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都是那麼不真實,真武,就這麼隕落了?

被太極秒殺!但怎麼看都是真武在找死!

但是眾強無暇顧及真武,因為,天道道輪的出現,令洪荒再度擴大!

最快做出應對的是羅睺與鴻鈞!

羅睺大笑道:「鴻鈞!可還記得道魔密謀!」

「當然記得,時機已至,可以實施,但如果這次失敗了,以後你必須聽貧道指揮!」

「好!」

羅睺鴻鈞對視點頭,異口同聲道:

「道魔合謀!至寶合一!三千道河!逆轉大陣!主宰洪荒,就在此時!」

道音響起,令眾修眾魔摸不著頭腦。

剛才還打得不可開交,現在怎麼就突然要合謀……

眾生哪能知曉,早在鴻鈞斬出善惡屍時,羅睺便已經與鴻鈞串通一氣了。

如果能擊敗對方,自然不必留手,如果事不可為,那就合力出擊!

鴻鈞羅睺的造化玉牒在空中合二為一!

他們操控五成造化玉牒,以三千道河為紐帶將兩座大陣串聯。

隨著鴻鈞羅睺心念一動,誅仙劍陣和萬仙大陣竟然逆向轉動!

鴻鈞立於陣中仰天大笑:「天道!神逆!這是我等身為棋子的憤怒!衝破你們的束縛就從此時開始!」

羅睺亦是瘋狂大笑:「道魔合擊!」

這融合了鴻鈞羅睺破釜沉舟的必殺一擊絕對是自決戰以來,最強大的轟擊!

從決戰開始,眾強一直在不斷地刷新記錄,但在這道魔合擊面前,任何攻擊都必須俯首稱臣!

躲?來不及躲!

避?避無可避!

對轟?單憑那強悍的氣勢就令像厲獸這般從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鐵血戰士打心底里戰慄!

無關畏懼,而是道魔合擊中蘊含的大道令人震撼,令人折服!

融合各種大道后,兩座大陣儼然成為極限道與無限道的化身!

天道道輪好像發現勢均力敵的對手一般興奮了起來,四十九彩之光芒大盛,天道威壓在洪荒擴大的助力下變得更強,太極怒目圓睜:「鴻鈞!你敢背叛天道!留你不得!」

羅睺輕蔑一笑:「太極,你的全知全能呢?你能像秒殺真武那般秒殺我等嗎?來!給你一個機會,秒殺我等,向眾生證明你的全知全能!」

太極被羅睺逼宮,現在的他確實做不到秒殺羅睺鴻鈞。因為他只是聖境三重,擁有一絲全知全能之力,但不代表天道做不到。

可惜有苦難言,之前話說的太滿,現在騎虎難下,不過即便如此,太極有的是辦法滅殺鴻鈞羅睺!

只是可惜鴻鈞這個天道代言人的最佳人選了……

感受到太極眼中的一抹憐憫,鴻鈞受刺激般瘋狂吼道:「都給貧道死!」

「死!」

羅睺鴻鈞的合力一擊!轟然沖向整個戰場!

不管是獸族高層,亦或是三族大軍,包括太極,在這必殺一擊的攻擊範圍內!

厲獸抑制不住道心中的激動,縱然是戰慄不止,可朝聞道夕死可矣,能與如此攻擊對轟,無疑是對力之大道的考驗。

厲獸看向檮杌:「檮杌,動手?快動手?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

檮杌咬牙,道魔合擊的威力即使在天地鎮壓下都如此強大,那充滿道韻的狂風撲面而來,面對這等攻擊,只有證道混元,才有勝算!

可是,沒有皇上的命令,不能隨便證道啊!

檮杌焦急地看向東部…… 第133章烤雞腿中有錦囊妙計

江面上,依然白霧瀰漫,隱隱地透出肅殺之氣。

可視範圍,絕不超過十米。

士兵們繼續奮力擂鼓,沖著曹營吶喊叫罵!

諸葛亮的眉頭微皺,停止搖動羽扇:「奇怪,為何會有肉香……」

魯肅的肚子,咕咕地響了幾聲。

他又聞了聞,笑著說:「像是雞肉,我一向最愛吃雞!」

忽然,船頭的士兵叫喊:「有人來了!」

諸葛亮喜形於色,忙命令:「莫要慌張!躲進艙內!」

誰知,士兵稟告:「不是曹兵!」

諸葛亮一怔,忙起身走出船艙。

只見一艘小木船,晃晃悠悠地靠近了草船隊。

船頭的位置,佇立一個穿著紅色背心和綠色短褲的年輕人,迅速翻動燒烤爐上的食物。

他,正是林宇!

