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近前,果然是兩撥人在戰鬥,其中一方全都身披黑衣,葉天看去,這些人的裝束赫然與在靈石礦脈中的人一樣,都是黑雲寨的統一裝束!

“黑雲寨已經被雲家滅了,怎麼還會在此氾濫?咦,另一邊的人,好像是千刀門的弟子。”

葉天定睛看去,這才發現與那些黑衣人戰鬥的,竟然都是千刀門的弟子,而且這些人恰好還是他認識的——都是青竹分舵的人!

戰鬥極爲激烈,雙方都有數十人蔘戰,其中大多數人都是真武境以上的高手,真氣縱橫,戰技滿天飛,不是傳來有人受傷的喊叫聲。葉天的想法自然是靜觀其變,到最關鍵的時刻再出手,不過當他看到戰場中的幾個身影時,不由得打消了這個想法。

“瀟瀟和鳳凰,她們竟然也在這裏?不好,瀟瀟有危險!”

葉天忽然看到戰局之中,有兩個靚麗的身影,正是瀟瀟和鳳凰,此時瀟瀟和鳳凰都已經是真武境以上的實力,瀟瀟是真武境一重,鳳凰則是達到了真武境四重。

她們兩人一個得到了魅影修羅刀的傳承,一個則是鳳凰涅槃命和涅槃之體的擁有者,都是天賦卓絕的存在,所以實力提升也都非常快。

不過此時瀟瀟在戰鬥中,明顯屬於較弱的,而她此時的對手乃是一名真武境三重的高手,將其完全壓制。猛然間,那黑衣人高高躍起,一個恐怖的戰技劈向瀟瀟,眼看瀟瀟根本無力抵抗!

葉天心中一急,當即便衝了過去,不過就算以他的速度,也很難擋住這一擊。

就在這時,距離瀟瀟不遠處的鳳凰忽然縱身一躍,渾身上下繚繞着熾烈的火焰,宛若一隻展翅火凰!

“鳳翼天翔!”

鳳凰嬌喝一聲,只見一對鳳凰之翼隨着她雙臂一揮,劃空而下,迎向了那個攻擊瀟瀟的黑衣人。

轟!

一聲爆響,那黑衣人直接被轟飛出去,渾身焦黑,眼看是不能活了。

葉天這才舒了一口氣,自語道:“鳳凰現在的實力果然可怕,隨手一擊就能擊殺真武境三重,這種攻擊力和爆發力,就算是我也比不上!不好,有人要趁機偷襲鳳凰!”


葉天剛剛緩了口氣,卻又立刻緊張起來,因爲在鳳凰解救葉瀟瀟的當口,之前與鳳凰戰鬥的黑衣人也沒閒着,竟然趁着鳳凰分神之際,猛然出手,要從身後給鳳凰致命一擊!


“敢對我的女人出手,找死!”

葉天怒喝一聲,他距離鳳凰和瀟瀟二人已經不遠了,此時剛好來得及出手。而且他一出手,直接就是刀滅無極,而且使用了一把黃階上品戰刀!

雖然黃階上品戰刀只有兩把了,不過葉天還是毫不猶豫的使用了其中一把,因爲他已經感覺到對手的實力,至少也是真武境五重,甚至還要更高,乃是這一羣黑衣人中最強者之一!而要擋住他對鳳凰的攻擊,除了刀滅無極別無他法。

“哼,哪裏冒出來的愣小子,不自量力。”

那黑衣人看到葉天突然斜刺裏殺出,絲毫沒有緊張,依舊將那個戰技施展了出來。在他看來,葉天衝出來根本就是找死,他完全可以先殺葉天,再殺鳳凰。

“死吧!”

那黑衣人的戰技落下,恐怖的真氣洪流傾瀉而出。

可就在這時,葉天的刀也落下了。伴隨着黃階上品戰刀的解體,一股更爲恐怖的氣息迅速凝聚,轉眼間化作一柄真氣金刀,斬向那黑衣人!

“不!”

那黑衣人瞪大了眼睛,面對如此恐怖的一擊,根本來不及抵抗與躲閃,直接被這一刀斬成了肉醬!

“什麼,大長老死了?!”

“大長老竟然被人一刀斬了,而且斬掉大長老的,是一個少年!”

“天吶,我是看錯了吧?那個少年到底是誰?看他的衣服,好像也是千刀門的人……”

那一羣黑衣人中,許多人都看到了葉天一刀斬殺對手的情景,顯然被葉天殺掉的那個黑衣人身份不一般,所以引起了巨大的轟動,讓所有黑衣人都驚住了。

“大長老? 你們不是黑雲寨的人麼,怎麼會有大長老?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對我們千刀門動手?!”

說話的是青竹分舵的一名長老,葉天也認識他,這長老姓史,擁有真武境五重的實力。

被史長老這麼一問,對面的黑衣人紛紛臉色一變,不過沒有人回答,衆人都繼續投入到戰鬥中。

葉天卻冷哼一聲,道:“史長老,你這還沒看出來麼?他們根本不是黑雲寨的人,而是萬劍宗的人!他們鬼鬼祟祟裝神弄鬼,就是衝着咱們千刀門來的!”

