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博已經坐在涼亭底下了。

陽光是毒辣,不過今天風大,在涼亭底下用餐,不會覺得熱。

戰博是個很懂得享受的人。

當初會挑選這座涼亭,自然是看過了周圍的環境的。

「戰爺,我回來了。」

若晴挽著包,小跑進涼亭里,快步走到桌子前坐下。

「初一。」

戰博低沉地叫了一聲。

初一馬上端來一盆涼水讓若晴洗手。

等她洗完手,戰博又扔給她一包紙巾。

「把你頭上的,臉上的汗都擦一擦,別掉進我的菜里,浪費了滿桌子的好菜。」

若晴接住那包紙巾,先聞了聞,笑道「真香。」

她抽出紙巾,用紙巾擦拭著汗,「是我跑得太快了。」

戰博不吭聲,看她擦完了汗,他低冷地問她「你報了禮儀班嗎?」

「還沒有。」

「我幫你報一個吧。」

若晴直勾勾地盾他,「戰爺開始嫌棄我沒有修養了?」

「我是怕你忘記了。真要嫌棄你,你現在還能坐在這裏?不是臉皮超級厚就能坐在這裏的。」

他不允許,就算若晴的臉皮厚如城牆,也無法坐在這裏陪他用餐。

「謝謝戰爺,那你幫我報一個吧,不過我白天要上班,只能晚上去上課。」

戰博嗯了一聲。

夫妻倆開始用餐。

由於若晴在娘家那邊吃過了,現在吃不了太多,每道菜就是嘗了嘗,便放下了筷子,看着自家男人用餐。

戰博的吃相很優雅,若晴覺得自己就算去學了禮儀,也無法做到戰博這種境地。

畢竟,戰博是打小就在優渥的環境成長。

與她不一樣。

「今天的菜,不合你胃口?」

戰博淡淡地問道,「還是,不舒服?」

「不是,菜很好吃,我是在我媽家裏吃了一點,半飽了,所以不能像平時那樣狼吞虎咽,風捲殘雲。」

「你挺有自知之明的。」

若晴……

「戰爺,下午,你想出去走走嗎?我陪你。」

戰博眼神深深的,聲音還是淡淡的,沒有什麼起伏,「我現在能做的便是釣魚,午休起來,你陪我去釣魚吧。」

釣魚時,他可以一坐便是一整天。

「好呀,釣到的魚,咱們就烤來吃。」

戰博「……你就只想到吃?吃貨!」

若晴「釣到魚不吃嗎?要養著?我養魚不在行呢,小時候養過無數次魚,每次都養死了,便宜了我家的貓。」

戰博默默地吐槽沒情調! 金色大手印,足有千里長,如光似霧,時虛時實,不斷散發出攝人心魄的力量波動。

「轟隆隆。」

掌印下方,鬼族的諸位大聖,拼盡全力對抗,有的打出鬼器,有的施展高階聖術。可是,卻已經來不及,整個大陸不斷沉陷,巨大的本族星猛烈顫動。

片刻后,站在星空中望去,只見遠處星球上,煙塵滾滾,能量混亂。

一個觸目驚心的五指手印大坑,印在了星球表面。

手印大坑的四周,全是金色裂痕,光霧化為瀑布。

一粒璀璨的金色光點,懸浮在手印大坑的上空。

上三族的修士,急速向鬼族本族星飛近,終於看清,那一粒金色光點,竟是一道人影。

「張……張若塵,他居然沒死……」白玉瘋獅顫聲道,眼中儘是驚色。

般若站在最前方,冰冷幽邃的眼眸中,浮現出一道無人察覺的精芒。

「嘩啦。」

張若塵背上的十翼展開,渾身金光燦爛,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緩緩的,降落到地面。

被張若塵一掌打出的這一座千里廣闊的盆地中心,有一座鬼城屹立不倒。

鬼城中,洫和鬼族的幾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撐起七星鬼蓮,憑藉至尊之力,擋住了掌印,保住了鬼城。

