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入麻醉劑的部位開始變得麻木,葉簡汐整個人像是浮在了雲端之上,又像是漂在了水中,沒有著落點。

不安的感覺席遍了全身。

腦子裡一道聲音告訴自己,要儘快醒來。

可身體不聽話,怎麼也無法醒來。

眼角緩緩地落下一滴清淚,葉簡汐無力的抓住被單,嘴裡再次呢喃出那個名字。

「阿琛……」

彷彿只要叫著他的名字。

就可以有勇氣,面對一切。

……

而在她喊出這聲不久后,一隻手輕輕的握住她的手,而後響起一道略帶沙啞的男音,「我在這,別怕,簡汐……你不是想要保住這兩個孩子嗎?只要忍一忍,你就可以見到她們了……」

那道聲音如俄爾普斯彈奏的豎琴發出的聲音,清悅而帶著海的味道。

葉簡汐聽到那道聲音,慌亂的心稍稍的安定了下來。

「我會陪著你的,直到孩子生下來,我都會陪著你的……」

源源不斷的聲音,湧入耳中。

令人奇異的安定了下來。

葉簡汐握住那隻手,漸漸的放鬆了下來。

麻醉劑注射完畢,很快起了作用,讓她整個身體都失去了意識。

葉簡汐一動不動的躺在手術台上。

醫生等著她徹底的沉睡,開始進行剖腹產手術,霎時間急救室里除了主刀的醫生偶爾發出的命令,只有機器發出的滴滴答答的聲音。

時間緩慢的爬動……

手術進行兩個小時后,第一個嬰兒成功的取了出來。

護士提著寶寶,輕輕的拍打著孩子粉紅的小屁屁,孩子哇的一聲,發出一聲嘹亮的哭聲。

「恭喜先生,千金的身體正常。」

護士抱著嬰兒,走到男人身邊說。

男人的目光落在護士臂彎里,粉嘟嘟的嬰兒身上,嘴角微微的牽動了下,露出一絲笑容。

他伸手想要觸碰孩子稚嫩的面容。

但就在他觸碰到之前,急救室里忽然響起一聲刺耳的尖叫聲,寂靜的氛圍瞬間被打破,所有人的心都被綳到了極限。

「不好,孕婦大出血,急需輸血。」

主刀醫生額頭上的汗不停地冒出。

葉簡汐的情況本來就是強弩之末,現在只生下一個孩子,就出現血崩。

只怕沒等第二個孩子出生。

她就撐不住了。

更何況……

葉簡汐是特殊的血型,沒有充足的血,眼下這關能不能撐住都是問題。

主刀醫生不安的看向站在葉簡汐身邊的男人。

男人微微的側首,對站在他不遠處的老者說:「戚叔,把那個女人帶上來。」

「是,先生。」

戚叔很快出了急救室,沒多久便折回了急救室。

他的身後跟著兩個男人一女,兩個男人押著被五花大綁的女人,而那個女人容貌盡毀,看不出原來的面目,只不過依稀能從她的眼裡,看到瘋狂。

在看到躺在手術台上的人是葉簡汐的時候,女人拚命的掙扎了起來。

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

不過她的嘴巴被堵著,聽不清楚她說的話。

戚叔說了一句話。

那兩個男人便把她帶到了另一個的手術台,將她牢牢地捆綁在了上面。

男人面色淡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對醫生說:「她的血型跟葉簡汐的是相同的,而且是表親關係,可以用她的血。只要葉簡汐需要,無論多少都可以用。人死了,我會處理,你們只管保住葉簡汐的命。」

他話說的平靜,可其中夾雜的血腥,令在場的醫生和護士都驚了下。

那是一條活生生的人。

要把她的血抽干,讓她痛苦的死去,這得有多殘忍?

但沒一個人敢提出抗議。

男人花高價請他們過來給葉簡汐做手術,事先就讓他們簽下了生死協議。

如果葉簡汐手術中出了什麼事情,他們全都要給她陪葬……

犧牲一個陌生的女人,總好過全部陪著葉簡汐去死。

醫生很快繼續進行手術,源源不斷的血,從容貌盡毀的女人身上抽出來,開始她還能掙扎,可後面抽的血多了,她的力道漸漸的減小,直到再沒有動靜……

機器鳴叫的聲音持續,主刀醫生快速的拿著刀,縫合葉簡汐破裂的血管。

眼看著快把另一個女人的血抽盡,機器的鳴叫聲滴的一聲,終於恢復了正常。

主刀醫生鬆了口氣,對副手說:「取第二個孩子。」

「是。」

……

簡潔的對話后,手術繼續進行。

『咔嚓——』

手術剪刀不停地發出冰冷的聲音,手術室里的氛圍緊張到了極點。

第二個嬰兒比第一個嬰兒要難得多,因為這個孩子的身體虛弱到了極點,而葉簡汐的情況又糟糕到了極點,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再次血崩,或者出其他的意外。

無論是孩子還是大人都經不起折騰了……

所以要比之前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

主刀醫生的汗很快打濕了額頭。

護士忙不迭的給他擦拭去汗水。

漸漸的……

第二個孩子露出了腦袋,兩個醫生合作,準備把孩子取出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機器再次尖叫了起來。

主刀醫生的臉色一沉。

「心跳70,血壓78……」

「心跳56,血壓60……」

護士快速的報著數字。

主刀醫生聲線緊繃:「立刻對孕婦進行搶救,進行電擊治療。」

愛是一場風花雪月 話說完,副手立刻開始對葉簡汐進行搶救。

而與此同時,主刀醫生繼續把孩子從葉簡汐的身體里取出來。

孩子取出來的剎那,尖銳的機器鳴聲驟然拔高,然後歸於平靜,主治醫生轉眸看向儀器的顯示屏,發現儀器上所有的線已經拉平,沒有了任何生命體征!

