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啊,這個不好用啊.”蘭德斯搖着頭苦笑。“劍士用的劍鬥是特製的,能承受住鬥氣帶來的壓力,而這些只是普通士兵用的。”

“哼!沒有劍我就用手練,先掌握要領學會。以後在用劍熟悉。”蘭德斯藍色的眼睛泛出自信的神色。

一級的劍者還不能鬥氣外放。

鬥氣運轉全身,右掌立起被藍色鬥氣包裹住。蘭德斯感覺自己的右臂充滿了力量。一掌狠狠的拍在巖壁之上,鬥氣帶着萬斤的壓力劃破空氣,傳來陣陣音爆之聲。

藍色鬥氣慢慢退去,露出巖壁上的五個手指印“用力方法還是不對啊,威力是有,但是暗勁沒有打出來,在試試。”蘭德斯看着自己紅腫的手掌。

“這次把鬥氣截爲兩段看看。”藍色鬥氣在此重重的拍在巖壁之上,“舊力已去,新的鬥氣還沒到達。方法不對在試下。”

就這樣山壁前傳來的“啪啪”聲,震動着這個洞窟。

三個月過去了。

蘭德斯站在山壁之前,藍色鬥氣在手掌上跳動。右臂開始慢慢前伸,後來突然加快速度,劃破空氣帶來的音爆之聲震耳欲聾。手掌剛接觸巖壁就有一股鬥氣衝擊向巖壁,舊鬥氣用完之時新鬥氣依然到來,兩股鬥氣打擊過的山壁依然出現了很多粗大的裂紋,這時又迎來了第三股鬥氣的來襲。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在洞裏響起。

蘭德斯看着眼前山壁深達一米的塌陷,眼睛裏閃爍着淚花.“大家!我終於走向了報仇之路,這只是第一步,我會不斷強大。”

蘭德斯走到石頭大廳,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生活半年多的地方,這裏自己可能在也不會回來了,着裏是自己心生的起點。

蘭德斯一拳打中已經張死的洞口,山石迸濺久違的陽光照射進來。擡頭望向雙樹港的方向。

“不能只傷心,要計劃下一步如何走。”蘭德斯沉思片刻“黑衣人組織強大,我要不停的變強,我要收集《混沌開天祕錄》剩下的八篇屬性功法。先去最近的鎮子能把寶劍在說。”

蘭德斯腳步如飛的在林間縱橫跳躍。 蘭德斯看着眼前高高木牆圍着的小鎮,進進出出息壤的人羣,“看了一會,沒有什麼特別的人物2,黑衣人應該撤離此地了吧,進城看看。”

蘭德斯從一顆大樹上跳下,緩步走向鎮口大門方向。

隨着人流走向鎮子裏,印入眼簾的是寬闊的街道和整齊的房屋,唯一不同尋常的是有兩個一伍的傭兵在鎮子上巡邏。


“戰爭時期,傭兵被僱傭到鎮子或小城裏做士兵用。”蘭德斯看着傭兵胸口位置的劍盾組合的傭兵徽章,“我也能個傭兵身份,方便還能賺點錢。”

蘭德斯想起來了原來在山上馬休老大給自己介紹過的一些有關公會的知識了。


世界上有兩個最大的公會,魔法師公會和劍士公會。

魔法師公會之吸收魔法師,爲魔法師服務,全大陸皆有分部,因爲魔法師地位崇高,魔法師公會也跟着水漲船高,幾乎沒人敢惹魔法師公會。公會規定任何組織個人不得欺辱、壓榨、強徵魔法師,之能僱傭,一旦有魔法師到公會報案,查清之後必嚴懲。

劍士公會,練習鬥氣的人都可以加入,使用武器不加以限制,因有劍人多所以叫劍士公會,公會在全大陸都有分部,保護劍士的準則和魔法師公會差不多。

傭兵公會,一個比較鬆散的組織任何職業都可以加入,但公會不保證人員的安全。傭兵公會的主要職責就是像所有人開放,任何人都可以在這裏發佈自己的任務,任務的獎勵也有個人承擔。傭兵自由自願的接受這些任務,完成之後來公會領取獎勵。傭兵公會對傭兵沒有任何責任和義務。