站在漆黑高聳的城牆上,粉紅骷髏形態的嫣紅大聖,望著從天而降的張若塵,發出難以置信的聲音:「怎麼可能?」

「那真的是張若塵嗎?」

「你不是說,他已經死在地底。」

骨族的兩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滿月牛皇和天雀神骨,飛到粉紅骷髏的左右兩側。

與此同時,洫、翼鬼皇、四目鬼帝、夜常在,也從城中各處,紛紛匯聚過來。

「被阿摩詛咒之力侵入身體,竟然短短三天就完全化解,而且……他的修為,似乎更勝從前。」夜常在驚異的道。

洫的神情凝重,如臨大敵,道:「何止是更勝從前,與三天前相比,張若塵強大了太多。」

剛才憑藉至尊聖器與張若塵對抗,洫感覺到了巨大壓力。

以前與張若塵交手,絕不會有這樣的感覺。

張若塵掃視鬼城中的一道道大聖身影,揚聲道:「洫,我們還沒有分出勝負呢,可敢再與我戰一場?」

「有何不敢?」

洫激發出九十九丈高的混沌鬼帝身,手持七星鬼蓮飛出鬼城,與張若塵正面對峙。

是他邀請張若塵來鬼族本族星一戰,若是怯戰不出,豈不是讓整個地獄界的修士笑話?

再說,張若塵就算變得更加強大,短短几天時間,又能強到哪裡去?

即便是面對無疆和羅生天那種級別的強者,洫也敢正面抗衡,即便不敵,也有脫身的把握。張若塵能比無疆和羅生天還強大?

「很好。」

張若塵的速度快如光,頃刻間,與洫對撞在一起。

「嘭。」

張若塵的拳頭,與七星鬼蓮凝聚成的黑色光罩對碰,兩股強大的力量,將二人腳下的大地撕裂得一丈丈碎裂。

「嘭嘭。」

張若塵施展出洛水拳法,拳影如雨點一般落下。

沒有動用聖意,可是,每一拳都蘊含神力,與上千萬道拳道規則,更有千問境的龍魂和象魂的力量加持雙拳。

拳擊聲,猶如大海生濤,浪擊暗礁。

「赤手空拳與至尊聖器硬碰硬,張若塵的肉身,如此可怕嗎?」鬼城中,一位大聖,感到心顫。

四目鬼帝的四隻眼睛具有非凡能力,看出了一些端倪,道:「張若塵體內的枷鎖,至少掙斷了十條,半神之體蘊含的神力,正在不斷被激活。他……他在變得更強,今天我們恐怕會有大麻煩,大家做好迎戰準備。」

說出這樣的話,由此可見,四目鬼帝已經不再像以前那麼看好洫。

翼鬼皇頗為不解,道:「不,不,短短三天時間,掙斷十多條枷鎖,就算張若塵有神遊丹和時間力量輔助,也是不可能的事。」

「張若塵應該是在地底,得到了某種機緣。」

粉紅骷髏輕輕跺腳,發出一道輕哼聲。

一位渾身燃燒著鬼火的鬼族大聖,道:「真奇怪,洫為何不使用至尊聖器的力量反擊?我不信張若塵的力量,可以強大到壓制至尊聖器的地步。」

「張若塵當然不可能赤手空拳,對抗至尊聖器。可是,卻可以憑藉力量和速度,壓制洫激發至尊聖器的至尊之力。百枷境大聖要激發出至尊聖器的威力,是需要時間的,張若塵沒給洫時間。」粉紅骷髏道。

翼鬼皇的神情凜然,冷聲道:「我覺得,我們有必要現在就出手,結合所有一切的力量,鎮殺張若塵。什麼單打獨鬥,只會給張若塵各個擊破的機會。」

粉紅骷髏傳音給鬼主第八子「鄍」,道:「蠻劍大聖還活著沒有?將他帶過來。」

「嘭嘭!」

洫雙手托住七星鬼蓮,使用至尊之力,撐起一個黑色光罩。

黑色光罩被張若塵的拳勁,打得時而暗淡,時而凹陷。

七星鬼蓮上只能浮現出部分至尊銘紋,無法完全復甦,威力被壓制。

「可惡,張若塵的力量,怎麼變得如此強大?」

洫一步步後退,咬緊牙齒,拼盡全力運轉鬼氣。

換做以前,洫就算不用至尊聖器,也能在力量上壓制張若塵,現在,卻完全逆轉了過來。

「魘鬼之戟。」

洫釋放出強大的精神力,調動鬼族本族星上的鬼氣,凝聚成一根黑戟。

「給我去死。」

黑戟形態如蛇,釋放出陰寒刺骨的氣霧,劃出一道蜿蜒的弧度,擊向張若塵的背心。

精神力強度達到六十四階,乃是他能夠超過嫣紅大聖、刀獄皇等人,排到第七的最大原因。否則,只憑聖道修為,他和嫣紅大聖、刀獄皇,根本拉不開差距。

張若塵沒有去看從後方飛來的黑戟,在揮拳的同時,也釋放出精神力,在身後凝聚出一面光盾。

「轟隆隆。」

黑戟和光盾,猛烈對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