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鴻還要再說什麼,卻正對上少女清冷淡漠的目光,當下變得啞口無言,一如往常一般,靜靜地退出了閣樓。

……

恍惚的夢境之中,她依然是那個俏生生的白裳女童,坐在東海之畔的礁石之上,仰望着倒懸於天的琉璃海幕。

昭明山境之內有着一切令她開心之事,那隻身長數千丈的玄冥大龜,還有自小便陪她玩耍的七彩紅蝶,更有一棵怎麼也摘不完果子的插天巨樹。

這一切古老的過往,都在趙陰月的眼前一一浮現,又如同雲煙一般消散而去。

凝目之間,所有的畫面都盡數消失,懷中嬰兒黑白分明的眼睛正定定地望着自己。

趙陰月望着嬰兒精雕玉琢的白皙小臉,目光之中泛起些許憐憫與哀傷。

「我終究是一個懦弱的生靈。」

「我寧願袖手而去,也不想去面對,不敢去面對,亦是再也沒有能力去面對。」

「莫要怪我自私,莫要怪我將一切因果都留給了你。」

「季月年。」

……

誕下季月年七日之後,趙陰月神魂俱滅,真靈崩碎,徹底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

通明峰。

「季月年道兄。」

魚嫣踏着一把赤紅飛劍懸於極天之上,望着逐漸靠近而來的龐大青鸞,微微欠了個身。

這飛劍顯然是經過禁陣疊加的珍貴飛行法寶,讓入玄上境的生靈都能夠勉強催使,價值不菲。

季月年立於青鸞頭頂的天青冠羽之側,看了一眼魚嫣以及其身側的三個少年男女,道:「魚師妹無需多禮。」

那三人之中的兩個少年同樣是立於一隻碧羽鸞鳥之上,另外一個少女則是踏着一片加固過的法寶蓮葉,站在魚嫣身後一言不發。

「久仰季師兄大名,此番得見,果然名不虛傳。」

「見過季師兄。」

碧羽鸞鳥之上的兩個少年皆是入玄上境,身周玄氣淵深沉厚,顯然皆是萬里挑一的天驕弟子。

即便此時對於季月年露出恭敬之意,也很是不卑不亢,主動行禮僅僅只是因為其四品心火的妖孽天資以及稀少珍貴的通玄心鬼血脈而已。

季月年並未故作清高,而是朝着這幾人一一回禮,一時之間五人的氣氛極為融洽,只有那踏着蓮葉的少女象徵性地朝着季月年拱了拱手,依然不曾開口說半句話。

魚嫣注意到了這一幕,面色有些不自然,笑道:「柳師妹的性子向來如此,還請道兄莫要見怪。」

碧羽鸞鳥之上的一個少年亦是開口道:「季師兄,我有一個提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季月年先是朝着魚嫣微微點頭,隨後才看向那少年,道:「師弟但說無妨。」

「我等五人此去摧日古城,乃是代表了外宗落霞山脈的臉面,這位柳師妹的蓮葉實在是有些……不如我等共承一隻碧羽鸞鳥,如此一來也算方便,季師兄以為如何?」

那少年語氣之中有着些許諷刺之意,顯然那柳姓少女方才也沒有給他好臉色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沈念羲很認真,只手指頭點來點去指給二人看:「還有英文單詞,都是簡單的辭彙指令,我不認識的,細辛姐姐都標註了意思。」

聞言,宋永德低頭翻了翻,發現這個教程還真是專門給小孩子設計的。

畫面配樂文字都考慮了小孩子的學習狀況。

這回,宋永德徹底信了。

他抬頭和桑寇對視一眼,然後轉向沈念羲,語氣緊張:「陸小姐也會編程啊?」

「當然了。」沈念羲點頭,「細辛姐姐很厲害的。」

說到這,他看向桑寇,提醒:「桑寇哥哥,你忘了么,我跟你說過的,如果你遇到什麼問題,可以詢問細辛姐姐。」

桑寇:「……」

呃,他以為小孩子在胡言亂語,根本不放在心上。

宋永德拿着手機,彷彿捧著一個沉甸甸的珍寶,時至現在,已經確定這個遊戲就是陸細辛創作,他仍舊不敢相信。

因為這個遊戲裏面涉及到的東西太多了。

就說配樂,簡直是信手拈來,這麼多首曲子不說剪輯,只說查找,就要耗費不少時間。

宋永德低聲喃喃:「一個人怎麼可能找到這麼多首曲子,即便有一些是小提琴曲,但是這些曲子和視頻和遊戲非常般配,相得益彰,顯而易見是經過精心搭配,絕不是隨便弄的。」

沈念羲小耳朵尖,聽到了宋永德念叨。

他眨巴了下眼睛,神情帶着點不解:「這很難么?我覺得很容易啊,這些曲子連我都聽說過,細辛姐姐會拉小提琴,會彈鋼琴,還會彈古琴,會拉二胡,選一些曲子不是很容易嗎?」

宋永德:「……」

如果不是沈念羲年紀太小,語氣太真誠,他會以為他在凡爾賽,在炫耀。

桑寇也覺得這個世界太玄幻了,這世上真的有人這麼全能嗎?

