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兩位妖族強者被狼嚎聲減緩下來了速度,木宣欣喜的同時,心中也在不斷思考著,如何解決眼前的危局。

不過馬上木宣就發現,七彩所在的方向,萬狼奔騰,各種狼屬性妖獸,都向著七彩所在的方向而去,其中十多頭五階巔峰的狼妖向著困住七彩的大網攻擊而去。

看著這麼多妖獸前來,幫助解救七彩,木宣一個頭兩個大,不知道這是什麼一種情況。

不過剛剛開口的那個嬌喝聲,突然一聲慘叫傳來,不用想,肯定是受傷了,雖然她並沒有直接參与進來憐古鎮,但是也變相的參與進來,大妖尊他們共同制定下來的秩序怎能隨意更改?所以她受到了懲罰,不過七彩已經被順利解救出來。

解救了七彩之後,數萬頭妖獸不但沒有退卻,還想著北城所在的方向而來。

本來已經撤退的妖獸們,在這些妖獸的衝擊之下,不得不避其鋒芒。

當距離稍近,木宣才發現,這些全部是狼妖的存在,單是五階的就有數百頭,其餘的也都是四階的存在,這該是何等逆天啊!

此時那些五階的妖獸,全部護衛在七彩身邊,並且在七彩的示意下,他們分出一部分,去幫助劉蓉等人,很快,本來前來捕捉七彩的妖族,五階妖獸和化神強者都聚集到一起。

「你們萬狼山為何會有如此做法?豺熏大人知道此事嗎?」

面對妖族一位因為化形丹而化形的強者,前來的狼群中最為強大的傢伙走到最前邊與他們對峙,怒喝道:「豺熏算什麼東西?我們只聽從嘯萱大人的命令,而且我們做事,還輪不到他管。」

七彩沒有關注他們的對峙,而是雙眼猩紅,眼淚打轉的看向了北城之外的地方,那個方向木宣知道,正是剛才阻攔了七彩被捕捉走那聲狼嚎傳來的方向。

很快,在群狼與妖族強者對峙的時候,北城之外一道霞光閃過,一隻飛行妖獸來到他們身邊,在妖族強者耳邊,用妖族特有語言低語幾聲,妖族強者一個個不甘的看了看七彩所在,如非萬狼山突然出現分隔,出現兩個派系,其中一個忠實與已死的嘯萱,這次被他們插手,七彩早已是囊中之物,他們定能得到賞識。

不過此時這一切都只是瞎想罷了,因為木宣的救兵已經來臨,不說眼前這些從萬狼山終於嘯萱的族眾中選出來的強者,就是正在趕來的木宣所屬的勢力,都不是他們所能應對的。

此時再不退去,一會或許就沒機會了,所以在不甘的怒吼幾聲,他們帶領著數十位相當於人類化神強者的傢伙,憤怒的離去。

看他們離去,木宣送了口氣,要真是以死相拼,自己還真不知道怎麼應對,雖然自己這邊實力不弱,可是這數萬頭狼,到底是怎樣一個態度,他可不敢說。

所以他在自己的人沒有到來之前,不敢輕舉妄動。

在那些傢伙離去之後,數萬頭狼,齊齊跪在地上,面對七彩,低聲嗚咽,抒發著自己心中的悲哀。

七彩知道這些妖獸都是在悲痛自己的娘親離他們而去在悲傷,因此也勾起了它心中的傷痛。


忽然變大,直接飛到數萬頭狼妖的上空,向天發出不甘的怒吼,來想天地說明在它心中,一直謹記著仇恨,只不過現在的它沒有能力報仇,只能壓制心中的悲痛。

木宣阻止著其他人退去,推到北城,把這北城外的地方,留給它們,因為他相信這些狼妖不會傷害七彩。

「怎麼會來了這麼多妖獸?而且全是狼族?」

「萬狼山,仙古山狼族最為聚集的地方,不過卻被大妖尊一直打壓著,在不久前嘯萱大人死後,萬狼山大亂,這些狼妖應該都是從萬狼山而來。」

對於辰弓的不解,劉蓉給出了自己的答案,誰讓她也與嘯萱打過交道,做過交易呢!同時她也知道七彩就是嘯萱的孩子,所以對今天的事情,並不是很意外。

看七彩像是在說服那些妖獸,木宣一隻手托著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那些狼妖,則時不時的把目光轉向木宣,彷彿在審視什麼。