腦子嗡的一聲,差點失手把手裡的孩子鬆開。

男人握著葉簡汐的手,眉頭瞬間擰在一起,目光凌厲的盯著主刀醫生:「立刻搶救,她如果死了,我要你們所有人的命。」

主刀醫生點點頭,想要把孩子交給護士。

可在低頭的剎那,發現孩子的臉色有些發黑,手摸了摸孩子的心臟的位置,發現心跳很微弱……

心頓時咯噔下沉。

抱著孩子,主刀醫生看著男人,道:「先生,孩子的情況不好,需要立刻進行手術,是先搶救孕婦還是搶救孩子?」

他的話一問出,男人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定定的看著主刀醫生兩秒,男人的手快速的動了下,不知道從哪裡取出了槍,直直的對著醫生的腦門。

「大人孩子,都要救,死一個,我要了你的命。」 第902章雙生花

醫生聞言,臉色變了變。

下一刻——

把孩子交給護士,快速的說:「準備進行心臟復甦手術。」

「是。」

護士接過孩子,把她放到了另一台手術台上。

主刀醫生從副手那裡接過葉簡汐的手術,開始對葉簡汐進行搶救。

三十秒過去……

四十秒過去……

一分鐘過去……

……

主刀醫生的心越來越緊繃,葉簡汐一直沒有任何生命體征!

再這麼下去,她真的就要死了!

主刀醫生的手有些顫抖。

男人的臉色越來越陰沉,到最後,他用力的握住葉簡汐的手,說:「葉簡汐,你不是要見慕洛琛嗎?你就甘心這麼死了?你女兒現在還生死不明,你若是死了,她就沒人照顧了……」

葉簡汐一動也不動,好像失去了靈魂的娃娃。

男人緊緊地盯著她,忽然扣住她的肩膀,將她面容拉到了自己的跟前。

「葉簡汐,我不許你死!你給我聽到沒有!你若是死了,慕洛琛也活不了了!你聽到沒有?」

主刀醫生見他動作粗暴,想要上前阻止。

可剛邁開步子,忽然聽到一聲響亮「嘀——」,頓時又停下了腳步。

「立刻進行搶救!」

主刀醫生回過神來,大聲的說。

手術室里其他人快速的動作了起來。

男人抓住葉簡汐的手緩緩地放開,然後後退了兩步,劇烈的喘息了起來。

戚叔見男人的臉色不對,立刻拿出一瓶葯,從中取出了兩顆,遞給了男人。

男人吃下藥后,神色恢復了平靜。

葉簡汐在黑暗中,昏昏沉沉的飄蕩了許久后,冗沉的身體不知怎的,忽然變得很輕。

下一秒——

世界忽然變得明亮。

她看到自己躺在手術台上,周圍圍著很多人。

雖然看不清那些人的面容,但她知道那些人是醫生,正在為自己做著手術。

自己是死了嗎?

還是在做夢……

葉簡汐懸浮在空氣中,望著躺在手術台上的『自己』,心裡一片茫然。

在空氣中懸浮了不知多久,『身體』再次輕飄飄的往室外飛去。

眨眼之間,便到了另一處地方。

漫天遍野的荒涼里,數不清的人在搜索,空中直升飛機轟鳴。

為首的人目光堅毅而冰冷,彷彿整個人都化為了一柄利劍,隨時準備開刃迎戰。

葉簡汐一步步的飄到他跟前,鼻尖泛起了酸澀。

阿琛……

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是夢嗎……

聽說人死之前,都會見到自己最想見到的人。

老天讓她見到阿琛嗎?

無論如何……

此時此刻能見到他,她都感謝上蒼。

葉簡汐輕輕的走到慕洛琛的跟前抱住他。

那一瞬間,慕洛琛的身體緊繃了起來,他俯首定定的看著自己的懷裡,目光近乎化為實質,穿透她的身體。

葉簡汐看著他的薄唇微微的張開。

輕輕的念出一個人的名字。

豪門替身:撒旦寵兒別囂張 「汐汐……」

眼淚瞬間滾落下來,葉簡汐仰頭親了親他的嘴角。

「阿琛,對不起……」

是她的草率,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她有愧於他……

風凜冽的吹過,身體在風中搖搖欲墜。

葉簡汐輕輕的撫摸著慕洛琛的臉頰,「阿琛,我會活著回去見你,等我……」

聲音融化在空氣中,而後身體漸漸的消失。

下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