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到足夠的閃電元素之後,只要不是太過劇烈的運動,就不會發生失控的現象。那種用閃電箭電自己的傻瓜薩滿,卻是在凝聚閃電元素的過程中有了移動。

對於別的薩滿來說,或許這種小技巧並沒有多大的實用價值,但是八六在配合上雙手隱蔽凝聚的習慣之後,用來偷襲可就是無往而不利了。

至於同時發出兩個閃電球,倒是不值得一曬的地方。其實原本薩滿就可以用單手凝聚元素的,不過是雙手凝聚起來的元素更多,威力更大,八六先前同時發出兩個閃電球,用來對付實力幾近於零的地精倒還好使,但是遇到厲害的對手的話恐怕還得兩隻手才行。

當然,單手凝聚元素比起雙手還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八六最爲依仗的隱蔽性了。除非是同爲薩滿職業,或者感知能力超強的高手,纔有可能不依靠眼睛,而直接感應到魂力引發的能量波動。

如果南瓜眼力夠好的話,他就能注意到八六釋放出來的不是閃電箭而是閃電球,形狀完全就是兩碼事。可惜這小子對於薩滿的認知完全就來源於道聽途說,卻是沒有多麼詳盡的。

“就是這個樣子的呀!”八六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心想我就撒謊你能把我怎麼地?

“哦!”聽到這樣的回答,南瓜只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轉而把注意力轉移到攻打地精的營地上去。

越是聰明的動物就越怕死,頗有商人頭腦的地精絕不會是笨蛋,在強大的生命威脅下,他們幾乎是嚇得扔出了庫存半數以上的**,直到發現牛頭人戰士在消耗他們彈藥的時候,纔算是緩了下來,開始了有的放彈的精確打擊。

這樣下去也不行啊!看到兩個戰士一瘸一拐地往後退,南瓜計算着得消耗掉多少戰鬥力才能打下對方的營門,得出來的結果是就連自己都得跑上前去“勾引”**……

“談判吧!”八六提出了一個相當好的建議。

“好主意。”南瓜走到一定距離,大聲對着地精營地方向喊叫道:“把貨物還給我們,饒你們不死!”

地精們不由得面面相覷,沒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個結果,這時候,他們做生意的天賦倒是發揮了出來。

只見其中一個地精忐忑地爬上營門附近的哨塔,冒出半個腦袋看看有沒有像同夥一樣倒下的威脅性,直到確認安全之後才頂起剩下的半個腦袋喊道:“你們是衝不進來的,哪裏還有資格向我們要貨物!”

“我們只是想拿回自己的東西,也不想雙方增加無謂的傷亡,要是你們不把貨物還回來的話,那麼我們就只好在這裏守到你們彈藥用光,或者是直到你們餓死爲止。”南瓜軟硬兼施地談判着,讓八六對他的評價又是高上了一層。

聽到圍城的威脅後,地精們明顯慌亂了一陣,安靜下來後又商量了一會,才讓他們的代表再次發話:“貨物也是我們辛苦搶來的,還因此而損失了好幾個兄弟,最多隻能還你們一半。”

“要麼全都還回來,要麼我們圍上一個月再攻城,就這麼兩個選擇,你們自己看着辦吧!”南瓜惡狠狠地吼道,甚至吼完後還索性退了回來,意味着談判到此爲止了,是死是活也就一句話。

八六看到,地精的營地裏先是安靜了一小會兒,然後又忙碌了起來,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準備貨車還是**,不過隨後卻是好長一段時間的沉寂。

直到南瓜快要忍不住喊大家撤退的時候,一輛中等大小的平板推車緩緩地駛了出來,當然那個所謂的中等大小是相對於牛頭人而言,對於身高甚至還夠不着牛頭人腰部的地精來說,八個苦力在後面一齊用力推都顯得夠戧。

“希望你們可以遵守承諾,拿了貨物就撤退,咱們之間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平板車駛到營門口,一個地精仍然不怎麼放心,跳到車上再次確認了一番。

“咱們牛頭人什麼時候撒過謊?”南瓜反問一句,索性拿出牛頭人向來忠厚老實,從不賴帳的優良作風作擔保。

地精們想想數千年下來倒是沒有聽說過哪個牛頭人不講信用的例子,總算是放下了心來。

隨着那佈滿荊棘營門的打開,平板車緩緩地推了過來,卻是那邊門口附近還有着少許**沒能排得乾淨,還是在七彎八拐之後推出了危險地帶。


“記住那幾個**的位置,你一會帶着大夥殺進去。”八六刻意站在南瓜背後,悄悄地說道。

“可我們明明說過就此罷手的呀!”雖然經過八六的培養,南瓜的智商已是不低,卻是完全就沒有挑戰自己種族傳統的覺悟。

“兵不厭詐,這句話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

“要是傳出去的話,我們可就成了族人的千古罪人啦!”敢情他不是想厭詐,而是擔心會承擔不起這種後果呢!不過南瓜的語氣雖然是顯得有些驚訝,臉色卻保持住了沒有絲毫的變化,否則被地精看出破綻可就沒得玩了。

“全都殺光不就得了?”

