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個劣質靈根居然在數年間達到了練氣六層巔峰,擁有良品靈根的我們居然僅勉強達到練氣五層巔峰,這……」

有人難以接受,眉頭緊鎖,相視一眼,目光都沉了下來。

「你們忘了,他被純封上人收為了徒弟,估計是純封上人賜予了他大量的修鍊資源吧,畢竟是他門下的弟子,若是修為太低了,也丟他的臉面啊。」

有弟子搖頭猜測道。

「也對,不過這純封上人還真是捨得修鍊資源啊。」

眾人羨慕無比,暗自感嘆楊不易的運道。

楊不易聞言,微微搖頭之間,向他們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弱者永遠會活在自欺欺人的世界里,永遠會為別人的強大找借口,而從不審視自身。

強者永遠是孤獨的,因為弱者無法體會到他們所走的路,以至於讓少數的強者顯得格格不入。

當時間流轉,千百年後,強者的光輝照耀世間,不朽的事迹傳頌千年,他們才覺原來強者都是九死一生闖過來的。

龍潭虎穴,這都不死,或許便會有人說他們運氣好了吧!

楊不易笑著搖了搖頭,不過話又說回來,若是擁有好的靈根,誰願意千辛萬苦,到處尋找修鍊資源呢?

但,又正是因為擁有了好的靈根,為何不搏一世強橫,擁享長生?

人這一生,出生特別關鍵,但是抉擇亦是非常重要。

因緣際遇,幾十年間變化莫測,都說抓住機緣,但是這個「抓」字就顯得非常考究!

楊不易神色趨於平淡,緩緩站在到一旁看著隨後展開的對戰。

因為人數少了一半,當天決出百名之後,眾人再次抽籤,將要在這一天里進行第二場比試,決出前五十。

楊不易等待了三個時辰,這才輪到他上場。

對面,一名二十多歲的青年一見楊不易上場,雙手一拱說道:「在下華榮峰,陸元,還請不易兄賜教一二。」

「五行峰,楊不易。」楊不易淡淡說道,神識一掃,對方同樣擁有練氣六層巔峰的實力。

「你們說陸元能不能打敗他?」

「楊不易畢竟擁有純封上人傳下的築基術法,陸元想贏估計有些難。」

「築基術法雖然佔優勢,但是戰鬥經驗同樣重要。你看楊不易之前與蕭離的戰鬥,閃躲之間頗為狼狽,遇到侯猛更是被逼得使出了壓低箱的絕招。陸遠雖然沒有築基術法,但是常年與我們外出做任務,戰鬥經驗頗為豐富,在知道對方底牌的情況下,估計有七成獲勝的機會。」

「也是,就算有資源將修為堆到了練氣六層巔峰,還學了一門築基層次的劍法,但若是沒有什麼戰鬥經驗的話,估計遇到黎師兄與曹師兄這樣的高手,同樣會一招敗北。就算遇上陸元也不見得會獲勝,畢竟陸元的師尊也是一名築基上人,只不過沒有傳他築基術法罷了。但是他一手幽離劍法經過築基上人的指點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確實擁有獲勝的機會。」

哧!

就在下方眾人談話之間,擂台上的陸元手中靈劍一抬,當空一劃,猛地刺向了楊不易。

哧哧哧哧哧哧哧哧!

靈劍中途微顫,烏光一閃,幻化出八道劍影,每道劍影都鋒利無比,宛如實質飛劍,將空氣切割得支離破碎,劍氣狂卷。

楊不易目光一挑,火靈劍一抬,轉瞬之間就斬出數道劍氣,可是落入陸元的劍影之中,頓時被瘋狂絞碎。

這一劍很快,眼見劍尖即將要刺中楊不易時,陸元臉上浮現了一絲喜色。

這時,楊不易動了,單腳一蹬地面,整個身子往後一仰,和劍尖保持不變的距離,朝後飄退。

一連追了數丈,陸元面色一變,發現自己的飛劍始終刺不到他。

眼見到了擂台邊緣,陸元低喝道:「我看你還能如何退!」

旋即一抖手腕,劍身一顫,八道劍影瞬間斬出,呼嘯著破空而去,以絕殺之勢封鎖了楊不易的所有退路,勢要將他逼下擂台。

「練氣六層巔峰就這點實力嗎?」

驀然,劍影裡面傳來了楊不易輕飄飄的聲音。

陸元面色一變,只見楊不易的身子斜轉晃動間,竟是完美地避過了所有的劍影,閑庭信步般悚然來到了陸元的面前。

陸元嚇了一跳,連連後退。

「你既已出劍,也接我一招!」

楊不易微微一笑,火靈劍斜斜斬出,一道龐大的五行劍氣倏地撕裂空氣,以無與倫比的速度殺向了陸元。

聽著這尖銳的破空聲,陸元大叫不好,連連抬劍抵擋。

鏘!

