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乖聽聞底下有動靜,它立馬放下了自己的爪子,小心翼翼地走到沙發邊緣,探出小腦袋看了一眼。

金魚掉落在毛毯上,打挺的幅度慢慢變小了。

小乖身子前傾,慢慢地從沙發上下來,然後靠近那條金魚,伸出脖子,用粉紅的的小鼻子嗅了嗅,魚尾鰭擺了擺,小乖忽然張開了小嘴。

——

傍晚,天際被雲彩染成一片淡紫,夕陽逐漸隱匿在那邊的山頭。

海面漾起粼粼的水花,岸上的砂石不知被海浪沖刷了多少遍。

鄰海夜幕來的比較晚,遼闊的天空仍未出現灰色之際。

在這如此唯美的景色之下,導演與時好商量了下,決定多拍一個鏡頭。

可誰也沒想到的是俞歡歡來了例假,拍到一半的時候,狀態不是特別的好,垮掉了好幾次,最後她堅持不下去,要求停止拍攝。

這樣一來,全劇組只能提前收工。

俞歡歡臉色差到了極致,這兩天的拍攝她被時好的嚴格要求折磨得半死。

她這女主角哪裡還有女主角的樣子,什麼臟活累活都干,雖然是在拍戲,但這人設真的柔弱到爆了。

她已經不是第一次有甩手不想乾的想法了。

若不是時運這大咖在,她可能早就撤資走人了。

俞歡歡拖著累垮的身子回到酒店,小助理陪在身旁,貼心的攙扶著她。

房卡貼近感應器上,滴了一聲。

小乖警覺的動了動貓耳朵,狐疑的望著門口那邊。

房門被打開,助理順手把燈給打開了。

俞歡歡才剛踏進房門半步,餘光忽然看到地面上有一隻貓,兩隻大眼睛正在盯著她看。

「啊——」俞歡歡嚇得叫出了聲,她連忙躲到助理的身後,兩手緊緊攥著助理的肩膀,滿臉憤懣的看著小乖。

俞歡歡怒了,「這貓為什麼會在我這裡?」

小助理被她嚇得直打哆嗦:「我……我不知道啊。」

俞歡歡抬了下頭,不經意間看向了沙發那邊,然後發現茶几上面濕漉漉的,水箱倒在桌面上,魚也不見了。

她生氣的推開了助理,走了過去,「我的魚!」

小乖轉過腦袋,漫不經心地搖了下自己的尾巴,看著她。

俞歡歡拿起水箱,周圍掃了一眼,什麼都沒有發現。

而後,她的視線兇狠的落在小乖身上,她咬牙切齒的盯著它:「是不是你吃了我的魚?」

小乖蹲坐在地上,伸出前爪撓了撓痒痒,完全不知道危險即將來臨。

俞歡歡看了它一眼,覺得有些眼熟。

周零的貓?

這下俞歡歡更生氣了,她拿著手裡的箱子,想都沒想直接朝它砸了過去。

「喵。」小乖慘叫了一聲,隨即起身躲進了沙發底下。

。 這便是《無極》功法的好處,雖然是拳法,但是可以藉助兵器施展,不過能施展如此順暢,不讓威力減小,還跟他領略了刀意有關。

當然如果紫雷神體第三重開啟的話,林天霄倒是可以試試用肉身施展拳法。

黑色長刀撞在了青色羅盤之上。

「嘭」

一聲超級巨響,兩人都是被震的飛起。落地以後林天霄將刀插進玉石上,帶起一道深深長溝,而萬千重那邊也是用羅盤插入玉石,穩住身形。不過顯然還是林天霄飛的遠。

兩人隨即都是一口鮮血吐出。

林天霄身上有一道被羅盤帶起來的口子,不過並不深,血液從裡面流淌出來,不過此時血液已經停止流下,傷口在慢慢恢復了。

反觀萬千重這邊,身上也有一道被龍霸帶起的傷口,看起來比林天霄的還要深一些,而且修復的速度就是壓根不好比了。

萬千重心中已經不是驚嘆那麼簡單了。

聲音發顫:「刀意!」

面前的這個少年完完全全超出了他的預料,功法,肉身,心性,膽識,魄力,兵器,恐怖的修復能力等等,沒有一樣在他的意料之內,更是在玄將就是領會到了刀意,這個年輕人太可怕,只要讓他成長起來,絕對是遠超自己的存在。

