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想要拿下姜小白,還得問問,他手中破山劍,答不答應。

江湖中,放狠話的人不少,但江湖太大,大多數人,也就是說個場面話而已。

可雲夢城,並不大,幾百千把人的雲夢城,低頭不見擡頭見。

所以,姜小白這一退,場中衆人,相互望了望,卻沒人,敢去拾地上的魚。

見這些人,已經萌生退意,姜小白心中一動,看向帶頭的那個大個子。

他手背一翻,蠱師段琪,已經被他召喚了出來。

“殺了他!”姜小白開口,伸手一指。

段琪是靈魂體,在場衆人,並沒有人發現她的存在。

得到姜小白的命令,段琪身影一晃,已經出現在那大個子的身邊,手指一擡,一隻青色的蠱蟲,已經應手而出,落到了他的身上。

那大個子見姜小白指着自己,臉色微微一變,做出防備的姿態,時刻提防姜小白的東西。

卻沒有想到,蠱蟲是從他身後出現的。

只是一瞬,蠱蟲就進入了他的體內。

眨眼間,那大漢,便臉色青白,忽然發出一聲尖叫,然後伸出手,捏住了自己的脖子。

他雙手死死掐着自己的脖子,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呼吸聲漸漸弱了下來。

旁邊的人,一個個驚駭至極。

“老九,救我!”大漢看着其中一人,大聲喊道。

那老九,被大漢的變化,給嚇了一跳,哪裏還敢理他,躲都躲不及,迅速遠遠躲開。

大個子捏着脖子,其額頭上,血肉經脈裏,能夠有肉眼見到,一個個猶如蟲豸般的東西,在裏面蠕動不已。

很快,他的呼吸聲,便漸漸弱了下來。

但他的身軀,卻沒有停止掙扎,在段琪的控制下,他在地上彈了兩彈,忽然躍起,一把撲入了旁邊一個剛剛鑿好的寒冰洞窟中,跳入了水中。

只聞得“咕嚕、咕嚕”的聲音響起,那大漢,很快就從水中消失不見,沒了蹤影。

“是蠱術!他,是個蠱師!”

這羣人,不虧是老江湖,很快就有人認出姜小白的手段。

蠱師,在江湖之中,很是神祕,最根本原因,還是因爲蠱不顯山不露水,能夠在舉手投足、吃飯喝水間,輕而易舉,就置人於死地。

而想要對付蠱師,最好的辦法,就是和他遠程作戰,不要近身將其殺死,因爲大多數的蠱師,武技都很一般。

這些以前在江湖中臭名昭著、凶神惡煞的傢伙,此時看着眼前的姜小白,一個個的叫苦不迭:不是說,蠱師都是戰五渣的存在麼,這傢伙,怎麼武技還這麼高,這麼能打? 那大漢,跳入水中,顯然是活不成了。

姜小白環眼四望,凡是和他目光接觸的人,紛紛避開,不敢和他接觸,怕被他惦記上。

江湖之中,一直有一句話:寧惹殺神,不惹蠱門人。

意思是,寧願遇到戰鬥力爆棚的高手,也不願意,被蠱門的人,給惦記上。

一旦被蠱門人惦記上,那真是走路、吃飯、喝水、睡覺、坐車,日常的行爲,一舉一動,都要小心翼翼,一個不小心,就會被蠱術給控制了。

所以這些人,此時此刻,纔想到這個傳說。

姜小白看了看他們,見所有人,都不敢直視他的目光,這才拾起地上的魚,緩緩離開。

沒有人,再敢打他手裏魚的主意。

搶東西,本是不勞而獲的最佳捷徑,但如果搶的目標,能隨時反殺的話,那隻怕沒幾個劫匪,能夠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

提着魚,來到雲夢城的城門口處,被那幾名雪狼騎士攔住。

姜小白正不解,那雪狼騎士首領,看出他是新來的,提醒他:“入城者,一律收取百分之十的稅。入城後,你的東西,便能自由交易,完全受雲夢城的保護。”

哦?

姜小白大概明白了其中的規則。

所謂的“稅”,其實就是雲夢城爲了維持城中運轉,“不勞而獲”的一種別名。

畢竟這些個雪狼騎士,也是需要食物,才能夠存活的。

歷代以來,爲政者,不論是什麼朝代,都會徵收稅務,也只有這樣,才能夠讓官方,維持下去。

這個雲夢城,同樣是以這種方式運轉。

而這樣的好處,就是保護了私人物品,也就是說在城中,是沒有人,再敢和城外一樣,搶他的魚了。

姜小白並不打算和這裏的官方翻臉,當即從身後,選出三條魚,交給了雪狼騎士。

那名雪狼統領騎士,見姜小白很配合,很是滿意,點點頭,提醒他:“新人,看在你這麼配合的份上,我提醒你,你拖着這些食物,實在不方便。還是早點,去找商店,把你的魚,兌換成銀幣吧。

到時候,你手中擁有銀幣,能在城中買酒、買肉,甚至還能尋.歡作樂,哈哈哈哈!”

