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皓天皺了皺眉,就聽到燕琳雪接下來說道,“這個合同對我來說也確實大有幫助,他是業內一個很有名的導演拍攝的,只不過劉明成是投資方,他們想要跟我談合作,我們公司的高層也在這兩天匆匆地趕了過來,你放心,琴姐也說了,差不多明天到後天就可以讓我們回去了。”

看到燕琳雪絕口不提自己被欺負的事情,周彤頓時急了,也在一旁嚷嚷着姐夫,“我們兩個人還被欺負了呢。”

雖然燕琳雪有意不讓姜皓天知道這件事情,可是姜皓天聽到周彤的話時便知道這件事並沒有燕琳雪說的那麼輕鬆。

“看來有人不讓你好過,這樣吧,我定今晚最快的航班去接你。”

聽到姜皓天的話時,燕琳雪雖然感到暖心,但是卻還是拒絕了他連忙說道,“你還要趕飛機呀,折騰來折騰去的多麻煩呀,而且還要帶着昕兒,這小丫頭跟着年奔波豈不是要遭罪,再說了現在媒體都不知道昕兒的存在,若是他們知道了,昕兒肯定會隨時隨地的跟着偷拍,到時候他就沒辦法像現在這麼快樂的自由玩耍了,再說了,我們什麼關係啊? 校花的無賴同桌 ?”

燕琳雪說着說着語氣都變了。

等她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些什麼的時候,瞬間閉上了嘴巴,心裏充滿了焦急,自己在搞什麼呀,說的話怎麼那麼尷尬,原本以爲姜皓天不會回答的時候,卻聽到姜皓天的聲音隔着聽筒傳了過來,那麼的清晰,那麼的深入人心。

“你和我是昕兒的父母。”

燕琳雪眨巴了一下眼睛,眼底充滿了好奇。

他這是在說什麼呀?難道是承認啦自己和他之間的夫妻關係。

燕琳雪腦海裏亂成了一團亂麻,她情不自禁的紅着小臉。

周彤見到之後不由得唉聲嘆氣了,起來搖了搖頭抓過來手機連忙說道,“姐夫,所有的人都欺負我們,這次實在是不變,所以你可以不用來,但是如果下一次別人欺負我們的時候,你可一定要替我們報仇呀。”

或許電話那端姜皓天說了些什麼,周彤臉上的神情變得有那麼一絲的古怪,她說了兩句就掛斷了電話,燕琳雪好奇地追問到她:“是不是跟你講了什麼。”

周彤的小臉上泛起一絲奇異的微笑,興奮的說道,“姐夫現在就派人來接我們啦,差不多明天我們就可以回蘇城啦,姐夫還說了要是有人敢攔着的話,就教訓他,順便給我們出氣。”

燕琳雪搖了搖頭,在心中嘆了口氣。

突然想起了姜皓天之前說過的話。

以後有他護着自己, 給我一個吻

燕琳雪的心裏泛起了一絲甜蜜的意味,這種有人保護的感覺可真是妙。

而另一邊姜皓天掛斷電話之後,臉上的表情立馬變得嚴肅了起來,眼底泛起一抹陰暗的光芒。

雖然現在他和燕琳雪並沒有表明在一起,但是在姜皓天的心裏,燕琳雪是孩子的母親,他對燕琳雪也有了好感,這一點就足以夠讓自己護着她了,旁的東西姜皓天都沒有放進過眼裏,可是自從心裏有了燕琳雪之後,漸漸變得在乎她。

當石傑在他耳邊提起保鏢這個事情的時候,姜皓天下意識的想到了燕琳雪,他想在燕琳雪的身邊安排保鏢來代替自己保護燕琳雪,沒想到此事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場。

姜皓天想着便拿起手機撥通了石傑的號碼。

“你現在回來餐廳一趟,我在這裏等你。”

這些天幾十個人一直在岐山上面訓練,他們的進步很大,一些人已經突破到了初元氣,而劉明成的進步更是大,他已經突破到了中元期。

當石傑突破的時候,興奮的睡不着覺,連夜趕到了岐山去找大黑比試,結果顯而易之,現在的他能力依舊比不上大黑,又被大黑粗暴地拎了起來,像是甩抹布的一樣,暴打了一頓不過劉明成驚喜的發現自己比之前有了一點微小的進步,原先能被大黑甩出七八米遠,現在最多也就三四米遠,他心裏充滿了震驚,要是再這麼練下去的話,自己遲早有一天會超越大黑的。

於是他孜孜不倦地進入到了訓練當中,廢寢忘食,這時他依舊在進行着各種訓練,突然手機響了起來,他走過去一看見到是姜皓天打過來立刻接通了電話,狗腿的問道,“師傅,你找我有什麼事呀?”

