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絕命谷的第十三天的時候,終於發現了藍紫色的絕命花了。但那些絕命花卻生長在了一群蟻精的地盤當中。要想完成任務,那就要到那些蟻精的地盤當中。龍夢辰與蠻牛、花無淚接的是同樣的任務。所以那絕命花就要交三份。一份是十朵,三份就是三十朵。看著那藍紫色的一片,就知道那不止三十朵了。但那個守衛著絕命花的蟻群,卻是元嬰級別的。面對這樣的蟻群,龍夢辰等人還是有壓力的。

「我們要先拿到絕命花,然後才能夠動手對付那蟻群。」龍夢辰說。

「老大,你也說那是蟻群了。我們怎麼拿啊?」花無淚說。

「我去拿,這距離對我來說難度不大。我想在那些蟻精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拿夠了。然後我們就可以突圍了。」龍夢辰說。

「老大,你說笑的吧?」花無淚說。

「當然不是,我是認真的」龍夢辰說。


「可是…」花無淚話還沒有出口,龍夢辰就已經出去了。全力施展龍游萬里的功法,一瞬間龍夢辰就衝到了那絕命花花叢中。到達之後立刻的施展九龍游的身法,開始採集那些絕命花。當龍夢辰採集到第三顆的時候,那些蟻精就發起了進攻。

那些蟻精能夠自口中吐出一種液體。這種液體跟絕命獸的血液倒是有些相似。都帶有極強的腐蝕性。要是被射中了,那麼只是幾秒鐘的時間,就會被化成了一灘血水。龍夢辰需要一邊躲避那蟻精的攻擊,一邊採摘那些絕命花。讓龍夢辰的效率低了很多。對那些蟻精的攻擊,龍夢辰又不能夠使用那些大範圍的,那樣就會傷到絕命花。像這樣束手束腳的戰鬥是最難受的。

龍夢辰一直都只使用一招,風斬。這一招能夠直接的將蟻精劈成兩半,又不會損壞絕命花。但那些蟻精實在是太多了,風斬只能夠一個一個的殺,而且還要盡量的去採集絕命花。被圍在中間的龍夢辰,現在可以說是險象環生。不能近身的那些蟻精就會在外邊不間斷的吐那腐蝕液體。而能夠攻擊到龍夢辰的蟻精就會對龍夢辰進行瘋狂的攻擊。

那蟻精個頭一半都在兩米半,前面有一個巨大的鋸齒,六足更是鋒利無比。那鋒利的六足就像是中品的符寶一樣。再加上蟻精那巨大的力量,簡直就是一台殺戮機器。面對所有的生物都會粉碎。龍夢辰是體修者,自然就成為了這些蟻精的剋星了。但那些蟻精口中吐出的超強腐蝕性液體,到是非常的麻煩。

看到龍夢辰陷入了重重包圍當中,蠻牛等人也不顧龍夢辰的囑咐,都沖了出去。在那些蟻精的包圍圈外對蟻精進行攻擊。還好那些蟻精的腐蝕性的液體每一隻就只能夠吐三次。現在都已經吐的差不多了。只能夠靠近身戰鬥了。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元十三還是被那液體噴種了。整條手臂在那一瞬間就被化成了一灘血水。元十三也是心智堅定之人,忍著痛將自己的一條手臂斬斷。

經過這樣的一番努力,龍夢辰終於採集到一個人的份。看著越來越多的蟻精,龍夢辰這心裡也是越來越著急了。要是這樣拖下去,這些人都得死在這。要想辦法解決了眼前的事情啊。想了想,龍夢辰對遠處的蠻牛等人大聲的說「以最快的速度來到我的身邊」聽到龍夢辰的聲音,蠻牛一行人快速的向龍夢辰靠近。

經過一番努力,蠻牛終於來到了龍夢辰的身邊。這個時候已經有三人受傷了,其中就有射月。見眾人來到身邊,龍夢辰大聲的指揮著「花無淚,施展大木行術,受傷的向我靠攏」龍夢辰說的同時也施展了大木行術。兩個大木行術成夾角之勢,原本四面的蟻精,這一瞬間就變成了一面進攻了。

