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重新啟動緩緩行駛著,喬思語緊皺的眉頭卻一直沒舒展過,該死,段瀟南和靳子塵怎麼會搞到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喬思語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會發生一般,心裡慌慌的,格外不安。

靳子塵今天心情很好,這是自靳氏破產後,他第一次在騰達談成一筆生意,而是是一筆數目不小的生意。

有第一筆生意就會有第二筆,第三筆,甚至是更多更多的生意,這是他的起.點,他相信只要努力,總能挽回自己的聲譽和名譽,最終他會重新建立靳氏。

楚可可扶著靳子塵回到家時,王湘玲聽到客廳里的聲響后披著一件衣服走出了房間,「哎呦,怎麼喝這麼多酒?」一邊說著,一邊跟楚可可一起將靳子塵扶到了卧室。

「子塵今天成功談成了一筆生意,為了慶祝我們總裁請我們吃了飯,他一高興就沒個節制喝多了。」

一聽到靳子塵談成了生意,王湘玲高興的合不攏嘴,「好好好,我就知道子塵會爬起來的,可可,你可真是我們靳家的大功臣啊!」

楚可可心中一陣厭煩,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媽,我們現在是一家人,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價好,況且得要子塵有能力才能勝任總經理的職位啊!」

「就是就是,那可可你給子塵弄點醒……」

話我說完,就被楚可可打斷了,「媽,我幫子塵脫衣服,你去廚房弄點醒酒湯吧,免得子塵第二天早上醒來後頭痛。」說著也不再理會王湘玲,直接給靳子塵脫起了衣服。

王湘玲心中閃過一絲不快,但最終還是去了廚房,自從從別墅搬到這裡后,由於住房問題和金錢問題,不得不辭了李媽,現在家裡的活兒都落在了王湘玲身上,當官了闊太太突然讓她適應廚房生活,那落差可想而知。

不過王湘玲知道陽光總在風雨後,既然已經起來了,過不了多久,他們還會搬到別墅,過上被人伺候的日子,現在這一段時間只是一個過渡期罷了,就當品嘗另外一種生活了。

。 她剛剛在人群里站着,結果看到了封晏,他像是著魔一般不受控制的朝前走。

民警想攔着他,卻被他用力推開。

她看到了他的眼睛,裏面一片灰敗,沒有一絲一毫求生的意念。

她恍然間明白,他誤會跳海輕生的是自己。

她又想到了那封遺囑。

如果自己遭遇不幸,他會立刻緊隨其後。

他連遺囑都立了,還怕不告而別的尋死嗎?

一想到這兒,她趕緊上前。

她怕自己走慢了一步,他就要真的跳下去了。

好在,她及時拉住了他!

「好了,我們先到一旁,不要妨礙他們工作。」

唐柒柒趕緊說道,此刻的封晏格外的乖巧。

她想把手抽回來,可是他攥的緊緊的。

「對不起警察同志,我……我老公他這兒有些不好……你們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他和死者認識嗎?他這麼着急是要跳海?」

「不不不,沒有任何關係。就是我們小兩口吵架了,我提着行李箱出來,他一來就聽人說輕生了,他以為是我,所以才……」

「原來是這樣,看在你也是情深的份上,就算了,反正我也沒多大的事,以後可不能這樣了。」

「是是是,以後不會了,我們一定會好好配合,警民合作。封晏,和警察同志道歉。」

封晏現在很乖很乖。

唐柒柒讓他做什麼就做什麼。

「對不起。」

「這還差不多,你們一邊去吧,我們要封鎖現場了。」

唐柒柒立刻拉着他回到了最角落,她突然傻眼了。

「我……我的行李箱呢?」

她剛剛一直拽著行李箱,可看到封晏要跳海,她趕緊過來了。

然後……行李箱不見了。

「封晏,我行李箱不見了,怎麼辦啊。」

她急的團團轉,卻不想封晏再次將她用力抱着。

他埋首在她的肩窩深處,聲音沙啞嗓音低沉。

「柒柒,你可以狠心離開我,但你不要死好不好?你活着,我還有動力活下去。你若死了,我真的……一分一秒都熬不下去。」

他都沒有等到屍體打撈出來,心裏認定跳海的就是她。

不管她打撈上來是否有救,他都不想活了。

只想早點下去找她,怕她害怕,怕她孤獨……

她活着,哪怕是和陸昭在一起。

他都能好好活着,哪怕度日如年,活的很痛苦。

但如果她死了,那自己找不到半點生存下去的念頭。

她聽言,心臟微微一沉。

「你……很愛我?」

「如果……你討厭我的愛,那我……不愛你。」

他幽幽的說道。

聲音貼著耳畔,近乎輕不可聞。

他的話,是那樣的小心翼翼。

她突然有些心疼。

她輕輕地環住他的身子:「我在車上的時候,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裏。我覺得自己插翅也難逃,你的人肯定很快就會找上我。我的逃跑顯得很可笑,我實在沒地方去,突然想到了這兒……」

