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殺敵榜第一毫無疑問是黃天,殺敵數整整十六萬八千八百八十八,而排在榜二的天帝昊天只有十萬出頭,至於榜三ayayay連十萬都不到,只有六萬多。

不過拆遷榜一還是薯條,高達一千三的拆遷值!這拆遷值雖然不是很高,但在全盟一百多人拆遷的情況下還能拿到這麼高的拆遷說明了一點,他用玉秒了返回時間。雖然這樣說,但也說明了他部隊單一的拆遷值高!

至於天行這次拆遷只混到了榜三,榜二是昊天帶的團里的一個人,叫鹹魚突刺。

【這次打城大家的配合執行力都很好啊!同時更是因為大軍師的指揮水平很好!我們盟以後要是能一直保持這種執行力,征服在望啊!大家再接再厲,稍後我也會在同盟群中發紅包的!還是老規矩!】

黃天當着直播間這麼多人的面一個字一個字敲下來的,雖然有些人吐槽這種打城指揮水平找個老玩家分分鐘頂上,他確實沒說錯,但是更多的人是羨慕青州盟能碰到老黃這麼一個肯捨得花錢的金主!還是S1的大金主!那就更稀少了!簡直就跟大熊貓一樣稀少!

率土是有很多有錢人,但不是每一個有錢的都捨得花錢在別人身上,花在同盟身上。

所以很多人都是羨慕嫉妒恨,更有人放言說要在備戰區等黃天,等黃天進S2的時候迴流跟他一起玩!

誰都看得出來老黃是真捨得花錢,對於一個S1當中自己不是盟主的盟都能捨得這麼花,真要全區整合之後估計會花的更多!

當然,這種言論黃天沒放在心上,離賽季結算還有兩個多月呢,現在說這些可不就是扯淡,真要來也沒用,等來到了那才算數!

迴流S2的名額一個區只有50個,哪有那麼好搶的!

黃天之後也在群里發了紅包,雜七雜八的發了一千的紅包出去。盟友們當然高興了,打城都有這麼大的紅包搶,以後打仗還少嗎?

玩這遊戲大傢伙就沒想到過能賺錢,畢竟是抽卡類遊戲,不充死就算好的了!

但是這也無法阻擋紅包對於人的熱情提升,哪怕是那些氪了成千上萬的大佬,搶到了紅包最佳手氣后開心的要死在群里炫耀,哪怕只有十幾塊也是一樣的。

紅包等於激情,大紅包等於大激情!

而世界上也開始陸續出現別的州打城詳情,除了涼州和揚州打的是四級城之外,其餘州打的都是三級城。大多數都是幾開城,除了實在是沒城開的,比如說揚州。

將一切都望在眼裏的上帝視角的史官狗頭軍師,此時也在奮筆疾書,趕稿之中。

狗頭軍師終於把青州開五級城的記錄寫好了,他是這樣記錄的。

除了一些表情之外,文字是:

事件:本區首開五級城

時間:7月15日21點16分

地點:青州

同盟:【騷|帝臨九州】

殺敵第一:CC直播老黃

攻城第一:薯條

PS:CC直播老黃這個人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這裏就不多做評論了;而薯條這個玩家的拆遷也是屢次榜一,一共參與兩次攻城兩次都是榜一,又是一個拆遷大佬啊!

另外最重要的就是關於本次打城史官自身的一點小看法,打五級城這個時間段我相信有些強州也是能開的。打守軍也可能像青州這樣直接秒掉,但有一點我覺得是別的州不具備的!這一點也是最關鍵的,執行力!執行力強使得青州能在短短的十幾分鐘內秒掉一座五級城,當然指揮官的功勞也有,但更多的是同盟盟友的執行力!

我們在老黃的直播間也看到了,青州除了幾個不聽話的愣頭青也好刺頭也罷,其餘的盟友全是聽着指揮官的郵件行事。這一點在征服賽季許多盟中常見,但放在S1一個還沒經歷的同盟中,就顯得極其的難能可貴,在這裏我史官僅代表自己看好青州!

史官的奶不是奶,是毒奶。

因為一般史官說看好哪個盟,哪個盟就會遭受別州針對,但在1367區不存在這點,因為但凡有一點腦子又是會玩率土的人早就知道了青州是這個區最強的州!

這時候的毒奶已經變成了奶了!

狗頭軍師只把青州開五級城單獨講了一下,還講了一大堆自己的私貨。其餘的打城信息統統做成了一個表格,並且也記錄在案各州時間,就是沒有青州的這麼詳細罷了。

作為一個合格的史官,一定要記得參雜私貨,不然那成機械人了?反正自己的ps也說明了,那是自己的一家之言不代表任何立場。

做完這一切的狗頭軍師像往常一樣,每次更新之後都會去九州盟友群推薦一波,這年頭不主動的史官得餓死啊!

而幸好狗頭軍師社交能力也不錯,能號召一批人,而且每天推自己的帖子也沒招罵,這也得多虧了前兩天天天跟他們水群,再加上有些人天然對史官有好奇和好感。

推完貼子的狗頭軍師開始跟各州盟友水群了,反正也沒事幹了,水水群回復一下貼吧的評論,然後就可以睡覺了!