教廷,是信奉光明神的教徒組成的聯盟。在戰爭初期發展起來,在北方有很多教堂和信衆。

戰爭神殿,信奉戰爭女神的民衆組合而成的聯盟,在大陸南方活動居多,戰爭神殿並不是希望戰爭,而是用一時的戰爭去換來永久的和平,但是一時的戰爭有多久誰也不知道。

最神祕也最不好惹的是刺客聯盟的人,他們招手的對象是刺客和小偷一類的人羣。對外接受刺殺任務,刺殺什麼人都可以,只要你付錢,還有一個附加服務,就是提供情報。

因爲戰爭許多人抱團在一起,組成許多小的團體和聯盟多不勝數不計算在內。

“如果說老大,沒說錯的話,傭兵因該是最適合現在自己的,沒準自己將來可以組建的傭兵團什麼的呢。”蘭德斯想着美好的將來。

“大哥,打聽下這裏又傭兵公會嗎?”蘭德斯攔住了一位劍士摸樣的中年人。

“好年輕啊,就順着大到走左拐就是。”劍士指點了方向,“希望 年輕人多活上幾年吧,傭兵不好乾啊。”說完輝輝手走了。

“戰爭死人多,但是出英雄也多。”蘭德斯水一樣藍色地眼睛充滿着自信。

蘭德斯按照路人的指點來到了轉交處,這是一個繁華的十字路口,因爲挨着森林冒險獵取魔核的人多,所以小鎮才這麼熱鬧,大多是經營冒險有關的一類物品。

在這裏左拐走了一百多米就看到一個青色高大的建築物,在敞開的大門上方掛着一個劍盾組合的徽章,“是了又這個標誌就是傭兵公會了。”

蘭德斯邁步走進裏面。

正面是一排五個半人高的櫃檯,櫃檯後坐着白衣的工作人員,右面一整堵牆都被變爲魔法牆,上面顯示着不同等級的任務,有不少傭兵在前面需找着自己的目標。

蘭德斯走進左邊的一個櫃檯,對工作人員說道:“請問註冊傭兵需要上面手續啊?”

一個清脆的女聲回答:“這位先生,請問您是上面職業上面級別?”

“哦,我是劍士,劍者級別的。”

“請把您的劍士徽章和一個金幣交給我,註冊馬上就可以完成。”少女職業性的微笑看着蘭德斯。

“我還沒註冊爲劍士”蘭德斯一愣想到了一個大問題,“糟糕,我根本沒有錢怎麼註冊啊?恐怕去劍士公會註冊也要花費的。”

“請問劍士公會在那?”蘭德斯雙眉達拉下來,顯得十分苦惱。

“出來這裏,接着左走幾步就到了。”


蘭德斯出了傭兵公會,向左走了一小段,就看到了兩棟高大的房屋,銀色的房屋正門之上鑲嵌着一個金色寶劍的徽章,劍尖向天。旁邊紫色的屋子上面掛有一個黑色六芒星的圖案。

“寶劍肯定是劍士公會,那個星星的應該是魔法師工會吧。”蘭德斯走進了劍士公會,屋子內只有坐在櫃檯以裏的兩個老頭,再無其他人了。

“老人家我想註冊加入劍士工會,要怎麼做啊。”蘭德斯客客氣氣的對着一個正在趴桌子睡覺的老頭詢問,事實是兩個老頭都在睡午覺。

“啊··,水那麼討厭不讓我睡覺啊。”這個白髮禿頂的老頭揉揉帶着淚水的眼睛,十分不耐煩的問道。

“啊老人家,是我,我想加入劍士公會。”蘭德斯想起傭兵公會服務的是個美麗女郎,可這裏是一個糟老頭,天地的差距啊。

“這個時候該睡覺的,小孩子家家不懂得照顧老人啊!”來吧跟我進去。老頭站起身來,弓着個腰向屋子右邊一個小門走去,“別發愣跟我來。”