“說的也是啊!”

“要不要幫忙呀,實在是太客氣啦,其實我們自己來就可以了。”南瓜對着那八個推着平板車的地精遠遠說道,看人家大汗淋漓的得多累呀,明明是我們的貨物還要你們來推,實在是太不好意思啦!

雖然問的是要不要幫忙的疑問句,但是南瓜這傢伙根本就沒等到對方有所回答,就熱情得有些過頭地,帶着幾個戰士朝着平板車急急地走了過去。

“嘭!”一把巨木錘砸爛了其中一個地精的腦袋,但更多的則是,雙手各自拎起一個地精,狠狠地摔打在地,然後帶着“呼呼”的風聲,直奔地精的營地而去。

至於這些個地精的死活,就交給後面的兄弟來處理吧,南瓜等幾個戰士有着更爲重要的任務:在最短的時間內,在敵人有所反應之前,攻破那扇看起來還有着幾分堅固的營門。

似乎留在後面的,除了那個仍然處在昏迷狀態的酋長之外,就剩下八六這個薩滿了。他只是慢條斯理地拿起竹矛,朝着那些被摔得七葷八素仍然沒有死掉的地精,各自輕輕地刺上了一下,結果了他們痛苦的生命。

斬草除根,向來是這個世界最爲保險的生存原則。

“嘭!”八六讚賞地看着幾個牛頭人,特別是衝在最前面的南瓜,不顧地精營門上那些突起的荊棘,勇猛地讓自己的身體衝撞過去。

關鍵時刻應該發揮自身的勇猛作用,這是八六比較欣賞南瓜的一個地方,他向來以自己爲標準來進行培養的。

營門一破,猶如狼入羊羣,死亡的恐懼籠罩在了地精營地的上空,那些貪生怕死的傢伙幾乎都嚇得發了瘋,而南瓜等人需要做的,惟有殺戮。

早就從背上取下武器的牛頭人戰士們,或是揮舞着巨木重錘,或是掄着大木棒子,有的甚至殺出了血性,直接用雙手展開了撕殺。

那些脆弱的地精身體,根本就抵擋不住牛頭人那強有力的攻擊,哪怕是腦袋被牛牛用拳頭砸中,也像是漏了氣的氣球,完全就癟了下去,哪裏還有活命的道理。

一聲聲的慘叫,一片片的鮮血,一具具的屍體,對於這些和野豬人戰鬥過的勇士們來說,完全就形不成絲毫的恐懼,反而是刺激,要想生存,就得滅盡所有敵人。

八六站在地精營地的破碎大門旁邊,雙手下垂,早就蓄積好的兩顆拳頭大小的閃電球,但凡想從這裏逃離的地精,統統都賞上一顆,雖然未必能夠致命,卻至少能夠電暈過去,然後再補上一矛不就得了?

正當大夥殺得如火如荼的時候,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把包括強壯牛頭人在內的所有生物,統統震得趴倒在地,就連耳朵都出現了短暫的耳鳴現象,“嗡嗡”作響。

回頭看去,八六等人這才發現,竟然是先前地精還回來的那輛平板貨車,被炸得粉了身碎了骨。

居然是地精界號稱高難度產品的定時**,這些個地精,實在是有夠陰險的,還好八六比起他們要更勝一籌,否則大夥早就被炸死了。

帶着無邊的怒氣,牛頭人戰士們一鼓作氣殺光了所有的地精,包括先前被電暈的兩個哨塔炮兵,然後把所有的屍體堆在一起,一把火燒得是乾乾淨淨。

昏迷中的摩林酋長幸好離着那平板車有些距離,因此倒是沒有什麼大礙,反而是被那巨大的震響給驚醒過來。


一行人高高興興地朝着營地方向走去,其中最高興的,自然還是在放火燒營之前,從地精住宅中搜刮出不少寶貝的八六。

那些個笨蛋,居然看着屋子就開搜,卻哪裏及得上自己聰明,直接是從最大最豪華的首領套房中搜起……


“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無數寶貝映彩霞……”興奮無比的八六,一邊跳着扭屁股舞,一邊哼哼了起來。

地精的防具根本就不適合牛頭人,不過倒是讓八六從那間首領套房裏面搜刮出一把匕首,那鋒利的刀刃,幾乎已經達到了削鐵如泥的程度,儘管匕首的前一任主人,很可能是將它當成短刀在用……

鋒利還不是這把匕首的最大特點,從這匕首柄上散發出的些許綠色光芒就明顯可以判斷出,這是經過了附魔敏捷屬性的匕首,其輕巧程度讓它幾乎與一把木製匕首等重。

那樣的輕巧程度,絕對不會是敏捷加一那麼簡單,這也愈發讓八六感覺到了匕首的不凡,誰會給普通匕首附魔敏捷加二以上的屬性,那完全就是在浪費魔法材料嘛!這玩意,光用猜的,簡直就是簡直連城啊!