我是大帥比:我擦,有沒有搞錯啊?老黃這麼火,這麼猛,這麼帥!你居然不說他你說一個大家都知道事情?

黃天在看到狗頭軍師推貼之後,進入貼吧註冊了之後,一路看了一遍貼子,發現自己的專訪下面大部分都是誇自己的,另外還有期待和黃天交手的,還有極少數人嫉妒自己的帥氣而忍不住謾罵攻擊。 「我靠啊,這些貪婪的資本家不是一向高高在上的嗎,現在怎麼比狗都能卑躬屈膝了,你們快看他那個奴顏媚色的樣,真是大快人心。」

「別拿狗來比,狗可沒有這麼見風使舵的。」

「服了,大寫特寫的服,都還沒動手呢,這幫人就知道誰是主子了。」

「我非常肯定和確定,這些人再怎麼厲害,怎麼精英,在太太的先生面前也是不值一提的垃圾,小宰渣。」

秋瑾怔住了,更加的好奇葉浮生到底還有什麼來頭,真的這麼厲害嗎?

而在又一次的震撼以後,主持人突然又轉移了話題,問道:「那麼這個星辰未來科技大學的捐贈書,又代表是多少私房錢的呢?」

幾個金牌檢查官都搖搖頭,許檢查官說道:「這個是無法估量的,就說星辰未來科技大學的這個光刻機吧,都足以價值幾千億,甚至是上萬億的了,還不論星辰未來科技大學的其他專利和發明。」

呼……

在場的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又接着繼續議論了起來了,「這節目繼續往下播的話,還不知道會搜出多少錢,現在太太的先生已經是金字塔頂端的第一人了啊。」

「確實啊,都已經是是世界及金字塔頂端第一人了,誰能比得過太太的先生啊。」

「等會,什麼是金字塔頂端第一人?」

「就是掌握全按世界的財富,所有的資源,連空氣赫爾這世界上的水,都是人家的私有物。」

「牛啊,牛啊,越來越期待太太的先生了。」

………………

直播間正在火熱的討論著,忽然一個神情頹然的女子就這麼的衝進了節目直播現場,泡到了秋瑾身旁了。

她的速度非常快,快的讓人幾乎沒有反應過來,一副瘋癲的狀態了一樣,節目組的人都沒有發現她已經衝進來了。

突然地看到這女子闖到了節目錄製現場這裏,導演氣得不行,大聲喊道:「都是做什麼的,做什麼吃的,警戒線外面的人呢,怎麼讓人跑進來了呢!」

噗通!

那女子一把的就跪在了秋瑾面前,直接的給秋瑾磕了一個響頭。

秋瑾被這突如其來的畫面一下子就給嚇傻了,剛要開口說話,卻看到那女子已經痛哭流涕了起來,對她苦苦哀求道:「太太,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男朋友,我男朋友現在被國外給扣押了,求求您,幫幫忙……」

秋瑾有點無奈,問道:「你男朋友則么會被扣押了,難道是犯了什麼事了嗎?」

那女子一邊哭着,一邊拚命地搖頭解釋道:「不,不,他不會犯法的,他是一個很優秀的科學家,他取得了很多的發明科學成果,還獲得了諾貝爾的提名獎,所以他們不允許他回到華夏,把他強制扣押在在自由國,要我男朋友為他們做事,做他們的科學家,現在我男朋友想回到華夏,想為華夏做貢獻,他一定非要回來不可,求求您,求求您幫幫他,否則的話,我或許真的要和他陰陽兩隔了,我不能失去他,嗚嗚嗚……」

這個女子跪着在秋瑾面前,哭得不能自己。

見到這女子傷心難過,苦苦哀求的青陽子,直播間里的網友們被很是動容。

「我剛才去洗了個手,就看到這女的跪着在太太跟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暈,我都懷疑我看錯了,這不會是宮廷劇吧,大清早亡了啊。」

「我也是一臉懵,這到底是怎麼了?」

「哪個叼大的,可以說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這妹子的男朋友,是個科學家,很厲害的那種,出鍋了一趟,結果被自由國給強制扣押啊,要妹子的男朋友去做他們自由國的科學家,妹子的男朋友寧死不從,所以妹子來求太太幫忙了。」

