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連我李敏煥的兒子都敢動!真當我九星幫是擺設?」

李敏煥冷哼一聲,霸氣十足地說道。

眼前的這個男子就是名震寒城地下世界的九星幫幫主李敏煥,同樣,他也是李成奇的父親。

「給我查!一定要找出這個人來,我要他付出慘痛的代價!」

李敏煥的目光冰冷,透露著濃烈的殺意。

「是!」

感覺到李敏煥的殺意,他身後的手下點點頭,便是退出了特護病房。

「醫生,我兒子情況到底怎麼樣?」

李敏煥這個時候轉過身來,看向一旁的醫生問道。

「李先生,令公子的四肢都被打斷了,而且遭受了粉碎性的打擊,根本沒有辦法治療。」

主治醫生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道。

「而且令公子恐怕以後都沒有辦法進行房事了。」

主治醫生說的很是含蓄,但是李敏煥卻是知道這意味著他李家以後要絕後了啊!

「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李敏煥看著主治醫生問道。

「真的沒有辦法,全部都是毀滅性的!」

主治醫生無奈地說道。

「沒有辦法?那要你們這群醫生幹什麼!你們想要我絕後是吧,那麼我就先讓你們絕後!來人,給我看住他們的家人,要是治不好我兒子,我就讓他們全家陪葬!」

「李先生,李先生饒命啊!」

聽到這話,主治醫生頓時就懵了,什麼情況啊?遭受這等無妄之災。

「想要你的家人沒事,你就先治好我的兒子!」

說完,李敏煥便是轉身離開了特護病房。

轉眼,一夜便是過去了。

但是這一夜,寒城的地下世界卻是不太平。

九星幫的太子被人給廢了,整個寒城地下世界都震動了。

九星幫行事有多麼的霸道,沒有人再清楚了,連李敏煥的兒子都敢廢,這個人也是個絕對的狠人啊!

只不過,這些震動對於秦穆然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影響,今天他已經跟著夏國中醫代表隊開始與寒國棒醫代表隊見面了。

夏國中醫代表隊這邊,依舊還是他們,但是寒國棒醫代表隊那邊卻是全新的面孔,不過也不缺乏老熟人。

「金正泰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秦穆然看到金正泰以後,臉上露出笑容,打了個招呼道。

金正泰看到秦穆然以後,臉色頓時不善了。

當初他帶隊,帶著一行人氣勢洶洶浩浩蕩蕩地殺向夏國,可是就在他們以為自己勝券在握的時候,突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秦穆然一個人直接就是碾壓了他們,造成了他們想要踩著夏國中醫順利申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夢想破滅。

同時也讓金正泰回國以後遭到了寒國棒醫界的職責,讓他好長一段時間都抬不了頭。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更何況是現在!

「是啊!秦先生的醫術可真的是高超啊!」

金正泰話里話外都帶著一股子的不悅道。

「秦先生,沒想到這次你也來了!」

金正泰身後的弟子朴昶看到秦穆然後,就沒有金正泰那麼淡定了,反而是火藥味十足。

「我當然得來來了。我們夏國一直有一句古話,叫做來而不往非禮也!上次金先生帶著朴先生還有一眾人來到我夏國,這一次,我們來到寒國也是理所當然的。」

秦穆然笑了笑,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

「你…….」

聽到秦穆然這麼一說,朴昶瞬間氣的不知道說什麼。

「好了!好一個『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夏國的中醫朋友們來到了我們寒國,自然以禮相待。諸位,這邊請,我們寒國的棒醫們已經在裡面久等了!」

金正泰側過身來,一手虛引,將眾人引進了寒國棒醫的辦公大樓之中。

會議室里,秦穆然等人依次落座,而在場的寒國棒醫方面人也是不少,其中就有幾位寒國棒醫之中的扛鼎之人。

「劉老,給你介紹下我寒國棒醫代表隊的隊員!」

金正泰站起身來,依次為劉逸仙等人介紹寒國棒醫這邊的情況。

秦穆然聽著金正泰的介紹,對於寒國棒醫界也是大體有些了解。

其實寒國的棒醫跟夏國的中醫差不多,他們也來了個什麼針灸大師和草藥大師,秦穆然看著那兩個鬍子花白的老頭,一副桀驁不馴的樣子,不知道他們到底是徒有虛名還是有真才實學。

針灸,草藥難道不是作為一名醫生必須都會的嗎?還分?

這一刻,秦穆然覺得,其實寒國的棒醫相比於葯岐,姜素問和劉仲景來說,實在是差太多了!

不過,他也不會現在說出來,畢竟這一次寒國的棒醫來者不善,要是他們真的沒有點b數,對夏國中醫發難的話,就不要怪自己去打臉了。

果然,在金正泰介紹完寒國的棒醫代表隊隊員以後,劉逸仙也是站起來簡單地介紹了下夏國中醫代表隊這邊。

之後雙方關於醫術以及非物質文化遺產等方面進行了交流。

不過從寒國棒醫的態度中可以明顯的看出,他們堅定的認為寒國的棒醫才是正統,而中醫不過是徒有虛名罷了。

其實他們說的還是比較含蓄的,從他們的神色來看,簡直就是認為中醫就是神棍,除了滿口胡謅,裝神弄鬼,沒有任何的真才實學。

甚至他們都覺得上一次金正泰等人去夏國挑戰是不是故意放水的,就這個水平,他們也能夠輸?