還有那幾枚黃澄澄的金幣,是從牀底一個很隱蔽的小盒子裏面找出來的,卻是八六找出價值僅次於附魔匕首的好東西,另外還有一些個威力不弱的**和**,指不定啥時候還能夠派上用場呢!

接待戰士們凱旋歸來的,是豐盛的山獅肉湯,長途跋涉,再加上一路耗盡魂力進行練習的原因,八六一連吃了幾大碗,然後才隨便尋了個外出牛牛的帳篷準備休息。

“嘩啦!”正當八六快要睡着的時候,卻是一個人影鑽了進來,帶着“唏唏娑娑”的聲響,竟然是有人在脫衣服。

睡個午覺還脫啥衣服,還有就是,這人進錯帳篷了吧,八六無奈地睜開眼睛,正想把這人趕出去呢,卻看到了那尤其不該看到的一幕……

只見一個光溜溜的屁股對着自己,以及下面那一處,和八六迥然不同的私處……

“進來吧!”對方火上澆油地叫道。

狂暈!自己的第一次,絕對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雖然因爲感恩皮衣大嬸兩年來的養育以及當時捨身救了自己的恩情,但這,也僅僅是讓八六對於牛頭人的觀感,由醜陋提升到看多了也不會吐的程度。

尤其是看到一些雌性牛牛的時候,也可能因爲皮衣大嬸的影響,而感到少許的親切感,可是他卻從來沒有憧憬過那些雌性牛牛,皮甲掩蓋起來的那些部位。

從來就沒有感到雌性牛牛對於自己,有着絲毫的吸引力,也並不處在自己審美觀能夠承受的範圍之內。


總之,八六從體型上看起來雖然是比較瘦弱了一些,可他卻是一頭有着正常發育的牛牛,也是有着雄性激素分泌的。雖然由於閱歷關係,他還沒來得及確認過自己的性憧憬對象,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會是雌性牛頭人。

或許是因爲他的眼界太高,或許是因爲他前生本來就不是牛頭人所以今世受到了影響,總之讓他和雌性牛牛做那種生產之事,他倒是寧願去死。

儘管,牛頭人一族日益消減的人口,需要這樣每天兩餐之後,積極向前的生產運動,但是少一個人不從事生產,影響也不會很大吧,即便是提升到讓八六獻身一次就足以拯救到整個種族的程度,他也是不會在這方面選擇妥協的。

“不好意思,你進錯房間了吧!”八六閉上了眼睛,按捺住自己快要發瘋的情緒,儘量使用平靜的語氣說道。

“難道你不是營地的成員嗎,難道你還沒有成年嗎?麻煩你快點,這麼冷的天。”對方的兩個反問句直接讓八六無語。

是的,他成年了,但是他還沒有做好獻身的心理準備,並且很肯定的是,這輩子估計都不會有這種覺悟了……

“既然覺得冷,那你穿上褲子等一會,我先去大解,肚子有點不舒服。”八六隨便找了個藉口,一陣風似地衝了出去。

得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抱着這種想法的八六頭也不回地,直接衝出了營地,其速度甚至已經足以媲美科多獸的奔跑速度。要知道,一年以來的訓練,除了魂力的飛速增長,又怎麼可能不把自己的看家絕活——跑路飛毛腿給狠狠鍛鍊上一番?

不過他現在卻是完全沒有心情去體驗疾速奔跑的快感了,現在他的胸中,只有那無窮也無盡的鬱悶。

爲什麼自己會是一個牛頭人呢?既然身爲一個牛頭人,爲什麼對於雌性卻又看不上眼呢?既然看不上眼,爲什麼這個種族卻有着必須努力生產的悲哀呢?

完了,什麼都完了,既然自己無法接受這種比死還要難受的事情,那麼,也就只好出走了。

去哪好呢?雷霆崖也是回不得的,雖然薩滿不用服從族長的管轄,但是生產大事,卻是完全關係到牛頭人一族是否能夠延續血脈的終極任務,八六也是仗着雷霆崖沒有自己的檔案而虛報了年齡,奈何如今就連虛報的年齡也快成年了……