龍夢辰連續的對那三個受傷的施展了龍元回春,然後就快速的將那些圈在巨樹成蔭當中的那些絕命花都採集好了。看到這樣的做有效,就在那些絕命花被採集了之後,那巨樹都已經被那些蟻精擊碎了。再一次的施展巨樹成蔭,又是成夾角之勢。如此的反覆了幾次之後,還真的即將那絕命花給採集夠了。而且還多出了很多。

「全面突擊」龍夢辰大聲的命令。

一聲領下,漫天的法術就施展開了。大量的法術的攻擊,讓蟻精大量的死去。就在這些圍攻的蟻精死去,外圍的蟻精還沒有圍上來的時候,龍夢辰等人就沖了出去。一路上沒有絲毫的停留,一口氣跑出去了上百里遠。見那些蟻精蟻精沒有了蹤跡,這才停了下來休息了。

「老大,我們的絕命花夠了嗎?」花無淚問。

「當然夠了,一共五十朵」龍夢辰說。

「總算是沒有白來」花無淚說。

「多出的兩份,我們可以自己留著,將來也許能夠自己煉製丹藥」龍夢辰說。

「老大,這絕命谷有點特殊啊」蠻牛說。

「是啊,有些特殊。這絕命谷當中有些不像九天大陸,我總覺得哪裡不對」龍夢辰說。

「我也有這樣的感覺,但又不知道哪裡不對」花無淚說。

「算了,這不是我們現在能夠想的」龍夢辰說。

雖然發現了這絕命谷當中有些不一樣,但沒有發現這絕命谷哪裡不一樣。留下了這麼一個疑惑在心中,龍夢辰一行人快速向谷口處而去。原本兩天的路程,這歸途的時候,一天就能夠達到。就在差一天路程的地方,卻出現了差頭了。(未完待續。。) 就在絕命谷那唯一的出路上,一個修士正在跟那絕命獸大戰。即使在幾十裡外的地方,龍夢辰都能夠感受到雙方的力量。作為當事人的雙方,那是要承受多大的力量的打擊啊。對那修士的修為龍夢辰感受到了震撼。雖然知道哪修士不可能比自己的師傅自己的爺爺更厲害,但對於現在的龍夢辰來說,這就是能夠讓其仰望的。

那斗絕命獸的修士,因為戰鬥的地方能量紊亂,所以看不清是什麼樣子。就知道那是一個身穿藍袍的一名修士。那藍袍修士飛上飛下的,與那絕命獸纏鬥。每一次的攻擊,都能夠讓那絕命獸增大蠕動的幅度,明顯的能夠感受到絕命獸的憤怒。

絕命獸的兩個尖頭在天空上一直的追著那修士。而那修士看著輕鬆自如的流暢的飛行,卻每一次都是驚險的避開絕命獸的攻擊。反而那絕命獸攻守有序。一看那修士就是能夠操控三成的金行之力的人。每一次對絕命獸的攻擊,都帶有三分金行之力。正是因為這三分金行之力才能夠給哪絕命獸造成傷害。

看到那修士能夠跟絕命獸平分秋色就是因為那三成的金行之力,龍夢辰才知道,為什麼領悟了所有的木行之力的事情不能夠告訴其他的人。那修士至少也是合體期的修士啊,而自己在元嬰期的時候就領悟了三行之力。要是被人知道了,那麼自己恐怕就有危險了。

「老大,那唯一的出口就在那絕命獸的背後。我們看來就只能等他們打完了」蠻牛說。

「不等也沒有辦法啊。就單單是他們戰鬥的餘波,在幾十里我們都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要是我們靠近了,恐怕我們會死的連渣都不會剩下」龍夢辰說。

「老大我們就這麼乾等著嗎?」花無淚說。

「當然啊,不然還能怎麼樣啊」龍夢辰說。

就在龍夢辰說話的這點時間中,那跟絕命獸對戰的修士,卻陷入到了危險的境地。那絕命獸利用自己身體硬生生的將那修士困在的當中。那修士也不幹造成那絕命獸的太大的傷口,因為那樣絕命獸會有大量的血液流出,那些血液都是高腐蝕性的,被沾染上了就會被腐蝕。現在躲避那漫天而飛的血液已經很吃力了。

