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說話,因爲那恐怖的颶風實在是太恐怖了,我的身子幾乎在這一道颶風之中猶如是一個風中的碎片一般,直接被吹飛了。

噗!

一口精血飛出,我渾身顫抖,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了自己體內血氣翻涌,半天都沒有爬起來。

我一擡頭便看到了勇猛的呆爺直接扛着大炮直接衝上去,嘭嘭嘭幾炮便直接轟在了蛟龍的身子,蛟龍嘶吼連連,突然呆爺大罵一聲我草便直接被蛟龍一尾巴甩飛二十幾米,撞在之前拴着繩子的樹上,整個大樹都跟着呆爺瘋狂的顫抖起來。

“吼吼!”在我的眼前這個恐怖的蛟龍瘋狂嘶吼慘叫着,然後身子轟然朝着小山砸來,將整個小山都砸得顫抖起來,我連忙顫巍巍的爬起來,朝着身後跑。

“你跑什麼,趕緊的扯呀!”

呆爺看着我站起身躲開來,頓時大吼一聲。

這個時

候我纔看到了呆爺已經又一次爬起來直接朝着蛟龍衝去。

這會兒連呆爺都這麼威武,我怎麼能失去了熱血,當即身子大吼一聲爬起來,直接躍上了蛟龍的頭頂,踩在蛟龍的背上然後一把抓住我的長槍,猛地一抽!

那長槍便瞬間被我抽出來了。

又是一股靈獸血液飛出,而此刻我看到的呆爺卻是在不斷的拔着整個蛟龍鱗片,美其名曰收集。

按照呆爺的意思,乘着蛟龍被麻醉的瞬間,我們要瘋狂的開始索取。

呆爺直接扔給我一把刀。

“先把這個蛟龍的獸核取了……”

“啥玩意兒?呆爺不是說笑吧,我……”

呆爺白了我一眼然後激動道:“哈哈哈,這次可是要發了,你知道靈獸相當罕見,而且像我們今天遇到了這麼大一隻,完全是運氣呀,我準備趁着被我的麻醉炮麻醉了,將他直接宰了!”

“宰了?”

我聽到了呆爺的話,也是有些驚訝,但是我有點不同意,畢竟好不容易纔能誕生一隻靈獸,而且我們現在知道這個靈獸在這裏,以後需要什麼東西,我們再來從她的身上取了就是。

我說完之後,呆爺不禁苦笑了一聲道:“老弟,我有時候發現你的想法特別的簡單,你想一下,如果今天你放了他,來日方長,誰也說不準!”

這個觀點我贊同,但是呆爺要就此斬殺了這個靈獸,卻是被我阻止了,看得出呆爺很是鬱悶,接連扯了幾十塊鱗片,然後還不忘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給這個蛟龍放了點血,裝入了事先準備好的一個瓶子之中,我估計呆爺又是想到了什麼好點子。

我此刻還站在靈獸的背上,就在我準備離開的瞬間,蛟龍動了,嘶吼一聲瞬間卯足了勁,瘋狂的朝着水裏鑽。

“老弟,快去拉住繩子!”

說話之間呆爺頓時打開武器箱,然後搭弓射箭,接連三隻箭瞬間洞穿了他的身軀。

嘔嘔嘔嘔……

那蛟龍飛快的後退,這個時候我和呆爺都不敢再上前,生怕一下子被眼前這個靈獸給瘋狂的咬住了脖子。

我們二人便眼睜睜的看着那條蛟龍強行的將自己身體之中的爆炸鉤吐出,不過帶着很多的內臟碎片,看樣子也並不是沒有收穫。

“哎,可惜了!”

呆爺此刻站在山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道:“如果這次我們能夠佔有這個靈獸的屍體的話,我就可以在搞幾把弓,到那時候我們就算在一次遇到這樣的靈獸也不會顯得這麼的手忙腳亂。”

這便是我跟着呆爺來尋找蛟龍的故事,接着我在說說這二十天之中的第二個值得提的事情,那便是關於一個精血面膜的事情,這件事情是我偶然之間遇到的,沒想到最後越來越嚴重……

(本章完) 說起這件事,也是8月11日那天一大早我剛從陰間公寓出來,沿着大街朝着喪葬公司去的路上,我遇到了兩個出來活動的美女,這兩個美女一看便是這附近的住戶,畢竟這個點學校幾乎沒有幾個人。

