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她深深地點了點頭,臉上出現羞色,「家裏也沒有外人,你脫了吧。」

你脫了吧!

這輕輕的一句,出自一個美少婦之口,況且是在夜色沉沉的夜晚,聽起來絕對有一種無形的召喚。

以前都是張凡給女人治病,他經常對女人說的一句話就是「脫了」,此刻第一次聽見女人對他說這兩個字,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當着女人的面……他坐着不動,用手放在腰帶上,欲解不解地猶豫着。

她莞爾一笑,柔情地扶住他的雙肩,用力一推,把他推倒在床上。

隨即,微含羞色地伸手幫他解開褲帶。

張凡仰面躺着,幾乎承受不住這「解脫之重」,只好把臉別過去,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過了一會,感到她的雙手靈巧地在他身上忙活了一陣,然後身上內外針織物一掃而空,他不由得感覺如一條泥鰍一樣被扔到了海灘上,打了一個寒戰:沒遮沒攔的,這小卧室有點冷呀。

「堅持一下,馬上好!」她彎腰面對他,當然是俯瞰着他的一切,悄然顫聲道。

。璇風瓑浼氬啀璇.. 一百五十五、險中求勝

在山嶽叢林地穿插,不同於光滑的板油路,繞上幾十里、幾百里地也不算什麼。可這裡是亞熱帶地區,遍布著大量的叢林、蒿草地、藤蘿網。光那些終年不去的積水坑、瘴氣更是讓人難以通行。還不知何時碰到大的野獸。所以,在這裡行走,別說是十里八里,就是走上三五里的距離也要付出很大的艱辛。

吳江龍不是不知道這一點,但繞遠也是沒辦法的事。在此付出一些勞累,也要比槍林彈雨中穿行踏實的多。

小分隊這次出來,約定返回的時間為三天,如果三天後,他們不能在這同一時晨內回到國內,那麼,國內這一頭就視為他們全部犧牲。所以,吳江龍不僅要保證順利完成任務,還要保證能按時返回。

十個人摸黑前行,不時有人被絆倒。現在不是戰鬥時刻,是偵察行動,應該具有極高的保密性。所以,再難走也要硬撐著,只能黑燈瞎火的前進,有手電筒也不敢打。

忽然,走在最前邊的吳江龍向後邊傳話,「停止前進。」

吳江龍聽到前邊有股沙沙聲,那是什麼東西迎面走過來,碰動草叢的聲音。

於是,後邊的人趕緊停下來,急忙向兩旁分散開,改換成斜方向的銳三角戰鬥隊形。

這時,沙沙聲越越來越大,直朝吳江龍他們這個方向而來。

吳江龍靜靜地站在原地沒敢動,輕輕將消音器安裝在衝鋒槍筒上,接著打開保險,一動不動地注視著前方。

在這個時候,他無論如何都不能動。現在是黑夜,躲在哪裡都是一片黑暗,只要沒有聲音,對方很難判斷出你的方位。如果你一動,發出的聲音正好給對方示警。所以吳江龍一動不動地等著,只要前邊出些任何對自己不利的情況,他都可以迅速出擊。衝鋒槍有了消音設備,即使開槍,估計也不會有大的問題。

響聲越來越大,而且也越來越近。

從響聲中,吳江龍判斷出,這不像是人在行動。如果是老百姓,在這麼天黑情況下,一般會有照明。如果是越軍,他們也會打手電筒,這畢竟是在他們自己國內,不至於這麼小心,連一點亮光都不打。除非他們感到了危險。

剛還分析為什麼沒有亮光。吳江龍卻在草叢的縫隙中,突然看到一對細小的亮點。而且這對亮點,正閃著晶瑩的光芒直朝他而來。在這對光點後面,還有長長的,黑糊糊的影子。

吳江龍心中一驚,立即猜到了,「不好,這是一條蛇」

蛇會有多大,會不會對他進行攻擊。這些,他都沒來得急想。第一個反應就是開槍把蛇打死。可是,當他的手輕壓到板機上時,他改變了主意。不行,不能開槍。在這麼靜的夜裡,即使是輕微的槍聲也很可能會暴露目標。何況,萬一擊不中蛇的話,蛇對他發起攻擊,結果那可就難說了。

