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步上樓,來到三樓,見一戶人家的門開著,裡面傳來念叨著有有無有,終始暗昧,不能自明,畢竟迷惑的聲音。

李焉知有些害怕,葉凡用身體擋住她,轉身進門。

一個身披著道袍的道士手持桃木劍,正在念念有詞。

葉凡掃了一眼屋子裡,估計應該是范老找來的人在驅邪。

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坐在屋子角落裡的沙發上,雙手抱膝,面色蒼白,顫抖不已。

「葉先生……」

「沒事,你要是害怕就下樓去等我。」葉凡微微一笑。

見葉先生笑的溫和,李焉知頓時覺得安全感滿滿,她沒有下樓,緊緊的跟在葉凡身後。

王亮幾人見到這種場面,一言不發,都挨著牆角站好。

葉凡直接走到角落的女人身邊,微微一笑,伸出手,「我叫葉凡,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女人怔了一下,她下意識的伸出手。

葉凡的右手手指很長,搭在女人的脈門上。

握手的時間裡,摸了一下她的脈,隨後搖頭笑了笑。

「你誰呀!誰家的孩子,在這兒搗亂!」一個六十歲左右的女人一臉不高興的說道。

「太上升玄消災護命妙經么?你念錯了!」葉凡沒回答老太太的問話,而是對那道士說道。

「什麼?!」道士怔了一下,手裡的桃木劍停下,隨即懊惱,「已經做了一大半,被你著潑皮打擾,一下子都亂了!」

「葉凡,你搗什麼亂!」王亮不高興的說道。

「太上升玄消災護命妙經,應該以唐代敦煌手抄本為主。」葉凡淡淡說道,「經文里的錯誤還是小事,你手裡桃木劍是裝飾么?有幾個姿勢根本不對。」

道士怔了一下。

他惱羞成怒,罵道,「混蛋,我老人家在這裡做法驅邪,你是誰家的孩子,敢來搗亂。」

「對啊,你是誰啊,怎麼進來的?」

「趕緊滾出去,這是我家!」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手裡拎著笤帚,毫不客氣的直接攆葉凡出門。

。小世界回收完畢,安然正要離開秘境,突然想起一個問題。

當初季千山是否真的將那死在秘境中的人全部轉化為人丹吸收了?

由於安然和劍弒仙對秘境的破壞,導致進入秘境的修士遠遠大於預料的幾萬人。

而在秘境中因為機關、他殺死亡的人更是不計其數。

如此龐大數量的屍體全部被

《這個NPC明明很強卻過於謹慎》第一百二十一章通天塔現 畢竟這些天雲藍可是為半獸人做了不少的實事,比如她用粗壯的竹子割開給半獸人做了能隨身攜帶的小水桶,盛水的水杯以及筷子。

還將大樹的樹榦掏空做了水桶,發現了山藥、地瓜,還讓狩獵隊伍找到了類似於玉米的作物。

昨天吃的是煮地瓜,甜絲絲的雲溪很給面子的吃了一根。

她期待這位重生的姐姐帶給她更多的驚喜,沒想到今天迎接她的居然是驚嚇。

原諒她膽子小,沒興趣幫這幫人試毒。

看着瞬間消失在眼前的大巫,一眾半獸人黑人問號臉,不明白大巫怎麼就離開了,而聽到她說話的幾個人,面面相噓,不由得看着面前的魚湯發獃,大巫是在關心他們?怕魚湯不夠喝?特地省下她的那一份?

只有雲藍讀懂了大巫的嫌棄,她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碗中的魚湯,味道雖然並不如曾經吃過的好吃,顏色也不如之前看到的那種奶白色,但是也差不了多少吧?

若是雲溪知道她的想法,肯定會噴她一臉,什麼叫差不多,差的太多了,水煮魚她見過,可是她沒見過不用刮鱗片,甚至連內臟都沒扒掉,只放了一點鹽的水煮魚。

隔着老遠就能聞到那股刺鼻的魚腥氣,也不知道那幫半獸人的嗅覺是不是集體失靈了,居然還喝的津津有味。

這份感官刺激太大,雲溪決定到空間中給自己做一頓大餐,安慰一下自己受驚的小心臟。

等她從空間中玩嗨得重新出現的時候,身邊多了四個跟屁蟲,赫然是烈焰和木槿他們四隻。

獸人的世界,跟他們這種魔獸化形的神獸有些相似,本體都是獸,不過就是戰力渣了點而已,跟烈焰等人相比,這個世界的獸人就好像低配版本一樣。

「空氣中的能量有些特殊,但是我們吸收不了,並且這個世界好像對我們的排斥比較大。」

剛以落地,性格最為沉穩也最為細膩的木槿就試着運轉雲溪給他們找來的妖修功法修鍊,很遺憾的是她雖然能察覺到這裏有很濃郁的能量,但是卻吸收不了。

也就是說他們在這裏無法正常修鍊。甚至如果他們自身儲存的能量被消耗一空的話,只能去雲溪的空間中補充能量,在外面都等著被熬死。

這個世界雖然是獸人的世界,但是到底跟他們這種由魔獸修鍊化形的不同。

幾個人同樣感覺到了排斥,雖然不至於將他們怎麼着,但是就是不舒服,就好像你站在人堆里,所有人都看你不順眼,將將你扔出去又礙於某些原因不能動手一樣。

「自己空間中都備上魔晶石,平時也悠着點,千萬別耗盡身體中儲存的能量,至於排斥,你們自己試着收斂身上的氣息再試試。」

看着自空間中出來后,木槿他們的臉色就不太好,雲溪點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

按照道理來說不應該啊,他們到星際都沒事,反而是到了這個明顯落後的獸人位面就反應這般大?難道這裏又是主位面?不會這麼點背吧?!

