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算將這裏買下來。做爲我在華夏的家!”

Wшw ✿тт kΛn ✿co

葉凡的話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不瞭解葉凡家底的李琴、寧卿跟楊鐵心一個個都忙亂了。那可不是幾十萬或者幾百萬的事情,而是上千萬的資金。她們知道葉凡有點勢力,但肯定拿不出千萬鉅款來。


慕容昕倒是知道這點錢對於葉凡來說只是九牛一毛,人家開的車可是需要浪費鑽石的,那一夜的豪賭給她留下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楊鐵心可愛的說道:“我這裏還存了點錢,到時候不夠的話可以從蘇公子那裏借,哎,就是不知道這輩子能還的完不!”

慕容昕打趣道:“妹妹你可以求寧卿啊,要知道那房子可是他爸爸的。”

楊鐵心的心中如同找到了一條光明之路,衝着寧卿露出懇求的神色,卿兒你能不能跟你父親求個情,把價錢少算點,你看葉凡救了你的命,這樣的恩情就算白送給葉凡也沒錯對吧,還有以後葉凡承擔了你的護衛任務,這怎麼說也省下了一筆不小的開支!所以於情於理都應該便宜點!”

寧卿愣神了,慕容昕接着補刀說道:“再說了早晚都是葉凡的女人,權當送上一份嫁妝,要不然寧財神也顯得太小氣了!”

葉凡滿腦門子黑線,看着楊鐵心還有補刀的心思立刻喊道:“沃倫、雷姆!”

討論被終止,沃倫爵士跟雷姆一前一後進了餐廳,矗立在葉凡身邊,等待指示!

葉凡對着沃倫爵士說道:“今天你跟隨寧卿走一趟,商討一下關於房子得價格,我們以雙倍的價格買下,從我的個人賬戶扣除。”

沃倫爵士詢問道:“我們可否當成您的海外置業!”

“按照你的意思辦,我只需要看到結果!”

聽沃倫爵士的口氣,好像還蠻厲害的樣子,李琴便問道:“怎麼你就不問問需要多少資金?”

沃倫爵士一副很自然的樣子:“身爲王的管家,我只需要完成王的旨意!”

“王的管家?”

葉凡適時的咳嗽了幾聲,阻止沃倫爵士後續的解釋!他害怕再解釋下去,問題會越來越多,現在還不是自己將身份完全曝光的時候。

沃倫爵士接到葉凡的暗示,自然絕口不再提有關葉凡的所有事情,恭恭敬敬的垂首站在葉凡的旁邊。

葉凡對着雷姆說道:“將小隊分成四組,保護好她們的安全,你負責護衛寧卿。”

“boss,我需要授權!”

“一級授權!”

雷姆神色一緊,所謂的一級授權就是指,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以保護當事人爲第一要務,必要時候採取武力手段!

所有事情都安妥當以後,葉凡起身結束了早飯。

“媽我還有事,今天您好好休息一下!昕兒,卿兒還有鐵心你們要是有事就讓雷姆給你們安排護衛,沒事的話就在家多陪陪媽!”

衆人點點頭,葉凡給所有人打了一聲招呼,轉身離去,今天他確實要去辦點事,去見一個人同樣要接回一些人!

沒有了葉凡,大家也草草結束了早餐,各自收拾一下忙着屬於自己的事去了。

位於燕京城東區的一片高檔次商業圈屬於燕京極具商業潛力地帶,這裏寸土寸金不比燕京硅谷低多少,世界上幾大知名的公司早已搶先入駐,因此出入這裏的不白骨精就是妖孽才俊,每天來來往往的人無不在心裏祈禱着自己有朝一日,也可以衣着光鮮的出入這裏。

一輛銀灰色瑪莎拉蒂漂亮的甩尾停在衆多商業寫字樓中唯一一所相對而言比較低調的大廈門口!

出入的人都稍微停了一下腳步看了一眼這個三叉戟的車,眼裏同樣流露出一抹豔羨。外人羨慕他們這羣白骨精,他們又何嘗不羨慕那些比他們還要高高在上的人?

白骨精能成功不是沒有理由的,誰都想過上高品質生活,關鍵看你努不努力!所以這個羣人只是看了一眼就匆匆離去,而外面的人依舊還在欣賞豪車。

車門打開一個靚麗身影從車上下來,周圍瞬間出現一股令人窒息的感覺,那是會令人窒息的美。即使做爲同性的一些女性也不得不暗自比較一番後發出無奈的嘆息!

慕容昕站在寫字樓門前,嘴角勾起冷漠的笑容。

“你們想讓我回來,如今我來了,你準備好了嗎?” 慕容昕高昂着頭,走進了大廳。寫字樓前的保安可是一路目送着她走到前臺。

前臺小姐帶着職業化的笑容恭敬地問道:“小姐您好請問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我來找慕容則!”

