶戟攻向**本體。**本體一聲冷笑,輕飄飄的揮手,一股恐怖到極點的衝擊波轟然而出,那無可匹敵的力量直接將李麟轟飛出去。

「這怎麼可能?」狼狽的李麟臉上滿是由衷的不可置信。

「桀桀,小子,你還以為本尊是之前那種廢柴樣子嗎?告訴你,現在本尊徹底奪舍了這具肉身,並將本體之上的右眼融入這具寶體之內。本尊現在雖然和巔峰狀態無法相比,但是對付你這種螻蟻不過是舉手之勞。」**本體冷笑著說道。

李麟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吞噬煉化你將讓這具身體達到圓滿狀態,即便不需要石化的本體本尊也可以快速恢復失去的力量。」**本體轟然前沖,只是一個瞬間就出現在李麟身前,雙手散發出的詭異能量瞬間將掙扎的李麟禁錮,前後猛然一吸,強行將李麟吸入體內。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以急速狀態衝過來,隨著李麟沒入**本體的體內。

「哼,就算凝聚了命格和神識又如何,意識未曾清醒,區區亡魂能奈我何?」**本體沉聲說道。不顧從其凝重的臉色來看,事情恐怕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然後**本體盤膝而坐,準備徹底煉化李麟和自己沖入他體內的戰魂。

整個墳冢之中充滿了安靜。時間一分一秒丟過去,眨眼間一個月這般過去,依然盤膝煉化李麟和戰魂的**本體臉上露出濃濃的痛苦之色。

轟然一聲,緊閉了一個月的**本體轟然睜開眼睛,眼睛中沒有殺戮,只是濃濃的驚喜之色。


「我控制了本體?」李麟的聲音中滿是驚喜。但是緊接著他的臉色變的冷酷,一股森冷的殺機充斥全身,雙眸之中的興奮也化為徹底瘋狂的神色。

「不可能,你區區螻蟻,本尊竟然無法徹底煉化?」聲音之中滿是濃重的不甘之意。


轟隆一聲,**本體臉上的神色再次變為李麟的模樣。

「這是我的身體,對於這具身體來說,你才是外來者!」李麟大聲說道。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理由,最大的理由是戰魂對他的幫助。凝聚了全部命格和真靈的戰魂在進入李麟體內的瞬間轟然破碎了,無窮魂力化為最純凈的狀態沖入李麟的神魂之中,使得李麟的神魂之力瞬間壯大了幾十倍,如果說李麟之前還只是肉身達到了神級,那麼現在憑藉突入其來的魂力強行破入神級領域,再藉助六芒星和獸道天書的力量,竟然能夠在神秘存在的瘋狂碾壓之下保持清醒,並一點一點的爭奪身體的控制權。

「不可能,你一個螻蟻怎麼可能和本尊對抗!」神秘存在的聲音中滿是不甘之色。這次他捨棄原本的無上魔體沖入李麟的體內,目的就是擺脫眼前的困境,誰知道只是一個連神級都無法達到的小卒子竟然堅持了一個月不被自己的煉化,甚至在不斷的爭鬥之中還迅速壯大起來。

「沒有什麼不可能,我雖然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但是很明顯,你是我的敵人,是敵人就要分個生死。」李麟的聲音中已經多了些瘋狂之色。

就在這個時候,整個萬族藏地傳來轟鳴聲,然後小世界頂上出現一道巨大的門戶,門戶之中傳來落星辰的血脈氣息。很明顯,一個月的時間他們已經從混沌深處重新飛了回來。一道巨大的青龍轟然從門戶之中衝出來,然後一聲咆哮沒入李麟的體內,之後如同神秘戰魂一般轟然破碎,化為最精純的魂力沖入李麟的神魂之中,使得本就暴漲幾十倍的李麟神魂再次壯大了不少。因為這連番力量的灌輸,李麟神魂前所未有的強大。原本只是簡單對抗現在也變得勢均力敵起來。

李麟明白這種強大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來自外力,而且這種力量越用越少,並不是長久之計,拖延下去吃虧的一定是自己。

嗡!