這兩個美女其中的一個個子比較高的美女,我一看到她那臉,便看到了一股股模糊的氣息,這種氣息非妖即魔,絕對不是人應該有的氣息,但是她卻是絲毫不知。

遇到這樣的美女我自然要上去說道說道,很有可能就是因爲我沒有及時的指出,而讓這樣的一個美女毀於了妖魔的手中。

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當我攔住兩位美女,並說出了問題所在的時候,卻是被那個美女當做了專門搭訕她的人,倒是他旁邊的那個美女一臉的好奇,還問了我的電話號碼,出於人道主義我將電話號碼留給她旁邊那個女的,還說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

最壞最好的你 接着我便離開了成都去了嘉州處理一起吊頸鬼,接着轉戰戎州處理了一個水鬼,然後纔回到成都。

8月14日的晚上我正走在去往陰間公寓路上的時候,我便接到了一個女子的電話,電話之中她說她就是那天收下我電話號碼的人,還說她的朋友今天變得十分的怕人,整張臉都開始變得乾枯,有時候甚至在光明的地方都市發出嗤嗤的聲音,然後冒出一陣黑氣,伴隨着一陣腐蝕氣體。

我一聽便知道事情嚴重起來了,其實自從那天我遇到了那個美女之後,便開始讓張亮他麼注意一下看看成都周圍看看有沒有這樣的地方,畢竟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在遇到這兩個美女之前我在從成都回來的路上便看到了一則新聞,說是因爲男女朋友吵架,男朋友用硫酸潑自己的女朋友,最後導致死亡,而我看到那張死者的照片,一眼便看出了端倪,所以說那天我見到那個美女纔會第一時間上前說起她的問題,只奈何她不聽我的,現在遇到了事情纔想起我。哎,人都是這樣的,特別是美女。

我苦笑一聲,然後取消了去詢問柳先生一些關於妖魔的問題,通過這段時間和柳先生的交流,我發現柳先生對妖魔極爲的瞭解,相反對於鬼的一些知識還並不是很了,所以我就懷疑柳先生的身份可能不是妖就是魔。

我直接到了這個美女說的地方,是一處並不算豪華的房間。

問起情況,這個女子才說她這幾天越看越覺得自己的閨蜜有些問題,一向閨蜜的皮膚就有些乾澀,而

且原本就在成都這個地方上班,形象很重要的,所以他和美女一般都會一大堆的化妝品,可是就在前段時間,她突然發現了閨蜜的皮膚變得特別的好,特別是臉,那張臉好的讓我都嫉妒,就在昨天我們的主管還又一次給閨蜜漲了工資。

我心中不禁感嘆,果然是一個靠臉吃飯的社會。

而接着他便說起了她閨蜜的現狀。

而就在今天早上,她便接到了閨蜜的電話,說自己被毀容了,然後這個女子便請了假便跑到了閨蜜的家中,便看到自己閨蜜那張鬼臉,就如是被人在臉上潑了硫酸一樣。

我心中已經大體知道了,應該就是被什麼東西纏上了,而且現在恐怕已經到了馬上就要取其性命的地步了,我心中實在是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救下這個略顯高傲的美女。

“先讓你的閨蜜出來吧,我得看看他的臉!”

坐在我身邊的女子連忙點點頭,便去房間了。

這會兒我擡頭看了一眼整個屋子,屋子是一個一室一廳,沒有什麼其他的異象。

十分鐘之後那個美女出來了,不過他的臉上遮着一塊麪紗,然後頭上戴着一頂帽子,看樣子完全與美女的氣質不符。

“把帽子摘了吧,我得看看你的臉,才知道究竟是什麼問題,還有你把你這些天去過哪裏,特別是導致你的臉這樣變化的主要原因都告訴我,我才能判斷出你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你變成這個樣子的?”

美人何處 說話之間,我便坐端了,然後端起桌子上的一杯茶喝了一口。

那個美女猶豫了半天才將自己的帽子和臉上的面紗摘了下來。

當她將那張臉露在我的面前的視乎,我頓時都驚呆了。

這與那天早上我見到的簡直就判若兩人呀,他整個臉上都是一塊塊的腐肉,而且這會兒在燈光之下都開始冒出一股股的黑氣,一股股的腐臭氣息迎面而來,美女甚至連淚水都不能流出,只能看到那一張乾枯腐臭的臉。

“說說吧,你臉上是不是用了什麼東西,這麼重的煞氣,你要是不老老實實的交代的話,我恐怕就真的救不了你了,前段時間那個被人潑硫酸的那個新聞不知道你們看沒,你現在的狀況和她的樣子是一模一樣的。”

這個美女臉色大變當即問道:“大師,我這個臉難道也是被人潑了硫酸?”