“你好請問您有預約嗎?”

“沒有。”

“請您稍等!”前臺小姐在電腦上查詢了半天,擡起頭戴着抱歉的神色說道:“董事長今天早上不接待任何人,抱歉!”

慕容昕沒有爲難她們,徑直走向電梯。作爲假想敵,慕容昕早就所有有關慕容家的產業瞭然於胸,至於這所屬於慕容家商業帝國的總部,慕容昕更是將每一層都銘記在心,她告訴自己,早晚有一天慕容家的衰敗會從這裏開始!

慕容昕沒有在多問,轉身徑直走向電梯。總裁辦公室位置她早就知道,之所以問前臺不過想打招呼,古語云:先禮而後兵!

前臺看着慕容昕朝電梯走去,在後面焦急的喊道:“小姐您不能上去!”慕容昕充耳不聞,依然朝着電梯走去!

前臺小姐的呼叫聲,引起了大廳保安的注意,見到是那個美豔的女子,一個個都不想動!雖然他們是保安,可是保安也有一顆愛美憐香惜玉的心,但是看到她竟然直接走向總裁專用電梯,一個個還是動了起來。

相比起憐香惜玉,他們更在乎的還是他們的飯碗,爲了飯碗少不得要做出辣手摧花的事情。沒辦法,這就是一塊錢難倒英雄漢的現實。

保安們故作凶神惡煞的快速朝慕容昕圍去,守在電梯門口的保安也同時抽出了警棍,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

慕容昕無視身後圍上來的保安,衝着守在電梯門口的保安輕聲說了句:“我不喜歡有人擋在我前面!”

忠於職守的保安誠懇的說道:“小姐這裏不能隨意進出,您還是請回吧!”

“擊倒就行!”

聽着慕容昕說了這麼一句無厘頭的話,保安面面相覷,神色間各個都以爲這個女神難不成是個女神經?正常的人誰會沒事對着空氣說話?

“啊,疼放手!”

慕容昕身後傳來嘈雜的聲音,有尖叫聲、刺耳辱罵聲竟然還有玻璃破碎的聲音。猶豫被慕容昕擋住了視線,兩個保安只能分別探出頭一左一右朝後看去。

這一看不得了,各個張大嘴巴。那些平日裏吹牛打屁的同事,此刻一個個都躺在地上,前臺小姐更是花容失色的躲在桌子底下,不敢露頭.

兩個體型算不得魁梧,只能說比較精幹的年輕男子,帶着一身肅殺之意,站立在慕容昕的身後,陰狠的盯着兩名保安!

慕容昕再次開口:“讓開還是躺下!”

飯碗雖說重要,但是生命更加寶貴!雖然慕容昕沒有很霸氣的氣場,這兩位很懂時務的俊傑選擇的讓開,任由您慕容昕帶着兩名冷酷青年走進了電梯!

兩位保安一直沒有任何動作,知道電梯門關上,同時喘了口氣:“那眼神太可拍,應該殺過人!”

“不是應該是肯定!”

進電梯裏的慕容昕看着葉凡給配備的兩名保鏢,想了想開口道:“你們叫什麼名字!”

“小姐我們沒有名字,只有代號,您可以稱呼我雷一,他是雷二!”

慕容昕心裏想到:“難道是因爲雷姆的小隊嗎?”

“今天謝謝你們了!”

“小姐這是王的旨意!”

慕容昕的好奇心又被勾起來了,她已經不是一次的聽到關於葉凡跟王之間的說法了:“看來你們的王已經爲你們打下了一大片的國土了吧!”

雷一一聽這話,驕傲且自豪的說道:“恩,王的城堡很大,那裏纔是真正的王國!”

“在什麼地方啊。聽起來很不錯的樣子!”

“在~”

“叮咚!”

電梯已經到達指定地點了,雷一停止了說話,他跟雷二兩手隱蔽的藏在了聲後!即使隔着厚厚的電梯門,他們還是感受到了殺意,這是真正殺過人才會有的!他們也早就料到了開門會受到狙擊,畢竟這麼大的一個集團要是沒有一些身手過得去的內衛,估計早就被一些有心之人很血洗了!

趁着門還沒有開,雷一語氣異常沉穩問道:“小姐過下有場惡戰,爲了規避風險,我們建議您現在電梯略等片刻!”

慕容昕看着已經緩緩開合露出一絲縫線的光線,影影重重就知道她的那麼膽小怕死又貪心好色的父親已經將最精銳的手下安排過來阻擋未知的強敵了吧!


慕容昕冷冷一笑:“你們的王,難道沒有告訴你們,對於一些想要你們命的螻蟻,一定要收斂起憐憫之情也要盡力撲殺這羣螻蟻,否則蟻多會咬死象的!”

電梯門已經打開了大半,光線已經照亮了慕容昕。慕容昕往前大走一步說道:“要命不給,但是既然想要我的命,那就不要介意別人要你們的命!殺!”