「不,他已經成長了,只要邁進玄王,那麼將是很多人的噩夢!」

與此同時他想到了他的父親萬玄千臨終前的一番話:「重兒,我知道你的性子。爹走了,現在這個家,你做主了,想做什麼就去做吧。

爹呢,也沒什麼可以交代的,爹只是想告訴你,凡事做了,就不要後悔,自己的擔子自己挑起來。

爹知道你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如果你覺得有一天不如一個年輕人了,那說明你該放下了。

年輕人的時代就應該交給年輕人去闖。」

萬千重以前覺得是老人家臨死前的啰嗦,現在想來,其實是他比自己看的透,看得遠。

「爹,重兒知道了!」

萬千重立起身形,此時看著林天霄,他心中有些惆悵有些激動,對著林天霄大吼道:「林天霄,來,就讓我萬千重看看你是否值得我所託。」

林天霄也是站了起來,雙手繼續變幻,根本沒有停歇:「那就請萬宗主不吝賜教。」

身體率先拔地而起,沖了出去。

「來的好!」

萬千重此時沒有絲毫的頹喪,反而是滿滿的欣賞,也是絲毫不懈怠,迎了上去。

「霸龍千刀陣」

林天霄周身靈液飛出,手中陣法落地,而他自己的身形不減,手持龍霸進入陣中。

之前就是看著林天霄手上做著動作,當看著浮現的陣法之時,也是頗為驚嘆,心中更是大喜:「三級組合殺陣,不但肉身了得,有著超強的恢復能力,更是領會了刀意,沒想到這陣法的造詣也是超絕。

雖說只是三級陣法,竟是結合了五個陣法,這樣複雜的陣法即便是尋常的四級陣法師也是布置不出來,也不敢布置。更是以人和靈器入陣,大大提高了殺陣的威力。

好!好!好!」

一連說了三個好字,可見萬千重對這個陣法的讚歎,對林天霄的讚賞。

林天霄也是沒有想到萬千重說出了「霸龍千刀陣」的關鍵所在。只有深入陣法,而且對陣法相當了解的人才能夠知道這些。

當初在落霄書院對葉問心使用的時候,外人也只不過是知道這個陣法比較厲害,不知道厲害在何處。

萬千重手持青色羅盤,魏然挺立:「就讓我來領教一下你這『霸龍千刀陣』威力如何?」

而此時林天霄手持「龍霸」霸氣出擊。

這一次林天霄縱橫交錯,親自出刀

一刀

兩刀

三刀

……

九百九十八刀

九百九十九刀

一千刀。

一共出刀一千次,每一刀都是在練刀,當然不僅僅是練刀,也是在練陣。

而萬千重很是配合,擋下了九百九十九刀,而在最後一刀的時候,本來也是想擋下的,不過身體卻是出現了短暫的停滯,而也是因為這一個停滯,林天霄一刀刺在了他的心脈之中。

萬千重和林天霄都是出現了短暫的錯愕。

此時兩人都是發現傷口處有一朵黑花出現。

「荼花之毒!」

林天霄豁然明了,當初在發現「荼花之毒」的時候有五滴留在了長刀之上,後來長刀結合了龍靈,倒是把這個事情忘記了。

林天霄是想殺了萬千重不錯,但是絕對沒想以這樣的方式。不過既然已經這樣,林天霄沒有理由解除了萬千重身上的荼花之毒,再殺掉他的道理。也是不會過多解釋什麼。

萬千重雖然有些意外,不過沒有絲毫的懼意,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看著心脈上的傷口,低聲說道:「這就是漫天黑色的來源嗎?死在這樣的手法之下也好!」

萬千重之前就是感覺到體內的不正常了,只不過最後突然爆發了一下,讓他的身子出現了短暫的停滯。

兵器上塗毒是很正常的時候,雖然這樣的行為有些卑鄙,小人作風。不過只要勝利,有的時候誰在乎?