身後兩位盡顯曼妙曲線的佳麗,正是趙穎兒和狄莉娜!

諸葛亮眯著眼,看清楚之後,大吃一驚!

「林宇!」

沒等到曹操的漫天飛箭,卻等來神秘的燒烤派!

小木船停穩,緊挨著諸葛亮所乘的草船。

林宇笑呵呵地說:「這麼巧,居然遇到卧龍崗的忽悠大王,諸葛亮!」

趙穎兒誇張地驚呼:「哇!真的是諸葛亮!不知他老婆的右手食指,接上沒有?」

諸葛亮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去年寒冬的那場「斷指」事件,內心的仇恨再次激起,怒視著趙穎兒。

然而,在曹營的前方,諸葛亮必須保持冷靜。

他搖了搖羽扇:「林宇!你為何到此處?」

林宇說:「你問得真多餘,看不見我在賣燒烤嗎?」

魯肅問:「孔明先生,你認識此人?」

諸葛亮冷冷地說:「我何止認識!還有過節!」

魯肅鼓起勇氣,蹲在草船的邊沿,興緻勃勃地瞅著燒烤爐。

林宇手拿毛刷,蘸著色拉油,往一排雞腿上塗抹。

魯肅脫口而出:「烤雞腿?」

林宇說:「不是烤雞腿,是烤八寶雞腿!」

魯肅問:「有何區別?」

林宇說:「我烤的雞腿里,包裹著蝦仁、肉丁、海參、魷魚、蓮子、板栗、香菇、冬筍,共八種食材!美味絕倫!」

魯肅好奇地問:「一條雞腿中,如何放入這麼多的東西?」

諸葛亮忙提醒:「子敬,莫與他說話,當心有詐!」

魯肅定睛細看,才發現趙穎兒的腰間掛著黑黢黢的殺豬刀,狄莉娜的手中拄著拉風的狼牙棒。

瞬間,魯肅驚愕地站起,後退幾步。

林宇笑眯眯地說:「別怕,我的左右女護法,只對付惡人,不會欺負顧客!」

魯肅厲聲質問:「你究竟有何意圖?是不是曹軍派來的探子?」

「探子?」林宇搖搖頭,「我如果是曹軍的探子,天打五雷轟!讓我從此再也賣不出一串肉!」

這句話絕非謊言,林宇的確不是探子,他現在擔任曹操的首席軍師。

魯肅又問:「一個燒烤小販,怎會在凌晨,跑到曹營的前方做生意?」

林宇說:「曹營駐紮在江北,日夜都有大量的士兵放哨站崗,我趁此機會,來賣燒烤,想發點橫財,有毛病嗎?」

魯肅聽完,覺得也算合理。

畢竟,這一男兩女的裝扮如此怪異,自然也會做出怪異的事。

狄莉娜指著船上的稻草人:「瞧,好多稻草人……」

趙穎兒佯裝疑惑:「草船上都裝著稻草人,難道船里種了稻穀,怕麻雀偷食?」

林宇嘿嘿而笑:「聽說劉備和孫權聯手,跟曹操在赤壁打水仗,然而,這種帶著稻草人的戰術,我第一件見到!」

狄莉娜問:「諸葛亮,是不是你的兵太少了,特意扎了一些稻草人,企圖壯壯聲勢,想趁著大霧看不清楚,嚇唬曹操?」

諸葛亮搖著羽扇,敷衍回答:「正是!」

他自以為計策非常高明,除了周瑜,沒人能識破「草船借箭」的計劃。

包括魯肅,目前仍不知道諸葛亮的真正意圖。

由此可見,魯肅的智商堪憂,不知他怎麼混上的官職。

林宇嘲諷說:「趁著大霧,你們不偷襲,反而敲鼓罵街,真特么幼稚!」

「現在,我給你們一個選擇的機會,可以獲得對付曹操的最佳計策!」

魯肅忙問:「甚麼計策?」

林宇指著燒烤爐:「在這十條『烤八寶雞腿『中,有一條雞腿的裡面,藏著一個錦囊,內有抗敵妙計!」

「只要你們按照妙計,出兵作戰,就能擊敗曹操的八十萬大軍!」

魯肅又好奇地問:「哪一條雞腿?」

林宇說:「雞腿烤熟之後,外觀都差不多,我也分不清!你們要麼試一試手氣,要麼直接買下全部的雞腿!「

諸葛亮再次冷笑:「滑頭的小賊!企圖多賣點雞腿!什麼錦囊妙計,簡直一派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