吳江龍迅速地分析一遍后,決定以靜制動,看看蛇能有什麼舉動。於是,吳江龍選擇了靜默,身體一動不動,開口對其他人說,「這裡有大蛇,你們都不要動。」

在應付突發事件這一訓練內容時,小分隊專門學習了如何對付超大蟒蛇的情況。在躲又不能躲,打又不能打的情況上,最後的辦法就是不要動,甚至連呼吸都不要發出。

吳江龍一發出警告,其他人馬上就明白了,所以誰都不敢動。

草叢中只有蟒蛇的蠕動,折斷草枝的聲音。小分隊戰士們屏住氣息,耐心等著。雖然他們看不見什麼,也不見蛇在哪裡,但他們必須遵從吳江龍的指令。

蟒蛇過來了,兩對亮點直朝吳江龍而來。

這時的吳江龍手持衝鋒槍,槍口幾乎要對蟒蛇的亮點平齊。但他仍然控制住了。對付這樣的動物,白天都沒多大把握,何況這是黑夜。萬一打不中,蟒蛇對人類發起攻擊的話,勢必會在小分隊中造成混亂。萬一有人發出驚叫,那麼,這次潛行就全部暴露。所以,他還是選擇繼續忍耐。

這條蟒蛇也覺察出前面有情況,便將蛇身直立起來。

吳江龍只見這兩個亮點越來越高,幾乎要與自己頭部平齊。他看清了,有一條二十厘米粗細的黑影已經罩住了他的全身。

這時,吳江龍感到巨大壓力傾刻而至,即使他不動,萬一蛇發起攻擊的話,他會毫無還手之力。如果這條蛇不對他下手,對其他戰士也才取同樣姿勢的話,難保有人不會被嚇住。只要發出響聲,或者有輕微的顫抖,都會引來蛇的攻擊。

想到這,吳江龍採取了先發制蛇策略。反正蛇已經把它身體的最弱部位亮給了吳江龍,而且吳江龍的槍口已然觸到了蛇身上。正是由於槍口是涼的,才沒引起蛇的警覺。如果換成是身體,那可要另說了。一個冷血動物,對熱能沒感應嗎?

蛇頭停在了吳江龍眼前一動不動,看來,這條蟒蛇也有所警覺。因為吳江龍兩眼也瞪圓了直視著它。雖然夜很黑,但眼睛里同樣能反射出一些光來。只是我們人的分辯能力差,一般看不出來。可蟒蛇則不同,他們在暗夜裡幾乎不受任何影響,出入自如,正是因為有著非凡視力,才有了野地生存能力。

看樣子這條蟒蛇也在納悶,分析著眼前主個物體是什麼東西。是大樹怎麼還有亮光。不是大樹,可他是直立的。這究竟是什麼東西。蟒蛇停住不動,沒有迅速攻擊,是它還在猶豫不定。如果一旦判斷出是人類,它會毫不猶豫的全身而退,或者全面進攻。

吳江龍覺察出了危險,再不動手看來是不行了。如果錯過這個最佳時機,打蛇不成,還反會被蛇咬。

吳江龍眼角稍稍向下一掃,只覺得身前一片黑暗,視野全無。心想,「沒錯了,這是蛇的上半部分。好,就是你了。」

吳江龍想到做到,手指輕輕一勾,除了手指外,整個身體仍然是一動不動。

突然,沉悶的「噗噗」聲從吳江龍身體上響起,在兩個軀體間有一短程的亮光閃現。如果不是非常近的距離,如果不是有意探過頭來看。這些亮光很難被人發現。

從槍膛里射出的子彈全都進了蛇身,而且,槍口中噴出的火苗也把蛇身灼出了一個大洞。一股燒焦的肉香味迅速在四處擴散。

只見高處的亮點向旁邊一閃,低下去迅速不見了。接著是嗞嗞的滑動草叢聲。一條長長的黑影轉瞬間消失。

這條蛇活是活不成了,不過,它身體里還潛藏著巨大能量,逃跑一段距離還是完可能的。

蟒蛇消失后,吳江龍癱坐在地上。渾身上下跟被雨水淋透了般,全都是汗。在這麼危險時刻,一點不害怕那是瞎說,一點不緊張更是大話。能保持住鎮靜,想出對策,有辦法來對會眼前的危險,這就相當不錯了。吳江龍雖然做到了,但他自己也被嚇癱了。

冬雲一見吳江龍堆下來,立即趕過來問,「隊長,傷著沒有。」

其它人也相繼從各處聚攏過來,一個個關心著詢問。

吳江龍半天沒有說話,閉眼在地上喘了幾口粗氣,突然站起來說,「情況解除,繼續前進。」

人蛇之戰幾乎耗盡了吳江龍身上百分之六十以上氣力。雖然沒有拼搏,體力也花費不太多,甚至身上連根毛髮也未損,但吳江龍還是覺得兩腿發軟,體力難支。當然了,在他與巨大蟒蛇接觸的一剎那,光是那份驚險,那份恐怖,就是一般常人所不能忍受的。

