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美蓮沒有多待,點了點頭就走了。

楊美蓮也清楚,有些事情強求不得。之前的她的想法還是太過夢幻了,竟然想着和葉文昊在一起。


雖然現在還是會有這方面的念想,但腦子卻很清楚的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如今能夠跟在葉文昊身邊工作,也是不錯的選擇。

葉文昊看着楊美蓮離去的背影,不禁感嘆一聲,婀娜多姿啊!

啊,不是。

是沒想到自己和楊美蓮居然能夠走到這一步。

想當初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自己還一個勁的嗆楊美蓮,甚至根本沒想着和楊美蓮好好說話。

但現在……自己都知道她的大小了。

只能說,緣分妙不可言啊。

在這個時刻,葉文昊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想起了唐夢舒。

或許是因爲唐夢舒和楊美蓮的年紀相仿,又幾乎同一時間段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當然了,也因爲葉文昊和她們兩人的關係都有點相像。

只是自己已經有很長時間沒和唐夢舒聯繫了,罪過啊罪過,居然冷落了大美女。

想到此,葉文昊就掏出手機,給唐夢舒發了一條信息。

“唐姐,成爲總代理之後應該很忙吧?但無論再忙,也別忘了少喝酒,多注意身體。”

簡簡單單的一句關心問候,但在這月圓之夜發過去,就會變得不簡單。

曾有學者研究過,當月圓的時候,女生的某些情感會更加活躍,這個時候的女生會更加感性。

也就是說,如果你想和一個女生表白的話,可以等到月圓的日子再開口。

興許,成功率會更高。

而這樣,也爲什麼會有“花好月圓”這個成語。

唐夢舒沒有及時回覆,直到凌晨,頭沉沉的唐夢舒纔回到自己的房子之中。坐在沙發上,感受着兩室一廳的冷清和冰冷。

直到看到了信息,唐夢舒才感受到了心頭一暖。唐夢舒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葉文昊送的杯子,突然感覺客廳好像也沒有那麼冰冷。

在南江這個城市之中,能夠認識一個會關心自己的人,當真不容易。

唐夢舒來到陽臺,擡頭看着圓圓的月亮。

“怎麼總是被一個小男生撩到啊。”楊美蓮淡淡一笑,美的不可方收。


……

楊美蓮雖然加入了,但並不是第二天就來上班。

按照她自己的說法就是,老孃辛苦了這麼多年,現在要趁着這個時間給自己放假。

葉文昊沒有異議,大手一揮,楊姐您帶薪休假。

其是楊美蓮也並不是真的就閒着,她在葉文昊不知道的情況下,通過各種渠道聯繫到了南江市其他大學藝術團的負責人。

楊美蓮在將自己運營多年的表演團隊解散之後,就已經有了主意。她知道現在四季葉這麼受歡迎的原因,就是因爲四季葉的主體是學生。

既然如此,她就不能打破這一點。

南江師大的表演人員不夠了,那就去其他的大學裏面找人。

或許實力參差不齊,但可以趁着暑假好好培訓一番。

可以說,楊美蓮很有責任心了。 葉文昊也沒閒着,但卻不是在忙公司的事情,而是學校要對他進行採訪了。

學校還特地請了南江市電視臺的記者過來,看樣子就是要大肆宣傳一波。畢竟這個暑假是要招生的,名氣越大,越能吸引新生。

葉文昊自然是配合的,畢竟這怎麼說對自己也十分有利的事情。

“你好,我是南江電視臺的記者顏冰冰,很高興見到你。”一個二十多歲的女記者穿着一身幹練的服裝,舉止大方的與葉文昊打招呼。


顏冰冰長得有些可愛,娃娃臉,有酒窩。特別是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彎彎的小月牙,酒窩很是明顯。

除此之外,顏冰冰在談吐各方面,都讓人很舒服,畢竟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人。

葉文昊也難得的收起了吊兒郎當的樣子,微笑着點頭:“顏記者你好,辛苦辛苦。”

顏冰冰笑得時候露出了8顆潔白牙齒,很有親和力:“不辛苦,倒是辛苦葉同學你了,明明已經放暑假,卻還要配合我們採訪。”

“都是爲了工作嘛,顏記者這邊請。”

葉文昊領着顏冰冰走入自己這間只有一百多平米,連一張辦公桌都沒有的公司。


顏冰冰進來看了之後不由笑了笑:“果然是和我想的不一樣啊。”

“是不是不像個公司,更像是收快遞的地方?”葉文昊笑道。

顏冰冰聞言捂着嘴巴笑,悅耳笑聲不斷,讓人聽了也想笑。

“還是遇上你這種老闆比較好,平時工作也能夠輕鬆一些,還能開開玩笑,沒有距離感。”顏冰冰說道。

“對了,你的員工呢?”顏冰冰環顧四周,感覺自己進了一個空殼公司。

葉文昊沏好茶,示意顏冰冰坐下:“嚴格意義上說,我現在就三個員工。一個帶薪休假去了,還有兩個現在在外面帶着表演隊。”

“不過顏記者你說的沒錯,我這裏工作確實挺輕鬆的,不說開玩笑了,員工還經常只會我這個老闆給她們買奶茶買吃的。”

“哇,你這麼說我就更羨慕了。”