虛空再次破開一道門戶,一道乾瘦中年人信步走來,幾乎眨眼間已經到了巨大墳冢之前。

「本尊原本以為那小傢伙能夠達到本體至少百年的時間,現在看來是我失算了。」中年人臉上掩飾不住的閃過一抹震驚之色。然後一個閃身沖入墳冢之中。

當其看到神秘空間之中神色不但變化的李麟,臉上的神色更加精彩。

「竟然能夠抗住域外惡魔的吞噬,這個小傢伙的意志超乎想象。」神秘中年人沉聲說道。這種情況是他怎麼也無法想象的。

然後乾瘦中年人開始出手,其霸道的力量轟然沖入李麟的體內,配合李麟體內弱小的真氣**經脈中弄遇到了極點的**之力。

李麟的識海之中,正和神秘存在瘋狂對轟的李麟只覺得神魂之上壓力越來越小,一股強大的外力正在協助自己對付這神秘存在。

「該死,竟然是人族的超級強者。」神秘存在化為一個黑袍青年,樣子和李麟幾乎一模一樣,只是臉上的**之氣攝人心神,讓然看了一眼不敢再看第二眼。

「人族強者已經趕來,你已經沒有希望了。」李麟沉聲說道。

「桀桀,你想的太美了,如果他們有本事殺了本尊,又何苦犧牲如此之大來封印本尊。小子,不得不說對於你本尊看走眼了。但是不要以為有人幫你你就能夠贏。」神秘存在冷哼一聲,然後轟然出手,一團散發著混亂氣息的魂力出現在他的手中。

「知道這是什麼嗎?」神秘存在臉上滿是**之氣的嘲諷道。(未完待續。) 「這是我本體凝聚的魂力?」李麟沉聲說道。.之前他就在尋找本體魂力,想要和神秘存在交手之前先融合自身的魂力壯大己身,可惜事與願違,李麟沒有找到,最終只能裸身上陣。如果沒有神秘戰魂的的犧牲,就算有六芒星和青龍殘魂之力李麟也不可能堅持到現在。

「桀桀,不錯,這就是你體內重聚的神魂。你應該感謝本尊,如果不是本尊出手干預了這神魂的凝聚,你現在恐怕已經多出了一個可怕的敵人。」神秘存在沉聲說道。

「你到底要幹什麼?」李麟不解,雙方到了此刻已經不死不休,對方取出自己的神魂應該第一時間滅殺才是。

「我準備將這東西還給你。讓你達到最圓滿的狀態和我一戰。」對方的話讓李麟臉色一變,怎麼都感覺事情有些不對,但是具體哪裡不對李麟反而說不上來。

嗖——!

神秘存在竟然真的將其掌控的李麟本體誕生的神魂丟給他。李麟神色凝重,但還是忍不住出手接過來,神識探查其中,想要看看對方有沒有在這團混亂的神魂之中做手腳。最終結果是沒有,李麟猛然一吸,將這道魂力吸入體內。

轟隆一聲,李麟身體巨震,周身氣息瞬間壯大了很多。李麟臉上露出興奮的神色,而對面的神秘存在臉上也露出詭異的神色。

有了人族強者乾瘦中年人的幫助,李麟越戰越勇,那化身他模樣的神秘強者雖然竭力**,只可惜李麟力量變化太劇烈,已經漸漸的對神秘存在產生壓制。

噗嗤一聲!

李麟徒手從神秘存在魂體之上撕扯下大片血肉,當然,這所謂的血肉乃是精純的魂力凝聚。

李麟張口吞下,有所消耗的氣勢再次暴漲。

「該死!」神秘存在臉色很難看,如此下去,這一戰自己還是要輸。他不甘心,幾百萬年的時間他終於將封印掙脫了一道裂縫,眼見逃出有望,誰知道關鍵時刻闖進來一個人族小子,手段之多,意志之強是自己平生僅見,也正是此人的堅持,使得蒼龍殘魂將深入混沌深處的萬族藏地生生拖拽到了蒼龍大陸,並驚動了蒼龍大陸的人族強者。

噗嗤一身,神秘存在魂被別貫穿,一大片魂力被李麟吞噬掉。

神秘存在冷冷的看著李麟,在不斷反抗之中一點一點的被李麟吞噬掉。他沒有在損失魂力之後補充,就有那般用殘缺的狀態和李麟交手。

到了最後,只剩下一顆腦袋的神秘存在依然張口向著李麟撕咬而來。

不斷壯大的李麟絲毫不懼,出手狠辣,一次一次將神秘存在的頭顱擊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