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董事長是原主的爺爺,原主的父親只是一個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天天就知道吃喝玩樂,以及滿世界的旅遊。

原主她媽生譚亨的氣候去世了,譚亨和原主從小是都被他奶奶帶大的。

老一輩的人都重視孫子,所以原主也受原生家庭影響,稍微有點重男輕女思想。

所以,她對男主才會那麼在乎,不允許他娶平民出身的女主。

總裁特助敲了敲凌冉辦公室的門。

凌冉:「進來。」

總裁特助:「譚總,您的總裁給您聘請的助理到了,您要見一眼嗎?」

凌冉連頭也沒抬,「好……」

繼續忙着她手裏的工作。

隨後走進來一青年,那男子眉目俊秀,身姿挺拔,氣質卓然,一身西裝透露出一股滿滿的精英范。

「譚總。」

他的嗓音清澈悅耳,對於凌冉而言十分的熟悉。

凌冉抬起頭,直直地看向他,微微有些錯愕:「是你?」

沒錯,此人正是顧溪風。

沒想到他把劉海梳上去之後,變化這麼大,真箇人連氣場都變了。

顧溪風沖她微微一笑,「譚總,從今以後我就是您的助理了。」

凌冉的嘴角微微抽搐,這人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她揮揮手示意總裁特助出去。

總裁特助明顯也沒想到他們兩人竟然認識,隨後便出去了,這不是他一個助理該八卦的……

「顧溪風……」

她的聲音清冷而疏離,但卻意外的悅耳。

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顧溪風微微有些愣神,他好想她能夠一直叫他的名字啊……

凌冉蹙眉,「你是在走神嗎?」

顧溪風微微一怔,茫然失措的抬眸看向她。

「譚總……」

他並沒有否認,他剛才確確實實是走神了。

凌冉:「你費盡心思的接近我是為了什麼?」

顧溪風直視她的眼睛,微微抿起唇,苦澀道:「我說是為了你,你信嗎?」

凌冉微微挑眉,似乎有些意外,但卻又在情理之中,畢竟按照他的話說,她救了她兩次。

「我信。」

顧溪風似是看到了希望,看向她的眼神都是亮晶晶的。

她繼續道,「可那又能怎樣?你那些複雜的情感於而言,不過是一種負擔。」

顧溪風有些無措,似是不知該如何解釋:「我不會打擾你的……」

凌冉隨即埋頭工作,毫不在意道:「最好是這樣,你出去吧。」

顧溪風無奈,只能失落的走出她的辦公室。

【宿主,根據我對你們人類的分析,他確實是有點精神問題,也就是俗稱的精神病,但是他似乎並沒意識到他對你的情感,只是單純的對你有些控制欲,或者說他想引起你的重視……】

凌冉:為什麼這麼說,他一個精神病能對我又什麼情感?

【宿主,這就是你的狹隘了,精神病咋么了,精神病也會想要談戀愛呀……】

凌冉:那你的意思是說他喜歡上我?

【那當然,你救了他兩次,按照言情小說的套路,他應該是要以身相許的……】

「你可閉嘴吧,沒事少看那些瑪麗蘇小說……」

凌冉無奈的嘆了口氣,「和一個毀滅世界的人談戀愛,你看是我像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她這麼一說,反而提醒了系統。

【按理來說,反派都黑化這麼長時間了,他怎麼這麼安分啊,這沒有道理啊?】。 陳留郡,大軍凱旋。

曹操特命,將龍驍營的大旗擺放在三軍最靠前的位置,也讓龍驍營的騎士第一波進城,享受百姓們夾道的歡迎與震天動地的歡呼!

幾乎,沿途百姓,都在詢問「龍驍營」是誰的兵?

沒錯,龍驍營的事迹已經傳開了,濮陽一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知眼前是埋伏,可七百龍驍騎戰士悍然無畏,愣是拖住了敵軍一個多時辰,死戰不退,讓并州兵渾身膽寒。

此時,儘管天氣炙熱,可整個陳留郡依舊是萬人空巷…

所有的人都記住了「龍驍營」這三個字,甚至看到了龍驍營中為首將軍曹休的英姿颯爽!

只是…在百姓們中間,鮮有人知道,這支龍驍營的真正統領乃是幕府功曹陸羽!

「好樣的…龍驍營好樣的!」

百姓中已經有人「嗷嗷」叫起來了。

兗州的百姓嘛,他們和全天下的百姓也沒有什麼不同,他們也渴望安居樂業,也不想過那「夢裏依稀慈母淚,城頭變幻大王旗」的生活!

再加上,曹操開墾荒田,將無主之地分發給農戶們耕種,讓兗州百姓們過上了好不容易的太平。

而呂布的入侵無異於打破了這個平靜…

眼看着戰亂將起…

正是因為眼前這幾百人的龍驍營,幫他們擊退了來犯者,讓他們安逸的生活能夠得到延續。

古時的百姓異常的淳樸,他們的要求很低,只要能吃飽飯、能穿暖衣,能不要天天擔驚受怕就好!

只要有軍隊能幫他們做到這些,那就無異於他們的恩人。

整個陳留郡,就算是屋檐上都坐滿了人,一群青壯男人帶着孩子爬上了屋脊,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距離這支英雄之師更近一些。

「兒子,看到了么?以後長大,你也要像龍驍營的騎士們一樣,保護你娘,保護你阿婆,誰敢來進犯,就讓他們付出代價。」

一個中年男人指著龍驍營的軍隊,囑咐自家的孩兒。

小孩子點了點頭,儘管…父親的話,他還不能全部理解,可心中卻升騰起了成為英雄的願景。

其實…

龍驍營戰士們也知道,他們哪有這麼厲害,更配不上這夾道的歡迎…

甚至…比起虎騎、豹騎,他們的武藝、兵馬嫻熟程度還要弱上一截,這次能立下大功…仰賴的無外乎是陸公子配給他們的神兵、神甲罷了。

當然,還有陸公子的神機妙算。

可…即便如此,被這麼多百姓眾星捧月一般的擁在中間,特別是這些百姓中,還有他們的娘、他們的妻子、他們的孩子…想必這個時候,她們必定以自己為驕傲吧?