可以說那藍袍修士已經有些黔驢技窮了。絕命獸對那藍袍修士已經漸漸的成型了。而那藍袍修士卻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解脫。眼看著那藍袍修士能夠活動的空間越來越小了。而絕命獸兩個尖頭也開始向藍袍修士逼近。這個時候就聽見那藍袍修士大喊了一聲「想我姚萬尊縱橫九天大陸,今日竟然要葬身絕命谷。畜生,就算我死也要拖著你一起死」

巨大的聲音就是遠在幾十裡外的龍夢辰等人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的。喊叫聲音過後,那藍袍修士的身上竟然閃耀起淡金色的亮光。那亮光中待著一絲無堅不摧捨我其誰的氣勢。完全的掌控了金行之力的龍夢辰。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那淡金色的亮光就是金行之力的實體化的體現。雖然現在得龍夢辰能夠掌控金行之力,可以說是完全的領悟,但因為自身的修為的關係一直都不能夠將金行之力實體化。

金行之力原本就是鋒利的代表。現在實體化了之後更是威力倍增。向那藍袍修士逼近的絕命獸的兩個頭。在這樣的強大的金行之力之下,變得脆落不堪。因為那藍袍修士斜著斬出去的所以,兩個頭只斬掉了一個半。

斬出這一記攻擊的藍袍修士,身體一瞬間化成了飛灰飄散在了空氣當中。而那個絕命獸也一下子的倒在了地上。明顯的也受了重傷。倒在地上的絕命獸自兩頭不斷的有血液流淌到地上,大地上不斷有濃濃的白煙飄起。但那周圍的粉紅色的絕命花也開始大片大片的開始轉變成為藍紫色。

等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見那絕命獸一直都沒有動,龍夢辰決定去到哪絕命獸的近前看看。慢慢的向著絕命獸靠近,一路上所有的藍紫色的絕命花都會被龍夢辰佔為己有。當龍夢辰靠近那絕命獸大概三十米的地方,那絕命獸彷彿是感受到了龍夢辰的靠近。身體居然強力的蠕動了起來,那隻剩下半個的尖腦袋,居然豁然而起向著龍夢辰砸去。龍夢辰毫不猶豫的就施展了九龍破天劍訣的第一式龍御劍鋒。

也許是因為受到了剛剛那個藍袍修士的啟發,這一次的龍御劍鋒不在乳白色的真元的顏色了。在哪乳白色當中還有一絲淡金色存在。這一劍的威力更勝以前的所有的攻擊。一劍竟然破開了那絕命獸的防禦,直接的將絕命獸的剩下的那一顆尖腦袋斬下。隨著這最後的半個腦袋的斬落,那絕命獸也轟然的倒地。

絕命獸被殺死之後,蠻牛等人就快速的靠近。開始採集這周圍被絕命獸的血液染成了藍紫色的絕命花。而龍夢辰則開始採集絕命獸身上的結晶。這結晶的名字倒是跟絕命獸的名字正好相反叫天命結晶。這絕命獸身上是分成一節一節的。每一節就會有一塊天命結晶。這一百米多米的絕命獸少說也有上千塊天命結晶。這天命結晶那可是好東西啊,在修鍊到瓶頸或是突破境界的時候,就可以無限制的吸收著天命結晶了。

要知道元靈石的使用那可是有限制的。將這周邊的所有能夠採集的絕命花都採集了之後,絕命獸的獸的那外殼也是難得製作鎧甲的材料。雖然絕命獸很難對付,但殺死一隻絕命獸卻能夠帶來很大的利益。就單單是這絕命獸的這外面的一層皮,那就是一個天價。龍夢辰等人花費了整整的三天的時間才將這一隻絕命獸徹底的處理好。

這三天並沒有看到其他的修士的出現,這樣也算是能夠悶聲的發大財了。大概的計算了一下,這一次就單單是絕命花就不下十萬朵,再加上天命結晶,絕命獸的一身皮囊。完全的就是一場大豐收啊。那些蟻精的身上的東西還不算。打掃完戰場,龍夢辰等人就離開了。一路上眾人說說笑笑的,一直到了絕命城才休息的。

