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峯沉吟了一下,“嗯……我覺得吧,李威那個稱呼的錯,你們幾個從今往後就叫我峯哥好了,這樣我聽着也舒服,也顯得我年輕嘛!”

軒轅峯笑眯眯地說道。


“好啊!沒問題!”戈子浩一下就答應了。

倒是鄒忌和申大龍對視了一眼,有點爲難的樣子。

軒轅峯看着他們兩個,“你們兩個怎麼了?”

鄒忌和申大龍兩個人苦笑了一下,然後申大龍開口了,“師父啊,是這樣的,您看,您和我爸爸他們都是一輩人,那我現在叫您哥,那您豈不是輩分低了一個嘛。”

“咦,你說的對啊!”

軒轅峯點了點頭,“可是,那叫什麼好呢。”

鄒忌和申大龍對視了一眼,苦笑了一笑,沒在說話了。

“算了,就這樣好了,從今往後你們就叫我峯哥好了,管他什麼輩分不輩分的,反正我們現在離你們家那麼遠,管他的呢!就這麼決定了,以後你們就都叫我峯哥了!”

軒轅峯笑着說道,“好了,你們都回去休息吧,想必你們也很累了。”

鄒忌和申大龍戈子浩幾人對視了一眼,然後都笑了一下,異口同聲地說道,“好的峯哥!”

【今天加更在18點~】 第二天,鄒忌早早的就起牀了,因爲他還要練功,之前軒轅峯教給他的如何調用身體中的內氣,他必須勤加練習才行,因爲他和歐陽峯還有個一年之約,他必須在一年後打敗歐陽峯。

同時,鄒忌也決定了,一年之後,也就是他重新出去打拼的時候了,他的女人,他的兄弟,都在等着他。

————

“忌哥,你幹嘛呢?”

鄒忌一愣,然後轉過頭。

“哦,大龍啊,你起這麼早幹什麼。”

“嘿嘿,我不是和你一樣嗎,起來練功啊!哈哈,我得早日超過張小兵!超過你是沒希望了,我超過小兵才行!嘿嘿”

鄒忌笑着拍了一下申大龍的肩膀,“說什麼呢,你說不定能超過我呢,來吧,畢竟現在你和小兵你們都能將身體中的全部內氣調動起來,我還不能嘛,來吧,我們一起鍛鍊。”

“嘿嘿!”

兩個人正說着呢,旁邊的一間房門也打開了,李威打着哈欠從他房間中走了出來,整個人還是一身睡衣,迷迷糊糊的樣子呢。

剛走出屋子,李威看見院子中的鄒忌和申大龍之後他就站在了原地,然後又揉了揉眼,盯着鄒忌他們。

“你們,你們站在這裏幹什麼?”

說着,李威疑惑地朝這他倆走了過來。

“我們起來練功啊,倒是你,你起來幹什麼。”

鄒忌對這李威說道。

李威又打了個哈欠,“我起來當然是尿尿的拉,不過,這大早上的,雞都沒起來呢,你說你們倆這麼勤奮幹什麼,困死了……”

鄒忌和申大龍對視了一眼,“我們都不怎麼困的,不睡覺也沒關係,抓緊時間把自己的實力往上提一段纔對,否則的話,像上次和峯哥一起,倒是像是拖後腿的一樣。”

鄒忌笑着說着。

“好吧好吧,你們練吧,我去尿完睡覺了,困死了~”

李威打了個哈欠轉身就要離開。

鄒忌兩人無奈地對視一眼,然後就要開始運功。


這時候,那李威突然又轉過身來,跑到鄒忌他們的面前,“你剛剛說什麼?”

ωωω●тt kдn●c o

李威盯着鄒忌。

鄒忌也疑惑了,“我,我沒說什麼啊,就說要好好練功啊。”

李威眉頭一皺,然後一隻手捏着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語道,“你剛剛說的對,上次拖後腿的是我纔對,不行!我也得練功!等着我,我們一起!哎呦,憋不住了……”

李威一捂褲襠,朝着廁所就跑了過去。

鄒忌和申大龍無奈地對視了一眼,鄒忌一撇嘴,然後一攤手,笑了笑沒在說話。

—————

一分鐘後,李威回來後也不洗漱了,三個人開始練功了,現在只是早上五點而已,秋天早已過去了,天氣已經慢慢變冷,不過,鄒忌和申大龍穿的都很薄,他們兩個不怕冷的,至於李威,練了一會後倒也是不冷了。

三個人一直練到了早上七點,戈子浩起來的時候只是隨意地看了一眼他們,然後很是懶惰地撒泡尿又回房間去了。

然後一直到七點半,軒轅峯派下人來叫他們去吃飯,然後他們三個人才停了下來,申大龍和鄒忌去吃飯,至於李威,則是洗臉去了。

餐桌上,只有軒轅峯和軒轅寶寶還有戈子浩李威這幾個人,至於木楊靜萍和其他的家屬們,則是在別的院子吃飯,按照軒轅峯的說法,今天他只是來交代一些事情,以後他都不會和鄒忌他們在一起吃飯,因爲他要陪木楊一起。

“鄒忌哥哥!好久不見!”

