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天聞著那淡淡的頭髮香味,還有身上的感覺,有點想宋芊了。

自己半夜可千萬別把她當成宋芊了啊,不然要是發生點什麼,那這玩笑可就開大了。

鄧秀秀閉上了眼睛,她喃喃道:「小天,姐姐感覺好有安全感呀,心裡好踏實……」

說完,鄧秀秀竟然睡著了。

胡天見鄧秀秀在自己懷裡睡著了,心裡也有些複雜的感覺。

畢竟鄧秀秀也是一個可憐的女人,自己抱她睡一晚,就當是做善事了。

想到這裡,胡天也拋開了腦袋裡的雜念,閉上眼睛睡覺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胡天醒來的時候,發現鄧秀秀還在睡覺。

不過兩人昨天晚上,確實沒有發生任何事,只是單純的睡覺。

其實鄧秀秀早就醒來了,她每天都醒的很早的。 加州,舊金山。

加州的天氣給顧雲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作為四季如春的代表地點之一,加州常年擁有適宜居住的溫度,但有一個非常大的缺點,就是濕度。

不過這一點對於顧雲來說卻是優點,杭城的天氣也經常是這樣子濕濕的。

現在是暑假,正是加州旅遊業爆火的時期,顧雲和盧平走在機場上,可以看到和他們同一班下車的遊客都是大包小包的。

盧平好奇地看向機場,常年處在貧困邊緣的他,可沒有辦法像英國中產一樣經常各種飛機到處旅遊。

而且對於巫師來說,短途旅行飛機可比不過幻影移形、閃路粉甚至是飛天掃帚等傳統交通工具。

「要不要我先安排你在舊金山玩幾天,或者周邊其他的地方,洛杉磯也是一個不錯的去處。」顧雲笑著說道,「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可有的滿,我需要你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

「不需要!」盧平搖了搖頭,相比起解決他一直以來的心病,對於旅遊的那點興趣不值得一提。

顧雲聳了聳肩,也沒有繼續勸說。

他們走出站台,打了一個的士,目的地就是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

「我們這一次行動是絕密級別的,我要帶你去的地方是S.H.D.最為隱秘的地方,所以我也沒有安排任何人接送,只是我們兩個人。」下車之後顧雲對盧平解釋道。

「我明白。」盧平點點頭,他看向人來人往的校區,「不過……這個地方可不能說是隱秘啊!」

「相信我,整箇舊金山沒有比我們要去的地方更加安全的地方了,那個地方為了安全可以說是傾盡了金錢的!」顧雲笑著回道。

兩個人進入校區,由於北美的學校一般都沒有圍起來,校區融合在周圍的街道之中,也就沒有出入證之類的需求。

不過若是要去具體的實驗室,那麼門禁就變得嚴格起來,全副武裝的保安用鷹一樣的眼睛打量著進進出出的每一個人。

這周圍幾個街區常年有警車在巡邏,而且安裝的報警系統,可以直接排到調度系統的最高位,讓警察三分鐘之內到達。

只要晚一秒鐘,那麼舊金山警方明年的贊助就要少一大截!

畢竟這裡可是北美頂尖的生命科學實驗區,光光是近幾年就出了不止一個諾貝爾獎的成果!

「我找韋爾教授,謝謝!」顧雲對著前台說道。

「您是……?」前台拿起電話,詢問道。

「007!」顧雲笑著回道。

「您可真愛開玩笑。」前台露出了一絲笑意,「我需要知道您的姓名,韋爾教授才能驗證您的身份。」

「沒關係,這就是我和他之間的暗號,相信我,我絕對不會讓你這麼魅力的女士受罰的!」

「我會傳達您的意思的!」前台微微一笑,也沒有放在心上。

她撥通了韋爾實驗室的分機號,將顧雲的意思傳達了過去。

「請您稍等一下,韋爾教授正在……」

「滴滴滴!」

電話立刻響了起來。

前台惶恐地接了起來,隨後她又說道:「韋爾教授立刻過來接您,您稍等!」

盧平站在邊上靜靜地看著這一切,他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前台的態度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原本的前台是禮貌之中帶著一絲疏遠,哪怕顧雲要傳達的意思有點無禮,她依舊一絲不苟地傳達了過去,這是她前台要做的工作。