聽着姜皓天那邊的話,石傑連忙答應了下來,隨手拿起自己的外套,看了一眼王彪說道,“阿彪你先指揮一下大家訓練,我去去就回。”

話音剛落,整個人已經躥出了十幾米遠,速度快的不可思議,衆人連個詢問的機會都沒有。

石傑迅速的趕到了餐廳,匆匆的跑到了姜皓天的面前,姜皓天淡然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我讓你現在去上京一趟,把燕琳雪接回來。”

石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並沒有過問姜皓天,而是立刻答應了下來。

“最晚明天晚上。”

“保證完成任務。”石傑行了一個規範的禮儀,就連忙跑了出去。

但是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又迅速的跑了回來,只見他閃閃的笑了一下說道,“師傅要是遇到一些噁心的人,我該怎麼辦呀?”

“這些不用我教你了吧,對於蒼蠅直接拍死就好。”

聽到姜皓天的話,石傑摸了摸鼻子,他怎麼突然傻了嗎? 師傅說的對,對於那些蒼蠅沒必要給好臉色。

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把師孃帶回來,如果有阻礙他們的人,無論是誰一併拍死。

щщщ ✿ttκǎ n ✿¢○

操,tmd是誰?這麼不長眼竟然敢跟師傅作對招惹師孃。

石傑在心裏爲那個不長眼睛的傢伙默哀了幾秒,不過心裏依舊是有來那麼一點點的猶豫,上京不比他們這個小地方實力複雜,他孤身一人前去,能成功嗎?

想了想石傑說道,“師傅,我一個人去還是把阿彪他們都帶上呀,阿彪最近也都非常刻苦的訓練,現在他們已經突破到了初元期。”

“你看着辦吧。”

姜皓天平靜地說道,他對石傑很放心,石傑當初能夠在姜雲手底下安然無恙地度過那麼多年,可見他做事穩重,這種小事姜皓天相信石傑有實力能夠處理好的,如果他真的遇到了麻煩估計會打電話向自己求助,那個時候再說吧。

看了看姜皓天的臉色,石傑立刻說的:“好啦,師傅,那我這就準備去。”

“程濤,我之前讓你安排的東西都安排好了吧。”

出了餐廳之後石傑直接給程濤打了個電話。

“我做事你放心。”

“這就行,你快點讓人把東西送到姜星夜總會來,我們打算在那裏見面。”

“好了現在我就親自送過去,等到晚上兄弟們好好的在一起聚一聚。”

程濤熱情的說着,但是沒想到卻被石傑給拒絕了。

“算了吧,改日再喝也不遲,現在我需要去上京一趟,你現在幫我定一下最快去上京的航班。”

因爲這件事來的突然,石傑沒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夠在短時間內安排完畢,但是程濤不同,這是一隻比他還要老奸巨猾的狐狸,有他幫忙肯定會事半功倍。

程濤雖然疑惑,不知道石傑這個時候急匆匆的去上京做什麼,並沒有過多的問,而是說到要訂多少張。

“定個35張吧,等一下我讓王彪把信息都發給你。”

掛斷電話之後,石傑啓動了車子,迅速的趕回了岐山,當他出現在衆人的面前時,滿臉的嚴肅示意他們都停下動作,所有人都看了過來,不解的望着他。


“發生什麼事了呀?傑哥。”

“所有晉升到初元期的人都跟我走一趟,除了你。”

石傑指了指站在角落裏的週五說道:“你留在這裏看着大家幫大家訓練。”

王彪摸了摸腦袋,一臉的狐疑,不解的問道,“傑哥,咱們這是要幹嘛呀?”

在衆人的注視下,就看到石傑冷冰冰地開口說道,去上京打蒼蠅。

聽到這話王彪瞬間興高采烈了起來,他們這些兄弟一直訓練都不見得效果,終於有一次能夠展現現身手的機會了。

週五忍不住說到,“要是有這種好事幹嘛不帶上我呀?你是嫌棄我能力低嗎?”


“胡說八道,我覺得你小子是這所有人當中最出色的吧,留你在這裏是爲了幫助其他兄弟,也算是做了好事。!

