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凡的眼中滿是驚喜之色,這麼簡單的便是搞定了一道戰鬥力足以媲美煉聖級彆強者的屍體傀儡了,

驚喜過後,秦凡也是在心中發出一道指令,

然而,隨著秦凡指令發出,面前的屍體傀儡卻依然是一動不動,

見到這一幕,秦凡不由得愕然道:「呃,老師這是怎麼回事,」

聞言,帝老輕敲了一下秦凡笑道:「嘿,瞧你的記性,我不是說了么,這屍體傀儡沒有能量,如何來啟動啊,」

秦凡聞言眨了眨眼睛,突然間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旋即,秦凡當下小心翼翼的問道:「老師,怎樣給它輸入能量,另外,如果真的要讓它去跟煉聖級別的強者動手的話,又需要多少能量,」

聞言,帝老再次解釋道:「這能量的話,直接將源晶石打進屍傀身體即可,」

「至於,要發動跟煉聖級別的強者媲美攻擊的話,應該是需要數千枚極品源晶石吧,」

「記得,這點力量能量只能發動一兩次攻擊而已,用完后想要繼續,就又得用源晶石了,當然你的那枚龍晶也可以,」

聞言,秦凡喃喃自語道:「啊,這麼浪費,龍晶,不說我還真的快忘記了,那裡面的水屬性能量很豐富啊,可惜這裡不適合吸收,」

秦凡無言,極為悲憤的望著矗在面前的這魁梧的上等屍體傀儡聖屍傀,

原本,秦凡還以為是一個絕好幫手,現在才TM的發現,這原來是一個燒錢的貨色,

若是資本雄厚的人得到這屍體傀儡,恐怕會驚喜若狂,

對於,秦凡說起來,資本雖然也不差,但是秦凡並不想將源晶石浪費在這個東西上面,

畢竟,這東西若是沒點資本的人,還真玩不起,

此時,見到秦凡那有些鬱悶的模樣,帝老不由得解釋道:「這東西雖然催動起來代價不小,但是又沒讓你隨時隨刻都使用,關鍵時候,它沒准還能救你性命呢,」

「若是,其他武者得到這上等屍體傀儡不知道會興奮成什麼樣,區區幾塊源晶石又算得了什麼,」

秦凡聽到帝老的這些話,也是猛翻白眼,他可不是什麼大人物,又沒有什麼大宗族全力支持,

秦凡的身後,只有著一個並不起眼的小小秦家,每次催動所消耗的源晶石都足夠秦凡修鍊很久了,

「唉,」秦凡輕嘆了口氣,說道:「唉,也罷,就當是撿了個保命底牌吧,」

況且,也正如帝老所說,即便這屍體傀儡催動代價不小,

可是,有時候或許確是能夠起到救命之效,源晶石沒了可以賺到,比起命來,還是後者更為值錢吧,


秦凡想到此處,隨手一抬,將這屍體傀儡收入空間戒指中,

然後,秦凡轉過頭望著不遠處破碎的大門,

「呼,」

秦凡深吐了一口氣,也沒有猶豫,

旋即,秦凡揮了揮手,便是率先朝著那裡緩步而去,帝老也是迅速化成煙霧回到了靜宇戒指中,

踏進破碎的大門,入眼的是一片狼藉,地面上殘留著不少的屍體傀儡的斷肢碎骨,

而且,地面上的那些痕迹也是顯示著這裡曾經爆發過一些戰鬥,想來也應該是何三兒他們所留,

秦凡緩步走在這些狼藉的通道中,雖說沒有再遇見什麼寶貝,但是也沒遇見什麼阻礙,看來何三兒他們倒是清理得乾乾淨淨,所有阻攔之物,都被他們強行椎毀,

秦凡在這寂靜的通道中走了數刻鐘,沿途穿過數個寬敞的大殿,

而且,越往後那些地方的戰鬥痕迹便越是激烈,看得出來後面的這些屍體傀儡,實力也是越來越強,

再加上那般數量,就算是何三兒等人,也是費了一些手腳,

嗒嗒嗒……

此時,當秦凡的步伐,再度穿過一個空蕩蕩,但卻極為狼藉的大殿時,他的目光,突然間頓在了前方的一道石質階梯之上,

這裡的通道已是抵達盡頭,有著微弱的光芒,

秦凡小心翼翼的走近那道光芒,

隨後,秦凡的視線,便是凝固在了石質階梯前方的一具破碎的屍體傀儡上,

這具屍體傀儡的顏色,與秦凡先前在葯池淤泥中所獲得的屍體傀儡顏色一模一樣,看來這應該也是一具上等屍體傀儡,

而且,看此地那極為激烈的戰鬥痕迹,

顯然,這具上等屍體傀儡,曾經與何三兒他們戰鬥過,只不過最後依然是未能阻攔下他們的步伐,被強行摧毀,

「嗯,連能夠與煉聖級彆強者媲美的上等屍體傀儡都是未能攔住他們麽,」

雖然這屍傀不能發出貨真價實的煉聖級別武者的實力,但是發出煉尊級別武者的實力總可以吧,

況且,它並不同於被封印壓制的眾武者,即使九重巔峰煉尊之境的武者在這裡也施展不出煉尊之境武者的攻擊力道,

秦凡低頭摸了摸那而破碎的屍體傀儡,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之色,