“什麼?萬劍宗的人?!”

史長老神色一驚,千刀門的一衆人也都臉色一變。不過與他們相比,那些黑衣人的臉色變得更明顯,顯然被葉天拆穿了身份,他們也都很意外。 “胡說八道,我們乃是黑雲寨的人,跟萬劍宗有什麼關係?”

“對,我們是黑雲寨的人,我乃是黑雲寨的二當家鬼雲子!小子你敢胡說八道,我殺了你!”

衆多黑衣人被葉天說中了身份,一個個狡辯起來,其中一名老者更是暴起殺向葉天,想要滅口。不過他自稱鬼雲子,卻是正中葉天的下懷。

“鬼雲子?你說你是鬼雲子?那就怪了,我前幾天剛剛在柳葉鎮那邊的靈石礦脈中,殺死了一個鬼雲子,現在怎麼又冒出來一個?”葉天李那啥帶着戲謔的笑容,淡淡的說道,聽到他的話,對面的黑衣人立刻臉色一冷。

靈石礦脈的事情,他們當然也都知道,此時聽到葉天說起靈石礦脈的事情,說明他們真的已經暴露了!

不過葉天的話還沒說完,他繼續說道:“還有一個消息,恐怕你們都還不知道吧,去搶劫靈石礦脈的‘黑雲寨’劫匪,都已經被殺光了,還有黑雲寨的老窩,也被人給端掉了,所以現在的黑雲寨,根本就已經不復存在!你們現在還要說,你們是黑雲寨的人嗎?”

“什麼,去靈石礦脈的人被殺光了?!小子,你別胡說!”

一衆黑衣人面面相覷,有些半信半疑。


“呵呵,我有沒有胡說,你們恐怕是沒機會知道了,因爲今天你們這些人,也無法活着回去。”

葉天話音一落,便直接迎向了那個自稱鬼雲子的老者。

之前在靈石礦脈中,葉天已經殺死過一個“鬼雲子”,當然那個鬼雲子與眼前這個一樣,都是假冒的。不過這二人的實力卻都是真材實料,皆是真武境五重的高手。

不過現在的葉天,已經是真武境二重,就算不用刀滅無極,也能夠與真武境五重叫板!

“龍武魂,啓!迷霧金光武魂,啓!”

葉天瞬間開啓兩大武魂,讓自己的肉體力量和反應速度都達到了極限。與此同時,黑色重刀躍然於手,大開大合的開始攻擊。

在開啓迷霧金光武魂的情況下,葉天感覺手中的黑色重刀是兩百八十斤,但實際上,這把刀的重量已經達到了四百斤,相當於四牛之力!這對他的力量,是極大的增幅,能夠直接讓他跨越一重境界挑戰對手!而且隨着葉天在修煉中與黑色重刀漸漸溝通、融合,這種趨勢還在繼續增加。

“霸刀訣!”

刀芒肆虐,縱橫的刀氣如同匹練一般,不斷攻向“鬼雲子”,讓其招架不跌。

鬼雲子這才驚恐的發現,自己雖然比葉天高出三個等級,可葉天卻完全壓制了自己,他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難道他隱藏了實力?不對,我分明感覺他的每一擊之中,的確只有真武境二重的真氣之力,卻有着極大的其他力量增幅!似乎是這小子的肉體,強悍到了極致!”

鬼雲子心中驚歎,腳下卻是邊戰邊退,不敢與葉天僵持。

不過他的猜測只正確了一部分,葉天招式中的增幅,的確都是純粹的力量疊加,不過只有其中一部分來自葉天的肉體力量,另一部分則是來自黑色重刀的自身重量。再加上葉天在戰技方面也有些優勢,而且擁有三大頂級武魂的增幅,所以才能跨越三重挑戰。

眼看着鬼雲子節節敗退,在葉天身後,衆多青竹分舵的弟子也都振奮起來,開始大舉反擊。

在葉天出現之前,他們一直被對方壓制着打,雖然雙方人數差不多,整體實力也相差不大,但似乎對方的每一個人,都比青竹分舵這一邊的每一個人強那麼一絲。

對方的最強者,比青竹分舵帶隊的史長老強出一線,對方的第二強者,也比青竹分舵這邊的第二強者強一線……幾乎每一個對位都是如此,所以青竹分舵才完全被黑衣人壓制!

不過隨着葉天的出現,他一擊殺死了對方的最強者,又牽制了第二強者鬼雲子,使得青竹分舵一下子佔據了優勢。

“鳳凰,過來和我聯手,先殺了這個鬼雲子,再去幫其他人!”葉天以及打退鬼雲子,而後喝道。

“嗯!”

鳳凰立刻應聲,同時她的身影已經化作一道展翅的火凰,從天而降襲向鬼雲子。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鬼影步!”

鬼雲子突然邁起詭異的步伐,速度雖然不快,但行蹤極爲飄忽,讓原本已速度見長的鳳凰,都完全捕捉不到他的蹤跡!

