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盒被吐出後,在淡黃色液體中自動展開,內部一張藍色卡牌尤自浮出,懸停在他不遠處。卡牌通體藍光,渾然天成,看起來非常舒服。背面同樣有着繁複花紋,正面是一張巨大的怪嘴,嘴裏鋒利的牙齒閃着寒芒,像是想要將一切鯨吞進去。看得人發悚。

“這張卡牌幾個意思?”舒暢下意識的用尾巴碰了碰卡牌,那張發出盈盈藍色光輝的卡片頓時飛入了他的身體內,消失不見。

同一時間,舒暢的腦子中又響起了冰冷的系統聲音:“新手大禮包激活成功,獲得技能卡牌一張。成功激活技能卡牌,獲得吞噬技能。”

這段話說完後,他感覺腦袋內又多了些什麼東西。舒暢連忙閉上眼睛冥思,果不其然,他看到那張剛剛射入自己體內的深深藍色卡牌浮現在腦中。只要思維一靠近,卡牌的模樣立刻清晰可見纖毫畢露。

卡牌上那張灰黑色鯨魚一般猙獰可怖的大嘴旁,寫着古樸的‘吞噬’兩個字。下邊有幾行小字解釋技能的作用:“北冥有魚,其名爲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裏也。此技源於鯤,能吞噬萬物,化爲自己的力量和養分。”

“牛,牛逼啊!”舒暢震驚了,從卡牌上對技能的描寫,連上古神話中的鯤都扯出來證明自己的強悍。能不強大嗎?

他內心激動的發抖,小腦袋左晃晃右晃晃。就在這時,腦子裏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恭喜您成功獲得吞噬技能,卡牌製作系統啓動。您有一個新的任務,請注意查收。”

“查看任務列表。”舒暢試着說。

腦海裏代表着自己的紫色卡牌開始如同呼吸般散發萱萱紫光,花紋繁複的背面出現了一行字,本來挺好看的一張牌,活生生弄得像火車站小旅館門縫下塞入的桃色卡片。

——新手任務:

每一個新手任務都是見證菜鳥們往巔峯爬的黑歷史。沒有一條路是簡單的,新手任務同樣不簡單。請您利用吞噬技能,製作屬於您的第一張惡靈卡牌。備註:只有幽能10以上陰魂陰魄才能成功製成惡靈卡牌。

“這系統好腹黑。”舒暢撓撓頭,剛剛系統提及啓動了什麼卡牌系統。但是這系統該怎麼觸發,他滿腦袋的不清楚。難不成要先要找個東西吞吞看?

他的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大煙槍身上。這傢伙明顯和魚缸裏的其它微生物不是同類,估計就是卡牌裏提到的陰魂陰魄一類的物種。吃一個來嚐嚐味道先。

舒暢有了系統,自覺整個人都膨脹了。這貨完全忘了自己的戰鬥力,被系統評價爲1點。1點代表什麼,他悲催的很快就能知道。

他帶着無比的氣勢,還沒等大煙槍反應過來,就衝到了大煙槍跟前。對着上一次惡狠狠的吃掉了自己的傢伙發出不懷好意的陰笑。

“吞噬!”他大喊一聲。 貴妃每天都在努力失寵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明明沒有嘴的小眼珠模樣的他,臉部前邊凸了出來,形成了一口張開了的大嘴的模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大煙槍咬去。

大煙槍一愣,眼睛一眯,頓時就炸毛了。這怪物以肉眼能見的更快速度膨大,瞬間就撐破草覆蟲外殼,脹大到了舒暢的一百倍。大煙槍陰森鬼氣鋪天蓋地,同樣裂開大嘴。舒暢感覺自己猶如大象腳邊上的小狗,那可怕壓抑的氣勢讓他難以喘息,沒來來得及反抗,就再一次被大煙槍給吞掉了。

但是這一次舒暢看了個清楚。 鎮世武神 大煙槍的本體,赫然和他一模一樣。也是個大眼珠子!老煙槍,纔是他的同類。那個叫做怨蠱的離奇生物。

“我呸。”舒暢醒了過來。他的可重生次數,變爲了58次。

“原來綜合攻擊力爲1的意思,就是弱的一逼啊。”他苦笑不已,再次被吃掉的感覺絕對不是什麼良好的體驗:“現在的大煙槍,根本就是我完全不可能戰勝的存在。不行,還要別外想想辦法。”

