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子還是太年輕,實戰經驗不足。

擦著林漠的手肘,白老身如鬼魅,輕而易舉的閃過了身子。

正當他打算一擊結束戰鬥之時。

胸口卻突然傳來了陣陣的疼痛。

額前的汗水也是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身旁的林漠立馬察覺到了白老的異常。

瞬間收招,趕忙扶住了老爺子。

「無妨,無妨。

誒,不服老不行啊。

上了年紀,人呢,就不中用了。」

此時的白老,帶着蒼白的臉色,依靠着林漠嘆息道。

語氣之中帶着絲絲沒落之情。 龍吟的聲音,正是蕭何體內元氣在激蕩!

蕭火體內的元氣太渾厚了,不但將蕭何身體里,隱藏在要穴之中的元氣全部激發了出來,還間接打通了蕭何的經脈……

元氣在蕭何體內流淌,讓他臉色好看了許多!

而蕭火自然是驚訝,蕭何竟然還有這種手段!

蕭夢情站在一旁,神情到沒那麼驚訝,因為她早就見識過了。

「好了,你小子的命保住了,修養一段時間,你就會完全康復!」蕭火說完這些話,就想轉身離去!

可就在這時,蕭何卻伸手拉住了他!

「幫我一個忙!把我全身經脈一點點震碎,然後在重塑!」蕭何道!

「你瘋了?」蕭火大吼起來:「那樣你隨時可能都會沒命!」

蕭何笑道:「不會!剛才我經脈在碎裂之中重塑,我發現這個辦法可行,你趕緊幫我!」

元氣流過經脈的時候,其實也會將經脈一點點的修復!

而修復之後的經脈,會變的更強大……

當然,元氣不能太多,不然經脈承受不住會直接爆碎!

就好像是一個人,用拳頭不斷打沙袋,他的拳頭就會變的更強!

同樣的,他的拳頭如果沒有適應過,就直接去用力打牆壁,那麼他的拳頭肯定會廢掉!

蕭火猶豫了一下,蕭何現在真的是在玩火,稍微不注意,他就會沒命!

然而蕭何態度十分堅決:「放心好了,不會有事的!剛才你疏通我體內經脈的時候,其實就是在破碎之中重塑……」

「只是有點疼,忍耐住就沒問題了!」

「好吧!你要死了,做鬼可別來找老夫!」蕭火臉色有些沉重!

他拿起了銀針,注入了元氣,又不斷刺入蕭何身體穴位之中……

穴位就像是經脈的出入口,蕭火體內的元氣,通過這裏源源不斷進入蕭何的身體!

剎那之間,蕭何體內就像是細微破碎的聲音……

那是注入的元氣太多,太強,蕭何經脈承受不住在碎裂!

不過,蕭火的力道掌握的十分好,輕微碎裂之後,馬上又重塑……

如此,蕭何體內的經脈,就不斷的碎裂,不斷的重塑……

每一次都讓蕭何像是遭受千刀萬剮的酷刑一般,他疼的牙齒都在打顫,額頭上更是出現一層細密的汗水!

又過了一會兒的時間,蕭何瞳孔都開始收縮了……

他的意志能忍耐下來這種痛苦,但是他的身體承受不住,在這樣下去他可能會猝死!

「爺爺,停手吧!不然蕭何會有性命危險!」蕭夢情在旁邊勸說!

蕭火卻搖了搖頭:「已經沒法停手了!現在只有將蕭何的經脈,重塑的跟五階宗師境界強者的經脈一樣堅韌和強大,他的經脈才能穩固下來,不然……他會因為經脈破碎而暴斃!」

「可他現在的狀況,已經快心力衰竭猝而死了!」蕭夢情擔憂!

「你用銀針護住他心脈!能不能挺過這一關就看他造化了!」蕭火有些無奈的道!

「好!」蕭夢情沒有猶豫,她迅速拿出銀針,刺入蕭何心脈要穴之中……

咕咚!咕咚!咕咚……

蕭何心臟跳動的跟打雷一樣,每一次都讓人感覺恐懼!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大概過了三個小時,蕭何的身體才恢復正常,蕭火也停了下來!