從一個嬌弱滴滴的女人口中,說出一個‘殺’字,怎麼都感覺少了一份血腥,多了一份紅粉的柔情。

但是慕容昕的話得到了雷一,雷二的認同,雖然他們知道她是他們王的女人,但是王的女人有很多位,王后卻只有一個,而慕容昕那番在別人眼裏或許那冷酷無情的言語,在他們的眼裏全是完全的贊同,只有懂得叢林法則的女人,在適合他們那個世界的王后。

雷一跟雷二同時從手裏,抽出一把虎牙****。望着前方一個個拿着電棍的保鏢,露出一抹血腥的笑容。

一直不曾說話的雷二,頭一次開口說道:“主母,我們會保護好你的,請你放心!”

一旁的雷一沒有多說,只是略微的點了點頭。

慕容昕也沒想到剛纔的那番血腥的話竟然得到了葉凡屬下的認同,這或許屬於意外之喜吧!

“既然得到的認同那就讓我做的更好一點吧!”

慕容昕推開護在身前的雷一,雷二,無視前方那羣虎視眈眈的保鏢,四處轉頭開了一眼,確定了一下位置,毅然無懼的走了過去。

“王就要有王的尊嚴,既然要做王的女人就不會給王丟人。今日誰敢阻我,我就殺誰!”

一番血腥言論一出,雷一雷二的眼神瞬間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兩人緊握着虎牙***,死死護住慕容昕。

而對面的保鏢聽見這位有着天仙美貌的女人竟然能狠心說出這樣的話,生氣的同時竟然有了一種莫名的憤怒,這股憤怒源自於他們心目中女神瞬間變成女魔的變換讓他們接受不了,這會毀了他們那弱小的心靈。

於是帶着內心的憤慨,一個保鏢率先舉起警棍嘴和慕容昕的頭狠狠的敲下,似乎想借這一棍子就將這個瞬間毀壞他心中女神形象的女魔給扼殺!


可惜他的棍子被雷二一刀給劈斷,順勢的刀鋒從他的胸前滑過,鮮血一下子就滲透了白色襯衫,空氣中開始瀰漫着一絲血腥氣息。

這一刀將所有保鏢真震撼了,這羣保鏢互相對比了一下雙方的武器,然後默默的開始後退。看來也是一羣很識時務的俊傑啊!

慕容昕嘴角露出了一個嘲諷,果然上樑不正下樑歪。有一個貪財、膽小、怕事的主子果然就有一羣同等模樣的手下!

就這樣慕容昕夾雜着這股嘲諷的笑容,狠狠的推開了總裁辦公室的大門,然後就那麼大開着大門面帶着微笑的看着寬大辦公桌前那一男一女赤果的動作。

身後那羣保鏢也沒有想到,今天早上竟然能有這樣眼福。這個慌張拿着衣服的女人可是燕京各大電臺經常出現的一個角色,算不上當紅的可也算一線中的。

曾經只能意淫的人就這樣赤果果的出現在他們的視線,怎麼說也算一種福利!只能說慕容哥絕對比冠希哥要牛,牛很多!辦公室情調,有木有,激情澎湃有木有!

此刻他們想大聲的說:“做保鏢福利好,你值得擁有!” 慕容昕無視屋子裏面的男女,面帶微笑神色陰冷的坐在了不遠處的沙發上,就那麼直愣愣的欣賞着捉姦捉雙的戲碼!

那名已經半果的女人,已經臉色蒼白,脫衣服很在行,但是當着一大羣屬於下人的面前脫衣服,她還是很不願意的。於是她緊緊的抓着衣服,捂着上半身躲在慕容則的身後。

慕容則也在慌亂的整理者凌亂不堪的衣衫。

慕容昕好笑的看着一堆如同鴕鳥的男女,好心提醒道:“這個時候你應該捂着臉!”

一聽這話,躲在慕容則後面的女人,如同得到神諭一般果斷的用自己的上衣遮擋住自己的臉部,朝着衛生間跑去!

這一下上半身可就赤果果的暴露在所有人的視線下了,一些個血腥方剛的年輕人喉結蠕動,這一幕在在現實可是很少見的,常見的那是電視裏面,真實感自然沒有現場版的來的刺激!

慕容則看着跑走的女人暗罵道:“蠢女人!”同時衝着門外的人喊道:“全都滾出去,再看挖掉你們的眼珠子!”

一件大老闆發火了,這羣保鏢則依依不捨的看了一眼衛生間,將總裁辦公室的門關上!

慕容則略微整理了一下衣服,靠在寬大的老闆椅子上,順手拿起一根雪茄,細心的剪裁好點燃,恢復了一下心情,看着這個陌生的女兒問道:“你怎麼來了!”

慕容昕好笑的單手支着下巴反問道:“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結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