如果有一條巨大蟒蛇在你眼前晃來晃去,而且,只要它稍稍向前一撲,那條帶著嗞嗞響聲的蛇芯就會落在你身的某個部位。何況,它還張著嘴,暴露著那對帶毒的牙。別說是攻擊你,就是來回在你眼前晃悠幾下,一般人也得給嚇個半死。別說下來會有什麼沉著,冷靜。不慌裡慌張地開槍就不錯了。

吳江龍在兩名戰士的攙扶下總算站起來了,開始邁步向前。走了幾步后,還是覺得有些體力不支,步子也有些踉蹌。

冬雲對偵察小組的一個戰士說,「把隊長槍接過來。」

「不用,不用。」吳江龍說什麼也不給。他是沒好意思開口,雖然槍重一些,但握在手裡,心裡要踏實的多。

吳江龍掙扎兩下后,還是要走在前邊。

可這一回,冬雲說啥也不讓了。偵察本來就是他們偵察組的事,怎麼老是讓隊長沖在最前邊。

吳江龍還沒歇息過來,自然沒有了競爭能力,「行,你們在前,不過,一定要注意安全。」吳江龍不放心地叮囑。

有了剛才的驚險,小分隊的人個個變得緊張,走的十分小心,害怕再有第二條蛇鑽出來。

過了一會,吳江龍體力漸漸有所恢復,覺得戰士們走的還是慢。於是催促道,「加快行進速度。」說完,他擺脫那個攙著他的戰士,「攙什麼攙,我又不是老太太。」

只是經歷過短暫的一剎那,吳江龍又跟啥也沒發生似地還原了本能。

「快,快」吳江龍還是覺得這個速度太慢。照這個走法,何時能到達目的地。

小分隊按照方位,時時進行轉向,在叢林、草叢中穿插。也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穿插到什麼地方。因為天黑,沒辦法看清地貌。在山嶽叢林地穿行,光有地圖還不行,沒有地貌對照,任誰也判斷不出身在何處。

走了這麼久,吳江龍全憑感覺,靠著事先默記於心的地形條件。那裡有叢林,哪裡有河流,哪裡有草叢。

雖然幾年時間過去了,中國手裡的越南地圖仍然沒有完全更新,一些基層作戰單位使用的也圖,比七九年自衛反擊戰時標準不了多少。

這也容易理解。在那個年代,又沒有定點衛星。對一個國家進行一次航空拍照,再改寫成軍事地形圖。如果是在國內,有專門機構操持一下還有可能。而在國外,要讓我們的飛機躥入越南領空,專門去干這事。不說危險,那也違反國際法。在這一點上,我們遠比不得美國人來得霸氣,只要是需要,他們什麼都敢作。而我們則不同了。做事之前,還要靠慮到各方面因素,那才叫寧可虧了我自己,也要避讓掉爭端。

因此,吳江龍他們靠著這張老地圖,背的再熟,記的再准也難免有差錯。

啟明星開始在天邊露頭了,漸漸的,東方出現魚肚白,眼看著,天空越來越亮。天空一亮,小分隊的行蹤就不那麼隱蔽了,極容易被敵人發現。

「怎麼辦,是走還是不走。」吳江龍在心裡琢磨了一下,然後把三個小組長叫到身前。

「現在,我們完全進入敵占區,告訴大家千萬要小心一些,哪怕是一個村人,我們也要防。」

「是」三個小組長——申偉軍、冬雲、賀曉點頭同意。

「我們再向前走一會,然後找一個地方休息。」吳江龍問,「你們有其它建議嗎?」

冬雲說,「我建議,由我們偵察組先行。其他人稍拉開一段距離,萬一有情況,我們不像現在這樣人多,擠在一起,便於隱藏。」

「可以。」吳江龍同意。「從現在開始,三個組拉開十米距離,分波次前行。發現情況就地隱蔽,不要開槍。聯絡信號用鳥叫,一長兩短。」

是啊!現在天亮了,比不得黑夜。十來個人聚在一起,老遠就能看的出來,光是碰動樹枝的晃動,就要晃動個十來次。只要敵人稍稍注意的話,一下子就能發現目標。

偵察小組先行了,而後是破雷組、掩護組。

吳江龍估計現在小分隊已經走出了敵人防禦地帶,敵人不可能在沒有重要價值的地段也佈雷。所以,他擺出了這個陣形。

偵察小組在前邊走了一會,一個戰士跑回來報告。

「隊長,前邊發現一個村子。」

「村子?」吳江龍有些意外。按照地圖顯示,老山地區屬於越南一方,近處還沒有村落。於是,他急忙在地上攤開地圖,在上面仔細地找,找了半天也沒有,氣的他把地圖折了起來。看來,這張地圖是老套了,不定哪一年設計的,連村莊都沒顯示出來。不過,他也不能瞎撞。既然走到這,就必須摸清現在到了哪,可別稀里糊塗地闖到河內去,連自己干麻來了都不曉得。