飛劍一陣劇顫,陸元幾乎握不住自己的手中的劍,剛剛凝聚出來的劍氣瞬間被五行劍芒斬碎,連帶整個人都被這道劍氣裹挾著的龐大力量轟下了擂台。

「這種小幅度閃躲的身法如不倒翁擺動,靈動至極,果然是體修嚮往的自動閃躲自動攻擊的自在極意,他貌似已經掌握到了幾分精髓,比之一般的身法都要精妙不少……」黎勢龍打量著楊不易,露出了些許欣賞。

另一邊,曹嚴抬眼望了望,又閉上了雙眸。

「陸元,你沒事吧!」幾名弟子連忙將摔倒在地的陸元扶起來。

「我沒事!」陸元微微擺手。

「師弟,承讓了。」擂台上,楊不易拱手道,陸元凝望著他,亦是拱手一禮。

「這楊不易居然如此厲害?連陸元你都沒撐過兩招?」

「他確實很強,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強大的煞氣,那股煞氣令我心悸,彷彿面對十級妖獸一般。」陸元面色微凝。

「十級妖獸?難道他還殺過十級妖獸不成?這怎麼可能?」

「不管他殺沒殺過,但有一點毋庸置疑,那就是他的實戰能力絕對不是你們剛才說的那樣差。他面對我雖然有著一絲認真對待之色,但是沒有一點緊張,這種從容淡定,顯然是從不斷的戰鬥中磨鍊出來的,我隱隱感覺他現在展露的實力僅僅是冰山一角。」

陸元遠遠望了一眼楊不易,隨後轉頭對身旁眾人道,「另外,在公眾場合,我們最好不要直呼其名,還是叫上一聲師兄的好!」何廣貴的屍體被停在了大堂之上。

吳玄之看著這人的樣貌,與自己記憶中的絲毫無差。

此刻,對方的上半身赤·裸著,身上有一處豁口,這是仵作驗屍的時候開的口子。其胸膛位置,的確少一顆心臟。

吳玄之抬頭看了其中一個仵作一眼,瞳中界發動,只一瞬間,仵作近兩天的記憶全部被他讀取。

《我的器官是妖怪》第一百零九章邪祟 陌凡記憶停留在了噬魂魔蛛刺穿他心臟的那一刻,「我是又穿越了么?還是……」

陌凡看了看身上熟悉但是又明顯變小的破爛衣裳,神色滿是疑惑,頓了一下,當陌凡注意到不遠處不知名魂獸的屍骸,身體就如同觸電反應一般彈射而出,而陌凡這一躍直接跳數米之高!

「傷勢恢復就算了,這力量又是怎麼回事?」半空之中陌凡有幾分驚慌失措,連忙穩住身形之後才平穩落地。

陌凡錯愕的握了握手掌,那是力量的充實感。

扯開那本就破爛不敢衣裳,露出那白凈的皮膚,以及那完美的身材,陌凡低頭看着自己身形,眉頭一皺,「我失去意識的那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只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還活着,而且我應該還在星斗大森林之中!」

理清思路陌凡神色又變的小心翼翼了起來,陌凡輕輕一躍,身影如同靈猴一般,兩三個眨眼的功夫就輕而易舉的爬到一顆大樹的頂端,隱藏好自己身形的同時,再次確定了自己的方向。

「雖然不知道失去意識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但我變強了這件事毋庸置疑。對了,還有武魂!」

陌凡認真檢查和感受了一番身體變化,確定不是自己的錯覺之後,才反應過來自己的還有武魂的力量。

白色的光芒閃爍,純白的滅卻師裝扮再次出現,而這一次陌凡的身影並沒有出現任何的變化,黃色的魂環緩緩升起,在陌凡身體的四周輕輕律動。

「我……擁有魂環了?」陌凡獃滯的看着身下的魂環。

「失去意識的時候吸收的么?可是……」陌凡雖然錯愕,但是也很快想通,畢竟身體變化這麼大,再多一個魂環也不足為奇。

然而陌凡這仔細一感應之下,神色變不由的一變,「……我的魂技呢?」

因為陌凡感受不到魂環賜予他的魂技!