在絕命城休息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兄弟三個人一起到絕命城的最大商號將絕命谷當中的那些蟻精的東西都給賣了。就單單隻是那些蟻精身上的東西,一下子就賣了十幾萬的下品元靈石。兄弟之間正好每一個能夠分到三萬七千一百二十二塊。雖然花無淚與蠻牛都是出身高貴,但因為他們還沒有到達繼承的修為,所以一直都非常的拮据。現在一下子就得到了三萬多的下品元靈石,這可是巨大的收入啊。

「老大,這可是我長這麼大見到過的最多的靈石了」花無淚說。


「你,真的假的?」龍夢辰不相信的說。

「老大,是真的。我也是第一次見到」蠻牛說。

「看來你得父輩對你們挺嚴厲的啊」龍夢辰說。

「要是不嚴厲一點,將來我們繼承父輩的家業啊」花無淚悠悠的說。


「呦,花老三還有成熟的時候啊」龍夢辰說。

「老大,你不要瞧不起人,我一直都很成熟的」花無淚說。

三人出來商號就向酒樓走去。 總裁難纏,老婆從了吧 。絕命城的酒樓倒是生意火爆。在絕命谷拚命回來的修士,都會在絕命城大肆的消費一番,這樣更能夠緩解自身的壓力。修士最是怕這樣的壓力產生,要是一直的在心裡,那未來是會產生心魔的。那是修鍊的大忌。

到達早已經定好的酒樓,飄香樓。上了二樓的包廂之中。修士一半的不需要進食的。但修士所食用的食物都是能夠培元築基、提高修為的。但這提高的修為並不高,而且那性價比太低。吃上一頓也增加不了多少的修為。但因為很多的事情的需要又不能夠完全忽略這吃飯的事情。更何況這修士也有口腹之慾。

龍夢辰這一行人一共二十多人,這吃一頓下來那是要上千塊的下品元靈石的。也就龍夢辰這樣的大財主次不會在乎這上千塊的下品元靈石。射日、射月、射星三人雖然也是有些本事的修士,但也從來的沒有這樣的享受過。龍夢辰對待這三兄弟就像是自己的兄弟一樣,所以這三人對龍夢辰可以說是完全是死心塌地。就算是現在沒有那份契約,他們也不願意離開龍夢辰。龍夢辰並不知道這三兄弟的變化。

吃完之後龍夢辰等人就向震陽公國而去。從絕命城到達震陽公國的平陽山脈一共需要五天的時間。這還是需要不間斷的傳送才能夠做到的。平陽山脈的附近有一座平陽城。這裡就是最靠近平陽山脈的地方,只有到達這裡才能夠到達平陽山,去完成剿滅平陽山山賊的任務。還是跟上一個任務一樣,做任務之前都是要做一番調查的。剛到達平陽城的龍夢辰等人,還沒有來得及做調查,就發現了裴九年。(未完待續。。) 在接受追捕任務的時候,會有所需要追捕的人員的資料。裴九年,秋月帝國人。在玄兵山脈修鍊了一百四十年,現在為元嬰中期的修為。因為違反外門禁令,偷偷的在外門的天修閣盜竊了玄階頂級的功法。

玄兵支脈現在已經發出了通緝令,在整個玄兵支脈的範圍內對裴九年進行通緝。以玄兵山脈的能力只知道裴九年在盟南王國的境內,但不知知道具體的在什麼地方。龍夢辰也沒有想到居然能讓自己給遇上了。雖然這裡是屬於盟南王國,但卻是隸屬與盟南王國的。看到裴九年的時候,那裴九年正在跟一群人吃飯喝酒呢。

龍夢辰等人不動聲色的分散而坐。在哪一座城池當中也不能公然的打鬥。在城池當中打鬥,無論那修士是屬於什麼勢力,是因為什麼,那結局就只有一個被滅殺。這完全是為了保障那些武者,凡人的。畢竟那才是修士最根本的來源。但離開了城池, 不只是愛情 ,或者是武者,那就只能自認倒霉了。