我苦笑一聲,對這個美女的智商智商捉急,隨即道:“那

我來問你,你是不是在臉上用了什麼東西,你這張臉上用的東西是怨氣極大的煞氣之物,你再用一次,就會魂飛魄散!”

我絕不是危言聳聽,因爲我眼前這個美女身上的魂魄已經開始殘缺,就算我現在想要救她也要看他的造化了,她一定是太貪婪了,不然絕不可能變化的這麼快。

女子一聽,當即雙目睜得老大,這個時候他的面部表情我已經看不出來了,也就是說她這張臉已經不是她的臉了,她的臉已經被人取走了。

“是,是面膜,我前段時間,大概是一週前,我去逛街……”

接着這個女子便將她這幾天臉部變化的故事講給了我們聽。

原來是因爲她身邊的這位閨蜜長着一張娃娃臉,然後他們的主管就十分的喜歡,就給她加了薪水,卻是沒有給她加薪水,她自然知識是什麼原因,還不是因爲自己這張臉經常沒有化妝,所以顯得有些像是黃臉婆,於是乎她便準備去買一些保養品,然後讓自己的臉變得水潤起來。

那天她便開始尋找,機緣巧合之下她來到了一個地方,這個地方是一個專門賣面膜的地方,名字叫做美人堂,她進去的時候裏面也沒幾個人,不過她並沒有多想,便進去了,接着便是一個長相十分帥氣的帥哥接待了她,衆所周知美女具有吸引力帥哥自然也是有着不遜色的待遇,她一看到這個帥哥,便覺得這個帥哥的臉有着一種神奇的魔力。

接着這個帥哥便根據她臉部的特徵推薦給了他了一種面膜,這種面膜是血紅色的,而且還有點詭異的味道,這種面膜並不是很貴,而且這個帥哥還說了可以爲她做一次免費的體驗,一聽到免費自然她並沒有什麼猶豫就跟着這個帥哥進去做了一次免費的貼面。

一邊貼面,吸收,一旁的帥哥還不斷的給他介紹這款面膜是純天然無污染,什麼之類的等等。

“這個面膜我貼着十分的有效,當天回來我便感覺到這個面膜裏面的水分被我的臉完全的吸收了,我看着鏡子裏的自己,我那失去的信心又一次回來了,第二天我便去買了兩盒,並不貴,一盒六片,纔有二十二塊錢,當時我也就沒有多想,拿回家當晚便用了一次,等我一覺睡起來我感覺自己突然之間十八歲了一般,我當時高興得不得了,去到公司,我看主管看我的眼神都變了,果然那天下午,主管便單獨叫我留下,隨後和我談了一些私人的問題,還爲我漲了工資……”

(本章完) 這又是一個美女想要憑着自己的美貌上位的故事。

這種的事情在現實生活中太多太多了,美女想要靠着自己的相貌和身材上位,首先便要讓自己臉蛋兒比較看重,十分看重自己的臉,所以對臉部保養也十分的看重。

而這個美女保養則是選中了面膜,選中面膜不要緊,但是她卻是端端選中了這種邪惡的面膜,一開始面膜讓他瞬間變得美麗漂亮,但是隨着用的時間的長了,就會對對這種面膜有了依賴,而這種面膜似乎能夠迷惑這個女子的神智,而且這個聽這個女的這樣說,這個面膜本來就有些古怪,我琢磨着還是得看看面膜究竟是什麼東西做成的。

畢竟這個美女用了面膜之後,整張臉便開始不是自己了,開始泛青,今天更是飛快的變化,脫皮,便成一塊塊的腐肉……

“你家裏還有沒有用完的面膜?”