正常來說獲取魂環之中,魂環賜予的魂技,可以直接感應到,可是陌凡的嘗試之下,卻感受不到任何的魂技,就好像這魂環存在的意義只是幫助他打破等級的束縛而已。

「不對……」在陌凡的再三研究之下,陌凡也發現了一些異常。

首先便是魂環,陌凡發現自己的這看似是百年魂環的黃色魂環之中竟然隱藏着一道血紋。

還有就是自己的第一魂環也並不是沒有魂技,只是這魂技已經被使用,更或者說被這魂技別人所佔據了,所以自己才導致了自己無法感受到第一魂環的魂技。

這也讓陌凡不由的想道:「魂技的丟失和我復活之間有什麼關聯么?」

「不虧……一個魂技換一條命,再怎麼算都不虧。」陌凡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而就在陌凡自我安慰之時,陌凡突然覺得自己的腦海之中彷彿多了一些東西,而且仔細感應之下陌凡甚至感受到連同武魂也有點不一樣了。

「這是!!!」陌凡猛然瞪大了個眼睛,還沒具體感受自己武魂的變化,陌凡已經被腦海之中的突然多出的東西所震驚,當然震驚之餘更多的則是歡喜。

「飛廉腳,動血裝,靜血裝……」

沒錯!陌凡腦海之中多出來的東西竟然是滅卻師修鍊技法,這些技法的寶貴程度,任何一個都是可以媲美魂技的存在,甚至從某種程度之上說這些技法還要遠超魂技。

因為這些技法都是滅卻師長年累月研究出最契合於滅卻師的能力,有了這些修鍊技法的存在,陌凡才能最大程度的發揮出滅卻師那強大能力。

相比較於失去一個魂技,卻得到了滅卻師的修鍊之法,這絕對是物超所值的存在,陌凡又豈能不驚喜。

如果說這個意外之喜已經超乎了陌凡的預料,而武魂的變化則直接讓陌凡獃滯在了原地。

白芒退卻,暗芒開始蔓延,白色的滅卻師裝扮開始變化,黑色開始衍生變為主體,白色的斗篷消失,白色的上衣變成了黑色的燕尾服,和普通的燕尾服不同的是,這黑色裝扮的后擺很長,一直衍生到腳踝的位置。

再加上黑色的長褲和長靴,雖然少了幾分滅卻師的貴族氣息,可是此刻的陌凡給人的感覺是一種霸氣,冰冷的感覺。

「這……這是……死神!?」陌凡瞠目結舌看着自己變化,熟悉有陌生的裝扮一下就讓陌凡認出了自己這身裝扮……死霸裝!

雖然這身裝扮和他記憶中死神的死霸裝有着不小的區別,但是陌凡依舊十分的確定自己這身裝扮便是死神的死霸裝,自己的武魂也從滅卻師變成了死神。

為何陌凡確信?

原因很簡單,正是因為陌凡手中那柄奇特的斬魄刀!

滅卻師,黑色服飾以及那如同自己靈魂一部分的長刀,陌凡豈能認不出這變化之後武魂的身份。

如果這都無法讓陌凡確定的話,那和滅卻師傳承類似的死神傳承,也讓陌凡將這最後的疑慮打消。

斬,拳,走……以及最後的鬼!

斬術,白打,瞬步,鬼道,獨屬於死神的四樣戰鬥技巧,陌凡能夠清楚的查看到前三者斬拳走的傳承,但是關於鬼,鬼道的傳承不知為何,陌凡卻無法查看。

陌凡也不知道是不是由於本身的實力不足的緣故,但是已然滿足,俗話說的好貪多嚼不爛。

因為這些傳承並不是把能力直接賜予陌凡,只是給予了陌凡修鍊的方法而已,所以不管是滅卻師的能力,還是死神斬拳走三技,陌凡都得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修鍊才行。

「是因為我失去意識之時,本體武魂因為什麼特殊原因覺醒了?還是因為……我的死亡!」想到這陌凡不由的為之沉默,那種死亡時的冰冷,絕望,枯寂的感覺在此刻回想起來依舊是那麼的刻苦銘心。

陌凡很確定那不是他的錯覺,他是真的死了一次……

搖了搖頭,陌凡握着手中斬魄刀,目露堅定,「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是這一切的一切我不會忘記,星羅帝國,戴亦明!我一定會回來!」

陌凡緩緩起身,此刻方向已經確定,這一次…..他一定會活着離開星斗大森林!有同伴撐腰了,女孩兒硬氣起來,「你們給我等著,咱們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