龍夢辰一行二十三人,前前後後分成了四波離開了發現裴九年的酒樓。而由元十三、元十四、元十五三個人留了下來跟蹤裴九年。其他的人都到城外等候。龍夢辰等人剛走出城池,元十三就傳來了消息「聖王,跟裴九年一起吃飯的那一群人正跟裴九年聊血色旋風團的事情。聽他們之間的內容,那幾個人應該就是血色旋風團的。」

「元十三。你們不要輕舉妄動,繼續跟著,我考慮一下」龍夢辰是。

「是,聖王」元十三說。

龍夢辰將元十三彙報的事情跟蠻牛、花無淚一說,兩人相互看了看。花無淚說「那就不如將雙方一鍋燴了」

「但我們對血色旋風團的了解只有聖門的那些情報,就這樣貿然的對血色旋風團進行攻擊,我們是需要承擔風險的」蠻牛說。

「老大,你怎麼看?」花無淚說。

「元七、元八會平陽城打探血色旋風團的情況。三天之後平陽山脈匯合。我們剩下的人隨機應變。要是能夠將這兩個任務同時完成更好。要是不能完成,需要做出取捨,那就放棄血色旋風團。斬殺裴九年。」龍夢辰說。

兵分兩路。龍夢辰帶著剩下的人繼續在城外等待元十三,而元七、元八則進入到城中去打探血色旋風團的情況。龍夢辰等人在城外足足的等了一天一夜,裴九年才自那平陽城出來。跟著那些血色旋風團的人向平陽山脈的深處而去。出了城,元十三歸隊。龍夢辰重新的派出元二元三去跟蹤裴九年。

在進入平陽山脈的兩百里的地方。裴九年進入到一個山寨當中。遠距離觀望。那山寨中燈火通明,人影閃動。看樣子是有不少的人。對這地方進行了記錄之後,龍夢辰向後退出了五十里。然後將消息傳給了元二、元三。等待著元二元三帶回來的消息。

元二元三在第二天就尋找到了龍夢辰的安身之地。並且帶回來的一個血色旋風團的一個斥候。這斥候築基期的修為。一身的下品符寶。看著這斥候就能夠猜出這血色旋風團的實力還是很強的。一般的築基期的修士能夠擁有一件下品的符寶就算是是不錯了。但這個斥候卻擁有一身的符寶。

通過對斥候的審訊,龍夢辰得到了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好消息就是五十裡外的那一處山寨的確是血色旋風團的。而且裴九年就在那處山寨當中。壞消息就是,這樣的據點血色旋風團有三處。這一處是實力最弱的,那還擁有元嬰期的修士鎮守著。而門派給的任務是血色旋風團的團長是元嬰後期的修為。但那團長卻是靈動後期的修為。並且不是兩位副團長是四位副團長。修為最低的那個副團長是元嬰後期的修為。

這樣大的實力的差距,要是對一般的修士來說,那肯定是要放棄任務的。但龍夢辰卻想要挑戰自我。這樣的實力才能夠跟自己相抗衡,同階的修士,龍夢辰可以輕易的秒殺。現在的金行之力也能夠顯形了,威力更是提高了很多,秒殺高一階的修士更是不在話下

「元一,你帶著蠻牛,花無淚元二元三元七元八元九元十。讓那斥候帶路到另一處山賊的據點,將那據點清除掉。之後我們平陽山見。我帶著剩下的人,去摧毀五十裡外的那處據點,並且抓裴九年。」龍夢辰說。

「老大,元一跟了我們,那你的安全怎麼辦?」花無淚說。

「有小可在,想傷害我還有點費勁」龍夢辰說。

「老大一切都要小心啊。我們就算完不成任務也沒有多大的懲罰,我們還是能夠承受的。更何況,是任務的信息錯誤,這主要的錯誤並不在我們」蠻牛說。

「放心吧,我不會用命去換任務的」龍夢辰說。

兩路人馬分開行動。龍夢辰直接帶著元四小可等人殺向了山寨。這山寨中有山賊兩千,其中有元嬰期的修士三人、結丹期的修士兩百人、築基期的修士一千一百人。因為玄天聖門是一個多種族共融的一個門派。所以在玄天聖境當中,也是多種族存在的。所以這山賊當中就種族繁雜。但也正因為多種族組成的,所以在戰鬥力上要更優越單種族。這是為什麼玄天聖門的實力最強。