他這句話一出口,其餘的雪狼騎士,紛紛開口,笑了起來。

金幣?

看來,雲夢城這裏,不但稅務制度健全,連貨幣系統,也很完全啊。

姜小白想着,點了點頭:“多謝提醒。”

……

帶着魚,他在城裏轉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收購魚的地方,一個商行。

一條二十來斤魚,正常情況下,不限制的話,夠一個普通成年男子,吃46左右。

這樣的一條魚,剛好能夠兌換一枚銀幣。

姜小白的手中,有26條魚,按照斤數稱,一共兌換了他27枚銀幣。

銀幣並不大,比起外面世界裏五毛的銀幣,還要小點,所以27枚銀幣,一把就能抓下。

在商行中,瞭解一下行情,姜小白才知道,在雲夢城,大多數人,一個月的伙食費,也不過一枚銀幣而已。

魚,算是高檔的食物了,如果吃不起魚的,大多數的人,選擇以一種“雪菇”爲食物。

這種雪菇,生長在冰天雪地之中,只有在雲夢城的後背處,靠近懸崖的那一面上,一種叫做雪松的植物之上,才能生長。

被摘取下來後,若是在地火之處烘乾,然後研磨成粉,便猶如人類世界的麪粉一般,可以製作成各種各樣的食物。

諸如包子、饅頭、餅等。

許多人,沒實力去捕魚的,便選擇攀爬懸崖,然後去摘取雪松上的雪菇,然後拿來商行賣錢,再去飯店買食物。

姜小白拿着一小袋銀幣,出了門,在整個雲夢城,開始瞎晃盪起來。

在飯店吃了點東西,又在酒館打了一小壺酒,半天下來,他對整個雲夢城的分佈構造,已經差不多瞭然於胸。

雲夢城,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什麼店鋪都存在。

有人取了那雪松的樹皮,經過壓榨、抽取後,提出其中的纖維,紡織成布,做成衣物,這便是裁縫鋪。

有人從懸崖之下采石,從其中熔鍊出金屬,打造成各種兵器,這便是鐵匠鋪。

除了各種各樣的店鋪之外,在這個城裏,還有一個十分特別的地方:夢閣。

夢閣,是雲夢城的紅deng區,類似於之前姜小白上學晚上經過的那條街區,只不過,這裏面的女子,並不站在街邊招攬生意。

漢興 姜小白只在外面看了一眼,就能夠見到裏面,各種穿着“清涼”的女子,露出姣好的面容,在裏面“翹首以盼”,等着客人的光臨。

她們並沒有和雲夢城的其他人一樣,戴着面具。

這些女子,也都是十惡不赦之徒?

姜小白想着,並沒有細想這個問題。

這個雲夢城,似乎存在了千年,但千年的時間,卻一直保持着穩定的人口,並不多,也不少,這其中,本來就不對。

按照雲夢城的佈置、格局來看,食物雖然緊缺,但只要努力,活命,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那麼,是什麼,限制了其中的人口發展?

……

帶着東西,回到他住的地方後,不久,便已經是夜間。

莊妃也迅速醒來。

姜小白把白天的所見所謂,和她細細說了一遍,同時遞給她一壺酒——莊妃雖然不吃人類的食物,但她喝酒,姜小白已經見過幾次。

在姜小白猜想中,殭屍,其內臟的循環系統,已經發生了變化,所以沒辦法和人類一樣正常消化食物。

所以,只能夠以血液、酒類等液體狀物體,進行吸收。

“恩,這酒不錯,謝了。”莊妃喝了一口酒,開口:“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也得找個身份,融入到這雲夢城中。”

“你,怎麼融入?”姜小白很是好奇。

“每個人,不都有個面具麼?”莊妃冷哼一聲:“只要找一個和我身高、身形,相似的女子,殺了她,奪了她的面具,不就成了。”

也是。

姜小白本來想說點什麼,但仔細想想,雲夢城裏的,能來到這裏,那都是十惡不赦之人,即便是莊妃殺個人,也不是濫殺無辜。

也就不再說什麼。 雲夢城中,雖然基本都是十惡不赦之徒,但論本領,和莊妃相比,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莊妃,不但是明朝的江湖高手,甚至還擁有五百年的修爲,這點來說,整個雲夢城,只怕也沒幾個人能比得了她。

所以姜小白根本就不擔心莊妃會出事。

等到了夜間,眼見是莊妃屍氣最盛的時候,她隨即作別姜小白,縱身潛入了黑暗中。

姜小白則獨自躺在木牀上,閉目休息。

雲夢城的夜,除了一片漆黑外,還保留着最古老的打更制度,以此來提醒時間。

外面,有梆子聲響,蒼老而沙啞的聲音喊道:“一更天~!”