這個美女也是太貪婪了,想要讓自己越來越漂亮,所以這兩天每天都貼面膜,自然越是貪婪,越是被這張面膜吞噬着她一身的精氣。

那美女點點頭,然後走入自己的房間內,從自己的房間內,拿出了一個用木頭做成的盒子,然後從這個木頭盒子裏拿出了一張血紅色的面膜,這個面膜的做工有些粗糙,但是我一眼便看到了那面膜絕對是邪惡之物,只見那血紅色的面膜之上,有着一股股烏黑的魔氣,我的心中暗暗驚訝,這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魔,但卻是印象中第一次和魔交手。

我將那張面膜拿在手上,仔細的用陰陽眼看了幾遍,在這個面膜之上竟然有着一種粘稠的液體,這種液體十分的詭異,我完全不能判斷出是什麼東西。

“那你買面膜的地方你還記得在哪裏嗎?”

那個美女點點頭。

於是乎我便讓他帶着我去,至於她的閨蜜,我則是讓她在家等着我們,畢竟在我知道這是魔在作祟的時候,心中便是極爲的不安。

我和這個美女一路走,一路上了解了她的家庭情況,原來這個美女的家庭是極爲的貧窮,她最大的願望便是在成都能夠賺到錢,然後回到老家給父母修一套房子,就這樣簡單的一個理想,但是在成都來了之後生存的壓力讓他慢慢的改變了自己來到成都的底線,幾年來,他換了幾家公司,可是手上也沒有存下多少錢,所以她想要自己變得美麗,從而徹底的靠着美貌上位。

可卻是沒想到攤上了這樣的事,現在幾乎是接近完全的被毀了。

我跟在這個美女的身後,心中也是瞬間想到了很多,究竟這次是個什麼魔,想要盜取年輕美貌女子的臉皮究竟是拿來幹什麼?

就在這是,我前面的美女停了下來,渾身顫抖得厲害!

“怎麼了,怎麼不走了?”

這個時候我緩緩的擡起頭,

纔看到眼前是一片廢墟,四周還有一股股惡臭的味道撲面而來。

“怎麼到這裏來了?”

我不禁問道。

那美女渾身顫抖得厲害,半天才指着那一片廢墟道:“就,就是這裏!”

我的心中微微一顫,然後上前一步擋在她的身前,看着眼前那一片廢墟,就在我就要轉身準備帶着美女離去的時候,在那片廢墟之中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是一個面容俊秀的男子,此刻的他的手上正拿着兩張人皮面膜。

“是,就是,就是他?”

這個時候站在我身後的美女突然緊緊抓住我的肩頭道:“就是他,就是他賣給我面膜的,他,他的手上……”

你聲音越發的驚恐,而我此刻也是看到了在這個俊秀男子的手上拿着的有一張臉正好就是我身後這個美女的,因爲那天早上我看到過她的樣子,所以有些熟悉。

看到這裏,我輕輕的拍了拍身後女子的手,然後上前一步,由於來的匆忙我並沒有帶上什麼工具,只有靠一些陰陽道術和隨機應變了。

“嘿嘿嘿嘿,沒想你還能看到我,不錯,你這雙眼睛我要了!”

站在那一片廢墟之中的俊秀男子突然之間緩緩的笑了一聲,隨即輕聲又道:“你的眼睛,你身後女人的身體,在加上這兩張可以融合一下的面容,在這個都市之中我便不愁不能生活下去了,哈哈哈哈……”

俊秀男子的臉色突然開始變化,其實我早已看穿了眼前男子的真身,是一個醜陋的人體支架,我估計是一團魔氣附在了一個屍體上存活了下來,然後就靠着一具死了的屍體存活到現在。

“我現在給你兩條路,一條路便是我馬上就將你直接滅殺,讓你永不超生,第二條便是你將這個女士的面容和精魂還她,我還可以幫助你超脫,畢竟你已經具有了自己的靈智,有得到轉世的機會!”

