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

沐凡開口,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與林雅然成功合作后,你便去接觸你爺爺,好好照顧他。

一個絕症的老爺子,即便是家主,恐怕也沒有多少主系願意親自去照顧,你可以好好表現一下。」

「然後,在病危的時候,通知我。」

說到這裡,葉秋微微一頓,然後看向沐凡,極為鄭重的道:「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我,因為你爺爺的絕症,我可以救!」

沐凡雙目陡然圓睜,滿眼的不敢置信。

「信我你就不要多問。」

葉秋繼續道:「照我說的去做,這一段時間,你的任務可不簡單。」

「不單單要展現過人的商業頭腦,還需要進入你家老爺子的法眼,只有這樣,我救他才有意義,不然,也只是為別人做了嫁衣。」

……一陣交談過後,葉秋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五點半。

差不多了。

葉秋站起身,看向沐凡道:「你先前皇家娛樂等著,我去接林雅然。」

沐凡點頭,不過目光卻還是有些遲疑不定,最終,他轉過身,看向葉秋道:「老葉,你真的要帶林雅然去皇家娛樂?」

「姜明這個人,心狠手辣到了極致,很多事你並不清楚。」

「要不緩緩?等你更有把握的時候再亮相?」

葉秋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道:「相信我。」

話落,拍了拍沐凡的肩膀,葉秋直接離去。

沐凡看著葉秋離去的背影,嘆了口氣。

隨後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把所有人都帶上,在皇家娛樂外面候著,一旦姜明的人靠近皇家娛樂,往死里攔!」

話落,他掛斷電話,目光看著門口,嘴角低喃道:「葉秋,我相信你,因為你是我兄弟。」

「但正因為我相信你,我絕不能允許你有半點意外!」

「其實你說的,我早有打算,只是,我想等我成為沐家家主后,才告訴你這個喜訊,沒想到,你先給了我一個驚喜!」

「這一年,你究竟經歷了什麼,才能有如此大的變化……」

……六點整,葉秋準時抵達林氏集團樓下。

片刻后,便看到林雅然走了出來,還換了一套衣服,格外靚麗。

「親愛的,請吧。」

葉秋笑吟吟的打開副駕駛車門。

林雅然微微皺眉,然後坐了進去。

「你確定,每次和我說話前,都要加個親愛的?」

汽車發動后,她終於忍不住開口,在樓下,也許還有姜明的人,她不好發作。

但在車裡,她不得不開口了。

葉秋每一次叫親愛的,真的是讓她一身雞皮疙瘩起了個遍……「既然你不喜歡,那我就換一個。」

「雅然,這樣,總行了吧。」

葉秋微微笑道。

「可以。」

林雅然點了點頭。

葉秋笑著搖了搖頭。

片刻后,看到行駛的路線后,林雅然黛眉卻是不由再次皺了起來,「這次同學聚會,你定的什麼地方?」

「皇家娛樂。」

葉秋隨意的道。

剎那,林雅然狠狠揉起了太陽穴,良久后,才抬起頭看向葉秋,紅唇輕啟:「你就那麼想好好給姜明炫耀一下?」

「你明明知道,皇家娛樂是姜家的產業,還帶我去哪裡……」

「你這是在擔心我?」

葉秋側過頭,笑著看向林雅然。

「算了,隨你。」

林雅然撇過頭,看著窗外風景,沒再理會葉秋,此刻她真的是心態有些炸。

「別生氣啊。」

葉秋聳了聳肩道:「我的本事,也許你還不是很清楚,但你可以放心,我既然敢這樣做,自然有一定的把握。」

林雅然這才回過頭,「你最好說到做到!別第二天,我就看到一具屍體扔到我家門前!」

葉秋沒有回答,不過心裡卻有些高興,至少林雅然會這樣說話,說明自己在她心裡的那顆種子開始發芽了。

「對了,一會我有個朋友介紹給你認識下。」

忽然,葉秋回過頭看向林雅然。

「我認識?」

林雅然一愣,「哪家的人?」

「沐家的,叫沐凡。」

葉秋回道:「你應該也聽說到,沐家老二的私生子。」

「你怎麼和他認識的?」

林雅然微微皺眉,沐凡的名字她也聽說過,不過,也僅僅只是聽說。

因為私生子這三個字一出來,就會讓她斷了繼續調查下去的興趣。

在任何世家,私生子都註定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

「他是和我睡上下鋪的關係。」

葉秋笑了笑,林雅然的心思他自然清楚,「若是可以,你跟他好好合作合作。」

「不出意外,過不了多久,他就會成為沐家的家主。」

「到時候,有他在,你擺脫林家問題不大。」

林雅然抬了抬眉,看向葉秋,「你確定?私生子也可以當上沐家家主?」

「確定。」

葉秋微微一笑,「因為我會幫他,所以他要當上沐家的主人,並不難!」

「你……唉……」

林雅然嘆了口氣道:「行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會跟他接觸的。」

聽到這話,葉秋側目,笑著看向林雅然,「怎麼,你不相信我?」

「相信,我很相信。」

林雅然淡淡道:「如果你能活著度過明天,我就更相信了。」

葉秋無言,你這不就是不相信的表現么。

還有,明明就很關心我,還在這裝作漠不關心的樣子,強勢的女人,都這麼可愛的么?葉秋嘴角一勾,笑意盎然。

……很快,皇家娛樂到了。

將車停好,葉秋打開副駕駛門,伸出了胳膊。

林雅然皓齒輕咬,氣不過的挽上了葉秋的胳膊,然後咬牙切齒的將嘴俯到葉秋的耳邊,道:「你就在姜明的地盤好好表現吧,最好明天還能活著回來!」

葉秋嘴角一勾道:「關心我,你就直說,何必拐彎抹角呢。」

林雅然猛一回頭,再不搭理。

如此,兩人走到皇家娛樂帝王廳。

不過途中,無論是林雅然還是葉秋,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不少服務員迅速離開。 最終!

陳寧以56億的天價,購下這枚流落海外已經有上千年時間的傳國玉璽。

當然,付錢的是妻子宋娉婷。

以宋娉婷今日的身家來說,56億根本算不得什麼,能夠為丈夫出一分力,能夠為國家做一點貢獻,她非常開心。

交易完成。

陳寧他們也沒有等拍賣會結束,直接帶上傳國玉璽,便提前離場了。

陳寧一行經過凱瑟琳面前的時候,陳寧還保持基本禮儀,微笑的跟凱瑟琳打了個招呼。

至於凱瑟琳身邊的莫斯伯爵,陳寧連正眼都不看一眼。

這種跳樑小丑,他根本沒有放在眼裡。

凱瑟琳望著陳寧一行離開的背影,表情有些悵然若失。

她身邊的莫斯則是望著陳寧的背影,恨恨的道:「囂張,真是太囂張了。」

「他們平日在國際上越來越囂張也就算了,現在在我們大鷹帝國的領土上,也敢這麼放肆。」

「不行,我必須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凱瑟琳沉下臉:「莫斯,你剛才吃的教訓還不夠嗎?」

莫斯眯著眼睛,冷笑道:「呵呵,我知道他是華夏國主,正面跟他交鋒,我肯定鬥不過他。」

「但這裡是我們的地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