“二更天~!”

“三更天~!”

當三更天的梆子響起時,姜小白的冰屋裏,有一人,迅速閃身進來。

那人的臉上,同樣帶着一個猙獰面具,此時揭開面具,露出熟悉的容貌,正是莊妃。

“你得手了?”姜小白問。

莊妃點點頭,伸手抹了抹嘴角,姜小白髮現,她的嘴角處,還殘留着餘血,看樣子,應該是殺人吸血了。

和之前面色略顯憔悴相比,眼前吸過血之後的莊妃,臉色紅潤許多,而紅潤之中,又透露着那麼一種病態的蒼白,呈現出一種驚心動魄的凋零之美。

莊妃見姜小白髮現自己嘴角的血跡,有些略顯徒勞的解釋:“我……我必須吸血,才能維持身軀的存在。”

“你不用解釋。”姜小白搖了搖頭:“我並不覺得,你吸血,有什麼不對。”

殭屍吸血,就和老虎、獅子等猛獸,捕食兔子、羊等生物一般,屬於“弱肉強食”的範疇,站在殭屍的角度來說,並沒有什麼過錯。

只是站在人類的角度來說,覺得“吃人”,可能是極度“邪惡”的事情。

聽姜小白這麼一說,莊妃的臉色,舒緩許多,她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她的屍體,我已經帶過來,並且用殭屍之力,讓她的屍體變得僵硬無比。

你明天,找個時間,當着衆人的面,把這屍體處理掉吧。”

雲夢城地方小,姜小白之前帶着具屍體進入冰屋的事情,大多數人都知道。

莊妃替換身份,自然,也是需要一具屍體,去替換她的。

“好,這事情,交給我來處理。”

兩人又商議了一些細節,莊妃便將那具屍體,帶入冰屋中,並將衣物交換過去。

那女子的個子和莊妃差不多,顏值一般,並無什麼出色之處。

好在之前莊妃一直帶着黑色面紗,見過她容貌的,估計也就只有雲夢城主和一號,並沒有其他人。

所以這瞞天過海之計,應該只有一號和雲夢城主能夠看出破綻。

莊妃隨即離開,自行躲入了那女屍的住所。

……

等到天亮,聽到外面人聲響起,姜小白收拾了一下,抱起那女屍,便出門去。

昨天,姜小白可以說是一戰成名,所以他這番一出來,立即有許多人,圍了過來。

有人開口:“喂,兄弟,抓魚,組隊麼?”

組隊?

姜小白笑着,正準備拒絕,但想了想,忽然覺得,這個組隊的話,或許可以,悄無聲息,和莊妃匯合。

當即便點點頭:“組隊可以,我負責抓魚,你們,負責幫我背魚。如何?”

他這話一出口,立即又有人問:“那怎麼分?”

“九一開,我九,其餘人,一。”

“切!”他這話一出口,諸多人立即鄙視:“你一天不過抓二十到三十條魚,九一開,我們人多的話,最多不過分到三條魚。那可不行,散了散了。”

很快便有人散開。

但也不是全部,有兩個人,一個是斷了一隻胳膊、身體瘦弱的青年,另一個則是一個看起來沒什麼力氣、連走路都在咳嗽的老人。

這兩人,相互看了看,開口:“我們願意和你組隊。”

額……

老弱病殘,這倆,是佔齊了。

姜小白本來也沒指望他們做什麼,點頭:“好,那你們準備繩子,跟上吧。”

……

帶着兩人,出了城門,並沒有遇到什麼阻礙。

這兩人,身體很明顯都有問題,那年輕人一邊走,一邊咳嗽,聲音很是沉悶,而那老人,雖然也是咳嗽,卻很洪亮,咳的很響。

從這點來看,年輕人似乎是身體有內傷,而老人,僅僅只是年老而已。

雲夢城的人,都是相互戒備,這兩人雖然跟着姜小白,指望靠他吃飯,卻也沒打算和他多交流。

大清早的,已經有人開始鑿洞捕魚,見姜小白帶着兩個老弱病殘,都是笑了起來。

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雖然昨天姜小白露了幾絲兇威,但他們,也僅僅只是不來惹事而已。

依舊來到昨天捕魚的地方。

果然,這個地方的天氣,實在是極寒到了極致,一晚上的時間裏,那十幾米的冰窟,便又重新凍結上,只在原地,留了一個小小的內陷圈子,證明之前有人挖過。

姜小白將女屍放在地上,拔出破山劍,不再多說,按照昨天的方法,鑿開冰洞,然後將女屍,丟入了水中。

同時伸手,從水中召出三眼銀猿。

一條條的魚,活蹦亂跳的被拋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