看到那群人輕浮不屑的神色,劉逸仙很是生氣,好幾次想要發作,卻是被秦穆然給攔了下來。

現在不過剛剛開始,冷盤都沒上呢,沒必要跟這群人啰嗦,如果猜的不錯的,接下來他們就該開始發難了! “啊~”

那道人影話音剛落,沈菲兒頓時如遭電擊,慘嚎一聲,猛然和趙小川分開,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同時趙小川也悶哼一聲,全身虛脫的倒在了牀上,看着房間內的變化。

房間中,一道身穿青色道袍,鬚髮皆白的老者背對着趙小川將他護在身後,原本在地上摔倒的沈菲兒也迅速爬了起來,身上一道道電芒不斷的閃動着。

“姓黃的,又是你?”

沈菲兒看清來人,高聲尖叫一聲,渾身瞬間黑氣繚繞,一各個白色的骷髏頭不斷在她的身邊顯現,聲勢十分的駭人。

周圍的黃銅鈴鐺“叮叮噹噹”不停的迴響着,黃大師聽到沈菲兒這麼說,只是冷哼一聲,手中的不知何時出現一張黃紙符咒,猛然向着沈菲兒拋去。

“砰~”

黃符剛離開黃大師的手,瞬間化作一道雷電直直劈向沈菲兒。

沈菲兒大吼一聲,身旁的盤旋的骷髏頭髮出尖嘯聲直直的向着那道雷電撞去。

兩者之間瞬間碰撞,產生的氣浪讓周圍的被子、牀鋪,還有一些零星的小物件不斷地翻飛起來,趙小川感受到牀體也不斷的震顫起來,心中暗暗心驚。

正當他有些震驚時,驀然間發現一個慘白的骷髏虛影拖着黑色的煙霧,直直的向着自己飛來。

“姓黃的,你也是想要分一杯羹吧?不過,我告訴你,我可不會把他就這麼輕易交給你的。”

沈菲兒尖聲叫道,長長的髮絲飄浮在空中,鮮紅的血霧不斷地籠罩在她的周圍,顯得異常的陰森恐怖。

“疾~”

面對沈菲兒強大的攻勢,黃大師只是一掐印決,輕叱一聲。

一瞬間,周圍的原本嘈雜的鈴鐺聲猛然一靜,隨後一條條紅線快速的向着沈菲兒飛去。

另外,一個巨大的光陣出現在他們的腳下,將房間中那種陰穢的邪氣破的乾乾淨淨,飛向趙小川的骷髏也在光芒中瞬間汽化。

“你是有預謀的!該死的,紅線,鈴鐺,我早該想到這是你布的一個局!”

正當趙小川驚魂未定時,場中尖細的聲音響起,趙小川望去,發現沈菲兒被紅線纏繞在一起,像是一個大糉子一般倒在地上,不斷地咒罵着。

“看老衲超度了你!”

黃大師開口喊道,口中忽然念出一段古怪的經文。

趙小川雖然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可還是聽懂了大概是佛經一類的,同時心中對黃大師的身份也倍感疑惑。

“這黃大師身穿道袍,怎麼念出來的是佛家的經文?華夏不是自古以來都有嚴格的宗教意識麼?”

不說趙小川心中有多麼的疑惑不解,隨着黃大師口中經文的念出,沈菲兒再次有了變化。

一個雙目凹陷,頭髮散亂,膚如雞皮,面似狸貓的老太太虛影和沈菲兒身體重合在一起,在地上翻滾着,慘叫着,不斷地咒罵着黃大師。

黃大師不爲所動,但趙小川清楚地感覺到黃大師口中的經文唸的越來越快,越來越急,似乎隱隱有種壓不住對方的跡象。

“吼~”

一聲巨吼聲從沈菲兒的口中發出,半透明的鬼婆婆終於和沈菲兒脫離,飄浮在空中用怨毒的雙眼看着滿臉戒備的黃大師,而沈菲兒早就昏迷過去,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姓黃的,你欺人太甚!”

鬼婆婆臉上一層青光,隱隱間可以看出兩道灰色的鼻息在她的鼻翼下若影若現。

忽然間,黃大師看到鬼婆婆的兩道鼻息,臉色大變,不禁喊道:“怎麼可能?你這千年老鬼怎麼會有返陽的徵兆?”