就在這時,北城外再次喧嘩起來,李克那大大咧咧的聲音響起,木宣知道,他等待已久的援軍,終於到來了,只不過確實有些晚了。

首先來到北城城牆上的李克與何俊偉看著下邊數萬頭全是四階,甚至五階的狼妖,也忍不住吞了一口吐沫,大氣不敢喘一聲。

這些妖獸加起來,那可是相當於數萬孕神強者啊!現在憐古鎮的勢力中,誰有這個魄力? 冷面律師偷個娃

加上看著七彩正在與那些狼妖爭論著什麼,更加震驚,這可不是一般的情況,七彩是木宣的坐騎,與狼妖爭論,應該就是為了木宣,一旦木宣把這些狼妖收入手下,那實力絕對要站在憐古鎮最巔峰的存在了。

何俊偉最終忍不住詢問道:「危急應該已經解除了吧?這些不會都是那傢伙請來的救兵吧?」

知道何俊偉說的是七彩,木宣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他媽的,真是厲害啊!召集來這麼多妖獸前來相助,就算我們不來,你們也不會出現問題的。」

雖然認同李克的話,但木宣還是有些不滿,因為他們來的速度有些慢,心中認為他們是故意拖延時間的。

就在木宣剛想開口時,七彩帶領著那隻可以開口的狼妖來到了他們身邊。

「小主人讓我們跟著你,說你能夠幫助我們快速成長,將來好為大人報仇!」

沒想到七彩真的說服了這些狼妖,心中除了驚喜,還是驚喜,有這些妖獸加入,自己的實力會提升不止一個檔次,稱霸憐古鎮都是有可能。

只是木宣沒有立刻答應下來,因為說道報仇,木宣可不敢輕易答應下來,畢竟連自己都不知要多久才有能力自保呢!怎能輕易接受這些妖獸?並且幫助他們報仇?

見木宣有些猶豫,七彩焦急的與那可以開口的狼妖低吼幾聲,那狼妖,不甘的對木宣跪下,鄭重道:「小主人說了,以後我就是你的坐騎,絕對服從你的命令。」

沒想到七彩在這些狼妖中還有如此影響力,木宣心中震驚的同時,也在思考一旦接受他們,要面對的壓力,和怎樣安置它們,這些妖獸可是不能安置在城中,也不能讓他們前去玄煞天地,否則影響了心智,得不償失。


七彩還以為是木宣不答應,放下自己的氣勢,來到木宣身邊,縮小身軀,跳到木宣肩膀上,用舌頭不斷舔著木宣的臉龐,像是討好一般。

七彩如此簡單的動作,以前做過不知道多少次,這次在眾多尊重它的狼妖面對如此,惹得那些狼妖一個個都滿臉的不悅。

讓自己的老大去討好他,他算那隻鳥?只是礙於七彩,他們不敢有所表示。

辰弓也以為是木宣不答應,在旁邊勸說道:「侯爺,如果能夠得到這些妖獸,我們的實力,可以提高一籌不止!」

倒是劉蓉想的全面,蹙眉道:「雖然接受它們可以提高我們的實力和影響力,可是人、妖不兩立,一旦接受了它們,會是我們走向重失之重!」

李克對這些妖獸有自己的小心思,所以也在一旁勸說木宣答應。

「好!我答應你們,不過你們的仇恨,還需要你們自己努力,我不會插手!」


「哼!我們的仇恨當然不會讓你插手,不過你要想辦法把嘯玲兒大人救出來。」

原來剛剛救下七彩的那人被抓了,而不是被殺,這樣的話,自己還真能活動一番,他相信,玄月會不插手。

「好!」

於是,數萬頭四階妖獸,成為了木宣的助力。 「侯爺,狼軍已經整合完畢,整個北城也被狼軍駐紮。」

「嗯!知道了,你忙去吧,我與紫訓管家還有要事相商。」

辰弓應聲而退,去繼續整合他的所掌管的狼軍去了。

在北城經歷了妖族算計之後,木宣這三天來不斷聯繫丹候,讓其營救被抓的原本萬狼山的強者嘯玲兒。

同時看看他們是不是可以弄來化形丹,誰讓自己為了讓那些狼妖答應自己建立一支妖獸與人一起的軍隊,要拿出一枚化形丹所以才沒有讓辰弓多呆半刻,繼續與前來商議一切事宜的紫訓交談起來。