得,就當是提前開始尋找德拉諾大陸的神聖任務吧,當然一個人的力量太過弱小了,除非是能夠達到四十級纔算得上是勉強獲得單獨行動的資格。那麼,就去加入一個冒險團隊吧。

不過在這之前,還應該購置一套冒險者所必需的裝備,那玩意很多時候可都是性命的保障呢,光有匕首和皮甲可是不行的。從地精那裏搞來的八個金幣,應該夠用了吧。

就去奧格瑞瑪吧,那個半獸人的都城,同時也是部落中最大的城市,一定可以買到物美價廉的裝備,甚至還可以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團隊,並且距離也不算太遠,不過就是幾天的路程。

於是八六這個有史以來最爲特別的薩滿,就這樣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地、提早地,踏上了冒險的旅程。

PS:帳號暫時不能發言,只好在這說,回羿飛:不收藏,不推薦,不點擊怎麼出名~~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我是想出名,卻不是依靠點推收,或者是某某說起集錢罐時,評價是更新速度快之類的,我想要的,只要兩字評價足矣——好書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雖然我這個人比較嬗變,但我決定,好歹還是要清高一段時間先,無欲則剛,你咬我呀…… 這個叫做艾澤拉斯的世界,主要由兩塊大陸組成,東邊的一塊叫做卡利姆多,西邊那塊則名爲東部王國,它們之間有一個很大很大的叫做無盡之海的海洋。在海洋的中心,有着傳說中可以吞噬一切的巨型旋渦。

東部王國的大部分土地,養育着聯盟的三大種族,而卡利姆多,除了暗夜精靈族的老巢以外,基本上都屬於部落的活動空間。

獸人的王城奧格瑞瑪,就處在卡利姆多的最西端,附近的那一大片區域,叫做杜隆塔爾,同時也是獸人族最大的聚居地。

從莫高雷前往杜隆塔爾,中間還有着一塊號稱全世界生存環境最爲殘酷的地域——貧瘠之地,同時也是那羣兇殘野豬人的發源地。

關於紅雲臺地的野豬人入侵,已經由血蹄村酋長貝恩,帶領着好幾十個高級戰士把守得嚴嚴實實,至於收復那卻是不大可能的。

在這個內憂外患的年代,犯不着爲了一小塊地盤而把種族的兵力消耗進去,畢竟,野豬人可是有着數萬之衆的,要想全殲的話,很可能會犧牲掉全族至少五分之一的高級戰士,那是極其不划算的。

貧瘠之地有着數十個強悍的智慧種族,要是遇到一個就想消滅一個的話,恐怕牛頭人一族離覆滅也就不遠了。

貧瘠之地是一塊比之莫高雷還要大上好幾倍的地方,這兩塊地域的唯一通道被傳說中最爲強悍的牛頭人營地牢牢地把守着,那就是赫赫有名的陶拉祖營地。

這裏彙集着牛頭人一族最爲強大的戰士,除去幾十個五十多級的高級戰士不說,單單是那三個高達六十級的頂尖戰士,就足以震懾得貧瘠之地的大佬們,不敢靠近營地分毫。

已經好幾年沒有過戰爭的陶拉祖營地,在八六的眼中看起來和別的營地沒有什麼兩樣,不一樣的,或許是居住在這裏的牛人吧!

早就停止了鍛鍊魂力的方式,來到陶拉祖營地的八六,可不敢隨意地聚集閃電元素。別說還不知道這裏有沒有薩滿能夠察覺到自己的靈魂波動,單單是那幾個六十級的頂級戰士,估計就可以從自己的能量波動中判斷出大致等級,到時候發現自己是個不足四十級的薩滿,指不定就給遣送回雷霆崖了。

急匆匆地穿越陶拉祖營地,眼看着就快要衝出東門的時候,卻被一個高級戰士給叫住了:“年輕的族人,請不要進行一個人穿越貧瘠之地的嘗試,那將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


八六總算是放下心來,差點還以爲被對方識破了自己的等級呢,怪只怪傳說中把這些族人吹得太神奇了。

“尊敬的長者,我想去奧格瑞瑪購買貨物,請問怎麼樣才能夠找到強大的夥伴一起穿越這塊地域呢?”八六恭敬地問道,這些個動不動就五十多級的傢伙,他現在可是惹不起的。

“明天會有一支來自血蹄村的隊伍去向奧格瑞瑪,你可以加入其中。”

“多謝指點。”謝過這熱情的門衛,八六來到了營地的旅館處,喝上幾大碗南瓜粥之後就去睡覺了。

直到第二天離開旅館進行結帳的時候,當八六發現對方竟然因爲無法給金幣找零而免收住宿費時,他才首次體會到金幣代表着的貨幣價值。

一個金幣等於一百個銀幣,一個銀幣又可以兌換一百個銅板,在旅館住一晚上食宿的費用纔不過是五個銅板,怪不得旅館老闆找不出零錢……

要是用一個金幣換取一萬個銅板,其材料應該足夠打造全套的銅製板甲了吧,八六卻不知道自己竟然在無形中,估出了重型板甲的大略價值,委實有着驚人的商業天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