一番交談下來,兩人算是沒有了多少的生疏感。

然後顏冰冰就拿出筆記本,開始採訪葉文昊。問的問題比較官方一些,無非就是葉文昊怎麼想到在大一的時候開辦公司,遇到這麼多困難之後又是怎麼堅持下來的云云。

葉文昊也很官方的回答。

說白了,兩個人都是爲了完成任務。

不過道了中午時分,顏冰冰特地提出要去南江師大逛一逛,順便在食堂吃個飯。

葉文昊本來想直男一次,跟顏冰冰說:“那你就去吧,記得幫我打包一份紅燒魚。”

但想了想,覺得不合適,還是陪着一同前往。

“南江師大肯定女生比例更高吧?像小葉你這種有實力又有顏值的男生,肯定很搶手。”在路上,顏冰冰雙手負在身後,像是個來旅遊的人。

兩人已經熟悉了一些,葉文昊也慢慢的暴露本性。

“還行吧,要不是放假了我都不敢自己親自去飯堂。”葉文昊一甩劉海,騷包透頂。

“哈哈哈……爲什麼?是因爲怕有太多人圍着?”顏冰冰笑得像是個小姑娘一樣。

葉文昊擺了擺手:“這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我們學校總共有五個飯堂,我去哪一個都不合適。因爲還要我去的那個飯堂,必定爆滿,其他幾個飯堂就沒有生意了,這得罪人的。”

顏冰冰笑得前仰後合,眼淚都飈出來了。

“小葉你真的是太逗了,我原本以爲你會說有些女生看到你會暈倒,所以你纔不出來。沒想到你居然說怕得罪人……”

“是啊,我這個人很實在的。”

兩人走到林蔭道,旁邊的鐵網上面有許多情人鎖。

“到底還是大學啊,這些愛情多純潔。”顏冰冰看着那些情人鎖說道。

葉文昊搖了搖頭:“一點都不純潔。”

“怎麼說?”顏冰冰看着葉文昊,期待着葉文昊說出什麼不一樣的說法。

“他們一起掛上的時候,是美好的,還將鑰匙丟到找不到的地方去。等到他們感情出現隔閡的時候,就難搞了。”

葉文昊說道:“我親眼看到一個身材嬌小的女生,在深夜的時候扛着一把大大的鉗子,拼了老命將屬於她的那把鎖給剪斷。”

“啊?真的假的,我怎麼感覺你在騙我?”顏冰冰眼角哎掛着淚水,笑出來的。

“這麼有畫面感的事情我怎麼騙你?還有男生生怕鎖被自己的前女朋友給剪了,沒有複合的可能。就每天晚上來這守着,還有人在自己的鎖上纏鐵鏈的。”葉文昊面不改色的胡謅。

顏冰冰聞言又是大笑起來,但並沒有去追究是否真的如葉文昊所說的那樣。因爲她知道這件事情的真實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葉文昊很會聊天。

“沒想到你們學校還挺有趣的。”顏冰冰笑道。

葉文昊看着顏冰冰,覺得顏冰冰應該是一個可可愛愛的女生,直到到了飯堂之後。

在飯堂排隊打飯的時候,有一個牛高馬大的男生目中無人的直接插隊。

葉文昊見了之後就像開口教育他做人,在南江師大還有人插自己的對,真是稀奇了。

但沒等到葉文昊的開口,在葉文昊的身前的顏冰冰就率先走了出來:“你幹嘛呢?這麼多人派對你沒看見嗎?不懂得排隊啊?”

顏冰冰此時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雙眸瞪得老圓,沒有氣鼓鼓的樣子,但卻是自帶這一股威嚴。

那男生轉過頭來,皺着眉頭盯着顏冰冰:“你誰啊,嘴巴怎麼這麼大呢?再瞎嚷嚷,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啊!”

葉文昊覺得自己該出手了,然後就看到顏冰冰三步並作兩步走到男子的身前。

“今天我還就真要管了!來,我看看你能對我怎麼不客氣!“

顏冰冰臉上沒什麼表情,“就你這樣還配的上南江師大學生的稱號嗎?你知道現在外面的人都是怎麼誇讚南江師大的嗎?都在說你們好。結果你這麼一個人就要敗壞南江師大的名聲,你對得起南江師大這麼多學生嗎?”

男子一臉不耐煩:“滾犢子!我告訴你啊,別逼老子!”

“執迷不悟!妄爲大學生!”顏冰冰一個橫步,直接擋在了男子的前面,“我就是看不管你這種人,這事我管定了!” 葉文昊看着顏冰冰,看着她以嬌小的身軀擋在一個牛高馬大的人身前,看着她沒有半點畏懼的樣子。

葉文昊忽然覺得,這世界還是有正道的光的。

而且,顏冰冰還是記者。

那是否當顏冰冰發現了世界醜陋一面的時候,會不顧觸犯任何人的利益,然後去揭露它?

這樣的人,不可多得啊。

“沒完沒了了是不是?別以爲你是個女的我就不敢動你啊!”男子瞪着眼睛說話。

“你動一下試試。”葉文昊淡淡的說道。

一句話,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男子也在這個時候才發現葉文昊的,一時間,他有些怕了。

葉文昊在小吃街單挑二十幾個人的事情全校都知道了,這個男子也不例外。而且,他知道的還多一些,知道那件事情絕對沒有被吹大。

男子嚥了咽口水,“那個……我就是說着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