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人仍然是叼著一根,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狗尾巴草,悠閑的看著天空。

但心裡卻是吐槽:

「小黑被冥王寵壞了。」

「在冥王的宮殿之中,那簡直就要以第二主人自居了。」

「整天撒潑打滾兒,宮殿里的其他人都要怕他了,就連我這個把它送給冥王的大恩人。」

「它也找到機會就想撓我。」

「不過么……」

說到這裡,趙吏傳音的聲音,都顯得有些波動,似乎是十分的高興。

「嘿嘿嘿嘿……」

「它仗著自己身為冥王的寵物,悄悄的在地府之中逃了出來,結果自然知道了。」

「本少爺就被派出來抓他。」

「既然如此,那就到了有仇報仇,有冤報冤的好時候啦。」

「前兩天我剛找到它。」

「沒想到這小東西,竟然還獲得了一個妖族前輩的傳承,碰到本少爺竟然還想炸刺兒。」

「這又不是在地府。」

「這我能慣著他?」

「我直接就給他放在河裡洗了一天澡,這功夫,我已經用西方傳來的夾子,把它掛在了陽台上晾著呢。」

「哈哈哈哈哈哈……」

趙吏得意的聲音傳了過來,讓林峰十分的無語。

不過林峰確實沒想到。

作為一隻能夠溝通陰陽的幽冥玄貓,竟然還怕水。

最騷的是。

趙吏竟然給她洗了一天的澡,估計這時候整隻貓都應該是崩潰的。

想到這裡。

林峰心裡也忍不住笑了。

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看樣子,這隻小黑估計是沒能力,競爭冥王宮第一寵臣的地位了。

就在林峰心中暗笑的時候,趙吏則是十分認真的提醒了林峰幾句:

「你注意著點兒,平常的時候提高著點兒警惕。」

「不要小看墨世尊。」

「他們天魔門,可是這世間少有的,保持著魔門特殊傳統的門派了。」

「其中的水非常的深。」

「你小心著點兒,千萬別玩過了,陷進去了。」

趙吏雖然和林峰互為損友。

但是該提醒的還是得提醒。

萬一這傢伙不小心翻車了,那可是真的要吃大虧的。

畢竟天魔門的群傢伙的手段,那可是真的吃人不吐骨頭,其中的厲害他可領教過。

聽到了趙吏的提醒,林峰自然也是十分的認真。

「當然了,我肯定不能夠玩兒崩了。」

「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們都是同類人,老鄉見老鄉,背後打一槍。」

「同樣的人,我們雙方都不希望對方活著。」

「我可是對他警惕著呢。」

「畢竟他的臉皮厚度竟然不下於我,那可是我的不世大敵,必須要謹慎對待。」

「不過么……」

「這天魔門,是不是魔土十家的那個天魔門?」

「如果要是那一個的話,這墨世尊能活下來,還真的不容易。」

林峰記得,他似乎看過描寫魔道門派的那一本書籍。

而天魔門,卻是那本兒秘籍之中著重點染的。

聽了林峰的話,趙吏也就明白了。

緊接著也是頗為感慨的附和:

「是啊~」

「這天魔門,可是真正保持著能者上庸者下的規矩的門派。」

「強者為尊,裡面血腥無比。」

「沒有足夠狠辣的心腸,沒有獨特的計謀,沒有強大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活到現在。」

「但是一旦能活著成長下來,那就必定是一個不世大魔頭。」

「畢竟這種培養方式,著實太過於劍走偏鋒了。」

現在的大環境,是屬於秩序之中帶著混亂的。

各大門派鎮壓天下,只有西方霍亂與偶爾產生的某些混亂,根本還不算大事兒。

沒有什麼大的亂子。

但是魔土十家的天魔門卻不一樣。

他們門派的最大規矩就是沒有規矩,強者為尊,贏者通吃。

根本沒有照顧幼苗的想法。

其中的強者根本就是隨心所欲,拚命地一直壓榨著他們門派之中的下位者。

而且由於社會環境的原因。

他們魔土十家的天魔門,根本就不愁沒有學徒,但是基本上每年能活下一個就已經不錯了。

每一個能活下來的,在弱小的時候,都會有著極其高明的計策。

都會找靠山借勢坑人,而且每一個都十分的詭譎,根本不在乎臉面。

所以說。

每一個活下來的,都會成為強者,這是用無數的鮮血鑄就而成的。

而也正是這種制度。

哪怕天魔門內部不和,也從來沒有一個人背叛。

因為在其中成長起來的。

沒有一個是好人!

never!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霸道的氣勢由遠及近,迅速的趕了過來。

僅僅是氣勢,就將原本十分悠閑的眾人,給驚得雞飛狗跳。

很顯然。

這是他們這一位護道者,給他們來的下馬威。

也是對他們身後的師長,表現出來的一種不滿。

在場眾人自然是好漢不吃眼前虧,一個個伶俐的緊。

紛紛行禮問好:

「見過東方法王。」

「法王仙壽綿延。」

「……」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過,你這麼就把人給打了,真的沒事嗎?」

見徐然從客廳里端出最後一碟菜,李知恩和劉仁娜落座開始用晚餐,一邊和徐然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至於李知恩點名要徐然儘快送過來的水杯和文件,李知恩到現在看都沒有看一眼。

徐然不知道並不急著需要這些的李知恩為什麼急著要自己過來,但他還是很慶幸自己來的時機恰到好處。

「嗯,沒關係的,大不了從哪來回哪去唄,反正我也不是這裡的人。」

徐然還是那副無所謂的模樣,他確實沒什麼好擔心的,家裡的條件回國也同樣過得很舒坦,這個地方也暫時沒有真正讓他留戀無法脫身的存在。

就算真的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徐然依舊會義無反顧,在徐然心裡最重要的始終是保護自己所珍視的人,寧願犯錯,也不願什麼都不做留下瞻前顧後的悔恨,哪怕是萬分之一的可能。

「那怎麼行,怎麼能因為我連累你,我絕對不能接受!」

一想到一向隨和的徐然出於保護自己,在異國他鄉不惜動手,還撇開自己要單獨背負後果,往壞處想甚至可能要因此離開,李知恩就無比自責和擔心。

「知恩吶,我覺得不用那麼擔心的。」劉仁娜拍了拍李知恩的肩膀安慰道,「作為藝人,你的名氣又這麼大,這種事一旦宣揚出去,那全半島的人都知道朴明秀有多無恥了,他也會被當成笑話看,更何況有監控在,他沒辦法抵賴的。」

「是嗎,但願如此吧,唉…徐然,都怪我。」

聽劉仁娜這麼說,李知恩稍微放心了一點,但心裡卻堅定了信念,無論如何她也要利用自己的能力來幫助徐然幫助渡過可能會有的難關,就像他剛剛保護自己那樣。

李知恩不想徐然就這麼離開,還是因為自己的緣故。

「怎麼能怪你呢,要怪也是怪那個胖子鬼鬼祟祟。不過,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他為什麼要來找怒那你,還那副咄咄逼人的樣子。」

徐然是真的好奇那個胖子的動機,剛剛他一度以為自己打錯人了,但聽從劉仁娜的憤怒口吻來看又並不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