正所謂:無毒不丈夫!

而且他也是看出來了,這顯然也是在林天霄意料之外的。

看著面前的林天霄,沒有絲毫的責怪,淡淡道說:「我這一生算得上是光明磊落,唯有此次算計了你。

人在做,天在看。

我死不足惜,遺憾就是不能帶著我族離開此地,重振輝煌。

不過好在還有重樓。

更是遇到了你。」

說著萬千重竟是在林天霄詫異的眼神之中,「撲通」一聲,徑直跪了下來,對著林天霄磕頭道:「罪人萬千重,乃萬古遺族第三十八代家族,望主子帶領我族重振昔日雄風。

罪人萬千重,以——死——謝——罪。」

萬千重磕了三個頭以後便是再沒有起來。

他很果決,自碎了心脈。

當林天霄意識到的時候,也是心中頗為感慨:「英雄氣短,莫過於此。」

隨即對其深深鞠躬。

這樣的人值得尊敬。以一人的性命換整族人的性命。林天霄此時不由想到了林家的那個老頭,林宗澤。如果是他的話,面對家族存亡之際,為了家族,應該也會挺身赴死的。

隨即萬千重的血液流入玉台之中,玉台發出紅色光芒,之上的裂痕也隨之修復。而萬千重的身體逐漸消散而去。只留下那青色羅盤和一枚青色戒指。

也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林天霄的耳邊響起:「恭喜你獲得了墜落秘鑰,你將擁有進入墜落之城的資格,爭奪繼承者之位。」

於此同時,林天霄和這所謂的秘鑰產生了共鳴。原來這秘鑰是整個宮殿。

不過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雖說林天霄此時和宮殿有了共鳴,但是這個宮殿,也就是墜落秘鑰,需要他花時間去煉化。

而煉化的方法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感應著煉化的方法,很簡單,在古殿內部布有複雜符文,只要用神識煉化符文就可以。

林天霄心念一動,神識感應之下,古殿內部符文全部出現,但是看著密密麻麻縱橫交錯的符文,林天霄也是咽了一口口水,暗罵了一句:「這尼瑪的是不是有點扯淡啊!這得煉到什麼時候?」

另外他感覺到,這個煉化過程是人為加進去的。而且很有可能是紫黑身影。

「前輩,要不要這麼玩啊?」

林天霄雖說知道紫黑身影留下這符文的良苦用心,但是這未免也太多了。

但是林天霄沒有辦法拒絕,一來是因為煉化這些符文,絕對對神識有莫大的好處,而神識提升了,他的陣法造詣和布置陣法的威力也是水漲船高。

二來是不煉化這符文,他就掌控不了墜落秘鑰,掌控不了墜落秘鑰,他就出不去。而且隨著符文的出現,林天霄發現聯繫不上魔皇和紫雷母晶了。甚至自己的身體也是掌控不了。

「有點類似當初開始陰陽脈進入那陰陽界的感覺,還有在乾戒裡面使用那黑白液體的情形。

前輩,我越來越好奇,你究竟是個怎樣的人物?」

林天霄覺得口裡有些發苦,但也只能咽下去。收拾一番以後,便是不再多想,為了恢復身體的掌控,為了早點出去,他開始用神識研究起這漫天的符文來。

他這邊熱火朝天忘乎所有的研究起來,而萬古宗和萬古宗之外可是不太平。

萬古宗宗主萬千重消失倒是沒有引起多大的注意,畢竟宗主本來就是很好出來。不過萬重樓開始慢慢接手了宗內的事物,當然,管的很少,也是經常鬧消失。不禁讓很多弟子遐想起來。

而萬重樓已經成為新任宗主的事情還沒有宣布,一眾弟子也只是猜測而已。

而在萬古宗外面,在萬古宗的勢力範圍內,先後出現了好幾波天邪派的弟子,玄將玄王都有。萬古宗自然知曉,不過並未做什麼。

至於更遠的,那就是自然要提到凌晨一行人了。凌晨一行人去了凌天宗,也是通過凌天宗昭告天下,讓世俗界的所有勢力都是知道了他們的到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