「自由國這些人一天到晚的說自己多麼自由,其實做的全是野蠻人的事情,骨子裏的那股子強盜思想永遠也改不了。」

「以後有什麼困難就來找太太,整個世界,都是太太的先生的陰影之下的啊,不愧是王的女人。」

「太太,讓你先生好好教育他們自由國怎麼做人,教教他們什麼才是自由。」

………………

秋瑾把那個女子給先扶了起來,說道:「別急,別急,我們可以一起想個辦法,不要急,會有辦法的。」

「謝謝太太……」那女子被拉起來后,一邊擦着眼淚一邊對秋瑾說道。

秋瑾雖然很善良,但是也不是那種見人就幫的老好人,而且這裏頭可能還要麻煩葉浮生,所以她現在必須弄清楚出這個事情到底怎麼回事再說。

「你可以和大家說一下,這個事情到底怎麼回事的嗎?」秋瑾問道。

女子點點頭,就在直播間裏面說了起來。

但你感染了,網友們一個個的也都是福爾摩斯和柯南,不會只聽妹子的一面之詞,還是會去挖掘一下這背後的信息,然後在直播間裏面提供出來的。

但是背後的東西和妹子說出來的也沒有太多出入,都一樣。

事情是遮掩的,這個妹子有個男朋友叫林辰,是個百年一出的科學天才,智商高達216,。

6歲就可以備下新華字典7歲半已經學完小學的所有課程,9歲學完了初中的13歲就代表青少年參加國際的奧林匹克數學賽,還有國際青少年物理賽,全部都一路奪冠,只有第一,沒有第二。

16歲,華清和京大都同時向他發出破格錄取通知書,但是都拒絕了,堅持要參加高考。

知道他放棄保送的時候,班主任和一眾老師都急壞了,極力陳述高考的風險,但是對方堅持,結果考出了745的高考成績,成為當年的全國理科高考最高分,進入了華清大學。

然後又出國留學四年,這四年裏面獲得了無數的名譽和頭銜,在各大的著名的雜質上面也有發表了他自己的文章和論文,甚至把好很多之前科學家的定論都推翻了,然後對方還有論證。 這話,她當是誇她呢!果然病還沒好全。

轉眼卻又笑開了——

「洛臻啊,之前你的未婚夫可是早就跟別人議親了。你和財主這樁婚事是我撮合的,王婆包你滿意。」

「你相公家裏賊有錢,你過去了就是填房,吃香的喝辣的,多風光呀。」

王婆當着洛臻的面一個勁地說那個財主的好處。

秦娘子聞訊從屋裏出來,面色難看地打斷她:「王婆,我分明沒有答應要嫁臻兒。你怎麼直接把彩禮帶來了?」

「哎呀,秦娘子,你把事情想的太簡單啦,財主看上的人,財源村其他人敢要嗎?你家臻兒要是不嫁給劉財主的話,這輩子恐怕是嫁不出去了,除非洛臻她一生不嫁,哼哼。」

「王婆,嫁姑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門親事我不同意!」

「秦姨娘,這話就不對了。姑娘哪有不嫁人的,洛臻是劉財主的人,鐵板釘釘!你們不嫁?哼,那就別想留在財源村!」

秦娘子氣得心頭疼,抓着王婆的手腕不放。「洛臻是洛城主的女兒!你們算什麼東西!」

本以為王婆會因為洛城主這個名號害怕,誰知王婆反而肆無忌憚地大笑起來。

「洛城主?鬼知道你們口中的那個洛城主是誰?老婆子也是見過很多貴人的,別想隨便搬個名號出來嚇唬我!要是洛城主真的在意她的話,這七年怎麼會連一個問候都沒有?」

一連串詰問問得秦娘子皺眉不語,王婆問得好,問得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王婆見她沒了言語,很是得意,雙手叉腰搭在髀間,一張老臉笑逐顏開。「告訴你,反正洛臻她不嫁也得嫁,我們大財主喜歡她是她的福氣,你們不用一副如喪考妣的模樣。」

「老婆子我就等那天了,到時候老婆子一定要高高興興地喝喜酒,哈哈哈哈。」

「王婆王婆,你不能走啊,這門親事真得不成……啊!」秦姨娘撲上去抱緊王婆的腰,但是她太瘦弱了,不僅被輕易拉開,還被重重推了一把,險些摔倒在地上。

洛臻和洛南連忙一左一右眼疾手快地扶住。

「哼!不長眼的東西!」王婆子往地上啐了一口,惡狠狠地罵。

洛南心頭火起,想要衝上去與她廝打。眼見場面一發不可收拾,洛臻猛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姐,你放開我!」

「別擔心。」

雖然洛臻的語氣很輕,可是洛南不知怎的,心中一松,默默地收回了手。

「你們這些爛人最後關頭不要給我生事,不然小心我弄死你們!」

說罷,王婆子翹著蘭花指捏著小手絹,一扭一晃地走了。

走到門口她沉着臉冷聲吩咐幾個大漢。

「裏面的人,你們一定要看好,不要讓他們跑了。」

「是。」

房間里。

秦娘子坐在羅床上,未語淚先流。

洛南坐在她身側,低聲安慰她。

洛臻則不知道從哪裏翻出了一堆瓶瓶罐罐,同時還從衣櫃里找出了一件碩大的披風,在銅鏡前擺弄。

秦娘子看她這個樣子,心都快碎了。

果然是還沒好全,還不知道自己厄運將至。

「準備好了。」洛臻美麗的小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彷彿勝券在握。

秦娘子走到她身邊,捏了捏她軟軟的小手。

「阿臻,我記得你最愛吃雞,我給你燉一隻新鮮的大公雞。」

洛臻一個勁兒地點頭。

她在神界只喝露水,還沒吃過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