正中午的時候,天空中太陽發出刺眼的光亮,陽光曬在身上暖洋洋的。而龍夢辰就帶著所有的人,正大光明來到山寨的大門前。原本在懶洋洋的曬太陽的山賊,見到龍夢辰一行人立刻的緊張了起來。山寨城門上那守城的山賊對著龍夢辰大聲的詢問「你們是什麼人,不知道這裡是血色旋風團的地頭嗎?」

「不用緊張,我知道這裡血色旋風團的地頭。我就是來這裡找裴九年的。還望兄弟給通報一聲,就說是多年的老朋友,你一說就知道了」龍夢辰說。

「原來是裴爺的,你等著」那守城門的山賊說。

就在那山賊轉身的時候,天空中竟然燃起了大火,然後又下起了火雨。山寨當中立刻的著起火來。這個時候就聽到有人在山寨內大喊大叫的說「這是大火行術火舞漫天」然後就是一片慘叫。而就在這一瞬間,龍夢辰已經帶領著其他人攻進到山寨的裡面了。山寨當中那些築基期,結丹期的修士,哪裡是龍夢辰的對手。龍夢辰飛進山寨之後,就是大天雷術雷霆萬鈞。漫天的天雷更是帶走了大片的山賊的性命。

這山寨中一亂,裴九年立刻的出現了。看著那漫天的火焰,漫天的天雷。裴九年的轉身就跑。這山寨中就四個元嬰期的修士,所以裴九年一出現龍夢辰就發現了。剛轉身的裴九年心中的就是一緊,立刻的向前來個驢打滾。躲過了龍夢辰的攻擊。當再站起來的時候,龍夢辰就已經來到裴九年的面前了。看著龍夢辰,裴九年皺了皺眉頭說「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取我性命」

「我是玄天聖門,玄兵支脈的外門弟子。奉師門之命,來捉拿通緝犯裴九年」龍夢辰說。

「想要抓我?真是笑話」裴九年說。

「我知道你不會束手就擒。但抓你還是很輕鬆的。我倒是不怕麻煩一點」龍夢辰說。

「哼,保得住你自己的命再說吧。嘗嘗我修鍊的玄木真經的厲害吧」裴九年說。

自裴九年的雙手之中射出了一道綠色的真元。然後見見那地上的草即開始瘋狂的長大。而且變得鋒利起來。看到這玄木真經的威力,龍夢辰的眼中閃出了一絲差異。「這不是玄階頂級的功法。這威力至少是地階的功法。」龍夢辰說。

「哈哈…小子你還算識相,不錯這玄木真經正是地階高級的功法。想不到當初偷出來的那玄階頂級的功法當中另有乾坤,讓我得到了這地階的功法。這就是我裴九年的福緣」裴九年說。

龍夢辰揮劍斬了周圍的那些草,裴九年看在眼中,眼底閃過一絲疑惑。龍夢辰接著說「你的福緣?偷來的東西哪有福緣。裴九年要是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龍夢辰說。

龍夢辰同樣也開始控制身邊的那些草木,但不是將草木變得鋒利,而是將草木都轉化成為了藤蔓。那藤蔓開始瘋狂的增長,然後對著那些鋒利的青草攻擊而去。這藤蔓柔軟,但富有韌性。那鋒利的青草竟然無法斬斷這藤蔓。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會實用這玄木真經當中的藤蔓轉化**」裴九年說。

一邊說著,一邊手忙腳亂的對付那鋪天蓋地的藤蔓。那藤蔓的擴張的速度實在是快,很快周圍就全被藤蔓包圍了。裴九年看著周圍的藤蔓,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脅。對這龍夢辰怒吼了一聲「想要殺我,那你也要陪葬」。

一聲怒吼之後的裴九年,身上就開始發出翠綠色的光芒。而且那光芒越來越亮,這讓龍夢辰響起了當初在絕命谷那個跟絕命獸相搏命的修士。看來這裴九年也是想要燃燒自己的生命,換取最大的攻擊,與龍夢辰同歸於盡了。(未完待續。。) 當修士燃燒自己的生命,發出那最後的一擊的時候,一般的情況都是不可逆轉的。但也是有例外的。就是能夠一瞬間的殺死對方,讓生命力一瞬間的就消失了。沒有了維繫力量的生命力,那自然的攻擊就消失了。