「那種壓制消失了。」

將自己的實力一次次的往下壓,最終的結果讓木槿等人對着老天豎起了中指,因為他們的實力都被壓制到神獸級別,也就是勉強能以人形存在的樣子。

「本來還以為到這個世界能大展身手了呢!沒想到這麼坑。」

有些嫌棄的檢查了一遍自己的實力,烈焰滿臉都寫着不高興。

在空間中聽聞雲溪說這個世界的概況之後,他們就充滿了期待,想要見識一番這裏的神奇,沒想到啊,還是大寫的坑。

「你就知足吧,總比上個世界強吧!」

上個位面他們除去在遊戲中的時間,在外面可是一直都以寵物的形象存在着的,別說化為人形了,就是獸形都被壓制在幼崽期。

「所以,咱們還是在主位面?」

要不然無法解釋他們被如此壓制排斥的原因啊!

「你怎麼不懷疑是因為這個位面等級太低,承受不住我們的實力呢?」

「你傻啊,若是低等位面,能有排斥我們的能力嗎?」

「不管是不是主位面,跟咱們沒什麼大關係,我來做任務,你們只要收斂好自身的氣息就好,我估計你們如今的實力是這個世界所能承受的極限,所以,不用太過擔心實力不夠用的問題。」

想到自己如今被壓制的實力,兩相比較,其實跟烈焰他們的差不多,足夠用了,再說了雲溪可不相信在星際待了將近千年的這幾個傢伙會沒自己的底牌。

「只是我擔心的是要怎麼解釋我們這突然出現的四個大活人?還是不同的品種?」

知道這個世界的獸人都是按照族群種類居住,雲溪現在的位置是在半獸人的地盤上,而他們四個『獸人』突然出現在大巫的山洞中,來歷沒辦法解釋,搞不好好會被懷疑是別族的探子!

「咱們先去空間,讓主子出去晃蕩一圈,然後光明正大的領着咱們回來,就說之前是半獸人,然後試用了大巫的新葯進化了,如今跟着大巫報恩唄!反正被遺棄的半獸人多的是,沒見過沒碰過面的更是多不勝數。」

一聽這語氣就是畫本子看多了的風輕,上個世界風輕最大的愛好就是看小說打遊戲,至今他的空間中還放着海量的小說,各種藍本的都有。

但是不得不說的就是最簡單的方法往往是最有用的。這幾個傢伙跟了雲溪之後,別的本事沒學到,懶散的程度倒是學的十成十。

「大巫,他們是誰?您沒事吧?」

所以,當雲溪第二上午背着裝着滿滿藥草的葯簍領着四個傢伙出現在營地的時候,被圍觀了。一眾留在營地勞作的半獸人瞬間放下手裏的活計,朝着雲溪等人聚集。

這個時候大家所有的心神都聚集在四個獸人身上,根本沒人想起來大巫是什麼時候出去的,為什麼他們沒發現的問題。

他們只想知道,這四個獸人哪來的,跟着大巫想幹嘛,大巫有沒有受傷。 對於方浩爆出的交貨時間,泰洛克有些吃驚。

牛頭人有自己的鐵匠,之所以還在方浩這裏訂貨,最重要的便是打造裝備的時間。

3000套可並非小數量,想要五天交付,簡直有些匪夷所思。

看見對方瞪大了牛眼,方浩也嚇了一跳。

生怕對方的眼珠子被擠出來,到時自己還要幫他滿地找眼球。

「酋長放心,我答應下來的,自然會按時交付。」方浩說道。

他有領主之書,又可以百倍增幅,隨時都可以交付。

但有些東西,也不能做的太過分。

超出了這些牛頭人的認知,很有可能讓這場交易出現差錯。

泰洛克重新看了對方一眼,還是回到座位上坐下,「好,你有計劃就好。」

「鎧甲我會如約交付,但圖紙還需要酋長這裏提供。」方浩說道。

「這個放心,圖紙我這裏可以提供給你。」泰洛克淡淡說道。

對於所有領主而言,圖紙的重要性,可遠超單件裝備。

很快,便有牛頭人送來了圖紙,交到了方浩的手中。

【板甲製作圖紙(綠色),臂鎧製作圖紙(綠色)。】

【板甲:皮革12,鐵6,鐵板4。】

【臂鎧:皮革5,鐵3,鐵板2。】

方浩心中狂喜。

居然是兩件綠色裝備。

到時他可以批量生產,給自己的骷髏大軍全部更換成綠色裝備,提升戰鬥力。

「價格呢?酋長大人打算以什麼價格,購買這批貨物。」

「每套25枚戰火幣。」泰洛克給出了報價。

方浩卻微微搖頭,對於這個價格很不滿意。

一套是指兩件,還都是綠色裝備。

所需的耗材肯定也相比較多,尤其是第三樣鐵板,還是新的材料,需要圖紙。

即便他有百倍增幅,但也不能把價格壓到這麼低。

「泰洛克酋長,這個價格,恐怕連人工費都下不來,我很難答應下來。」方浩將圖紙,重新放回了桌子上,一副我要考慮考慮的模樣。

泰洛克自己也知道開價比較低,轉而問道:「你認為應該什麼價格。」

「一套70,戰火幣。」

戰火幣三個字,方浩特意加重了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