石傑拍了拍週五的胸膛示意他寬心,週五苦笑了一下,只好答應了下來。

而剩下的三十幾個人則是興沖沖的跟在了石傑的屁股後面,他們已經忍不住想要快速的測驗一下自己這段時間的磨練成果啦。

其他人眼睜睜的看着他們離開,心裏充滿了憋屈,他們確實沒有王彪這些人出色,不過他們一定會加把勁,下一次不會再被王彪甩開了。

車開到了指定的會所,石傑現在以客人的身份來到此處,心中感慨萬千,來到了包廂裏,石傑指揮着王彪將信息都發送了過去,他們訂了凌晨2:00的航班。

正在衆人都摸不着頭腦的時候,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一大羣的服務生,一個個手中都拿着托盤,上面擺放着衣服。

石傑沉聲說到:“這些衣服上面都有每個人的標籤,你們找到自己的標籤之後就整理好,該穿的穿上該拿的拿好。”

這些衣服都是石杰特意定做的,他覺得自己這些人不應該在像之前一樣懶散,他們現在已經成立了公司,是一個有紀律有組織的人,應該在外留下一個團結的印象。

而關於衣服石傑也是下了血本,花費了將近2000萬,打造了這麼幾十套每套的價格,將近14萬。

有了這些衣服撐門面,所有人換上之後都立刻精神了不少,摸了摸身上的衣服,不少人都在感慨,他們做混混的時候穿的破破爛爛的,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能夠穿上這麼昂貴的衣服。

王彪連忙問道,“傑哥,蒼蠅到底指的什麼人呀?我們去上京到底是幹什麼的呀?”

“去上京接老闆娘回來,但是有人不想讓她回來,所以我們這次遇神殺神遇佛**,誰要是敢來,那就是把他腦袋揪下來當球踢,也不過分。”

聽到他霸氣的話,所有人都不僅熱血沸騰,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了。

不過石傑還是有一丁點的擔憂,畢竟上京對他們來說太陌生了,人生地不熟的,而且那裏的勢力盤根錯雜不是他們可以掌控的,也不知道大家的實力提升會不會帶來便利。


見到石傑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原本歡呼雀躍的人羣也都安靜了下來。

“阿彪,你在抵達上京之後,第一件事要做的便是聯繫車隊,必須保證能夠24小時的出現在我們身邊。”

聽到這話王彪立馬點頭,他拿出了手機,開始搜索了起來。

石傑又安排了一下住宿方面的問題,隨後就走到了窗邊,打了個電話。

“教官我又來麻煩你了啊。”

早上6:00,吳佩就粗暴地敲詐燕琳雪他們的房門,周彤被人擾了好夢,有些不耐煩的打開了門,看到出現在面前的吳佩石,立馬露出了一臉的厭惡。

“你們收拾一下啊,我們現在就要出去談合同了。”

吳佩也沒有在意她的反應,冷冷的說道。

周彤點了點頭,直接將大門給砰的一聲關上。

他們兩個人還沒睡醒就被人這麼粗暴的叫了起來,早餐還沒來得及吃,吳佩等不及了,催促着他們快點離開。 動感會所是一家高級私人會所,說白了就是有錢人的專屬場所,一次消費動輒上10萬,一般人根本消費不動,而會員的身份還開始象徵起來財富。

而這家會所則是由上京豪門姜家所有。

會所的老闆叫做姜有龍,他是現任姜家家主的兒子。

姜家家主失蹤之後,姜家曾經衰敗過一陣子,不過在關鍵時候,姜有龍站了起來,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就帶領着姜家走出了低谷,而他也是姜家這幾年的核心所在。

此時,在一輛豪華房車內,吳佩不厭其煩的教導着燕琳雪。

“待會兒去了,你的態度一定要放的友好一些,這次對我們整個公司來講都是十分重要的機會,你可千萬不要搞砸啦。”

燕琳雪神色冷漠,沒有迴應他的話,吳佩還想要說些什麼,他們已經抵達了會所,看着燕琳雪已經下了車,他只好將所有的話都吞回了肚子裏。

他們坐上觀景車抵達了內側,在一處球檯邊看到了被衆人包圍的劉明成。

而在女明星面前叱吒風雲的喬宇在劉明成面前毫無存在感可言。

吳佩眼前一亮,連忙小跑了過去,在劉明成面前卑躬屈膝的。

“劉少,讓您久等了。”

劉明成輕輕地點了下頭,視線一下子就落在燕琳雪的身上,目光變得輕柔了許多,說道:“燕琳雪你來了要不要試試這個?”

如果可以不愛你

心中卻充滿了不耐,她明明是來談合作的事情,但是眼下看來卻要陪人娛樂。

“燕小姐,這是不給面子吧,我記得燕小姐這方面的能力也是非常的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