鳳凰連續揮動雙臂,一道道鳳凰火焰轟然而下,卻都轟在了地上,讓大地一片焦黑,卻根本沒能傷到鬼雲子。

看到這一幕,葉天冷哼一聲,腳步也變得飄忽起來。

“神行變!”


他的神行變,絲毫不比鬼雲子的鬼影步差,甚至更爲飄忽詭異一些!神行變一經施展,葉天立刻追上了鬼雲子的步伐,同時一刀劈出。

“鳳凰,接好了!刀掠千里!”

葉天的身影驟然出現在鬼雲子身前,正是他施展刀掠千里達到了類似瞬移的效果,同時突然一擊暴起,直取鬼雲子正面。

鬼雲子幾乎是直直的向葉天的攻擊撞去,自然不可能躲開。他原本手中並無武器,想要擋的話只能用雙臂去擋葉天的重刀,肯定要吃大虧。在這關鍵時刻,只見鬼雲子手中向腰間一摸,頓時一柄長劍出現在他手中,劍鋒銳利,寒光閃閃,迎向了葉天的重刀!

“小子,是你逼我的,嚐嚐我這把玄階寶劍的厲害吧!”

鬼雲子大喝一聲,手中寶劍暴起,與葉天的黑色重刀相撞。

“劍纔是病中之王,哪裏是你的刀可以比擬的?我的劍已出鞘,你小子的死期到了!”

隨着被迫使出了這把寶劍,鬼雲子的信心似乎也大爲爆棚,面對葉天迎面而來的攻擊也絲毫不懼,竟有要反過來斬殺葉天的意思。

當然葉天也不會退縮,一刀劈出。

乒!

一聲脆響,振聾發聵,同時恐怖的真氣餘波四下蔓延,將二人腳下的地面都給震的下沉了許多。

不過在這一聲脆響之後,只聽得“喀嚓”一聲,鬼雲子剛剛拿出的寶劍,竟然被葉天一刀砍斷了!

斷掉的寶劍,劍尖墜落在地,直接整個沒入地面,不見蹤影,可見此間何等銳利。而剩下的半截殘劍,更是不可能抵擋住葉天的刀,鬼雲子也被葉天一刀拍在了胸口,雖然他用真氣護體,沒被一刀砍成兩段,但還是被轟飛出去。

“劍是兵器中的王者?呵呵。”

看着被擊飛出去的鬼雲子,葉天僅僅是瞥了一下後,便再也不看,因爲在另一邊,鳳凰已經準備好了,在她身前凝聚出了一個恐怖的 火球,紅如鮮血,正等待着鬼雲子靠近。

隨着鬼雲子被轟飛了過去,鳳凰也適時的將火球推出,火球直接將鬼雲子吞沒!

伴隨着一陣慘叫和焚燒的聲音,鬼雲子直接被燒成了灰燼,連一絲血肉都不剩。火焰熄滅之後,地上只殘存一些黑色的渣滓。

看到這灰燼,許多人不禁倒吸涼氣,暗道鳳凰的火焰實在是恐怖,殺人不見血,焚屍不留痕!

鬼雲子一死,黑衣人那邊又少了一個主力,葉天和鳳凰也沒閒着,繼續攻向其他對手。對於那些真武境二重、三重乃至四重的武者,葉天和鳳凰對付起來都十分輕鬆,幾招就能幹掉一個!

不一會兒,青竹分舵就大獲全勝,將一干黑衣人全部擊殺。他們沒有留活口,因爲已經沒必要了——他們的身份已經很明顯了,就是萬劍宗的人,青竹分舵的人都不傻,雖然沒有讓對方招出來,但從種種跡象中足以推斷這一點。

情深幾許執拗總裁追妻難 ,顯得十分興奮。

“哈哈,這些傢伙想要殺咱們,卻被咱們殺光了!”

“哼,都是萬劍宗的雜種,死的活該!”

“這次咱們真是揚眉吐氣,一直以來咱們千刀門都被萬劍宗壓制,這次咱們總算佔據了優勢,而且狠狠地教訓了他們一把。回去之後,恐怕咱們要得到宗門的嘉獎了。”

相比於這些弟子們的樂觀與興奮,葉天卻面色凝沉,默不開口。史長老等幾個青竹分舵的老一輩,也都神色凝重,皺眉思索着。

“唉……”

良久,史長老長聲一嘆,道:“看來這一次宗門要發生大事了,看這架勢,恐怕一場劫難是在所難免。”

其他幾位長老也紛紛搖頭嘆息,憂心忡忡。

看到這一幕,一些弟子感到很納悶,一些反應快的弟子,則是露出恍然之色,隨即也都神色惶惶,不再像先前那般興奮了,反倒擔憂起來。

葉瀟瀟皺着眉,看着衆位長老們的模樣,有些不明所以,她來到葉天身邊,問道:“葉天哥哥,長老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

“長老們說的,是咱們千刀門恐怕要發生大事了,恐怕會是一場浩劫。這場浩劫,便是因萬劍宗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