現狀非常糟糕,哪怕是有了這神祕的系統,也不容樂觀。舒暢覺得很棘手。他算了一下,自己重生之後,雖然時間會重置。但是也只提前到他上一次死亡後的前30秒。

30秒後他和數量無盡的微生物們,就會變成黑色怪物的饕鬄大宴。如果不躲開,他就會死。

製作卡牌需要吞噬幽能爲10以上的陰魂陰魄。這陰魂陰魄以及那莫名其妙的神祕幽能的概念和意義,舒暢也不甚明瞭。他只知道,大煙槍非常強大。

“吃不了大煙槍,要不,先吃些別的試試?”舒暢的兩隻小眼睛咕溜溜的轉個不停,他趁水裏還平靜,黑色怪物們還沒有來獵食,甩動尾巴儘早遠離了可怕的大煙槍。還好,大煙槍沒有時間重置後的記憶,並不知道他同樣是特殊的存在。

當務之急是先活下來,要活下來就要增加體力。怨蠱自身帶有的能量實在太少了,根本無法正面抵抗黑色怪物的獵食。

要知道從系統卡牌上看,舒暢現在十分弱小。各項指標除了智慧外,甚至只是普通怨蠱平均值的一半。難怪就連微生物都不鳥他,也不怕他。

而且,舒暢必須減少死亡的次數,畢竟從卡牌上的數據看,死亡次數有限定。如果可重生次數歸零後,用膝蓋想都知道下場。

他極有可能真正的死掉,再也沒辦法活過來。

甚至根據能量守恆定律,無論這銅盒子再玄妙,每一次將他重生或許都會花費不菲的能量和代價。這些能量以及代價,有可能是盒子付出的,也有可能本就是從他身上的某種能量中抽取的。這些不可知的因素,都需要考慮進去。

可以有限次的重生,是舒暢的王牌,他不能再輕易動用。舒暢遊來游去,尋找着可以增加能量的吞噬目標。但是這水裏除了液體,就是這些同樣游來游去的微生物以及怪物們,根本就沒有別的東西能有效的提升他的力量。

咦,不對,似乎真的有。

舒暢盯着身旁各幹各的,有吹牛有健身的無數微生物,他突然樂了。這不全部都是營養豐富的能量來源嗎,吃了還能補充蛋白質咧。既然黑色怪物能吃,他當然也可以吃。

嗯,決定了,先嗑上幾隻試試。 第597章壞叔叔,想不到你這麼凶

沈子書完全沒有想到等待她的是這種結局,她立刻尖著嗓音開始喊道。

「不!絕對不可以!」

「我不是小門小戶出來的女兒,我的父親是沈部長!」

「陸司寒,你不是非常需要我父親的幫助嗎?」

「你放過我,我替你和父親說話!」

沈子書的手指就是她的生命,一旦手筋挑斷,她未來怎麼扛槍,怎麼從事軍事方面的工作?

姜南初有些為難的看向陸司寒。

「如果對付沈子書,給你引來麻煩,我們算了。」

「反正誤會已經解釋清楚,我們把她趕出去就好。」

姜南初拉拉陸司寒的衣袖說道。

他已經為她得罪太多位高權重的政客,比如馮青青的爺爺,翟薇的父親。

「沈承,我剛才說的話,你沒有聽到嗎?」

「為什麼還不動手?」

「既然敢把她綁到這邊,我就敢承擔後果!」

沈承知道先生已經下定決心,隨即拿出一把尖銳的剪刀。

剪刀上面存留著血跡,骯髒不堪。

「滾,你們全部都滾!」

「不要這樣對我,求求你們!」

「啊!」

幽森的牢房,伴隨著一道凄厲的尖叫聲,剪刀已經狠狠扎進手背,沈子書努力考進軍事學校的成果通通白費。

姜南初以為陸司寒只是嚇嚇沈子書,聽到她的勸說,找個台階下去,沒有想到他真的敢這樣做。

幽暗的燈光下,將陸司寒英俊的容顏隱藏住一般,格外危險。

姜南初完全無法將這樣的他與溫柔的他聯繫到一起。

「如果感到害怕,閉上眼睛,我抱著你。」

「欺騙我的代價,就是這樣,不讓她長教訓,怎麼能夠學乖?」

沈子書一開始能夠叫喚幾聲,但是後面真的太痛苦,她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如同死狗一般暈過去。