「路遙跟我說了很多,他說你愛我,從很多年前就愛我。你當年下海打撈的不是時清靈,而是我。你後面日思夜想的也是我,愛而不得的還是我……那年的倒春寒,我至今忘不了,我想你也記憶深刻。我就特別想過來看看……」

。 「小紅不知。」小紅瘋狂搖頭,冠羽甩得噗噗作響。

它只是個小火鳳,怎麼會知道這種秘辛,連老祖宗們不知道,它現在心肝亂顫,怕知道得太多被滅口。

眼見小紅又要縮成鵪鶉,白瑧頓覺無語,暗罵它是個窩裡橫的慫包,手上不覺用勁捏了捏。

咬牙將它放到肩頭,心道若不是太陽神火的事可能要落在它身上,早將它扔出去了。

這時,琉璃抿了抿唇,拱手問扶桑:「按前輩所言,神應是強於仙,那為何長生界慘敗?對方可也是神?」

星核,顧名思義,星之心,他雖不知那是什麼,但也明白那東西對長生界來說是極重要的,否則也沒必要大戰,戰爭以星核被打碎為結局,定是敗得一塌糊塗。

一旁白瑧給了琉璃一個讚許的眼神,這也是她想問的。

扶桑葉再次搖擺,「不然,仙有強弱,神亦是。

仙修道,可修多條大道,仙的強弱取決於所修之道,多寡,神修法則,然神格只有一顆,法則領悟深淺決定神格大小,有些仙的實力就強於神。」

琉璃雖是第一次聽說神之事,但他的接受良好,比他更良好的是白瑧,作為一個被各種網文設定熏陶過的人,神格什麼的都是小意思。

她捏捏指頭,看向扶桑,指著小紅問:「前輩,你看小紅能煉化太陽真火嗎?」

要是小紅能行,她也可以試試,尋找靈火正是她此行的目的之一。

扶桑聞言,這才捨得給小紅一個眼神,可小紅不爭氣,兩條小細腿顫顫巍巍站不穩,險些從自家主人肩上落下。

這般瑟縮的模樣落在扶桑眼中,自然覺得這火靈膽小懦弱,不堪重用,好在只是只契約火靈,「小友若是不棄,不如讓小十八跟著你,十八自幼聰慧,實力尚可,不會拖後腿。」

他直接給白瑧推薦了一位新夥伴,也沒說小紅實力不成,這無視的態度,對小紅的傷害不大,侮辱性極強,慫成一團的小紅也不由得炸毛。

可它敢怒不敢言,只緊緊貼著白瑧的脖頸,兩隻小翅膀牢牢環著自家主人。

白瑧,「……」大可不必,她還沒暈到將「跟著」理解成認主的意思,再說,吃靈石大戶一個足矣。

「咳,十八應該更喜歡這裡,多謝前輩美意。」

「既如此,吾便予你一縷真火之種。」

說罷,大嘴一張,吐出一個拳頭大的火苗。

白瑧剛要伸手去接,隨即反應過來,太陽真火號稱眾火之祖、萬火本源,能造化萬物,亦能焚盡萬物,得用封火玉封起來的東西,若是直接上手去接,估計只有被焚的下場。

這略一停頓,她已在儲物戒中扒出一個能用的承載之物,一個火紅玉盒出現在掌中,打開蓋子,其中平躺著一枚紅玉般的葉片,正是之前收起的扶桑葉。

馭物術托舉玉盒接過靈火,火種穩穩落於扶桑葉上。

扶桑目露滿意之色,只聽咔嚓一聲,一根手臂粗的大樹杈遞到白瑧面前,「此乃枯枝,送予你。」

白瑧眸光一亮,放下玉盒,雙手接過那紅珊瑚般的溫熱枝幹,心下受寵若驚,就算是枯枝,也是神樹的枯枝不是,跟一般的「妖艷」靈樹肯定不同。

「多謝前輩!」

「嗯!可要吾喚十八來帶你去七族領地?」說了這些許時候,扶桑面露疲憊之色,一雙凸起的眉頭緊緊蹙起。

白瑧本想說不必,又想到七族領地法則完整,或許對她更有益處,便點頭應下,「那就麻煩前輩了!」

扶桑應了一聲,待白瑧抬頭,樹榦已恢復平靜,扶桑前輩已經離開。

抬頭望向這段枯枝的斷口出,心中滋味不明,活枝成淺褐色,表皮紋理粗糙,而枯枝長得溫潤光滑如打磨過的紅珊瑚,很是美觀。

可是,這扶桑樹的樹冠上,枯枝佔了三四成,她不由擔心,或許在不久的將來,這棵扶桑樹會變成枯樹,神樹啊,不管曾經多麼輝煌和強大,有朝一日也會無力的死去……