吳江龍告訴後邊的人先隱蔽,然後跟著這個偵察兵向前趕。走到一個小山包上,望東南方向張望。

這裡還真有一個村子,村子不大,也就有十多戶人家。既然人家這麼少,在地圖上不顯示也在情理之中,此時,吳江龍對地圖的不精確也就有了稍稍理解。

吳江龍又掏出地圖,對照地貌一陣琢磨。看著上面似乎像是早已確定的一個點,但這裡的地形又與圖上出入較大,一時還定不下究竟在老山什麼方向,還有多遠。

「我們是不是找人問問。」冬雲提示道。

吳江龍看著他,想了想說,「是應該找人問問。不過,最好不要打草驚蛇。」

冬雲一聽就明白了,是該找人問問,但也要看找什麼人。要找的人即要對這一地區地形清楚,還要不會暴露小分隊行蹤。老百姓是好找,但問過之後怎麼辦。放了吧!又怕他去向越南政府彙報。不放吧!對老百姓下手,又於心不忍。

於是,冬雲問,「隊長,找什麼人?」

「下去再說,靈活處置。」吳江龍也沒什麼預定計劃。

吳江龍帶著冬雲他們這支偵察小組下了山包,借著叢林、蒿草的掩護,一點點向村裡靠近。快接近村口時,看見一個女人從一所房子走出來,拿了幾根柴又回去了。

「隊長,那裡有人。」冬雲指著婦人消失的方向說。

「不要這個,再等等。」吳江龍繼續盯著前方。

忽然,一條小路上響起男人唱歌聲。歌聲很近,而且越來越清楚。

「隱蔽。」吳江龍對眾人說。

四個人急忙隱藏起來。

只見距他們六七十米遠的地方,一個穿著黑衣服的越南人,背著一支半自動步槍,朝著剛才婦女進去的房子走了過去。

「就要他了。」吳江龍看見這個男人是個軍人,又有槍,抓住這個人后,問明清況也好處置,即使是做掉了,心裡也不愧疚。

四個人成散兵線,悄悄向那所房子接近。還沒到房子跟前時,就聽屋內響起一陣痛哭和叫罵聲。

吳江龍他們快步趕過去,透過窗戶,發現這個黑衣服男人,把槍丟在一邊,舉著拳頭對那名婦女施暴。而那名婦女也不知反抗,任由這名男人擺布。

吳江龍想不明白了,越南人怎麼對家人這麼粗魯,家庭暴力也太嚴重了。又過了一會,只見這名男人指著女人衣服嘰哩哇啦說著什麼。

可那名婦女現在卻顯得很頑強,兩手死死握在褲腰上。

那個男人一見女人不從,便上前伸手去解。於是,這一男一女便在屋裡一個躲一個追,折騰開了。

「噢,這個人不是他丈夫,看來他對女人沒安什麼好心。」吳江龍終於看出來了。回過頭,對冬雲說,「上。」

隨後,幾名戰士跳進屋,冷不防便把那個男人按在地上。

女人看見突然有幾個人跑進來,立時就嚇傻了。

吳江龍怕他喊,「趕緊讓一個懂越南話的戰士對他進行安慰,說我們是好人,幫他抓這個壞蛋來了。」

女人聽明白了,眼珠轉了兩圈后,也相信了這個戰士的話。管他們穿的是什麼服裝,反正眼前是幫他除了大害。女人轉過身,朝著被戰士們逮住的這個越南人就是兩個耳光。看樣子,這個越南人對女人迫害致深,不然,她也不會有這麼大的仇恨。

「押走。」吳江龍說。

四個人押著這個越南舌頭,出了村子,奔向一片叢林。

。 佟寶兒有點不情願,她覺得她和周雨萌關係最好。

卜簫笑道:「寶兒,這麼久不見,生疏了啊。」

佟寶兒就有點不情願地在卜簫旁邊坐下。

冉冬夜則是坐在了周雨萌身邊。

等林天成幾個人坐好后,卜簫招呼大家坐下。

聞濤閣裡面開始上菜,不過一開始並不是上的真正意義的菜,而是每個人都上了一碗蓮子羹。

在大家吃完蓮子羹后,上的就是一些甜點和主食。

等大家把甜點和主食吃完,這才開始上菜上酒。很多菜都是家常菜,但看起來格外精緻。

看見上的是紅酒,卜簫道:「今天林教官在,喝白的。」

朱家昊就讓服務員上了幾瓶飛天茅台,茅台的包裝盒已經泛黃,看樣子很有一些年份。

這個時候,朱家昊看了下手錶,皺眉道:「都這個點了,人怎麼還沒來?」

「還有人?」林天成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