這些傢伙,倒不傀是四大州中年輕一輩最為巔峰的武者,如此實力讓人不得不嘆服,


「咦,看來那位煉聖境界的強者留在這具屍體傀儡上面的精神烙印並未徹底消散,所以它方才具備著戰鬥力,」

「然而,也正因為如此,他們也是無法將其收為己用,這幾人實力還算可以,不過跟那煉聖境界的強者比起來,就差得太遠了,」

「即便那精神烙印已是經歷了不少年頭,依然不是他們可以抹除的,若是,不是時間久遠,這具屍體傀儡估計就能將他們阻在這裡,」

此時,帝老的聲音在秦凡的腦海中響起,

聞言,秦凡微微點了點頭,

這麼說起來,秦凡他能夠得到一具處於無主狀態的上等屍體傀儡聖屍傀,倒也算是好運了,

帝老的精神力感知了下面前的通道,開口說道:「秦凡徒兒,從這裡進去,應該就是煉聖墓府真正的核心地帶了,你打算進去麽,這裡面恐怕會比先前那些地方危險數倍,」

「嘿嘿,」

聞言,秦凡點了點頭,嘿嘿一笑,開口說道:「老師,都走到這裡了,難道還回頭不成,」

秦凡話音一落,倒並未過多的猶豫不決,腳步一跨,便是徑直走進那通道之中,

轉眼間,秦凡的身形便是消失不見了,

秦凡走進光幕,眼前先走出現了瞬間的黑暗,

剎那間,火焰之色,便是充斥了眼眸,

緊接著,一股極為熾熱的火之力氣息,撲面而來,

秦凡體內的火焰之力頓時湧出護住周身,

秦凡將身體護住之後,這才有時間打量著眼前的環境,

旋即,秦凡眼中便是湧上驚愕之色,因為那出現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片赤紅的火海,那熾熱的溫度,便是由此散發而出,

見狀,秦凡皺了皺眉頭,喃語道:「這些火焰,難道也是虛化而成,」


聞言,帝老用精神力量感知了下,說道:「真真假假,誰又說得清楚,這裡應該也是一處大陣,而且還有些門道的樣子……」


然後,帝老指向火海的中心,開口說道:「你看,那幾個傢伙被困在那裡了,」

悠地,秦凡目光急忙順著望去,

果然,秦凡是見到在那火海之中,有著一些身影在抵禦著神秘火之力的侵蝕,那般身形,竟然便是何三兒他們幾人,

「呼,」秦凡輕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好詭異的大陣,竟然連何三兒他們都是被困住了,我該怎麼過去呢,」

「嗯,這也不一定,凡是陣法,皆有通過之法,」

帝老微微凝視著火海,又指了指前方火海,開口說道:「看見那火海中分裂而出的一些火道了么,」

秦凡視線隨之望過去,這才看見在那火海之中,

竟然,被分害出了數條沒有火焰的通道,

此時,秦凡微微詫異,囈語道:「這便是通過之法麽,不過這有著好些條呢,哪一條才是真的,……」

「桀桀,」

聞言,帝老怪笑道:「這些通道,都是假的,」

何三兒他們幾人也都是中了招,想要從這些通道中闖過去,結果卻反而是陷入了陣法圍困, 聞言,秦凡微微一愣神,

旋即,秦凡疑惑的問道:「呃,這些全是假的,那真的在哪裡,」


「面前的路,便是真的,」

此時,帝老的手再度前指,

這一次,帝老並沒有指向什麼通道,而是直接指著那熊熊燃燒的火海,

「呵呵,」

帝老望著秦凡那滿臉愕然的模樣,微微一笑,

緊接著,帝老開口說道:「最不可能的地方,往往才是最可能的,走吧,」

聞言,秦凡做出了決定而不再遲疑,雄渾源氣涌動而出,將周身盡數包裹,

與此同時,秦凡也是蠢蠢欲動,隨時準備著應付一切的突髮狀況,

此時,準備周全秦凡,腳步緩緩踏出,

然後,就在秦凡即將走進火海時,再次狠狠的一咬牙,一步跨了進去,

隨著,走進火海意料之中的焚身之痛,卻並沒有傳來,

秦凡那顆緊繃的心,這才忽然放鬆了下來,抹了一下額頭卻是抹了一頭的汗液,

旋即,秦凡大步的朝著火海深處走去,周圍那些熊熊燃燒的火焰,卻是並沒有再對秦凡造成任何的不適,

秦凡隨手掌抓了一把,卻是宛如抓到虛無一般,毫無感覺,

「咦,果真是神奇,」秦凡的心中暗贊了一聲,

隨之,秦凡加快步伐,

而且,隨著秦凡的深入,逐漸的他也是看見了在那火海上方,何三兒他們幾人正在竭力的抵抗著那從火海之中飛出的道道火柱,

這一時半會兒,他們幾人倒是略有點手忙腳亂,

這些倒要傢伙,走錯了路子,反而將自己陷入到了大陣的攻擊範圍中,

秦凡處於火海的下方,他能看見何三兒等人,不過似乎他們卻是無法見到秦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