但這麼快就接到了對面的回復,前台明顯從對面的態度之中發現了顧雲身份的不一樣,所以才會如此的恭敬。

「事情到這裡似乎還不錯?」盧平暗自思索著,內心的懷疑在慢慢地減少,畢竟距離顧雲兌現承諾已經很近了。

幾分鐘之後,一個白人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順著前台的指引,他發現了顧雲兩人,立刻迎接了過來,一把抓住了盧平:「您終於過來了,我們已經等待了好幾天了!」

隨後他又看向顧云:「這就是你們物色的最佳載體嗎?」

現場的氣氛有點尷尬。

「路走窄了呀!」

顧雲面對這略帶種族歧視的表現,只是笑了笑:「他才是我找到的最佳載體,或許我們應該先去實驗室?」

道格拉斯·韋爾眼中掠過了一陣尷尬。

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熱情地將兩個人給招呼了進去。

兩個人在電梯裡面寒暄了幾句,道格拉斯·韋爾側面打聽道:「我聽說你們這一次是打算把007號放入他體內之後,然後就要帶走了?」

「生命體征正常的話,那麼記錄下數據之後,我們就會帶走007號。」顧雲平淡地說道,「不過放心好了,我們會持續提供和現在一樣的捐贈數目,一直到五年以後,正如我們之前約定好的那樣。」

「那就好,那就好!」道格拉斯·韋爾露出了一絲微笑,然後抬起頭來看向電梯頭上的燈。

盧平站在角落裡,他隱隱覺得道格拉斯·韋爾似乎有點不開心。

經過了數道門禁,幾個人終於來到了地下,一個不為外人所知的絕密實驗室。

而這裡關押的就是S.H.D.的007號秘密藏品——毒液!

沒錯,毒液就是顧雲給盧平安排對抗狼人血脈的金手指!

狼人之所以可怕,就是因為兩點。

第一,高傳染性,一旦被狼人弄傷,那麼他就會染上狼人的病毒,從此也會成為一名狼人。

第二,攻擊性,一旦滿月的時候變身成為狼人,那麼狼人就會自主地攻擊人類。

但這兩點在毒液面前,就是一個渣渣!

毒液對於身體的控制,可以輕鬆地控制住暴走的狼人,同時也可以避免一系列會傳染狼人病毒的行為。

就算是滿月之後的虛弱期,光光是毒液也可以應付大部分的意外情況。

而且巫師還可以給毒液打輔助,相當於一個自帶貓(悠米)的超級英雄,形成1+1遠大於2的效果!

唯一的缺點,就是盧平下半輩子將會和毒液一直共生下去,並且要持續地為毒液提供養分!

但這種缺點,相比起盧平獲得,不值一提!

因為一旦解決了狼人的弊端,盧平就可以從長久的黑暗之中,重新回到光明之下,這也是他這輩子最渴望的事情!

。「朴佐料歐巴!」

「朴佐料歐巴好帥啊!」

「佐料歐巴,看我!看我!」

朴佐料一出場,台下那些女生們都瘋狂了——大部分是高一的女生。

對於寒國歐巴,喜歡這種的大多數都是一些年輕的小女生,所以年紀越小越是喜歡,至於成年的則更加喜歡張明宇這種又帥又有才華又愛國的人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四百零六章其實眼睛也整了,只不過不明顯罷了! 時間回到五月初十,遵義的黎漢明大婚時,京城的各方卻在愁雲慘淡中。

三天前的初七夜晚接連兩次刺殺,頓時讓京城變得人心惶惶,暗中的博弈也有此開始真刀真槍的擺在了明面上。

和府。

和珅、福長安二人聽完劉全彙報的京城局勢后,二人都唏噓不已,他們沒想到,大行太上皇帝這才殯天五天,他們也才守靈五天,如今京城的局勢就已經變幻成這樣了,一時讓他們有些應接不暇了。