最後,兩人實在難以接受事實,就把祝笑笑請了過來,詢問她遊戲的事情。

祝笑笑正在吃花生,聽二人說了半天,這個編程遊戲教程怎麼難製作,怎麼涉及到的知識多……渲染了一大堆。

聽得她耳朵都長繭子了。

「停!」祝笑笑做了個暫停的手勢,語氣無奈:「才一個編程遊戲教程而已,你們就接受不了,如果你們知道陸老師為念羲做的其他東西,你們是不是得瘋啊?」

祝笑笑掰着手指頭數:「為了方便念羲小提琴入門,陸老師專門寫了一本曲譜,從初級到中級,再到高級,全部囊括;

念羲要打拳,陸老師專門給他設計一套拳法,要保證不會傷害小孩子的身體,還能起到強身健體的作用,更神奇的是,這套拳法非常適合小孩子,即便面對一個成年男子,念羲也有一戰之力;

還有定製食譜、捏泥人教程、植物實驗……」

說道最後,祝笑笑自己都酸了。

沈念羲也太幸福了吧。

桑寇和宋永德更是聽的眼睛發直。

祝笑笑見狀瞥了二人一眼,輕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想什麼,你們之前看着陸老師帶着念羲在外面瘋玩,各種皺眉頭,是不是覺得陸老師帶壞念羲?」

哼,真是井底之蛙啊。

有陸老師這個全能大師在,去外面報補習班上課才是蠢呢。

聽了祝笑笑的一番話,桑寇宋永德兩個人,徹底呆住了,站在室內,全身僵硬,宛如雕塑。 黃風怪為了怕自己的能力傷害唐僧。

按照金頭揭諦的囑咐,他只能微微用了一成力左右!

可是誰知道,即便是自己只用了自己的一成功力。

唐僧竟然依舊是被吹飛了。

唐僧在天空中一陣哭喊!

「轟!」

唐僧結結實實的墜落在地上,當場就摔成了一攤。

本來還在喊著的救命,也都戛然而止!

「叮,恭喜宿主成功逆轉劇情,唐僧死亡。」

「獲得獎勵,三百萬功德。」

系統獎勵的提示聲在孫悟道的耳邊響起。

孫悟道聽著系統的提示音,有些愣了。

但是孫悟道開心卻是因為別的事情。

他發現了一個財富密碼!

「原來搞死唐僧竟然能夠獲得這麼豐厚的獎勵么?」

「我去!那早知道俺還辛苦奮鬥啥啊!只要一直盯著唐僧不就可以了。」

孫悟道看著已經在地上摔成了一攤的唐僧,心裡沒有感嘆生命的脆弱,反而是因為自己發現了財富密碼而開心。

「這下完了……」

黃風怪看著自己面前已經是摔成了一攤的唐僧,頓時冷汗順著面頰流了下來。

「黃風怪!你大膽!」

天空中一聲怒吼傳了過來!。

天空中五方揭諦個個無比憤怒的朝著黃風怪沖了過來!

「小妖怪我冤枉啊!」

沒等五方揭諦衝過來,黃風怪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那萬丈的佛光籠罩黃風嶺,極強的壓迫感充斥著山脈各個角落。

無窮的殺意和憤怒籠罩了整個黃風嶺!

狂風嗚嗚作響。

黃風嶺上所有的小妖都跪在地上不停的戰慄。

一時間,無數的小妖精都在黃風嶺上不敢亂動。

「黃風怪!你好大的膽子!」

「本座讓你適可而止,輕輕的讓唐僧過去就算了。」

「然而你卻突然發難,想要致唐僧於死地,看來你不光是不想回靈山了!」

「你還想死?對吧!」

金頭揭諦的聲音壓的很低,讓跪在地上的黃風怪聽的后脊發涼。

金頭揭諦充斥了殺氣的目光,似是要將黃風怪當場撕碎。

黃風怪心裡有苦說不出啊,自己真的已經是放水了啊。

自己就是輕輕的吹了一口氣而已啊!

黃風怪也是很納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