數萬頭妖獸,在木宣答應讓他們跟隨之後,讓他們繼續帶來一些三階,甚至四階的狼妖,弄夠十萬之數,建立起來一支強大的軍隊。

這個軍隊,由人類與狼妖配合,總數在二十萬,是他傾心打造出來的隊伍,在自己答應他們,儘力幫助他們快速強大起來,那些狼妖答應了下來。

而這個任務,被交給了辰弓,這位與這些妖獸有著一些關係的人擔任,僅僅三天時間,總數在二十萬的大軍,在劉蓉等人的全力配合下,已經建立起來。

不過承諾那些妖獸的代價中最高的化形丹,是他無能為力的,只能求救於與自己交好的丹候,這也是自己此時交談的重點。

見木宣因為與自己商議要是,而忽視了他最親近,最信任的辰弓,心中略微有些感動。

論修為,雖然自己也是化神中期的強者,可是木宣一身戰力,絕對不在自己之下,特別是木宣那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招式;論地位,自己只是鄉侯手下的一位管家,雖然自己還是鄉侯的弟子,但地位也及不上身為郡候的木宣啊!

然而面對自己,木宣既能不顧手下的感受,使得他本來還有所隱瞞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什麼?嘯玲兒已經救了出來?」

紫訓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道:「嘿嘿!我師傅是誰啊!他想辦的事情,一般還真難為不住他。」

隨即臉色陰沉道:「不過江書的確太過分了,哼!雖然一切都是計劃好的,可是他江書做事很絕,竟要直接把嘯玲兒大人煉製成傀儡。」

煉製成傀儡?而且還是直接煉製?這江書真的可恨到了極點啊!

不過救出來就好,自己答應那些妖獸的事情,也算辦到了許多,不過想到紫訓說他們想弄到化形丹都不容易,不由得蹙眉起來。

的確,此時的他已經知道,能夠煉製,並且擁有能力煉製化形丹的天階煉丹師,在古域只存在四位,每年總共能夠煉製出來的化形丹,也只有不足三百之數。

不說其他的勢力,就相當於大宋這樣的方國勢力,就足足有七八百之多,怎能夠分得過來?自己想要得到,雖然有丹候之便利,也不是輕易得到的。

「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你都要讓丹候幫我弄來一枚化形丹,算是我木宣欠他的人情!」

看木宣鄭重的樣子,紫訓只好先答應下來,不過對於木宣所建立起來人與妖獸共同組成的狼軍很感興趣,於是開口詢問道:「侯爺,不知你那狼軍此時如何?能不能讓我看上一眼?」

害怕木宣心中有所顧忌,畢竟這是天歸候府的底蘊啊!怎能輕易暴漏在世人面前?

「這有什麼?既然紫管家敢興趣,剛好我也要去查看一番,一起好了。」

對於紫訓的請求,木宣是爽朗的答應了下來,這不是炫耀,因為作為以後自己手中最為強大,最為重要的軍隊,還真是不能輕易暴漏在外人面前,不過對於紫訓這位丹候百草仙最為信任的弟子,他也不想遮遮掩掩,他要告訴丹候,就算憐古鎮範圍內能夠出現化神之上的強者,憑藉這支軍隊,他木宣也能自保。

畢竟丹候的勢力太強大了,此時光是控元境的強者,丹候府就有數十位之多,控元巔峰的存在也有兩位,這是江書也不能小視的,因為他手中除了自己和另外一位涅槃強者外,總體實力也不如丹候府。

這些給予木宣的壓力也是很大,畢竟自己的爵位在百草仙之上,等在憐古鎮內自己積蓄足夠的力量,丹候府也是自己的,他不努力怎麼行呢?

他要藉助紫訓的口,告訴丹候府那些不服氣自己的傢伙,自己不是花瓶,自己有著他們想不到的手段和底氣!