一聲嘰咕打斷她的思緒,「主人,小紅很有用的,你不能拋棄小紅。」

紅紅的小腦袋蹭著雪白玉頸,眼中滿是依戀,雖然主人極喜愛它,它還是怕自家主人收了那個十八,塔小哥已經分了寵,若再來一個實力強大的,它小紅大人又要墊底了。

白瑧被它蹭得不耐,伸指剝開它的腦袋,扔到樹根上,沒好氣道:「啄你的神晶吧!」

「主人不必過於擔憂,那些仙人這麼多年都沒來尋事,想來是來不了。」

見自家主人偏頭看來,琉璃繼續道:「琉璃剛察覺,遍數歷劫飛升的仙人,除了施展降仙術,竟無一個仙人回過青穹界,是不是很奇怪?

若說是此界排斥仙人也不盡然,那位應劭前輩應是一位真仙人,既然他能留下,為何飛升的老祖們回不來?

而且,近萬年來,已經沒有老祖降仙了!」

「你的意思是,青穹界和仙界斷了聯繫,不對,是青穹界隱藏起來了?」這隻有這種可能阻隔那些仇家,別說仙人不怕因果罪孽!

不過,她還要確認一下,看向小紅,「小紅,仙人能擔得起毀滅一界的因果嗎?」

小紅撅著屁股慪氣,想拿拿嬌,可白瑧不吃這一套,半晌它才轉過身,悻悻道:「不能吧,有星核的都是大千世界呢,一個大千世界連著許多中千世界和小千世界,許多生靈呢!星核碎了也是大罪孽。

那個府主肯定不是金仙,要不然他們肯定會打回來的,仙人可記仇了!」

白瑧垂下眼皮,小紅的邏輯她明白,那個府主若是厲害,能禁得住孽力反噬,就不會放過青穹界。

既然當時沒徹底解決青穹界,那就是毀滅的代價太大。

得到這個答案,她沒覺得多輕鬆,心上反而蒙上一層陰翳。

不知是不是她想多了,她隱約有一種感覺,自從進了秘境,她自己變得不正常了,她不得不懷疑這個秘境與她有什麼牽連?

有好幾次,感情來勢洶湧澎湃,若說看了動人故事感傷還有可能,但她自問不是個感懷落花飄零便濺淚的性子,那樣強烈的共情實在不正常!

。等唐銀出現在天斗皇宮的時候,千仞雪正在換衣服,感受到有人突然出現,嚇了一跳,看到是唐銀才鬆了一口氣,「你就不能從外面進來啊,每次都是這樣,嚇我一跳。」千仞雪有些埋怨。

唐銀直接從後面抱住自己的小可愛,有一個月沒見了,甚是想念。

感受着自家男人的氣息,感受着他的疲憊,千仞雪也

《諸天:提前了十萬年簽到當魂獸》第一百九十七章真的,我很忙的 朱平讓財務又取了一百萬放到家裏,錢到了的時候他就給海燕打了電話,並對海燕道:「海燕,我……我取了一百萬,你幫幫我,去說動你哥哥,我就把一百萬給你,只要事情談成,就算你要需要更多的錢,我們也是可以商量的。」

海燕接到電話時正在宋海城那裏看賬目,海燕開的是免提,宋海城也聽到了。不過朱平沒明說,宋海城並不知道這一百萬的目的。

不過宋海城也知道公賬上有近百萬的虧空,見海燕掛了電話看向自己,他便低頭沉默不語。

海燕挪走目光,她突然起意,想報復一下宋海城。

她便故意自言自語地說道:「這個王瑜到底有什麼魅力,怎麼男人一見了他就受不了?」海燕故意在宋海城面前這麼說。果然宋海城心想:「海燕這話是什麼意思?莫非朱平……」他想了一會便明白了,朱平肯定是要王瑜,所以這才甘心拿一百萬。

海燕偷聽過宋海城和王瑜的談話,知道宋海城對王瑜的感情很深。

海燕估計宋海城能猜到,又見宋海城不吭聲,似乎不在意,又似乎是放棄王瑜了。

海燕故意道:「王瑜我也沒看出有什麼好,怎麼人人都迷她?」

宋海城還是不說話。

海燕見她不說話,便去激他,又說道:「她在你這呆了半年,你覺得她怎麼樣?」

宋海城道:「還行。」

海燕哼了一聲,說道:「怎麼會還行呢?我看不行,這是一個差勁之極的女人,啊!差勁,太差勁了!」

宋海城忍了忍,還是沒說話。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