他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沉聲說道:「這小子成功了,他身體里的經脈,已經變的跟五階宗師境界的人一樣強大!他要是繼續修行,很快就能邁入五階宗師境界!」

蕭夢情在一旁歡喜道:「爺爺……我們算是創造出來一個五階宗師境界的強者嗎?用這種方法,是不是還可以創造出來第二個?」

蕭火搖了搖頭:「你太天真了!」

「蕭何能成功,有太多的因素!」

「首先,需要一個五階宗師境界的人和一個二階宗師境界的人幫助他,就這……幾乎就很難滿足!」

「其次,蕭何若不是面臨死亡的威脅,可能他也沒有膽子嘗試!」

「還有……經脈碎裂的痛苦,不是常人能夠忍受的!就算是意志力能忍受下來,身體也難以承受住!」

「蕭何能承受住,不光是因為你用銀針護住了他的心脈!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原因,他將外功修鍊到了極致!他的身體素質,遠比一般人強大不知多少倍,所以他才能挺過來!」

「蕭何能成功,原來有這麼多因素啊!爺爺,我想的還是太簡單了!」蕭夢情嘆氣道!

「好了,你在這裏照顧他……我要去調息一下,我體內元氣幾乎耗盡了!」蕭火轉身走了,屋子裏就只剩下蕭何和蕭夢情!

又過了一會兒,蕭何清醒了過來!

他雙眼放光,像是餓狼一般……把蕭夢情嚇了一跳!

「蕭大哥,你怎麼了?」蕭夢情詢問!

「好難受……我感覺身體像是要坍陷了一般!」蕭何喊道!

那種難受的感覺,根本難以形容!

就好像是身體里少了什麼,然後其餘部位的重量,全部朝那裏壓了過去,讓蕭何身體即將塌陷,碎裂一般!

「蕭大哥,爺爺說你現在的經脈已經變的跟五階宗師境界的人一樣強大了!」

「然而,你經脈太強,體內元氣不夠,支撐不起這麼強大的經脈,所以你才會有這種痛苦的感覺!」

「原來如此!」清楚原因之後,蕭何也不那麼慌張了。

如果靠自己修行的話,短時間內,顯然沒法修鍊出來那麼多元氣支撐經脈!

那個時候,蕭何經脈還是會崩碎掉!

「你幫我一個忙!」蕭何對蕭夢情道:「往我體內輸入元氣,先穩固住經脈,別讓它崩碎!」

「好!」蕭夢情沒有猶豫,她伸出一隻手,抵在蕭何的背心上,她體內的元氣,源源不斷通過手掌輸入蕭何的身體里。

蕭何的身體像是一個無底洞,貪婪吮吸着她體內的元氣!

她終究只是一個二階宗師境界的強者,十多分鐘后就堅持不住了!

「不行,蕭大哥,我要調息一下!」蕭夢情喊道!

「好!」蕭何答應了,他體內有蕭夢情的元氣后,身體好受了一些,經脈也在逐漸的穩固……他自己也開始修行凝聚更多的元氣!

着筆中文網 葯!

他說有瓶葯!!

一拖進來,她想到了他最後失去意識前的話,又馬不停蹄的跑去了他住的那個房間里,在床頭柜上翻找了起來。

果然,當她打開第三個抽屜后,她看到了它。

「這是什麼?」

陡然間到這東西的那一刻,她怔愣了一下。

因為,她發現,這葯,除了是藍色的,它還放在一個微型冷凍盒裏,一打開后,絲絲白霧冒出來,冷得她都打了一個哆嗦。

這到底是什麼葯?

怎麼那麼奇怪?

她很訝異。

但是,這個節骨眼上,她倒是沒有犯渾,而是找到了后,馬上就把葯拿了出來,然後飛快的跑到客廳到給那個男人吃了。

十來分鐘后,還在昏迷的景欽,終於彷彿有了一絲活氣。

霍司星看到了,頓時,渾身一松后,她直接跌坐在了這張沙發旁。

所以,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霍司星對這瓶葯帶了疑,當下,她從洗手間里打了一盆熱水過來,給這個男人清理乾淨后,又抱了一床被子給他蓋上了。

這才拿着這瓶葯,包括那個微型冷凍盒,去了飄窗那裏坐着。

【霍司星:溫栩栩,你出來,我問你件事!】

【溫栩栩:……】

這微信,真是來得太猝不及防了。

以至於遠在國內京城觀海台的溫栩栩,看到了這條信息后,連小星星的奶都不餵了,就趕緊把手機拿了起來。

這是這女人離家出走後,第一次主動發微信給她啊。

溫栩栩驚喜的等著。

卻不料,等了一會,對方也沒什麼問候的話,包括她的孩子,就只是發了兩張照片過來。

【霍司星:你是醫生,你知道這是什麼葯嗎?】

【溫栩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