刑罰結束,姜南初隨意一瞥,看到地面流淌下來的血跡,立刻撲進陸司寒的懷中。

陸司寒自然是格外享受姜南初這樣的投懷送抱。

兩人回到房間,發現陸司寒的主治醫生已經等候一個小時。

「陸先生,我們之前約好的今天要做複查,我必須看看您的傷口癒合的怎麼樣。」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進來看吧。」

這是姜南初第一次看到陸司寒的傷口,就在左側腹部偏下,上去五厘米就到心臟處。

儘管現在已經平安,但姜南初仍舊心疼,甚至完全不敢想象陸司寒中彈,孤孤單單睡在病床上面,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恕我冒昧,這位姑娘的名字是不是叫做南初?」

「沒錯,可是醫生怎麼認識我的?」

「因為陸先生幾次昏迷喊的都是南初,我想不知道都難。」

「果然吶,南初一來,陸先生身體癒合的速度開始加快。」

「我看南初才是陸先生的救命良藥。」

醫生笑著說,前前後後陸司寒一共發燒三天,傷口潰爛兩次。

終究是愛 醫生原本想著今天要使用抗生素,想不到傷口奇迹般的癒合。

姜南初被醫生一通調侃說的臉紅。

「傷口能夠癒合就好,我先去給醫生倒茶。」

「張醫生,我妻子臉皮薄,不要拿她開玩笑。」

陸司寒望著姜南初逃出去的背影,笑著說道。

「嘖嘖,真是半句都說不得,馬上開始護著。」

「趁著南初不在,有件事情,我正好問問。」

「你說。」

醫生見已經沒什麼事情,開始收起醫藥箱。

「我的傷口能夠進行劇烈運動吧?」

「可以是可以,但是務必節制!」

醫生被說的老臉一紅,果然血氣方剛的小年輕吶。

其實不能怪陸司寒,新婚不過三個月,兩人經歷吵架,冷戰,分隔兩地。

現在好不容易和好,姜南初軟軟萌萌的,抱的到卻吃不到,實在非常考驗他的耐性。

偏偏陸司寒引以為傲的耐性在姜南初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現在醫生的話,完全就是陸司寒的免死金牌,他的腦海中已經浮現出幾種如何吃薑南初的姿勢。

姜南初端著剛剛泡好的茶水要進來,卻看到醫生準備離開。

「醫生,我的茶水剛剛泡好,如果不忙,多坐一會兒。」

「我都沒有來得及好好感謝您這段時間對司寒的照顧。」

姜南初客氣的說,但是張醫生卻是連連擺手。

張醫生可不是沒有眼力見的,這時候再回去,不是明擺著打擾陸先生的好事,做電燈泡嗎?

「陸夫人,我們下回再聚,今天不打擾你們做重要的事情。」

「但是,我必須提醒一句,不能太過激烈,如果您能夠到上面,最好不過。」

張醫生說完,急匆匆的離開,留下姜南初懵在原地。

什麼上面?到誰的上面?為什麼要到上面?

「南初,你傻傻的站在門口做什麼,趕緊進來。」

「嗯嗯,馬上。」

姜南初進屋,將茶水放在床頭櫃,轉頭的時候,陸司寒已經將房門牢牢關住。

「現在下午,天氣這麼好,為什麼要關門?」

「因為我想繼續早上說的,完成睡的動詞。」

陸司寒扯扯系在胸口處的領帶說。

「你的傷口——」

「我的傷口恢復的很好,醫生說只要你配合,絕對沒有問題。」

聽到這句話,姜南初感覺轟的一聲,她似乎明白醫生話中有話的意思。

短暫的思考過程中,陸司寒的領帶已經來到姜南初的手腕處牢牢捆住,防止她逃跑。

似乎今天無論如何,姜南初都逃避不了被陸司寒狠狠吃一頓的下場。

卻偏偏這時候,門外響起敲門聲。

「該死的,究竟是誰?」

「哇,壞叔叔,想不到你居然這麼凶!」

「我是官寧錚,我來找南初姐姐玩!」

陸司寒的臉瞬間沉下去。

剛才特地囑咐過沈承,祝林,今天事情全權由他們解決,卻偏偏忽略官寧錚這個變數!