鄒忌剛坐下,軒轅寶寶在他旁邊就馬上叫道。

鄒忌順手摸了摸寶寶的腦袋,笑着說道,“是啊寶寶,好久不見了,又變可愛了!”

“啊,是嗎?那鄒忌哥哥喜不喜歡現在的寶寶呢!”

軒轅寶寶笑眯眯的說道,整個人很是開心!

“喜歡啊,當然喜歡啊!你就是我妹妹嘛!”

“哼!我纔不要當你妹妹呢!”

軒轅寶寶一撅嘴,氣呼呼地說道。

“嗯?爲什麼啊?爲什麼不願意當我的妹妹?”

鄒忌順手又摸了摸軒轅寶寶的腦袋。

“哼!就是不當不當!”

軒轅寶寶生氣地晃了晃腦袋,似乎想把鄒忌的手晃下去一樣。

這時候,軒轅峯說話了,一擡手, “好了寶寶,別鬧了,我有正事要說,你就別鬧了。”

“哼!”

軒轅寶寶直接一扭頭不說話了。

“鄒忌,我今天叫你們來吃飯,主要就是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們,現在小兵不在,我就和大龍你倆說一下好了,等着小兵回來了你在告訴他。”

鄒忌點了點頭。

“目前來說,我們軒轅家已經恢復了很多了,但是劉叔還在外面,等着劉叔一回來,我們家就已經恢復好了,現在呢,可以說是已經沒有你們的事了,你也知道你之前拜我爲師的目的,就是要我教你,但是呢,這幾天我還要處理一下劉叔帶回來的那些人的事情,但是,你又必須抓緊時間鍛鍊,以免一年之後被歐陽峯打敗,所以,我想找一個人來教你幾天。”


聽到這話,鄒忌和申大龍對視了一眼,“師父,哦不!峯哥,您說,我們都能理解的,目前來說家裏的事情纔是最重要的,我們都能理解的,只是,峯哥您要找誰來教我們,是劉叔嗎?”

鄒忌疑惑地看着軒轅峯。

軒轅峯搖了搖頭,“劉叔還要幫我管理新人,所以,不是劉叔。”

鄒忌又和申大龍對視了一下,申大龍眼中也滿是疑惑。

鄒忌轉過頭來看向軒轅峯,“那是?”

軒轅峯笑了一下,然後看了戈子浩一眼。

鄒忌瞬間就明白了,直接轉過頭,看着戈子浩,“峯哥啊,你是要讓子浩教我?”

軒轅峯點了點頭。

戈子浩倒是沒什麼反應,只是還在吃着飯。

“可是,子浩願意嗎?”

鄒忌疑惑道,他知道,戈子浩的功力也是十分不錯的人,只是教鄒忌幾天而已,鄒忌還是十分樂意的。

“我不願意!” “嗯?爲什麼?”

軒轅峯疑惑地問道。

鄒忌他們也都是很疑惑地看着戈子浩。

戈子浩擡起頭來,看着軒轅峯,眼睛微微地睜着,就像還沒睡醒一樣,“我可不願意接這個苦差事,我樂得逍遙,接這個苦差事幹嘛,我閒得我!不願意,說什麼也不願意。”

戈子浩一邊搖着頭,一邊又拿起一塊麪包啃了起來。

鄒忌沒想到戈子浩連軒轅峯說的話也敢拒絕。

“這……這……”

鄒忌果斷無奈了。

軒轅峯擡起手來,看着戈子浩,“什麼條件,說吧,你小子,我還不知道你,不給你點好處,你肯爲我辦事嘛。”

戈子浩笑了一下,“什麼好處也不要,就是不教,說什麼也不教~”

說完,戈子浩慢悠悠地站起來,順手拿了幾塊麪包就要往出走。

“站住!”

軒轅峯叫道。

然後戈子浩站住了,轉過頭來,哭着一張臉,“那個啥,峯哥啊,這個差事就教給別人好不好,我真是不想教啊!”

“今天你不教也得教,真是慣着你了!說什麼也沒用!”

“哎呀……峯哥啊……”

戈子浩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然後還狠狠地瞪着鄒忌。

隨後,軒轅峯站了起來,然後走到了戈子浩的身邊,對這戈子浩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就看見戈子浩的臉色瞬間就變了,由剛纔的苦瓜臉一下就打起了精神,整個眼睛都在放光。

軒轅峯說完擡起頭,拍了拍戈子浩的肩膀,“好好教,等我忙完了還有更好的給你!”

戈子浩整個人很是興奮,一雙眼睛慢慢地都是慾望,看着軒轅峯,“什麼時候給我?”

軒轅峯笑了一下,“下午你到我房間裏拿,記好了,好好教鄒忌他們!”

戈子浩這下連猶豫也沒猶豫,直接用力地點了點頭,“放心峯哥!我一定好好教他們!”

“嗯,這就好了,好好幹!”

軒轅峯又笑着排了排戈子浩的肩膀,轉身回到了座位上。