從始至終那個櫃檯後面的老頭一直在睡覺。

蘭德斯挺着胸膛,雄赳赳氣昂昂的跟老頭走進了裏屋。裏面屋子牆上掛着各種武器,長劍、短劍、匕首等等。老頭站在正中心,一動不動。

蘭德斯看着老頭閉合的雙眼,又要進入到睡眠當中。“老人家怎麼測試,您倒是說啊,說完在睡啊,對工作負責點嘛!”蘭德斯說的是着急了一些,但語氣一直很恭敬。

“啊··啊··,看我着人啊,小夥子你用牆上的武器,來攻擊我,由我判斷你的等級。”老頭兩眼一直在打架,要不是一直說話估計早就睡着了。

蘭德斯環顧牆上的武器,蘭德斯一眼看中了牆上掛着的一把雙手大劍,這把劍長四尺多,寬半尺。(三尺一米),雪白的劍刃之上,攆着一個個劍花。

從牆上摘下大劍捧在手裏,掂量了一下。“有點輕啊,湊活着用吧。”蘭德斯挽了幾個劍花,屋裏好像打了幾道歷閃相似。

老頭看到蘭德斯挽起劍花時,好像根本沒用力,肌肉也都沒繃緊,暗暗的點頭。“小夥子光比劃可不算測試,來打我吧。”

“什麼··還是換個對手吧,會受傷的!”蘭德斯一臉的苦笑,怎麼能打一個老頭呢。

“可是這裏只有兩個老頭啊。”要不你去別的地方測試吧。說完一臉怒容的轉身要走。

“可別啊,我還能上哪啊!打就打唄!”蘭德斯一臉無奈的把老頭啦回屋子。“我要打了,您要不找個盾什麼的?”

“別那麼多廢話快點吧。”老頭閉眼等着捱打了,沒有做任何防禦措施。

“這··。”蘭德斯舉了三舉沒落下寶劍。“先試試,看他不躲在抽回寶劍,反正輕的和雞蛋一般也不怕失誤。”

老頭聽完蘭德斯這番話眼睛好像動了一下。

雙手劍現在被蘭德斯一隻手輪個不停,“看打啊!”大喝一聲,寶劍被藍色鬥氣包裹住,以上是下帶着音爆和狂風向老者頭頂襲來。

“怎麼他還沒反應啊,算了抽回來吧,別傷人!”蘭德斯看老頭沒有任何反應,剛想收鬥氣撤寶劍,就在這時老者身上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橙色(土系)光芒,光芒照亮了身週一米之內的所有空間。

藍色鬥氣和橙色光芒狠狠的撞擊在一起,只是一剎那藍色鬥氣就被橙色光芒所吞噬掉了,露出了大劍的本體,雪白的劍體在橙色光芒的映照下,村村斷裂。

“啊···”蘭德斯被震得離地飛起向後摔去。在地上打了三個滾,又站了起來。好像根本沒收縮膜傷一樣。

站起來的蘭德斯看着已經睡着的老頭,下巴都掉在了地上。“喂老人家你刷我啊,醒醒啊。。”連推在搖的老頭終於睜開了眼睛。

“啊··看看我,又睡着了,你打吧,沒事我抗的住。”老者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還衝蘭德斯比劃了一下進攻的手勢。

“耍人也要有個限度的。”蘭德斯看着滿地寶劍的碎片,“你起碼是劍師級別的強者,述述小子剛纔無理之過,給您道歉了。”

“嘿嘿小夥子有禮貌我喜歡。”老頭渾身橙色光芒大盛,照亮了整個屋子。瘦弱的身軀也變得挺拔了不少,更有一股淡淡的威壓從老頭身體裏傳出。

“威壓···五級大劍師級別。”蘭德斯嘴張得都可以做下水道只用了。

“看你說的!我可沒說我什麼都不會啊,我一直在說讓你打我,是你一直在自大嘛!”老者光芒斂去,從新又成了一個不起眼的老頭。

“你合格了,你叫蘭德斯是吧,手續跟我出來辦吧。”老頭又帶着蘭德斯走進了大廳櫃檯前,不一會拿出一個金色小劍摸樣的徽章,在劍身旁邊還刻有一個金色的小星星,這證明是一級劍者。

蘭德斯接過徽章還在興奮中,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來過來,“就個一級劍者高興個什麼勁啊,別忘了這個徽章有一立方米的儲物空間。快走吧我要睡覺了。”