奉令成婚 我一步踏出,看着眼前的俊秀男子。

“就你,一個入世未深的陰陽先生,想要讓我永不超生?想要幫助我超脫?你以爲你是真正的陰陽師,今日既然來了,就不用回去了,你的這雙眼睛不錯,我擁有了之後就可以修煉媚術,到時候這花花都市什麼我不能得到。”

說話之間,眼前的這個俊秀男子突然之間身子消失,朝着我攻來,他的速度很快,一般人可能根本就看不見他的動作,但是我能。就在他就要一掌落在我胸口的時候,我當空一掌便直接鏟在了他的臉上。

我在看穿眼前這個小魔那一身魔氣的時候便知道只是一個小魔,不過似乎掌握了什麼邪惡的功法纔有如今的成就。

而且那面膜我也看了,裏面有一種怨氣極大的血紅之物,我想過很多都不能確定那究竟是什麼東西,能夠有如此大的怨

煞之氣。

這個小魔轉過身,一臉驚愕的看着我,隨後卻是咧嘴笑了起來,我剛一轉身,眼前的這個小魔便開始變化,他的身後出現了一條足足十來米長的黑色魔氣毒蠍。

空間辣媳:山裡硬漢撩妻忙 “沒想到你的靈覺竟然已經就快要打開了,但是即便如此我也能將你滅之!”

說話之間這這個小魔突然閃爍幾下,已經站在了我的正面,但是在我身體的四周卻是出現了四條巨大的毒蠍子。

我臉色一沉,咬破中指,點在眉心。

心中默唸陰兵借道,極之力!

我不能那四隻魔氣蠍子來攻擊我,我已經率先出手,我的目標便是這個小魔,不得不時候這個小魔的心智還不成熟,完全不知道如何最有利的斬殺對手,雙手之間飛快的凝結出一道道血符,更是在剎那之間咬破字的舌尖,舌尖血能剋制鬼,也能抑制魔。

在那小魔臉色大變的剎那之間,我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邊,看到這有他完全的慌亂了,那四條大蠍子還沒有來得及及時的化作魔氣收回自己的身體,我已經一把將這個小魔捏住,一指點在他的眉心,瞬間嗤嗤嗤之聲不斷。

“陰兵化氣,魔氣,散!”

眼前那原本還囂張的小魔此刻是怒喝連連,都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弱小,這樣的魔如果真正的成爲了那種大魔頭的話,定然會危害世間,當即我一把將他的頭顱捏碎,一團團肆意的魔氣瘋狂的涌動,想要再一次匯聚成一個實體。

“天罡之火,滅!”

我雙手飛快的凝結出了一個手印,然後一掌拍出,眼前那瘋狂匯聚的魔氣瞬間化作了一團熊熊大火。

我從地上撿起那張美女的面容,輕聲道:“多麼美麗的面容呀,恐怕從此難以復原了!”

那遠遠看着我出手的女人早已經嚇得癱軟在地上,這個時候聽到我的話語更是渾身一驚,連忙央求道:“求求大師救救我,救救我,我不能沒有臉……”

我長長嘆息一聲,我知道有一種方法可以還原,只是比較麻煩,而且風險比較大。不過都到了這個份兒上,也只有除此下策了。

後來我回來,呆爺才告訴我這個叫做魔魂借面,幸虧我遇到是一個小魔,如果是一個大魔的話,可能不是我能不能治的問題,而是我能不能逃走的問題。

第三天的時候我纔去找這個美女,然後用三塊陰門皮,將她的面容勉強的復原到了臉上,不過再也不是以前那個面容了,就像那種整容失敗的樣子,不過即便是這個樣子也比之前的那滿臉腐肉要強的太多太多了。

這是我這二十幾天之中遇到的一個小魔,之後便再也沒有遇到魔了,倒是遇到了一個有意思的樹妖,不過是一個調皮的樹妖,接下來我就說說這個調皮的樹妖。

(本章完)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這是一對在蘋果園發生的愛情,原本就是一個調皮的蘋果樹成精之後無聊打發時間搞出來的種種事端。

這件事說來十分的簡單,就是在我和崑崙那邊通過電話,小蝶說過兩天就回來,讓我等着她一起回家的時候,便聽到呆爺火急火燎的對我說,我們學校後邊的蘋果園實驗基地裏發生了怪事,讓我先去看一眼。

我琢磨着這個世間點,學校空空蕩蕩,能發生什麼怪事。

等我找到管理蘋果園實驗基地的阿姨來到蘋果園的時候,我也是有些驚訝了,原本平日裏極爲安靜的蘋果園,今日卻是枝繁葉茂,更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有一對衣衫襤褸的情侶正在一棵蘋果下,縮成一團,顫抖不止。