原本憤怒的鬼婆婆聽到黃大師的喊聲,瞬間平靜下來,同時臉上浮現出詭異的神色。

“嘿嘿,姓黃的,你沒有想到吧?奴家的福源深厚,根本就不是.。啊~”

鬼婆婆話還沒說完,一把黃色的光劍瞬間從黃大聲的手中閃現,直直的射向了她,打斷了她的接下來的話。

趙小川看到鬼婆婆直直被黃大師的光劍擊中,瞬間發出慘嚎聲,不斷地在空中掙扎着,心中升起一絲寒意。

“黃大師,這.。”

趙小川剛開口,但看到黃大師的背後竟然出現了一條毛茸茸蓬鬆的尾巴,頓時接下來的話語再也說不下去了。

“這黃大師不是鄭老他們請來的高人麼?怎麼會出現了一條尾巴?莫非他也不是善類麼?”

趙小川心中冒出這麼一個念頭,身體不由得顫抖起來,驚恐的看着兩個非人類間戰鬥着,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趙小川怎麼了?”

正當趙小川心亂如麻時,黃大師應聲轉頭,好奇的問着他。

此刻的黃大師已經沒有了非人的模樣,臉上、手上佈滿了一層黃色的毛皮,烏黑的指甲,長長的嘴巴瞬間讓趙小川想到了一種生物——黃鼠狼!

“啊!你,你別過來!”

趙小川手指顫抖的指着黃大師,整個人向着牆壁縮去。

黃大師看到趙小川的驚恐樣子,似乎意識到什麼,連忙向着自己的手爪望去。

“該死的鬼婆子竟然敢陷害我!”

黃大師看到自己身體變化後,低低詛咒一聲,然後猛然手中捏起法印,瞬間一柄柄金黃色的劍出現在他的四周。

“哦!原來你是一個黃皮子啊!哈哈,我還以爲你有多麼的了不起呢!”

鬼婆婆空中哈哈大笑,說道:“放心吧!我的鬼氣只是讓你現出原形三天,是不會對你的實力有損的!”

鬼婆婆剛說完,忽然做恍然大悟裝,說道:“對了,我差點忘了,你這黃皮子可是最喜歡扮成人類的模樣了!哈哈哈!”

黃大師臉上愈發的氣急敗壞,瞬間腹部一股,一股黃褐色的氣體從他的身上的各個毛孔噴發出來,不一會兒這氣體便瀰漫在整間房屋中。

“這是什麼鬼東西?咳咳!”

趙小川的眼睛被這黃褐色的氣體薰得紅腫起來,並且伴隨着一陣強烈的咳嗦聲,腦中傳來一陣眩暈的感覺。

“小子,閉上眼睛不要看我!”

黃大師聽到趙小川的聲音,對着他大聲吼道,然後身體化作一道黃光,凶神惡煞的向着他衝來。 果不其然,就在一番交流結束以後,金正泰的嘴角突然微微上揚。

他看了看秦穆然,再看了看劉逸仙突然開口說道:「劉老,我們說了這麼久,只不過都是紙上談兵,不如我們一起去醫院,正好我們市裡醫院有一個棒醫科,我們可以去那裡看看。」

「可以!」

劉逸仙早就做好了準備,這一次來寒國方面就是想要再次比試一下的,現在他們既然自取其辱,劉逸仙有什麼不答應的?

若是只有劉逸仙一個人的話,或許他還有些沒底,但是現在呢?秦穆然在自己的身旁,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好!那我們就一起前往寒城市立醫院吧!」

金正泰看向眾人道,隨後朴有天便是開始電話聯繫那邊安排起來。

眾人坐上大巴,向著寒城市立醫院駛去。

此時,寒城市立醫院接到通知以後,便是早早做好準備,在門口迎接著金正泰等人。

開什麼玩笑,金正泰在整個寒國那都是享有盛名的,更何況還有其他寒國醫學界享譽海外之人,這要是放在平時那都是想請都請不到的人,一下子還來了這麼多的人。

尤其是還聽說夏國的中醫代表隊也來了,更加讓寒城市立醫院的院長受寵若驚。

站在門外,寒風吹來,院長崔智友絲毫沒有感覺到寒冷,目光看向遠方。

終於,一輛大巴緩緩駛了過來,崔智友精神一振,因為他知道,這是代表團到來了!

「快,讓棒醫科的人準備好!」

崔智友對著身旁的助理說道。

「是!」

說著助理便是急忙離開。

此時大巴停下,眾人也從車上走了下來。

「崔院長,這位是來自夏國中醫代表隊的劉逸仙,劉老!」

金正泰對著崔智友介紹道。

「劉老,您好,歡迎來參觀我們醫院!」

崔智友伸出一手與劉逸仙握手道。

』你好,崔院長! 超級交易師 「劉逸仙回禮道。

「劉老,這就是我們寒城的市立醫院,下面,我們就一起去棒醫科看看吧!」

金正泰看著劉逸仙說道。

「正好我等也想看看棒醫在寒城的發展情況,叨擾了!」

劉逸仙如何不明白金正泰想要做什麼,但是該有的禮節,該說的客氣話,他都是要說的。

「這是應該的,兩國作為友好鄰邦,必然要展開友好交流,裡面請!」

金正泰笑了笑,一手虛引道。

「諸位裡面請!」

崔智友也是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