蘭德斯還想在問問別的,可是老者已經睡着了。

“不要錢嗎···”

這時屋子裏傳來了兩個不同的呼嚕聲···


“算了走吧,不過劍士公會果然不一樣,看罷櫃檯的都是大劍師級別強者。”蘭德斯在對兩位老者深施一禮後走出了公會。

“你小名也是叫山嶽劍聖,又是會理的長老怎麼欺負一個娃娃啊··”一直睡覺的老頭語出驚人。

“哈哈··你也看出他的天賦多好了,而且力氣大的驚人,身上穿的鎧甲也不一般,竟然可以吸收傷害。我的無影劍聖閣下不是想和我搶人吧。”

“哼!糟老頭我桃李滿天下,這次一定可以贏的,不用跟你強。”

“說中心事了吧,在觀察一下,如果合格就選他他參加這次的大會。沒想到來監視牢籠組織,還有意外的收穫啊。”

屋子裏又陷入到了酣睡聲中。

蘭德斯要是聽到他們的談話不知道會如何! 蘭德斯走出了劍士公會,連續打了三個噴嚏。

“他奶奶的,誰在說我的壞話!讓我知道我一定揍他一頓。”揉着鼻子,蘭德斯又一次走進了傭兵公會大廳,徑直走向櫃檯前方。

“先生有什麼可以幫助你的嗎?”少女用標準的微笑問道。

“我想註冊成爲傭兵。”蘭德斯從口袋裏拿出閃着金光的徽章,遞給了女郎。

“一級劍士,你可以註冊傭兵。”服務小姐把徽章還給了蘭德斯。“請交一個金幣的註冊費用。”服務小姐用大眼睛看着蘭德斯。

“那個能不能先欠着等有錢在給啊。”蘭德斯鬧着頭紅着臉,這時不爭氣的肚子也開始抗議起來。捂着肚子尷尬的笑了一下。

“對不起先生,請拿錢過來,在給您註冊。”

“哎!”蘭德斯灰頭耷拉腦的離開了櫃檯,一邊低頭想着從哪弄點錢註冊,一邊向外走着,這時一個尖銳的聲音傳入耳中。

“嘿嘿··笑夥子,是不是沒錢註冊啊,我給你個機會你要不要啊!”

蘭德斯循聲望去,一個身材不高,但很胖的中年人,穿着一件灰色法袍,印有兩個金色星星的六芒星徽章別在胸前。右手拄着一跟鐵橡木的法杖,法杖之上的寶珠呈現青色光芒。

“請問您是誰?給我機會又是什麼意思。”蘭德斯走進了中年魔法師,這時纔看見魔法師身後站着一男一女,男的粗獷豪氣,一把長劍和圓盾背在身後,女的一聲緊身皮甲顯得身材火辣異常,背後揹着一把長弓,箭壺掛在腰間。兩人都在二十多歲看起來還十分親密。

“哦!是我不對,作爲長輩我該介紹自己的,我叫伯尼·巴克。是名風系魔法師。”魔法師顯得謙虛有禮,“機會是指,我準備僱傭你做爲我的助手,和這兩位一起保護我去一個遺蹟探險。我甚至可以先付你工資,這樣你就可以註冊了不是嗎?”

“真的可以,您的大方和幫助,我感到非常的感動。”可是您能給我什麼價格呢。“我會給您最好的保護,只有我倒下才能傷害到您。”

“小夥子我相信你話,也相信你的實力,剛纔我看到你的徽章了,貨真價實的一級劍者。”胖子法師揉着已經下垂的肚子說道“我給你五個金幣,作爲一個新人着已經很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將告訴你很多這世界的祕密,懂嗎祕密。”

“讓我想想!”蘭德斯陷入了沉思。“胖子想蒙我,價格好的話你就會發布任務,找個更有經驗的老傭兵保護,可逆後走到了我,只有一個理由就是我年輕好蒙。”

“小夥子應該學會思考着很重要!”

“可敬的法師,我答應您的條件,可是我還一個小小的要求可以提馬?”蘭德斯露出了稚嫩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