我們學校也有一些實踐課程,比如這會兒看到的蘋果園便是其他專業搗鼓出來的,聽說每年我們學校的蘋果園還能給學校帶來一筆收入。

看着那被蘋果樹的枝葉直接困在中間的情侶,我便意識到了這可能是蘋果樹成精了,當即我便拿出準備好抹了五彩雞血的桃木劍,衝了進去,這會兒天已經亮了,說實話早上的時候成都的天還是有點涼,這對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惹了蘋果樹精的小情侶抱成一團,我衝進來的時候,尼瑪還看到了那哥子的褲子皮帶都已經解開了。

什麼也不說了,我一把抓住纏繞在他們身上的蘋果樹枝,然後沉聲道:“天地五行,生靈歸一,而今你既已修成了精怪,有機會成爲人形,有何必再爲難凡人,如果你有什麼不平可說與我,我儘量幫你完成!”

就在我說話之間,正前方的一塊蘋果樹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孩子的面容,只見他撲閃着眼睛,然後嘟囔着小嘴道:“這兩個人太煩了,竟然在小孩子的面前做齷蹉之事,我只是小小的教訓他們一番,你是陰陽先生?”

我點點頭,然後幾步走到了那棵樹的面前,看到了蘋果樹精露面,我心中頓時放鬆下來,這一大早我可不想打打殺殺,而且這個蘋果樹精,似乎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有些頑皮罷了。

“呵呵,那你陪我玩兒吧,還有這個地方太悶了,你能把我搬出去嗎?”

我當即點點頭,然後笑着道:“可以,不過你得先把這兩個人給放了,畢竟他們是無辜的。”

蘋果樹嘟囔着嘴,有些生氣的道:“誰叫昨晚我休息的時候,他們一直說肉麻的情話,還要做那事,真是一點都不考慮我們小孩子的在場。”

我苦笑一聲,轉身看了一眼這對情侶,然後心中不免爲他們秀恩愛感到鬱悶,這種事情切莫在單身狗的面前炫耀,而現在這小蘋果樹明裏來說想要教訓一下他們,其實它是想借此發泄自己心中的鬱悶,在這偌大的蘋果園裏就它一個成了精,孤獨寂寞冷,無人陪伴,故而纔會這般無聊的調侃這些前來這裏打情罵俏的情侶。

“好,好,你快放了他們,我在這裏陪着你玩兒,而且我有辦法給你找個伴……”

一聽到這兒,那蘋果樹頓時歡快的笑了一聲,然後收了自己的枝葉,頓時那對情侶像是瘋了一樣逃走了而我則是被蘋果樹的枝葉直接捲起,然後飛快的在整個蘋果園的上空飛馳。

這種感覺就如坐過山車一般,直到中午的時候蘋果樹精才玩累了,我用聚靈之法,將這棵蘋果樹身邊的一顆蘋果樹的根莖內部注入了一股天地之間的靈氣,然後這棵蘋果樹還將自己的妖氣也注入了旁邊蘋果樹的根莖之中。

由於學校的陰氣有點中,正好適合蘋果樹蛻變成爲女性,所以我建議他們暫時就留在學校的蘋果園,等到蛻變成了人形在離開不遲,小蘋果樹精點點頭。

這件事就這般輕鬆完美的解決了,事後我被幾個農科所的教授請到了辦公室,我將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農科所的幾個教授都是感到十分的震驚,不過我並沒有說什麼妖怪,只是說這是風水上的風水樹,要好好的保護之類的,然後農科所的一個個領導便是一個勁兒的誇我年少有爲之類的,讓我感覺一輩子都沒有那一刻得到的肯定和表揚多。

隨後我便離開了學校,尋思着得趕緊回到公司收拾好東西,畢竟今天已經是陽曆的八月二十日,一算時間,難怪那對小情侶選在昨天的凌晨,感情今天是七夕情人節,我頓時又是一陣苦笑,二十多年來,我對這些節日可是一竅不通。一想到小蝶今天就要回來,我頓時心中又是一陣激動。

自從遇到了小蝶,我的人生便開始發生了九十度的逆轉,是她改變了我,讓我走上了這一條充滿奇幻色彩的道路,現在想想其實挺有意思,處處充滿着挑戰,處處充滿着未知的驚喜。

只是一週後的命劫……

我回到公司的時候,呆爺已經將他的行李收拾好了,還說剛纔老陳來了電話,說是讓你去車站接一下小蝶姑娘,這次他們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小蝶姑娘是一個人回來的,做得火車。

“八兩叔也太摳門了,飛機票都不買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