「為什麼不說話,你把南初姐姐交出來!」

「我找到一大片水紅色鮮花的地方,我要帶南初姐姐一起過去看!」

姜南初嘴角含著笑意,看著眼前憋出一身汗的陸司寒。

「南初姐姐,不在我這裡,你去其他地方找她!」 舒暢下定決心對周圍的微生物們下手,他管不了那麼多了。那些黑色怪物吃微生物的時候噴噴香,這些微生物的味道,應該不算差吧?

這傢伙不好意思對熟微生物出嘴,於是又遊得更遠了一些。他覺得足夠遠了,老煙槍不可能看到他的動作了,這才停下來。瞄準一隻看起來不順眼,而且貌似很弱小的微生物衝過去。

“吞噬。”舒暢張開大口,從背後一口將瘦弱微生物給吞掉了。沒感覺有味道,只覺得身體涌出一股暖意,弱微生物徹底化爲了他的養分和力量。

‘叮,恭喜您成功吞噬被怨氣污染的草覆蟲一隻,幽能以及能量密度加0.0001。’

腦海裏那不男不女的聲音響起提示。

“這特麼的吃一隻微生物才加了0.0001的幽能。”舒暢頓時頭大了:“我說幽能還有那能量密度的作用到底是什麼啊喂?”

還有,爲什麼系統提示音提到自己吃的草覆蟲被污染了?自己該不會吃壞肚子吧?

冰冷女聲沒有爲他解釋。這系統貌似是無法溝通的,只能單向對他通訊。一切都需要靠自己摸索。這是個異常艱鉅的工程,許多時候甚至需要用命去探索。可他只能重生58次了,次數聽起來不少,但是現在的舒暢實在太弱,死亡也來得太容易。

“先不管了,努力吃微生物吧。”舒暢悶不哼聲的大口大口的使用吞噬技能不斷吃着周圍的微生物。

‘叮,恭喜您成功吞噬被怨氣污染的輪蟲,幽能以及能量密度加0.0001。’

‘叮,恭喜您成功吞噬被怨氣污染的酵母菌,幽能以及能量密度加0.0001。’

重生之拐彎向右 ‘叮,恭喜您成功吞噬被怨氣污染的草覆蟲,幽能以及能量密度加0.0001。’

無數連續不斷的提示音在腦海裏響起。蚊子再小也是肉,雖然幽能增加的數量少,可是吃了幾十只微生物後,舒暢感覺自己的體力在緩慢的增加,像喝了蓋中蓋般,身體倍棒,腰桿直了,游泳的速度也快了。

他查看了一下腦中的卡牌,自己的幽能積累到了0.005個。路漫漫其修遠兮,還要更加努力吃。就在他感慨的剎那,本來平靜的液體涌動起來。舒暢一愣,明白那些要命的怪物們就要獵食了。

自己可不能死,幽能都還沒吃夠啊。舒暢搖動尾巴拼命的向怪物會出現的相反的方向遊,他雖然確實強壯了不少,可仍舊無法快過怪物的速度。只抗拒了逃了兩秒鐘,就因爲這裏的地形不熟悉,這裏的站位很艱難而被吞下肚子。

他又一次死了。

舒暢喘着粗氣醒過來後,他還是在之前死掉後無數次復活的復活點上。時間重置後,一切都恢復了原本的模樣。他搖了搖有些懵的腦袋,第一時間查看自己的屬性,一看之下大吃一驚:

舒暢(怨蠱態)

目前等級:0

生命值:10/10

幽能:0/10

體能:100(普通怨蠱爲200)

速度:1.2(普通怨蠱爲2)

智慧:10(普通怨蠱爲1,人類8)

資質:1

綜合攻擊力:1

能量密度: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