在木宣答應后,與紫訓一起,走出天歸城侯府議事大廳,喚來劉權幾人的坐騎,向著北城就進發而去,因為此時狼軍就駐紮在北城,訓練就在北城方圓十里範圍內。

很快,藉助劉權他們的坐騎,他們就來到了北城,只是在北城上空看了一眼,紫訓心中震驚的無可言語。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雖然聽說了木宣建立起來一支狼軍,並且實力不弱,在他心中想來也就只是比他們最強的隊伍強上一些罷了,然而怎麼也沒想到,會是如此出乎意料。

十萬妖獸,除了個別的是三階巔峰,其餘全是四階及其以上的存在,十萬人族大軍,為了與妖獸完美配合,也全部是開竅巔峰及其以上的存在,而起看木宣的樣子,有信心讓他們都在短時間內成為孕神境的存在,如此算來,相當於木宣手中擁有一支二十萬孕神強者組成的軍隊!

二十萬孕神強者組成的軍隊啊!想想當初仙古鎮連一位孕神強者都不存在,在大宋孕神強者已經能夠勝任統領的職位,然而在木宣手中,竟然存在如此之多。

本就知道紫訓會大吃一驚,而且這也是自己想要的結果,所以木宣心中很是滿意,淺笑道:「怎麼樣?紫管家,我這支柔和了天歸候府全部精銳的軍隊,比丹候府的百草軍如何?」

只是自嘲的笑了笑,紫訓沒有說話。

這是辰弓再次帶著那頭能夠開口的狼妖上前對木宣見禮,畢竟現在他們都是中將的職位,有紫訓這個外人在場,他們不得不注意禮節。


「嗯,我去找幾位上將商議些事情,你們先陪著紫管家,我去去就來。」

辰弓知道木宣想再展示一下狼軍,所以邀請紫訓一起去檢驗他們剛剛建立起來一些秩序、規矩的狼軍。

木宣想著北城臨時的議事大廳而去。 在帶領紫訓檢驗了一下剛剛穩定下來的狼軍,狼天,那位狼妖中五階就能開口說話的傢伙,不滿的催促紫訓離開。

識趣的紫訓知道,這位妖族強者,不想讓太多天歸候府的太多的手段暴露在外人面前,紫訓怎麼說也是丹候府的管家,怎能看不出來狼天的意思?所以在視察了一番狼軍后,就主動提出離去。

而辰弓與狼天在紫訓離開后,興奮的向著北城內的議事大廳走去,準備向木宣訴說紫訓的反應。

「我說木宣,你雖然是天歸候,但是你也是上將,地位與我們相同,你把我們手中的中堅力量抽調一空,讓我等該如何是好?你如果不給出合理的說法,咱們沒完!」

還沒有進入大廳,狼天與辰弓就聽到魯國的魯貞怒氣沖沖的聲音。

辰弓有些無奈,狼天有些不屑。

面對這些各國這些王子般的存在,木宣抽調了他們的中間力量,組建狼軍,在消弱了他們實力的同時,也加強了自己的實力,如此做法,定會引起他們的不滿。

狼天對於組建狼軍,本就不是很贊同,而且看著總體實力和戰鬥力都低於他們一大截的人類,若不是木宣給出的利益太誘人,他才不會同意呢!此時聽到有人開始抱怨,心中的不屑被明顯的表現出來。

不過他們腳下的步伐還是沒有停止的,繼續向大廳而去。

「魯貞,話雖如此,可是你別忘了,之前我可是爭取過你們的意見,是你們因為我許諾的事情才答應下來,此時反悔,是為何事?難道說我沒有兌現承諾?還是說,有人給你出了更大的利益?」

面對木宣的反駁,魯貞一時無語,因為他心中的確是不滿木宣給出的利益,雖然誘人吧,但卻是以自己手中的中堅力量為代價,在反思一段時間后,他才發現,這個交易實在不划算,所以才會提出,只是被木宣直接說出來,他臉上也是無光,只好低頭不語。

李克也沒想到木宣會如此直接,只好無奈的搖頭,他與何俊偉答應木宣,倒不是因為那點利益,他們是為了交好木宣。

因為他們已經感覺到,這個從來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傢伙,將來的成就絕對不會低,此時交好,對他們百利而無一害,不就是一些孕神、開竅境的傢伙嘛!大不了再召集一些不就行啦!

環視一圈,五位上將,對於木宣如此說法,除了李克與何俊偉,其餘三位都有些不滿,只是沒有再次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