「吳府是怎麼回事?成親王府又是怎麼回事?」在知道嘉慶不再軟禁他們后,和珅原本沒也打算這麼快出來的,但是聽到吳省欽和成親王先後遇刺后,他也坐不住了。

「老爺,成親王府那兒奴才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吳大人府上…」說著,劉全連忙拿出吳省欽沒有寫完的奏摺遞上去後繼續道:「老爺,您看了就知道了。」

和珅連忙接過一看,好半天後才鬆了一口氣,隨即把手中的奏摺遞給福長安后道:「你也看看吧,咱們啊都看錯了人了。」

「好,好啊!」福長安看完吳省欽還沒寫完的彈劾他和和珅的奏摺后,頓時氣笑了,道:「沒想到,一想膽小怕事的人,差點就葬送了你我的身家性命啊。」

「查,徹查兇手!」和珅搖了搖頭后卻是忽然說道:「立即讓人大張旗鼓的徹查吳府滅門一案。」

福長安聞言先是一愣,隨即也頓時反應了過來:「對對對,必須得徹查,不但如此,還得彈劾九門提督綿恩,他剛接管九門的防務就出現了駭人聽聞的滅門慘案,甚至連成親王都遭到了刺殺,這兩件事就夠他喝一壺的了。」

劉全見和珅點了點頭后,隨即連忙應道:「奴才這就讓人傳話。」

等劉全下去后,和珅閉著眼敲打著桌子沉思了一會兒,開口道:「福大人,你那裡也讓人放出風去,就說吳省蘭知道了嘉慶的什麼秘密,便被皇上派人暗中滅了吳府滿門,此舉不但滅口,還能栽贓與你我,畢竟誰都知道吳省欽與我走得近,還有,嘉慶知曉了太上皇的遺詔,順手也想暗殺掉成親王。」

「這麼做會不會顯得有些幼稚?」福長安聞言有些遲疑的說道。

「幼稚,確實是很幼稚。」和珅聞言點了點頭,也沒否認,道:「但到了這個時候,往往看似幼稚之舉,卻能起到大作用。」

說著,和珅笑了笑接著道:「重要的不是要朝堂上的人信,只要成親王信,只要百姓相信就行了,有些時候,皇帝也會被群勢洶洶所擾啊。」

聽到和珅這麼說,福長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那和大人以為,成親王府的刺殺,是何人所為?」

「不知道。」和珅聞言搖了搖頭,道:「不過,無外乎就是皇上,或者西南的那些亂黨,或者天地會亂黨,或者白蓮教亂黨,這個時候,希望局勢混亂的,誰都有可能。」

「不過,不管怎麼說,有了這次的刺殺,我想成王爺也該做出決定了。」

………

成親王府。

此時成親王永瑆又是氣憤又是害怕,讓他怒不可遏的是他沒想到自己堂堂王爺竟然在自己府上遇上了刺殺,他更沒想到如今竟然已經荒唐到了這個地步。

但是他同時內心又擔心不已,第一次距離死亡那麼近,要不是被吳敬梓一把撲倒,此時的他恐怕早就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更讓他害怕的是,那時的刺客是鐵了心要殺死他而來的,一舉不中,竟然沒有立即逃跑,而是又繼續補了幾箭,要不是最後在王府護衛拚死相護下,被吳敬梓拖進了屋裡,後果他真不敢想象。