想到這兒,很多將士的眼眶都濕潤了,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他們原本就是來自譙沛的一群普普通通的兵,跟着他們的帶頭大哥曹操走南闖北,可…結果卻是敗少勝多,一次次瀕臨絕境…

那時候,誰又能想到過?

有朝一日,自己能打出這麼一場勝仗,能成為保護家人,保護百姓,保護整個兗州的英雄,而自己也會威名赫赫…似乎,命運一下子改變了。

曹操的兵馬刻意的排在龍驍營之後,馬車上的曹操,看着遠處的這一幕,頗為欣慰的點了點頭。

龍驍營將士們的心情,他能完全的體會到?

這些年,他曹操經歷的更多,陳留起兵滎陽兵敗,揚州募兵新兵背叛,入主兗州被黃巾軍打的抱頭鼠竄,幾次險些命喪黃泉!

而如今…

特別是這一年多以來,大捷的消息一個接一個,手中的甲士越來越多,地盤越來越大,甚至已經一躍崛起,成為亂世中一股不容小覷、能與各路諸侯爭相抗衡的勢力。

而造成這些的原因…無外乎陸羽曾經提到的那幾塊拼圖。

——譙沛武人,潁川才俊,底層黃巾…

可以說一切都好起來了呀!

一想到這兒,曹操就止不住嘴角的笑意。

等等…不對,似乎哪裏不對!

曹操猛的意識到,這一切變好的原因,並不是所謂的那幾塊拼圖,而是一個人…

沒錯,羽兒,正是羽兒的出現,為他理清千頭萬緒,引導他走向了一條逆風翻盤的大道。

考慮到羽兒隱麟的身份,呵呵…那,縱是入主兗州,也是他的功勞啊。

心念於此,曹操的心頭反倒是坦然了許多,兒子替爹打下江山,情理之中,當爹的也沒必要去矯情什麼的!

再說了,羽兒替爹打下的江山,未來,不還是他的么?

心念於此,曹操吩咐身旁的侍衛。

「傳令下去,濮陽一戰,以曹休、典韋為首的龍驍營一干騎士居功至偉,讓荀司馬與幾位軍師商議,進行嘉獎!無論是賞賜,還是官銜,不要吝嗇!」

「喏!」侍衛答應一聲,就準備退下…

曹操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對了,陸功曹麾下的,龍驍營都統典韋似乎…還有個老娘吧?」

「的確有個老娘,今年已過六旬!」甲士如實回道…

曹操莞爾,繼續笑着道。「我聽陸功曹講,這典韋一頓飯能吃五個人的量,老人家把他養大委實不容易啊…哈哈,看起來我曹操得親筆為老人家提塊兒匾了!呵呵,就現在吧…你們去準備牌匾,我來題字,即刻給他老娘送過去!」

所謂愛屋及烏…

因為陸羽的緣故,曹操對龍驍營的每一個將士也格外的疼惜,特別是典韋!

陳留一戰、濮陽一戰,「古之惡來」之名已經響徹九州,中原地界,便是有小兒聽到這名字,都不敢哭泣!

甲士會意,匆忙去安排。

曹操心頭則是繼續感慨。「羽兒這眼光屬實毒辣呀!」

不怪曹操這麼想,誰能想到,腦袋大,脖子粗,軍營里區區一夥夫的典韋,竟短短几個月,成為了各路武人聞風喪膽的存在。

呵呵,春秋時期因為又伯樂,故而…才有那些個千里馬呀!

陸羽與龍驍營的騎士們在一起…

罕見的,他放棄了馬車,而是也騎着馬,與一干甲士們共同迎著夾道的歡呼。

這是一匹極其溫順的馬,說起來,陸羽學會騎馬也不過才幾天,並不嫻熟,好在左邊有曹休,右邊有典韋…滿滿的安全感。

「典都統…」

「末將在?」聽到陸羽的聲音,縱是在馬上,縱是剛剛立下赫赫功勛,如今的典韋也低着頭,一副虛心聆聽的模樣。

「到你家了。」陸羽揚起馬鞭指了指街巷的一角…

之前,陸羽特地讓典韋把老娘從鄉下接過來,還讓曹休給她準備了一套宅子,不大…卻足夠典韋一家人住。

除了老娘,典韋也有個夫人…陸羽見過一次,沉默寡言,不太喜歡說話!

還有個大胖小子,十三歲了,也生的五大三粗,名喚典滿。

典韋抬眼看向自家大門,沒有看到自己的老娘、媳婦,料想老娘身體不好,並沒有出來湊熱鬧。

不過,被陸羽這麼一提醒…

典韋登時心頭有些微微的悸動,一個多月未曾回家了,兒子長的更壯實了沒有?能不能去龍驍營,也給陸公子效力,這些都是典韋格外關心的。

只不過…

咳咳…

輕咳一聲,典韋拱手道:「末將先護送公子回府…」

從早到晚,每日護衛陸羽的周全,是典韋的職責所在,他時刻不曾忘記。

「不用…」陸羽直接擺擺手。「這麼多人護送我,不差你這一個,別愣著了,速速回去給老娘磕頭、報喜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