但因為是消耗了生命力發動的攻擊,自身的防禦會變的非常的高。一般的攻擊都不能夠攻破那層防禦。而龍夢辰想來想去就只有金行的力量才能夠破除那一層攻擊了。龍夢辰毫不猶豫的就運轉起全身的金行之力,淡金色的光慢慢的出現在龍夢辰的雙手上。漸漸的形成一把劍的模樣。

這是一把待著無堅不摧的力量的寶劍。整個寶劍都是有淡金色的金行之力組成的。就在龍夢辰施展龍御劍鋒成功的時候,突然心中多出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整個世界突然變慢了,所有的人的動作都越來越慢,漸漸的所有的人都彷彿停止了一樣。就是對面裴九年那藉助生命力提升的力量,竟然都停止了增長。

這一刻龍夢辰竟然感受到了這個空間的金行之力的存在。而在對面有著強大的木行之力的存在。隱約之間還能夠感受到水行之力的存在。金行之力,勇往直前,不會被任何事物所阻擋。天生的金行之力就無比的霸道。金行所過之處,必然能開天闢地,無堅不摧。

而在那不遠處的木行之力,生生不息,不會被任何的事物毀滅。天生的木行之力就無比的舒適。木行之力所過之處。必然鳥語花香,自然流暢。而那隱藏起來的水行之力,卻包容萬千,不會被任何的事物所改變。天生的就能夠隨遇而安。水行之力所過之處,必然滋潤萬物,水澤一方。在一刻,龍夢辰已經觸碰到了五行的法規,但龍夢辰自己並不知道。

龍夢辰完全的沉浸在這奇異的景象當中。龍夢辰並不知道,就因為這一次的徹悟,給自己帶來了多大的益處。但很快的那靜止的畫面慢慢的動了起來。裴九年的力量越來越強大。那用生命來完成的最後一擊。逐漸的形成。龍夢辰在整個變慢的畫面中完全的感受的了這整個的變化的過程。

努力的將手中的形成的淡金色的光劍推向裴九年,但就彷彿手上有這萬斤巨力壓制著一樣,只能緩慢的將這光劍想前推進。看著光劍向那裴九年慢慢的靠近。畫面上的動作越來越快,逐漸的就恢復到正常了。龍夢辰推送出手中的一記劍訣。而這個時候裴九年也完成的自己的最後一擊。雙方的攻擊就碰到了一起。這事五行之力與木行之力的碰撞。

因為無形之上金克木。所以裴九年還是要吃虧的。但因為那木行之力是裴九年用生命轉化而成的。力量上又要比龍夢辰的強很多。就在這樣的情況下雙方進行了碰撞。就聽「轟隆」的一聲響。自那爆炸的中心一個身穿黑色鎧甲的人飛了出來,並且帶起了一片雪線。這個被炸飛的就是龍夢辰。

看著龍夢辰受了重傷,無論是小可。還是那些九龍星辰界當中帶出的修士,還是射日三兄弟,都毫不猶豫的向龍夢辰撲去。小可最先趕到龍夢辰的身邊,用自己的身體接住了龍夢辰,然後用神識下達了命令。「殺死所有山賊,不留一個活口」小可在九龍星辰界當中可是有著血妖帝君的封號。自然是心狠手辣之人,只不過是因為龍夢辰的原因所以,一直沒有打開殺戒。現在龍夢辰受了重傷,自然不能夠饒恕這些山賊了。

裴九年在施展了那最後的一擊之後,就化成了漫天的飛灰了。但裴九年的儲物袋卻沒有跟著消失。就像那絕命谷當中那個修士的儲物腰帶一樣。在絕命谷當中那儲物腰帶現在正在龍夢辰的系統的倉庫當中。而這裴九年的儲物袋,則被小可收了起來,這可是龍夢辰要完成任務的憑證。為了這次任務龍夢辰已經受了這麼重的傷了,要是還不能夠完成任務那就吃了大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