正在這時,吳敬梓興沖沖的小跑著走了進來:「參見王爺。」

永瑆見狀擺了擺手,連忙問道:「怎麼樣?」

「回王爺,刺客的身份已經查清了,是血滴子。」吳敬梓聞言連忙回道:「不過,屬下查到時,那些人已經被滅口了。」

「滅口了?」永瑆聞言一愣,隨即頓時氣笑了,道:「好啊,好,好得很,和珅剛一出來,刺客就讓我們查到了,偏偏還被滅口了,好,有些人真當我是傻子啊。」

吳敬梓聞言連忙寬慰道:「王爺息怒,屬下也以為,幕後之人的動作太明顯了,一計不成再生一計,沒能暗中除掉王爺您,他們就是希望藉此讓我們內訌,好坐山觀虎鬥,坐收漁翁之利啊。」

聽到吳敬梓的寬慰,永瑆頓時深吸一口氣后道:「看了,本王還是小看了他啊,和珅那邊有何動靜?」

「回王爺,和大人出來后,一直呆在府上沒有任何舉動,不過和珅黨已經在大張旗鼓的開始徹查吳省欽滅門一案了。」吳敬梓聞言連忙回道:「另外就是,如今外面有傳言,初七晚間的那兩場刺殺都是出自皇上之手。」

永瑆聞言轉著扳指想了想,隨後說道:「他此舉恐怕是想敲掉綿恩的九門提督一職,然後藉此掌控京城的防務,我們也別落下,讓下面的人也動起來,全力彈劾綿恩玩忽職守,本王相信,皇上只要不傻,也該懂得取捨。」

如今兩場刺殺的屎盆子扣在了嘉慶的頭上,還都是在綿恩掌管九門提督后,這個時候,嘉慶也需要推出一個替罪之羊,才能平息眾怒。

否則,莫說是要拿下和珅了,恐怕連他自己的位置也坐不穩。

決戰之前,比的就是手上的棋子的能力,到了關鍵時刻,棋子該丟時,則必須丟棄,丟卒保車。

想到這兒,永瑆忽然想了想說道:「不過,和珅也夠狠的,關鍵時刻竟然捨棄了門下最重要的一條狗來保全自己。」

吳省欽滿門被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和珅在丟車保帥,但知道是一回事,但沒有證據,誰也拿他沒有辦法。

而對於成親王永瑆來說,和珅也好,還是吳省欽等人也罷,都不是什麼好人,死便死了,他也沒什麼好在意。

「不過王爺,如今不管是您也好,還是和大人也罷,你們都不宜大動,那位恐怕在盯著你們呢,只要你們一動,他恐怕就會動手了。」吳敬梓聞言點了點頭后說道:「所以,屬下以為,在沒準備妥當之前,咱們也應該閉門不出,這個時候,多做多錯,不做不錯,比的就算耐心。」

永瑆聞言點了點頭,想了想后說道:「不過如果本王沒有猜錯的話,皇上應該在暗中調集軍隊,等他調集的軍隊一到,咱們恐怕就只能任人魚肉了。」

「所以,本王雖然不能動,但下面的人必須動起來,把這攤渾水攪得更渾,我們才有機會。」

…….

與此同時,定親王府。

有句俗話叫「隔輩親」,爺爺奶奶疼孫子孫女似乎是一種天然的屬性,其實古今同理,皇家也一樣,在清朝,康熙帝最喜愛的孫兒是廢太子胤礽之子弘晳,雍正帝最喜愛的孫兒是永璉,而乾隆帝最喜愛的孫兒就是大阿哥永璜的次子綿恩。

起初,綿恩的嫡長兄綿德才是那個受寵的皇長孫,但隨著綿德自己出了問題,綿恩才熬出了頭,

他不僅文武兼備,而且處事謹慎,比起哥哥要出色得多,當乾隆帝發現綿恩這個寶藏孫兒時那是喜歡的不得了。

綿恩有鑒於父兄的經歷,做事更是小心謹慎,他能力出色又實心用事,得到了乾隆帝與朝臣的一致肯定,相繼擔任過都統、閱兵大臣、宗人府左右宗正,管理過嚮導處、健銳營、虎槍營欽天監算學事務。

乾隆帝如此全面、多角度地安排歷練,可見對這個孫兒是寄予厚望,希望他能輔弼朝廷,成就一代賢王之名。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